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爱情的滋味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见到唐凝的身躯微微地颤抖,白俊逸想要走上前去,但是唐凝却像是看到了什么洪水猛兽一样猛地后退一步,惊恐地看着白俊逸。()
白俊逸停住脚步看着唐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转身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一把脸,感觉酒意再次清醒一些的他回到客厅坐下来挠挠头,说:“我和小三是一支特种部队的成员,而我是队长他是副队长,我们的队伍比较特殊,没有番号却要做最危险的事情,常年在国外执行任务,可以说任何一秒钟都有可能在生死之间。”
“那一次任务是我们准备和策划了很久的,当我们出发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是一直以来的胜利让我们产生了一些轻敌的心态,然后我们被敌人的埋伏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危急之中小三为了救我而死。”
听着白俊逸的话,唐凝却依然感觉像是在听天书。
战争难道不应该是在电视里才会有的事情吗?为什么在现实生活中也会发生?
看着唐凝的脸色,白俊逸耸耸肩,好像能够知道唐凝心中所想,他说:“其实这个世界远远比我们看到的要混乱,和平只是表面而已,在这个地球上的其他角落,战乱连年都有。”
“所以你第一次到我家的时候我爸爸看见你会表现的那么奇怪,而后他那么激烈地反对我们,一直到现在都对你很有成见,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其实你和他什么都知道,对不对?”唐凝忽然问,声音前所未有地冰冷。()
白俊逸没有否认,点点头。
“所以你现在能告诉我你接近我的目的了。”唐凝平静地说,声音之中毫无感情,甚至连冰冷都没有了,就好像在和空气说话。
白俊逸回道:“和你的认识只是一个巧合。”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可真凑巧啊,你是不是想要说这句话?”唐凝冷笑道。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是这的确是事实。”白俊逸无奈地说。
唐凝毫无感情地看着白俊逸,说:“那么就算是事实,但是我无法释怀我哥哥因你而死,你知道不知道他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你懂不懂!”
“我不懂。”白俊逸平静地回答说,站起来直视着唐凝,缓声说:“我是个孤儿,我连自己的爹妈什么样子是不是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都不知道,所以我不懂对你来说,哥哥的死会是多么大的伤害。但是我知道当我看着我的战友我的兄弟挡在我的面前为我而死的时候,一直到现在我都恨不得死的那个人是我。”
看着静静地站在原地流泪却没有说话的唐凝,白俊逸心中颤了颤,以往唐凝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哭,他从来没有见到唐凝哭过,但是今晚她却哭了。()
伸手想要擦掉唐凝脸颊上的眼泪,却被唐凝躲开了。
白俊逸的手尴尬地僵在原地,轻声地说:“小三的确是因为我而死,我是个罪人,无论你们怎么对我我都没有话可说。”
“我不想看到你!”唐凝忽然歇斯底里地朝着白俊逸大喊。
白俊逸静静地站在原地,听见唐凝的话之后点点头,转头朝着门口走去。
拉开门,白俊逸背对着唐凝说:“真的很抱歉,让你失去了哥哥,或许当时死的是我的话,你的生活会美好很多。抱歉。”
话落地,关门声轻轻地响起。
这么一声关门的声音,好像把唐凝心里的某一扇门给关上了,光明彻底离开,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唐凝浑身无力地跌坐在沙发上,她怔怔出神地坐了很久,忽然哇地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心里好像丢了一些什么,委屈得像是找不到自己玩具熊的小女孩。
“轰隆。”
仿佛连老天都在难过,一声震耳欲聋的雷声惊吓到了所有人,闪电在夜空划过,照亮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变得阴沉沉的天空,在这巨大的雷声下,玫瑰园的电闸忽然跳掉了,全面停电。
虽然仅仅一分钟左右的功夫,玫瑰园的备用电源就启用,房间里重新恢复了光明,但是唐凝却丝毫没有感觉到安全。()
哗啦啦。
雷声还未歇落,外面就传来了雨珠拍打在窗户上的噼里啪啦声,狂风暴雨让整个宁静的天地都忽然变得喧嚣了起来,外面好像一瞬间就变成了潮湿的雨的世界。
唐凝忽然起身,光着脚丫连拖鞋都来不及穿跑到门口打开了门。
外面院子里,哗啦啦地下着大雨,昏黄幽暗的路灯照耀下却是一片死寂,哪里有半个人影?
下这么大的雨,他会去哪里?他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不跟自己解释?
