第151章 军中的汉子最可爱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九成山庄就这么低调的开业了。()
很低调,但是在能够接触到的圈子里头却掀起了不小的波浪。
没法不去注意啊,白道,那些官二代们的出现,就已经足够让人胆战心惊了,第一天过来玩的人里头几个出现的公子哥,家里头的老头子最差的都是副厅级干部,副厅级啊!在华夏国或许不算什么,可在魔都足够了。
更何况魔都这样一个直辖市的副厅级走出去,在外面的正厅级面前都能挺直了腰杆子。
更让人瞪眼珠子的是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如今魔都那位青天大老爷的女儿就是这里的会员。
这可把一群人的小心肝儿吓得扑通扑通乱跳,魔都那位青天大老爷是出了名的低调,对体制外低调,但体制内没有谁不见到这位在国内政坛拥有极其巨大影响力的大佬害怕的,华夏国四个直辖市,四个市委书记比别的省的省委书记份量都高,而这样一位大佬的女儿,这是什么样级别的存在?
换一句话说,普通老百姓可能一辈子都接触不到。
这还只是白道上而已。
****上,亲手活生生扳倒了称霸了魔都地下世界十数年的九爷的那狐狸精亲自到场恭贺,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面子。
如今魔都****谁是王?除了那个姓苏的女人之外,还有谁有这个本事?
哪怕是现在依然有不少九爷的死忠在负隅顽抗,但是谁都不能否认这个女人强大,她的手腕见识到的人不多,可见识过的人都已经死了。www.qlprint.com
她亲自到场恭贺,几乎把所有本来还打算上门来收点保护费的混子,吓得滚的远远的,现在的魔都地下世界情况很混乱,虽然九爷倒了,姓苏的狐狸精俨然就要以一个女人的身份成功登顶魔都地下世界的王座,可是第一,她毕竟是个女人,第二,她毕竟是个外来人,这两条让魔都的局势很诡谲,不服气的人肯定有,还不少,但是谁都不敢跳出来做出头鸟。
但不可否认的是,如今的魔都没有任何一个混子敢说有那个本事和胆子和苏妖精扳手腕,这是绝对的。
君不见,九爷的尸体都还没有彻底凉透?
特别是这个女人和九爷对决九爷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从香港拉来的一帮职业黑帮,简直是吓尿了混子们,那可是职业黑帮,一个个杀起人来跟杀小鸡仔一样,说起来,这些混子能在魔都混到这样一个地步,寻常杀个人绝对不眨眼,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看着那些不吼不叫一声不吭上来拿着刀就砍的职业黑帮,他们就觉得这差距实在太大,大到了没法反抗的地步。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整个魔都的地下世界都在猜测,但是谁都说不出个准信来,只是觉得这个苏妖精很厉害,跟她的长相身材一样,能把人迷的死死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官场上,****上,还有一个就是商界。
商界的来头更是吓死个人。
大唐集团,这个名字不说是华夏国内,哪怕是放在亚洲范围里都是响当当的,甚至足够和三星索尼之类的超级财阀媲美的超级民营航母,就是这么一艘超级商业航母的掌门人唐凝来了。
唐凝在商界的影响力,正如同苏媚苏妖精在魔都地下世界的影响力一般,甚至于她的出现直接让魔都之外其他省市的商界精英都把眼神看了过来,没办法,唐凝年轻,漂亮,能力好,关键是有一家大唐集团这么一个,足够让无数个乞丐瞬间变成王子的超级嫁妆,她的一举一动处处都牵引着无数人的心。
大唐集团的行动在一些行业内甚至可以说是风向标,这是无可争议的,而作为大唐集团的掌门人,唐凝加入了哪一家俱乐部,哪个有点想法的商人不会削尖了脑袋凑过去?
有了这样三个女人的捧场,九成山庄的开业可谓是低调的可以,却也热闹的非凡。
普通会员的数量第一天就超过了一百,而高级会员的数量也过了五十,顶级会员的数量更是达到了恐怖的两百的数目。
这两百的顶级会员多半都是被三个女人直接带来的,大家伙都是朋友,过来捧个场不看僧面看佛面,别人都来个顶级会员,身为慕珂珂、苏媚、唐凝这样女人的朋友,你好意思掏个三十万、五十万,出来弄个低档次的会员?出门好意思跟人打招呼?再说了,对于这些人来说,一百万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数字,全当是买个开心换个人情都值得。()
这三个女人的人情面子和一百万之间,傻子都知道怎么去选择。
而这样的数字每天都还增加,只是三天的时间,九成山庄就收拢了超过四千万的资金!
四千万!
几乎是白俊逸投资的一半了。
三天四千万,一天一千三百万还多,这样的速度让唐凝都无比的惊讶。
随之而来的,便是九成山庄在高层圈子里头暴涨的名气,所有人都在观望,都在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同时拉来三个这样的女人来捧场?
