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他是我兄弟,为救我而死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说好了要喝酒当然不能怂,白俊逸叫了两辆商务车过来把这十六个大汉都带上,而另一边也顺道和唐凝请了假,没办法,这个女人现在是把他看的越来越紧了,要是无缘无故在她面前失踪几个小时回去肯定要吃排头,这样的亏白队长是向来不主动去吃的。()
听见白俊逸说和以前部队里的几个哥们一起喝酒唐凝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象征性地交代了几句少喝点酒,完了居然还让白俊逸回来的时候带点洗衣粉回去,说是家里的洗衣粉没了。
挂了电话的白俊逸砸吧两下嘴,忽然从唐凝无心的两句话中感受到了浓浓的家的味道,这样的味道是他之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有了牵挂,就不能一往无前地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有了顾忌,胆子就小了,不敢拼命,想要活下小命来回去陪着重要的人。这大致上就是白俊逸现在的状态,所以在面对刘铁柱之前几次旁敲侧击的问他是否有回去的意思的时候,白俊逸都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不适合那个环境了。
“教官,赶紧的来!是不是已经怕了啊?”小饭馆里头,张龙虎扯着嗓子大吼,那破锣一样的声音简直就像是一个高音喇叭一样,周围的人听见居然有叫教官的,还以为是周围军训的学生出来了,扭头一看却见到一个一米八一看就知道绝对不好招惹的男人对着另一个看起来白白净净很好欺负的男人叫教官,于是表情就都诡谲了起来。()
白俊逸哪有功夫管别人怎么看,听见赵龙虎大言不惭的话顿时就怒了,一拍大腿吼回去道:“说个毛线?哪个龟儿子敢说老子怕了?今天不把你干趴下老子的教官就给你来当!”
部队里的汉子都爱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高档酒店那不是汉子们喝酒的好去处,路边的排档,小饭馆才是最好的地方,十来个人愣是挤在一张老板临时凑出的超大桌子两边,菜都还没上别的废话都别说,先来一箱牛栏山二锅头。
正宗的牛栏山二锅头,在寻常的街面上自然是买不到的,这些酒都是白俊逸叫苏媚弄过来的,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神通广大,直接派人送了三箱过来,还说不够随时招呼一声,管够。
有了酒有了菜,这一顿饭自然吃的很开心。
一群从部队里出来的汉子们无比怀念当初的时光,特别是有白俊逸在,他自然成了众矢之的,而今晚的白俊逸也格外的放开,来者不拒,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身为教官不但能操练的这群小子不要不要的,就是酒桌上也绝对不能认怂。
事实证明,白队长的酒量和他的身手成正比。()
其实说真心话,白俊逸的酒量算是不错的,寻常两斤白酒下去也不至于醉的不省人事,但是今天他喝了不知道多少,一个个全部来敬酒,海碗倒满一口就闷了,这样喝哪怕是神仙都扛不住。
喝到最后,酒都不知道叫了多少次,当这最后一个家伙高举着酒瓶子喊着朝我开炮摇摇晃晃地倒下去的时候,白俊逸成了唯一还能保持坐着的人,其余的包括赵龙虎都已经躺在地上醉成了一条狗。
而现在的白俊逸完全是靠着自己过人的体力在硬扛着,若是老老实实地拼酒量,今晚他这个教官的称号还真的要让出来了。
双手支撑在桌子上,只是感觉眼前一阵朦朦胧胧地发黑的白俊逸用力地甩了甩脑袋,重重地喘了一口气,他自己都感觉到自己喷出来的气息带着浓郁的酒味。
揉着发胀的太阳穴,白俊逸知道今天真的是喝多了,这么凶猛地喝法到现在也不过是一两次而已,今天这样的状态恐怕谁要找仇人遍地的蛮王麻烦是最好的机会。
因为之前已经结过账,所以白俊逸直接就走出了饭馆,让苏媚派来的人把后面那十六个醉成了烂泥的家伙送回九成山庄先住着,他自己则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去。
而在上车的时候,他是被苏媚派来的人用几乎看神仙的眼神送走的,没辙啊,见过能喝的,没见过这么能喝的,一个人硬生生地干趴下十六个人啊!
坐着出租车回到了玫瑰园,几乎也差不多醉成烂泥的居然还不忘去小区外面的超市买了一袋洗衣粉回来,不过买过了洗衣粉之后白队长就尴尬地发现自己没钱给出租车钱了。()
一步两踉跄地来到了门口,在出租车司机那古怪的眼神注视中白俊逸可劲地敲着大门。
“媳妇,出来,给钱!”
白队长的狼嚎声在寂静的玫瑰园别墅区里回荡。
那出租车司机看着只砸吧嘴,其实现在已经十二点多很晚了,也到了他交换班的时候,要不是看在白俊逸要去的玫瑰园就在交换班的半路上他是真的不想拉这个客,搞什么嘛,在那样的小饭馆里吃饭的人住得起玫瑰园里的房子?出租车司机觉得白俊逸就是趁着醉酒了在说醉话,确认过好几次之后他在心里泛着嘀咕地把车开过来。
之前一瞧见白俊逸尴尬地摸着口袋他顿时就要发飙了,但眼下这一幕却让他有些错愕。
莫非还真的拉了一个装低调装平庸的大款?