唐凝蹲在门口哭的撕心裂肺。
大风裹着雨水吹了进来,打湿了只是穿着睡衣的唐凝,也吹进了房间里,让人遍体生寒。
而此时,唐凝忽然感觉自己头上的雨小了,抬起头来,唐凝看见的却是一个撑着雨伞的女人。
“不是他,很失望吧?”苏媚看着哭成了泪人的唐凝,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说。
“是你,你怎么来了?”唐凝擦了一把脸上雨水和泪水混合在一起的液体,站起来你说,语气依然微微带着抽噎。
摇摇头,苏媚伸手拉着唐凝走进了房间,然后关上房门,和外面冰冷的世界隔绝开来,顿时让人觉得浑身上下温暖舒服了很多。()
“是他让我来的,说你现在心情很不好很难过,怕你想不开,所以让我过来陪陪你。”苏媚去倒了一杯热茶塞到唐凝的手上,看着失魂落魄的唐凝,再次摇头叹气道:“爱情这个东西很可怕,所以我不敢碰,因为我不知道是不是能够控制的住自己,我也知道爱情里面,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一旦陷进去了,酸甜苦辣都会有。”
唐凝低声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苏媚看着唐凝,伸手擦了擦唐凝被雨水打湿的发梢,温声说:“你们之间的事情,我当然不可能全部知道,但是有些事情你自己一直都在逃避,看的却没有我清楚,你真的能够忘了他彻底离开他吗?”
听见苏媚的这个问题,唐凝握着茶杯的手紧了紧,身体都是随之微微颤了颤。
“可是有一件事情让我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他。”唐凝颤声说,一想到自己的哥哥是因为白俊逸而死,这样一个念头就像是诅咒一样缠绕在她的心头,让她根本无法释怀。
苏媚平静地看着唐凝,眼神里有一些别人读不懂的复杂神色。
……
哗啦啦的大雨跟瓢泼似的洒下来,白俊逸觉得自己就跟一个傻逼似的。
有温暖的屋子不好好地呆着,居然跑出来淋雨。
抬头看了一眼这丝毫没有停歇意思的大雨,白俊逸叹了一口气,真是倒霉了喝凉水都塞牙缝,喝酒误事喝酒误事,这就是喝酒误事了。
本来唐小三的事情他是真的没有打算瞒着唐凝,也的确是因为一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之前唐江山就旁敲侧击地说过唐凝和唐小三之间的关系从小就很要好,因为家庭和性格的关系,两个人基本上都属于那种没有什么其他朋友的人,和同学也聊不来,长大了到社会更是这样。
加上兄妹两个年纪相差不大,因此他们在对方心目中的位置都非常重要。
也正是因为这样,唐江山担心唐凝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承受不了,白俊逸由此也不知道怎么和唐凝开口。
不过也好,今晚算是把心里的一个大包袱说出来了,也不用带着心理压力面对唐凝了。
可是……只怕是以后连面对的机会都没了?
白俊逸苦笑。
忽然,两道明晃晃的灯光打过来,白俊逸眯起眼睛看着灯光来的方向,却见到是一辆车正停在自己前面。
车子缓缓地行驶过来,在白俊逸的身边停下,车窗下来露出来的是慕珂珂那张脸。
“下这么大的雨你在大街上游荡什么?”慕珂珂职业习惯般地审视着白俊逸,神色不善地说。
白俊逸耸耸肩,心情不好的白队长硬邦邦地回答说:“我喜欢淋雨还犯法了?要不要跟着我看看我会不会做些为非作歹的事情?”
“你!”慕珂珂眉毛一竖,怒道:“你吃枪药了啊!”
白俊逸摆手说:“算了,不提了,你你这么晚还没有回去?”
“和老头子吵了一架,心情不好出来溜达一圈,要不要一起去喝酒?”慕珂珂说。
白俊逸苦笑道:“还喝酒呢。我刚从酒缸里爬出来。”
慕珂珂凑近了嗅了嗅,随即皱眉道:“果然一身酒味,得了,上车吧,我们俩心情都不太好,一起发泄一下。”
白俊逸打开了车门坐上去,懒洋洋地说:“我现在身上湿漉漉的,别怪我弄脏了你的车啊。”
慕珂珂无所谓地说:“随便你折腾。”
“你什么事和你老头子吵架?”白俊逸漫不经心地问道。
“我想调查个人,但是老头子不准。”慕珂珂说起这个就来气,微怒道。
政法委书记刘嘉善在她看来肯定是一个有大问题的贪污犯,但是对于这样级别的干部调查不是她能够做主的,所以她就回去和老头子商量商量,打算从纪委那边下手,但是却被老头子狠狠的一顿训斥说她的手也伸的太长把自己太当一回事。
慕珂珂是什么脾气,这样的女人认定了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别说十头牛,就算是八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故此自然是跟她老头子好一顿大吵,吵完了就跑出来了。
听了慕珂珂所说的事情经过,白俊逸大笑道:“你不过是个小警察,哪怕现在是副局长了还是刑警大队的队长,但也还只是个警察而已,这层身份也就对普通老百姓有用,你居然想要去调查一个厅级干部,还是你的顶头上司,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嘛,你爸要是能答应你才叫见鬼。”
“哼,那是他们蛇鼠一窝,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大怒的慕珂珂口不择言地连她爹都骂上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