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风雨欲来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刘嘉善并没有就留,大约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他就离开了。()
白俊逸和慕珂珂的车隐藏在角落中,大雨完全掩盖掉了他们刚到来不久的痕迹,刘嘉善没有发现丝毫异常开着车便离开了。
而等到他走之后,白俊逸从车上下来,抬头看了一眼刘嘉善下来的位置,此时楼梯的声控灯还亮着,第四层。
半个小时之后,白俊逸的怀里揣着一个黑漆漆的盒子回到车上。
慕珂珂并没有多问什么,直接开着车立刻就走。
车子来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慕珂珂和白俊逸这才打开了盒子。
出乎意料的是盒子里头并非是什么金银财宝,想想也是,打开保险柜一大堆的现金美金金条什么的恐怕只有小县城里的官员才会这么没品,而刘嘉善这样的人自然不可能做这么低级的事情。
盒子里头是几张薄薄的纸,一份瑞士银行的存款证明,几张其他几个大银行不同用户名的存款证明,然后是一本护照。
数了数这几份存款证明的数额,慕珂珂和白俊逸对望一眼,同时发现了彼此眼中的震惊。
他们已经最大程度地去高估刘嘉善的可怕程度,但是这位在魔都本土一步一步爬升到这个位高权重人人仰视位置的政法委书记心比他们想象的要狠得多。
“这个,我恐怕要立刻带回去。()”慕珂珂凝重地说,涉及到了这么大的金额是她所没有想象得到的,更加重要的是两个人在这存款单的中间发现了一张联系单,而这张联系名单上面的名字和职务几乎要吓死人。
可以想象,这张联系单是刘嘉善所编织起来的一张网络,而这张网络一旦被曝光的话,恐怕要直接惊动京城,这将会是异常巨大的地震!不知道有多少人要被牵连进来。
对于慕珂珂的话白俊逸并没有反对,相反他很支持,不管怎么说这都涉及到了高级别官员的贪腐问题,而且不是一个两个,人数之多数额之大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两个人的想象,现在最正确的做法就是立刻把这份名单交到该交到的人手里。
“如果不行的话就和我说一声,我直接带去京城。”白俊逸忽然说。
他是知道慕珂珂的打算的,发现了这样的东西肯定要先带回去给慕书记看,但是慕书记有没有魄力把这个事情给揭开还真的不好说,毕竟这样的事情。
而这么大的事情,白俊逸自己虽然解决不了但是好歹以前那些老头子首长认识的还不少,那些老人多半都是为共和国付出了大半辈子心血的元老,最见不得的就是这些贪官污吏,他们一发话,这件事情必然能用最快的速度最平稳的方式解决掉。
只是,不到万不得已的话白俊逸也实在不打算回去和那些老头子接触,那些老家伙指不准就抓着他不让他回来了。()
“没关系的,别把我爸爸看的简单了。”慕珂珂对白俊逸一笑,虽然对那一套不太感冒,但是毕竟出身在这样的家族里,从小耳濡目染的慕珂珂也听得出来白俊逸的弦外之音。
“那就好。”白俊逸点头道。
已经很晚了,慕珂珂自然要先把白俊逸给送回去,只是白俊逸却没有去玫瑰园,而是在外面的酒店里开了一个房间,慕珂珂也没有多想,现在她满脑子都是手上这份证据的事情,因而直接就开车回去了。
在魔都市委家属大院。
慕珂珂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四点多,家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虽然忙活了一个晚上,但是慕珂珂却一点疲惫的意思都没有,她抱着怀里的小盒子敲响了父母卧房的门,心中满是激动。
很快,房门就开了。
开门的是慕珂珂的母亲,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此时穿着睡衣的她显得有些迷糊,只是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女儿就错愕地问:“你现在才回来?这么晚了什么事情?”
慕珂珂是个工作狂一旦工作起来就没有白天黑夜,这不但是警界里人人都知道的事情,慕珂珂的家里也自然很清楚,虽然心疼女儿,但这是女儿自己的选择和爱好,慕珂珂的妈妈也不好多说什么。()
“爸呢?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他说。”慕珂珂朝卧室里头张望着说。
慕珂珂的妈妈回头看了一眼卧室里面,随即出门来压低声音对慕珂珂说:“你爸昨天开了个会议,会上闹的很不愉快,这两天正为这件事情发脾气,你有什么事情找他?”
说话的功夫,卧房里头的灯点亮了,然后一个中年男人就走了出来,这个面貌威严身材中等的男人看着慕珂珂,说:“这么晚了,什么事情?”