甚至有人恶毒地揣测,其实九成山庄幕后老板才是真正的大人物,而这三个女人都和那个幕后老板有关系。这样的言论自然一出现就被这三个女人的追随者给轰杀至渣,但却也变相地增长了人们对这个幕后老板的好奇。
而对于这些事情,白俊逸是不在意的,也没有时间去在意,他的眼前正笔挺地站着十六个男人。()
这十六个男人就是刘铁柱亲自联系过来的,真正顶尖的特种兵,在他们退伍之前,他们就是华夏的尖刀!其中不乏就有真正上过战场的人。
上没上过战场,这个人是完全不同的,上过战场的兵站在那里就透露着一股子的硝烟味,如同出鞘的剑,不见血不回头。
为首的一个便是一个脸上有着刀疤足足有一米八的汉子。
这个汉子激动的浑身发抖,就好像十五六岁的脑残粉,看见了自己崇拜的偶像一样,激动的一双虎目居然全是泪花儿的地步。
这看的白队长一阵阵的起鸡皮疙瘩,这小子不会对自己有畸恋吧?
“教官!敬礼!”
那大汉激动的身体都在发抖,叫了一声教官之后,便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右腿一摆啪地一声,撞在左腿上双腿并拢发出如同鞭子一般的清脆声响,然后就见到这个激动的不行的汉子,猛地举起手对着白俊逸敬了一个标准到无可挑剔的军礼。
军礼。
白俊逸都都快忘了有多久没有接受过别人的军礼了。
这个军礼,勾起了他太多太多的回忆。
但凡是在部队里待过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受,而白俊逸这样的老兵油子尤其如此。
缓缓地,白俊逸抬起了手,郑重地回了一个军礼。
这是军人和军人之间最为直接简单的交流方式。
看着白俊逸给自己回了一个军礼,那个大汉居然激动的泪流满面,而他身后的十五个退伍军人也都死死地抿着嘴唇,眼神激动地看着白俊逸。
随着白俊逸的眼神扫过,这些曾经的特种兵仿佛在接受检阅,一个个把腰杆挺得笔直,双目灼灼地看着白俊逸。
“张龙虎,你好啊。”白俊逸的眼神最后落到了为首的大汉身上,一口雪白的牙齿露出来,笑的很自然纯粹。
张龙虎,西南军区西南猎鹰大队副大队长,少校军衔,本身他因该终老在部队中,但是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受了伤,导致无法再从军,拒绝了部队里把他安排到二线文职的工作之后离开了部队,刘铁柱联系到他的时候,他这头真正的猛虎正在他们家乡的小县城里头当保安,听见白俊逸的召唤,立刻收拾东西扭头就走,坐了十六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来到魔都。
而他的情况是具有代表性的,基本上能够代表着后面十五个人的情况。
而张龙虎在就任西南猎鹰大队副大队长之前就是白俊逸调教出来的,是白俊逸亲手教他怎么做一个真正的军人,而不是只会站军姿和打靶子给人看的绣花枕头。
可以说,在张龙虎的心目中,白俊逸就是他的恩师。
“教官,你还记得我。”听见白俊逸一口就叫出了他的名字,张龙虎激动的不能自己。
白俊逸哈哈大笑,拍着张龙虎的肩膀对着另外那十五个人说:“这小子当初刚到我手底下的时候被操练的直喊娘,哭着喊着要回去,有一次五十公斤一百公里野外泅渡,这小子被一条鳄鱼撵的满世界跑,屁股上还给咬了一口,最后是光着屁股蛋回来的,我还能忘记你?”
白俊逸的话让那十五个人哈哈大笑出来,之前的那凝重气氛一下子消散的一干二净,到是张龙虎臊的满脸通红,白俊逸所说的事情可是他一辈子的污点,这个时候被白俊逸这么点出来了哪里还受得了,挠着头摇头晃脑地说:“教官,那些事情都不要再说了?”
求饶般地对白俊逸说完,他扭头就朝着那十五个汉子吼道:“笑个毛啊笑!谁再笑老子就跟他亲近亲近!”
这是部队里的话,当有长官对你说要亲近亲近的时候,基本上你今晚就要躺着回去了。
显然张龙虎还是比较有威望的,一个个立马绷着脸不敢笑了,但是看他们抽搐的嘴角和眼角的笑意,显然还是憋得很辛苦。
白俊逸笑眯眯的,在都市处久了,再接触到这些淳朴可爱的汉子们让他的心情很好,他说道:“今天来这里的十六个人,有些可能跟我接触过,被我训练过,有些可能是第一次见我,但都不是第一次听见我的名字了,现在我要说的是我们已经不在部队里了,而我们也已经脱掉了那身军装,所以过去的那些事情都过去,不管他娘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今天哥几个谁不喝的求爹喊娘就不准睡觉!”
白俊逸的糙话让这群在部队里早就习惯了不适应外面生活的汉子们一个个嚎叫起来。
军中的汉子最不怕的是什么?一个是流血,一个是喝酒!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