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玩的就是心跳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你干什么?”
“你干什么?”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瞪圆了眼珠子看向对方。()
最后,还是抱着人家女孩子腰部几乎把她半个身子都揽在怀里的白俊逸觉得心虚了,干咳一声,认真地说:“好了好了,我这不还是为了掩人耳目为了我们的计划?这样的酒店里头走廊上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几乎是没有死角的,我们不扮演的像一点怎么可能蒙混过关?”
之前在楼下要开房的时候就说是为了情势需要,现在抱着自己居然又说是为了计划,慕珂珂充满了职业性的怀疑看着白俊逸,一字一顿地说:“你最好的确没有其他的想法。”
白俊逸翻了个白眼,脱口而出道:“就算是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好不好!”
“白俊逸!你说什么!你是不是想死!”
在慕珂珂要杀人的咆哮中白俊逸连滚带爬地打开了房门钻进去。
慕珂珂紧随着跟进来,双目喷火地看着白俊逸。
白俊逸摆手干笑道:“别这么认真嘛,我就是开一玩笑。”
慕珂珂重重地哼了一声,说:“我可一点都没有听出来你在开玩笑的意思。”
白俊逸笑嘻嘻的,也不争辩,走到了窗户旁边,打开了栓之后推开窗户。
哗。
因为是高楼的缘故,窗户一打开就感觉一阵大风吹了进来,让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为之一振。()
“酒店餐厅在12-16楼,而住宿楼则占据了剩下的大部分,之前我看了一下,感觉刘嘉善很可能在16楼。”白俊逸自信地说道。
一说到正事,慕珂珂也没有功夫计较之前的事情了,她好奇道:“你怎么确定?”
“之前在电梯上的时候看到楼层指示了,之所以我确定刘嘉善在16楼而不是其他的餐厅楼层是因为下面的餐厅多半都是自助餐厅或者咖啡厅,只有16层才会有包厢。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包厢只有16层才有,基本上多数酒店都是这样的,来喜来登吃饭还进了包厢的多半非富即贵,这些人喜欢在上面。”白俊逸半边身子探出了窗户外面,随口道。
慕珂珂不由自主地点点头说:“你说的很有道理。”
而慕珂珂的话刚落地就见到白俊逸扒着窗户的边缘要窜上去。
这里可是二十九楼!
慕珂珂一惊就喊道:“你干什么?”
白俊逸的半边身子都站在了窗户上,外头就是黑漆漆的数百米高空,听见慕珂珂的话扭头说:“我下去看看。”
“这里可是二十九层,你疯了!”慕珂珂崩溃道。
白俊逸对慕珂珂比划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还不等慕珂珂说话,就忽然一松手,身体便顺着地心引力从窗户外头掉了下去。()
老天!慕珂珂吓得脸色都变了,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白俊逸根本就是不小心掉下去的,这么高的高空摔下去哪怕就是神仙都要摔成肉饼了,她赶紧跑到窗户边一看,在脑袋伸出去的时候她甚至都想好了怎么料理白俊逸的后事???
喜来登酒店的建筑是多层式段状建筑,因而并不是笔直朝下的一幢大楼,那样的话在这么高的高空没有任何着力点的玻璃幕墙上就算是蜘蛛人都要摔死,但因为下面再四层就有一个向周围延伸的平台,所以白俊逸才胆子这么大地直接跳下去。
不过说实话,真的挺刺激,从这么高的高空看下去,下面的那个平台很小,很不容易跳,且数百米的高空上夜风凌冽,夹杂着大雨,视线模糊身体的平衡也不好控制,若是一个不小心那么慕珂珂心中所想的关于料理后事的事情就真的成真了。
只是,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危险事情的白俊逸还是有惊无险地落在了平台上。
踏!