下意识地,男人的眼神集中在慕珂珂怀里的小盒子上,眉头挤了挤,慕震岳感觉到肯定是有了不得的大事发生了。
“你跟我来书房。”慕震岳沉声说,说完就走向了书房。
“我先和爸过去。”慕珂珂对妈妈说了一句然后就进了书房。
慕珂珂的妈妈见状摇头叹息,老头子是个工作狂也就算了,自己女儿还把老头子这一点学了个十足,她现在真的怀疑当初同意女儿考警察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了。
慕震岳,魔都市的父母官,一个真正权高位重的人。
来到了书房,慕震岳打开灯坐在椅子上,然后便看向了女儿慕珂珂。
慕珂珂抱着盒子放在慕震岳眼前的书桌上,说:“爸,这是我今晚弄过来的,你先看看。()”
慕震岳打开了盒子,拿出里头的东西一份一份地查看。
只是看的第一眼,泰山崩于眼前不变色的慕震岳就狠狠地竖起了眉毛。
看完了所有的东西,慕震岳关上了盒子,随即抬头对慕珂珂问道:“你哪里弄来的?”
“我跟踪了刘嘉善,这是从郊区文辉小区拿过来的。”慕珂珂回答道,并没有把白俊逸的存在说出来,毕竟这件事情太大,刘嘉善肯定在最短的时间内发现事情已经败露,到时候刘嘉善必然会疯狂起来,而面对疯狂的刘嘉善,她不觉得把白俊逸牵扯进来能有什么好处。
慕震岳靠在了椅子上,沉声说:“我说过了九成山庄的事情到此为止,你还是去跟踪了刘嘉善?”
慕珂珂耿直道:“他是个贪官,这和九成山庄没有关系!”
慕震岳哼了一声,说:“你敢说你不是为了九成山庄的案子去跟踪刘嘉善?”
慕珂珂闻言一愣,慕震岳的话让她的确无法反驳。
“简直是胡闹,刘嘉善是魔都的政法委书记,你不过是魔都市局的副局长,他是你的顶头上司,你居然去跟踪你的顶头上司,这件事情闹出去了你知道不知道会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和后果?还要不要秩序了?”慕震岳怒道。
慕震岳的脾气不好,遗传自他的慕珂珂脾气能好到哪里去,闻言慕珂珂就反驳道:“爸!今晚我找你是给你看这份证据的!”
慕震岳从书桌里头掏出了一支烟点燃了,显然一时之间他也做不好决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而慕珂珂也没有紧逼,她知道这件事情干系实在是太大了,哪怕是自己的爸爸也必须慎重地行动。
“有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慕震岳问道。
“有。我的朋友白俊逸。”慕珂珂回答说。她不会主动说出来,但是慕震岳问了她也不会隐瞒。
慕震岳一愣,随即说:“那个九成山庄的老板?”
九成山庄的案子在魔都高层掀起了不小的风浪,甚至最近的常委会都为它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只是这些事情是民间所不知道的,一切矛盾的爆发和平息都在这个层面内部解决掉,但的确是经过一番博弈的,因而慕震岳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是的,他和我一起行动的。”慕珂珂回答道。
慕震岳掐灭了烟头,暂时放下了这个话题,说:“如果这件事情掀开的话,你知道不知道会引起多么大的风浪?”
“知道。”慕珂珂点头说,然后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的父亲,她说:“但是我更记得爸爸你以前说过的话,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这样的贪官污吏在位置上一天就是拿着刀子狠狠地捅老百姓的心窝子。”
慕珂珂的话,不可谓不重,慕震岳的脸皮都抖了抖。
沉默了良久,慕震岳深深地看着慕珂珂,说:“我要去见你爷爷。”
慕珂珂闻言深深地松了一口气,她知道爸爸这么说了,就已经同意了她的主张。
事不宜迟,慕震岳拿起了电话,拨通一个号码之后稍微等了一下,就说:“小张?你立刻到我这里一趟,我要用车。”
挂掉电话,慕震岳背着手来回走了几步,说:“你正常上班,一定不能引起刘嘉善的主意,这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刘嘉善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能够发现,而到时候他一定会变成一条见人就咬的疯狗,这是他最后的疯狂,所以一定不能被牵连到,这件事情很快就会有结果,但是第一要保证别被他临死前咬到,第二要保证他不逃出国外,你能不能做到?”
“保证完成任务!”慕珂珂站直身体说道。
点点头,慕震岳深深地看着慕珂珂说:“那么好,我现在去换衣服,你明天叫白俊逸来家里一趟。”
慕珂珂错愕道:“为什么?”
慕震岳摇摇头,说:“放心,我只是见见他,这件事情太大,要交代他一些事情,否则的话他轻举妄动了会导致我们后面的计划功亏一篑。”
当晚,慕震岳连夜出了魔都,慕珂珂则在第二天照常上班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至于白俊逸,则在酒店里头打哈欠。
不过大早上的接了两个电话的白队长瞬间就淡定不能了。
第一个电话是慕珂珂的,慕书记居然要见他?白俊逸觉得意外但是还在情理之中,毕竟这么大的事情不见一见他这个当事人之一的话也说不过去,只是不知道这位慕书记是个什么打算,慕珂珂在电话里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见面就会知道了。
见面的时间约在晚上吃晚饭。
而第二个电话则是朱威廉的。
朱威廉说他去唐凝那汇报工作的时候发现唐凝居然没有上班,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糟,然后他就告诉白俊逸,经过他的询问,唐凝住院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