别墅里头的灯亮了,绷着脸的唐凝一打开大门就感觉酒气铺天盖地地冲来,捏着鼻子的唐凝看着白俊逸醉的满脸通红,半边身子支在门框上朝着她呵呵傻笑,没想到白俊逸会喝这么多酒的唐凝纲要发作,但是见到白俊逸手里头抓着的洗衣粉就愣了一下。()
喝成这样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交代,那么就勉为其难地暂时不和你计较了。
唐凝哼了一声,说:“给我滚进去,别在门口丢人!”
说着唐凝就拿出钱包来到出租车司机面前问多少钱。
出租车司机也就是一个寻常的老百姓,这辈子哪里见过唐凝这种档次的女人,咽了一口唾沫的他在心里头嚎叫,果然传言之中玫瑰园出来的就是扫地的大妈都格外有风韵这样的话真的不是吹牛,咽着唾沫的他也不好意思照着自己做了手脚的计价器上的数字报了,老老实实地说:“正好100块。”
唐凝抽出一张一百元递给司机,然后扭头搀着白俊逸走到屋子里面。
脚下轻飘飘的白俊逸摇晃着手里的洗衣粉说:“我没忘。”
唐凝好气又好笑道:“知道你没忘!不过我是不是交代过你少喝点酒?你看看你喝的这个样子,真想不通你们男人,喝不下去就少喝点,这么拼命干什么?喝的多又没有多长一块肉,回来难受的不还是你自己!”
唐凝的语气颇有些怨怼,那模样和一个责备喝多了而晚归的丈夫的妻子如出一辙,只是她自己没有发现。
趴在沙发上,白俊逸哈着酒气哼哼道:“他们都敬我一个人,我光荣地坚持下来了,他们都倒了。”
见白俊逸现在还在逞英雄,唐凝无奈道:“好好好,就你天下第一好了吧?”
白俊逸咧嘴一笑,醉眼朦胧地说:“别的我还真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但是喝酒不行,喝酒还是小三厉害,那小子喝起来简直就不是人。”
唐凝闻言原本打算起身去给白俊逸弄一条热毛巾的身子却是一僵,她转头看着白俊逸,颤声说:“小三?是唐小三吗?”
唐凝死死地咬着嘴唇,唐小三,这个名字是她最不愿意提起来的禁忌,这是她哥哥的名字,而就在数年之前,他的哥哥却因为一次意外去世了,一直到那位喜欢用棒棒糖哄自己的哥哥去世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哥哥去世之前的几年到底在做什么,乃至于为什么忽然去世。
这一切她都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她,甚至连父亲唐江山都始终对此讳莫如深,可现在就在她自己都以为自己就要平静接受这个现实的时候,却忽然在白俊逸的嘴里听见了自己哥哥的名字。
“不是那小子还能是谁。”白俊逸支撑着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嘿嘿笑着说:“以前执行完任务,那群小崽子就喜欢出去找女人发泄,就我和小三对这个没兴趣,于是每次就是我跟他对着喝酒,但是没一次喝的过他,真他奶奶的倒霉,都不知道输给他多少次了。”
“他,以前也是和你一样在部队里吗?”唐凝问。
白俊逸点头道:“那是,他是我最好的兄弟,可是可惜啊,他为了给我挡子弹牺牲了,其实,其实本来应该死那的是我。”
白俊逸的情绪忽然低落了下来。
而唐凝整个人如遭雷击。
部队,她从来都不知道哥哥什么时候进了部队,难怪一年到头都只有有限的那么几天能够看到他,每次在家里不会超过三天就离开了,问他在哪里做什么,他也从来不说,原来他是去部队当兵了,可是既然是当兵为什么会瞒着自己?
她觉得白俊逸说的简直和天方夜谭一样,现在又不打仗,怎么可能会因为挡子弹而死?
之前唐凝一直都很想知道白俊逸的过去,而今晚,她终于揭开了白俊逸过去的一角,但是就是这么一角让她看到的东西却让她几乎无法承受。
自己最敬爱的哥哥,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而死。
唐凝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那娇嫩的嘴唇渗出了血珠却根本毫无所觉,唐凝的双眼无神地看着白俊逸,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她觉得完全无所适从,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忽然的沉默让白俊逸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唐凝,而唐凝此时的表情却让白俊逸悚然一惊,酒意也清醒了一些的他明白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于是他站起来苦笑着对唐凝说:“原本就感觉应该告诉你,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和你说,这次说漏嘴了被你知道了也好,的确,我和你哥哥是战友也是兄弟,一次去国外执行任务因为我的决策错误被敌人打了个埋伏,他为了救我而死。”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