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狼狈为奸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当白俊逸来到电梯的时候,恰好电梯的门刚要关上,白俊逸赶紧快走几步伸手拦住了要关门的电梯。()
滴的一声电梯门重新打开。
白俊逸走了进去,对着里头唯一的一个男人,也就是刘嘉善歉意一笑。
刘嘉善看了白俊逸一眼,发现这个来历不明的人浑身湿漉漉的下意识地一皱眉,稍微靠后站了一些。
白俊逸转身看着电梯的楼层,发现32层的楼层灯亮着,于是按下了一个36层之后就站在了一边。
电梯扶摇直上,到了32层电梯的门打开,刘嘉善走出了电梯,而白俊逸则跟着电梯来到了36层,白俊逸也走出电梯之后便下楼,他之所以选择36层只是为了迷惑刘嘉善而已,现在他要先回去29层和慕珂珂汇合,自然为了小心起见不能再电梯下去了,所以白俊逸换了楼梯下去。
电梯的门缓缓的关上,往下行走,到了32层的时候电梯的门忽然打开,一个容貌陌生的男人看着重新打开的电梯门内一个人都没有,并没有进入电梯而是转身进入了一间豪华套房内。
“老板,没有人。”那男人进门之后便恭敬地对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按揉太阳穴的刘嘉善说。
刘嘉善嗯了一声,缓缓地说:“可能是我神经太过敏了,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住客,不过最近的风声比较紧,所以你最好还是小心一些,我们的事情不要节外生枝。()”
男人点头恭敬地说:“我知道了老板。”
刘嘉善点点头,背着手站起来走了几步,说:“今天的常委会上慕书记点了我的名,这是在敲打我了,而且上面的消息传下来也对我们很不利,最近这段时间都收手吧,通知下面的人,都老实一段时间,无论如何小心驶得万年船。”
男人疑惑地说:“老板,慕书记不是从来都和我们不对付吗?”
刘嘉善闻言冷声说:“应该是之前九成山庄的事情激怒了慕书记,总而言之现在还不是我们对付他的时候,无论如何他都还是魔都的一把手,我们的把柄太多了,慕书记是出了名的能忍能装,他一旦动手就肯定是雷霆之势,而我们也不知道他到底知道了我们多少事情,总而言之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
男人点点头,不再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而是轻声说:“老板,之前因为九成山庄的事情而被丢出去的几个人似乎颇有怨言。”
刘嘉善的脸色一整,冷哼一声说:“告诉他们就不要想重新回到体制内了,慕书记在一天这件事情就不可能,反正他们这些年捞的钱也足够他们过下半辈子了,这件事情运气不好就不好在居然把慕书记的女儿牵扯了进来,所有的事情都到此为止,让他们老老实实地把事情都扛下来,就说外面的事情我们会照顾,最多坐个几年十来年的牢,很快就能出来,等出来了拿着他们的钱好好地过日子就行了。()”
男人应了一声,忽然面色有些犹豫地说:“老板,要是他们不想坐牢……”
刘嘉善看了男人一眼,沉声说:“那么就让他们想去坐牢,这样的事情不需要我过多的说明白,你清楚?”
男人身体一僵,低声应是。
“还有,如果真的到了这一步,就通知傅家的人,这样的事情我们最多只能配合,绝对不能直接插手,明白?”刘嘉善沉声说。
男人点头说:“我明白。”
刘嘉善点点头,说:“傅一臣什么时候到?”
“之前说就已经快到了,估摸着五六分钟的时间就应该来了。”男人说。
“那行,毕竟是傅家的大少爷,我们不能没了礼数,你去楼下迎接吧,我洗个澡。”刘嘉善点头说。
男人点点头,小心地离开房间。
而此时,在29层的房间里,白俊逸和慕珂珂坐在沙发上正谋划着什么。()
“从你的形容来看,刘嘉善忽然结束了进行到一半的晚宴肯定是忽然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他之后去了房间而不是直接离开酒店,那么我估计是有重要的人来要见面这样的可能性比较大。”
听了白俊逸带回来的情报之后慕珂珂立刻就进入了自己刑警队长的角色,认真地分析说。
白俊逸笑眯眯的并没有发表意见,其实他觉得两者都有可能,当然慕珂珂的分析也很有道理,这样的行为推理身为刑警队长的慕珂珂更加专业是自然的,因而他只是似笑非笑地说:“一个警察局的副局长,刑警大队队长去调查自己顶头上司,这传出去了我估计你就出名了。”
听了白俊逸的话,慕珂珂狠狠地翻了白俊逸一个白眼,这家伙总是能轻而易举地把原本很严肃的气氛破坏的一干二净。
而此时在刘嘉善的房间里,傅一臣已经到了。
看着眼前的傅一臣,刘嘉善的笑容难道的很和善。
“刘叔。”傅一臣的称呼很亲切,在政治上,刘嘉善属于傅家的一脉,到了刘嘉善这样一个地步或许在偌大的傅家眼里并不算多么了不得的角色,但是傅一臣现在也只是傅家年轻一代比较优秀的人而已,还不是家住,傅家的全部资源也还没有交托到他的手上,小说里头政治家族对于自己家族周围的亲信不给好脸色的情况在现实中是不会发生的。()
君不见,哪怕是古代皇子夺嫡的戏码里头那些太子阿哥们不还是为了争取到一个大臣的欣赏而绞尽脑汁?