落地的声音很轻,就像是一双皮鞋轻轻地踩踏在地板上,白俊逸的身体下蹲一只手支撑着地面,借着这个姿势尽可能地减小了自己身体落地带来的冲击力。
等平稳地落在了平台上,白俊逸抬头看去这才发现在雨幕之中看见一个小脑袋从自己跳下来的窗户口里冒出来。
笑着对慕珂珂比了一个没问题的手势,然后在慕珂珂心惊肉跳的眼神中白俊逸立刻冲到了平台的边缘,身体灵活得如同森林里的猴子一般单手支撑着平台的边缘一跃,再次跳了下去。()
慕珂珂看的都觉得浑身的皮肉发紧,这可不是表演有保险绳系着,这么高的高空一个不小心那就是真的死无全尸了。
她觉得自己的胆子也算是大的,但是让她像是白俊逸这样狂放地在数百米的高空如履平地地跳跃,她真的不敢。
一直下降了三四次,白俊逸终于来到了16层附近。
但是16层恰好在下一个平台的中间,也就是白俊逸必须扒着玻璃幕墙一点点地蹭下去。
此时整个天地好像都被浸泡在了水中,雨水噼里啪啦地打在玻璃上,让整个玻璃幕墙显得更加的湿滑,哪怕就是壁虎都不可能在这样的玻璃幕墙上爬动,但是白俊逸却可以。
他的身体用一种诡异的姿势贴在墙壁上,双手五指张开死死地贴着玻璃幕墙,身体也最大限度地和玻璃幕墙尽可能多的接触到,在这样的玻璃幕墙之外,是有一些铆钉用来固定的,若是寻常人,这些只有一个小指甲盖那么大凸出幕墙不足半厘米的铆钉不可能起到任何支撑的作用,但是白俊逸却硬生生地用双脚点着这些铆钉来支撑全身的重量。
这简直就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能力,可白俊逸就是做到了。
身体小心地顺着玻璃幕墙的弧度缓缓地下滑,一直来到了16层的位置,因为不清楚刘嘉善到底在哪个房间里头的缘故所以白俊逸现在还只能用最笨最原始的办法……碰运气一个个找。()
虽然这的确不是最聪明的办法,但是眼前来看却是最合适的,对方毕竟是魔都这样一个直辖市的政法委书记,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位高权重,这样的高级干部对于任何风吹草动都是非常敏感的,万一被对方察觉了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第一个房间,不是。
第二个房间,也不是。
白俊逸的身体就这么顺着16层的玻璃幕墙横向一点点移动过去,如果此时16层的房间里有人朝着外面看去,就能够看到白俊逸整个如同人形壁虎一样在游走,虽然很慢很小心,但是却非常的稳健。
终于,在第四个房间白俊逸看见了自己今晚的目标。
刘嘉善是一个很威严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大约五十岁左右,一头非常阳刚的板寸头斑白了一半,但是却绝对不会给人苍老的感觉,他坐在那里腰杆挺得笔直,双手自然平放在桌子上,脸上并没有太多的笑容,一双眼睛炯炯有神。
这样的人一看便知道是久居人上的人,而且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是一个威严不习惯开玩笑的人。
此时的他便坐在最上首的主位上,正和另一个人说着什么,一张不小的酒桌上坐满了七八个人,气氛看起来很是热闹,只是在刘嘉善开口说话的时候其他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停下自己所说的话看向他。
无论是从所坐的位置上还是从其他人对他的态度上,刘嘉善都是今晚的绝对中心和主角。
毕竟,在华夏现在的体制内,吃饭乱坐位置的情况基本不会出现。
里面的酒席还在继续没有散场的意思,白俊逸就安静地趴在外面静静地等待着。
对于一个特种兵来说,很多时候最需要的并不是强大的战斗力反而会使坚韧的耐心,有耐心的人往往才能够得到最后的胜利,在这一点上白俊逸从来都出类拔萃。
所以无论狂风暴雨怎么拍在他的身上,雨水怎么湿滑,身体再怎么僵硬,白俊逸都一动不动,好像彻底地失去气息死过去了一样。
只是,白俊逸的等待并未持续太久,不过十来分钟的功夫,刘嘉善忽然接了一个电话,说了几句什么之后他挂了电话端起酒杯对着酒桌上的一群人说了几句话,然后便瞧见酒桌上的其他人都端着酒杯站了起来。
大家一起碰杯,刘嘉善喝了一口酒之后便神色匆匆地离开了房间。
白俊逸见状神情一动,然后身体缓缓地移动,悄悄地打开了隔壁一个开着的窗户,这显然是一个消防杂货间,里头放着的是一些消防器材还有几台可能是继电器之内的东西。
从窗户外面钻了进来,白俊逸轻巧落地,摸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白俊逸悄悄地打开房门,先是警觉地朝着外面看了几眼,然后施施然地走了出来。
来到外面的走廊上,因为隔壁就是之前刘嘉善所在的房间,但是现在却已经看不到了刘嘉善的影子,所以白俊逸并没有立刻盲目的选择一个方向追出去寻找,而是蹲在了走到中央的地毯上,然后伸出手缓缓地抚摸过地毯。
白俊逸的手法很特别,手指的指尖和掌心同时下压,尽可能地接触到地毯,不时地换一个方位仔细感受。
停顿了一会,白俊逸忽然站起来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在他之前查探的方向并没有人刚刚走过的痕迹,而走廊只有左右之分,所以既然不是这边那么刘嘉善肯定走了另外一个方向。
顺着走廊快速地绕出去,刚出来就见到两个服务员迎面走来。
“先生,您需要什么帮助吗?”两个服务员见到白俊逸浑身湿透的样子很有礼貌地问道。
白俊逸耸耸肩,一脸抱怨地说:“别提了,被一头母老虎淋了一身的水,我现在要回去换一身衣服。”
自己身上因为之前趴在玻璃幕墙外面的缘故所以白俊逸现在的身上几乎全部湿透,而这样的情况下装作若无其事肯定是行不通的,因此为了最大限度地不引起怀疑,白俊逸干脆就假戏真做,故作无奈地说了这么一番话。
两个服务员对视一眼,同时发现了对方眼里的好笑,来住喜来登的人自然不会是什么穷人,而这些有钱人多半都有一些别人想象不到的特殊癖好,发生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也是必须要理解的,因此见怪不怪的他们彻底地打消了心头最后一点点的疑虑。
“需要我们帮忙吗?”出于礼貌和职业操守,服务员还是很热情地问。
“不用了,我自己回房间去换一身衣服就好,对了,电梯在哪个方向?”白俊逸随口道。
“前面左转,先生您慢走。”
白俊逸告别了两个服务员,加快脚步走向了电梯的方向,而两个服务员看着白俊逸匆匆而去的背影也只是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毕竟不管是谁身上湿漉漉的都会想尽快回去换一身衣服的。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