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一口就能吃出来的味道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唐凝住院了这件事情并没有传到外界去,甚至知道的人也仅限于和唐凝很亲近的那么几个,毕竟如今驾驭着这么大的一个集团,身为最高的行政领导唐凝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外界过度解读,今天传出去唐凝住院指不定明天就有八卦小报的封面头条写上大唐集团美女总裁唐凝应病逝世的消息了。()
虽然谣言只是谣言总会被戳穿,但是对于这么大的一个集团来说这样的负面影响则是可以避免就必须避免的。
白俊逸来到医院病房的时候恰好看到穿着白大褂的艾薇儿带着自己的助手从病房里面出来。
因为之前治疗过的关系,所以艾薇儿对能够住在唐凝家里的白俊逸印象很深刻,毕竟她做唐凝的私人医生已经有两年了,可从未见过唐凝和哪个男人表现的格外亲密,白俊逸更是唯一一个能够和唐凝同居的人,想要不在意都不行。
“白先生,你来了。”艾薇儿很中国式的对白俊逸打招呼道。
白俊逸笑着点点头,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斟酌着说:“她怎么样了?”
艾薇儿回头看了一眼,说:“送过来的时候她的意识处于半昏迷的状态,经过检查是因为发了高烧的缘故,刚刚已经做过了全面的体检,排除了其他疾病的可能,应该是因为昨天忽然下了大雨感冒受寒的缘故,不过她的情绪十分的低落,这也导致她机体的免疫能力下降,所以才会来的这么突然和严重,经过药物治疗现在她的高烧已经控制住了,不过现在刚刚睡着,你可以去看她,但是建议不要吵醒她,她现在需要休息。()”
白俊逸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艾薇儿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自己的助手离开了。
轻轻地推开门,白俊逸就见到干净明亮的病房内,唐凝正躺在病床上面沉睡着。
走到了病床旁边,唐凝苍白得毫无血色的脸蛋上微微带着痛苦的神情,而一瓶生理盐水正挂在她的手背上。
叹了一口气,白俊逸握着唐凝的手轻轻地放进了被窝里面。
下午,一直到了旁晚,唐凝悠悠地从昏睡中醒转,睁开眼睛的她感觉眼前一片模糊,最后缓缓地清晰过来却发现自己住在病房里,这个时候旁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你醒了,都昏睡了五六个小时了。”
唐凝转过头看见的却是苏媚,她嘤咛一声,伸手揉了揉眼睛,虚弱地说:“我怎么在这里?”
“你昨晚发烧了,我发现的时候你身上已经烫得吓人,连意识都没有了,我就把你送到医院里面来,现在病情已经控制住了,不过医生说了,你最少要卧床休息三天,所以你现在还是好好地休养身体吧。()”苏媚无奈地说。
唐凝一愣,这才说:“我昏迷过去了?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苏媚端起了旁边桌子上的一个便当盒,打开了之后递给唐凝说:“你现在的身体还很虚弱,不能吃油腻荤腥的东西,这一碗蔬菜粥你先喝了吧。”
唐凝靠着病床的靠背坐了起来,依然感觉一阵头昏的她接过了便当,那香气诱人的蔬菜粥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的唐凝胃口大开,张开小嘴小口地喝了一口。
忽然,唐凝扭头用无比严肃的眼神看着苏媚说:“这蔬菜粥哪里来的?”
“他做的。”苏媚苦笑,之前白俊逸说过可能会被认出来,习惯了一个人做饭的味道是很难遗忘的,只要吃到了肯定就能够感觉的出来,听白俊逸这么说苏媚还不相信,觉得这个家伙又是吹牛,但是现在眼见为实,唐凝居然只是一口就尝出了味道来。
“只有他和我妈妈才知道我喜欢吃口味淡的东西,而且喝粥一定要喝到最上面一层的米汤。还有他煮粥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把白菜的菜心整个放进去。()这些细节加起来,全世界只有他才能做得出来这一碗蔬菜粥。”唐凝似乎是看出了苏媚的惊讶,平静地说。
苏媚看了一眼神色不悲不喜的唐凝,苦笑着摇头说:“有的时候我都觉得管你们两个人的事情简直就是我吃饱了撑着的。”
唐凝微微阖上了眸子,说:“他呢?”