很多时候,你能够拉拢到多少这些家族亲信的支持就意味着你有多大的能力,毕竟傅家再大也只是一家,这些家族之所以能够拥有超凡的影响力更多的还是因为依附在他们周围的亲信多而已,说白了,两者之间是相互利用相互合作的关系,说是奴仆什么的就太夸张了,到了这个地步,哪一个会把自己当成别人的奴隶的?
傻子也不会对于这些亲信露出高人一等的神色,傅一臣不是傻子,所以他更加不会。
而对于傅一臣的客气,刘嘉善也十分的给面子,双手握住了傅一臣的手,笑道:“一臣来了,之前听说你要过来,我立刻就结束了那边的晚宴,好久不见,我们叔侄两个可要好好地聊一聊。”
花花轿子人抬人,傅一臣给刘嘉善的面子,刘嘉善也不会登鼻子上脸地真的就充老资格,这样的情绪在肚子里有有可以,可表现出来那就是不成熟的表现,刘嘉善这样在官场仕途沉浮了大半辈子的老狐狸一身的涵养功夫可谓修炼到了真正炉火纯青的地步。
两人客套几句就在客厅里头坐下,之后,傅一臣也没有把话题绕着圈子,他知道面对刘嘉善这样的老狐狸玩文字游戏自己并没有什么优势,对方的经验可比自己多多了,重要的是还有可能丢了印象分,没有必要耍这个小聪明。
“刘叔,今天急匆匆的过来主要是想就上次的事情和刘叔道个谢,九成山庄的案子把刘叔这边弄的很被动,这是我没有考虑清楚出了意外,给刘叔你惹麻烦了。”傅一臣诚恳道。
傅一臣摆摆手说:“这些都是小事,至于意外,任何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意外,这并不算什么,不过这件事情牵扯到了慕书记的女儿还是让我觉得有些棘手啊。”
和聪明人说话从来都不用说的太通透,刘嘉善把意思说出来了,傅一臣也适时地放出信号说:“我会回去和家父说一下魔都这边的情况的,毕竟魔都是我们华夏的直辖市,而且还是经济对外的窗口,说是一个国际上代表了我们国家形象的标杆城市也不为过,在这样一座城市做领导还是有很多困难的,我想慕书记他会理解政法工作的困难的。”
刘嘉善露出了笑容,说实话,他真的很欣赏傅一臣,年纪轻轻却有着和他的年纪不匹配的老辣,这样一番明明是他向傅家要求为其出面减轻自己压力的话被傅一臣说来却半点尴尬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还显得他很有苦衷,虽然事情到底怎么样彼此都是明白人这里也都没有第三个人,但是这样说话就是舒服。
“九成山庄那边的事情你怎么考虑?”刘嘉善忽然不动声色地问。
傅一臣一笑,说:“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一个九成山庄而已,为此得罪了慕书记并不是明智的举动,不要了就不要了,更何况我现在打算把生意做到魔都来,以后还需要和慕书记多多接触,既然九成山庄成了一个无底洞,那么我就不去争了,魔都这么大,难不成还没有合适我的地方?”
刘嘉善哈哈一笑,今晚他最想听到的就是这句话,虽然之前傅一臣表示了傅家会向慕书记施加压力的意思,但是魔都从来都不是傅家的势力范围,慕书记自己在体制内也是举足轻重的存在,这样的压力最后能有多少实际效果真的说不好,他最担心的还是傅一臣年轻气盛在九成山庄上死磕了,到时候自己身为傅家的亲信,政治盟友又是魔都的政法委书记,他真的很不好处理这件事情。
不过现在傅一臣的选择看来,他还是很懂得做人和取舍的。
“傅家能有一臣你这样的后代,还何愁不中兴?”刘嘉善给的评价高的吓人。
傅一臣微微一笑,说:“家里还是有很多其他优秀的兄弟的。”
刘嘉善摆手说:“我最欣赏的还是一臣你。”
这意思就很明确了,日后若是傅一臣需要竞争那个继承人的位置,那么他刘嘉善是站在傅一臣这边的,这等于是把两个人捆在一条绳上了。
傅一臣欣慰地笑,刘嘉善这么知趣,他自然不能不懂得做人,于是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看起来灰不溜秋很不起眼的小盒子说:“这个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一个鼻烟壶,觉得很有意思就拿了回来,据说以前是顺治皇帝手上的,也不知道真假,刘叔你是这方面的行家,帮我鉴定鉴定,过段时间我再来拿回来。”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