苏媚说:“被一个电话叫走了,好像是晚上约了什么人去你吃饭,不过他在这里守了你大半天,这粥是他做好了拜托我让你喝下的。”
唐凝微微咬着嘴唇,默不吭声,或者说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表态。
苏媚看着唐凝,轻声说:“有些事情我不好多说什么,但是如果抛开一些因素不谈的话,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对象,安稳,可靠,在你最需要的时候永远不会离开你。你们很般配,不要因为一些已经发生的无法挽回的事情而导致以后自己更加难过痛苦。”
不管唐凝有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苏媚都决定这样的话题点到即止为好,本来感情就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旁人再怎么样也是没有资格插嘴的,你可以给建议可以倾听,但是千万不要指手画脚,哪怕是最好的闺蜜……
魔都市委家属大院。()
官当到了慕震岳这样的地步,如果不是本性贪财的话对身外之物是没有什么念想的,而刘嘉善不同,虽然刘嘉善和慕震岳两个人看起来只是一个简单的上下级关系,但是在魔都这样的直辖市,它的城市地位决定了它的官员级别配置也是相当之高的,两个人之间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换而言之,慕震岳并不简单的是刘嘉善的上级这么简单,是真正的领导。
刘嘉善放在偌大的华夏充其量就算的上是中层干部,而慕震岳这样的,再前进一步就到顶了。
对于即将到来的见面,站在门口的白俊逸到是没有太大的感觉,别说慕震岳还差一步,就算是那些真正跺跺脚能让华夏震上三震的元老白俊逸也见识过不下一只手,有喜欢他的有讨厌他的,总而言之这样的阵仗还不至于让白队长认怂。
到是旁边的慕珂珂有些紧张,不断地碎碎念道:“记住了,我爸爸是退伍军人出身,他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吊儿郎当轻浮的年轻人,而这些东西都是你身上最大的毛病,哎呀呀,算了算了,你浑身上下都是我爸看不顺眼的东西,要不还是别见面了,我告诉他你有点事情来不了?”
白俊逸一头黑线地说:“怎么就我浑身上下到处都被他看不顺眼了?怎么的我就吊儿郎当轻浮了?你这话我可不爱听啊,确切的说其实我的内在是一个非常沉稳非常有思想的成熟男人,只不过是你肤浅的眼界看不出来而已,我相信你爸这样有慧眼的领导一定能够看出我还没有绽放出来的光辉的。”
慕珂珂恶心的要吐了。
“你少来了你,合着说你不好的就是有眼无珠,说你好的就是慧眼识英雄了?怎么这话好歹都给你占了道理!”慕珂珂一脸不忿地说。
白俊逸嘿嘿一笑,伸手敲了敲门。
之前白队长觉得怎么着也是第一次上门,总不能空着手来,而和那些元老们接触多了,他知道这些达官贵人这辈子什么好的歹的都见识过了,拿着贵重礼物上门去指不定一脚就给踹出来,但寻常的地摊货那也是自取其辱,于是他就跑去屁颠屁颠地找了两只正宗老土鸡过来,还有一些笋干之类的干货,童叟无欺都是正儿八经农村里头的东西,正好能戳中这些吃惯了山珍海味的达官贵人们的柔软处……虽然……难看了一些。
看着旁边白俊逸拎着两只惊恐地眨着眼睛到处转脖子观察的老土鸡,慕珂珂一拍额头,只能在心里祈祷着赶快开门进去,在家属大院住着的都是相互之间认识的人,这要是给人看到了还不丢人丢死了。
兴许是慕珂珂的祈祷产生了作用,门很快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女人,这个女人看起来到是很干净,但是白俊逸第一眼就判断出她应该是慕珂珂家里保姆之类的人而不可能是慕珂珂的妈妈。
果然,这个女人看见了慕珂珂便笑着说:“珂珂回来了。”
而慕珂珂也露出了一脸灿烂的笑容说:“张妈,你之前不是说孙子生病了要回去照顾?现在小孙子没事了吧?”
被称呼做张妈的女人笑着说:“没事没事,幸亏发现的早,现在已经治好回家了,我估摸着家里不能没有人照顾着就早一点回来了。”
“张妈你也真是的,有这样的机会应该多陪陪孙子,这里的话没有关系的。”慕珂珂伸手拉着张妈的手嗔道。
张妈眯着眼睛笑,看的出来她很开心,笑得眼角的鱼尾纹都出来了。
“你就是今天要来的客人吧,来来来,进来坐。”张妈把眼神移到了白俊逸的身上,那上上下下打量的模样简直是在看女婿一样,特别是看到了白俊逸手上提溜着的两只老土鸡更是又出现了笑意,在慕家做保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张妈什么样的人都见过,送礼送的含蓄的,奔放的,但那些毫无例外都被慕书记给丢了出去,但唯独眼前这个小伙子最有意思,居然送两只老土鸡来,还别说,这别出心裁的做法让张妈看白俊逸的眼神都柔和了一些。
能送老土鸡上门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出身人家的孩子,但是却贵在淳朴,这两只老土鸡在张妈的眼里看来可比那些金银珠宝好多了,这才是心意。
白俊逸拎着两只老土鸡乐呵呵地进了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慕珂珂的家里没有想象的富丽堂皇,都是很普通寻常的物件,这边的房子自然是公家提供的,而里头的家具应该多半也都是公家的,其中最值钱的应该就是那套摆在大厅正中央的沙发,而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正带着度数并不高的眼镜在看报纸。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