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慕震岳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看向这个中年男人的时候,后者也放下了报纸抬起头看他。()
果然如同慕珂珂所说的,慕震岳的确是退伍军人出身,而且看的出来虽然从部队出来这么多年了但是一些军人的习惯他还是没有丢掉,比如坐在沙发上时腰杆挺得笔直,放下报纸的时候很自然的双手放在膝盖上,坐的中规中矩四平八稳。
另一点,这个男人身上的威势极重,用另一种通俗的形容来说就是官味很浓,一看便知道绝对是做惯了领导的人,而且还是大领导,否则一般小地方出来的小干部绝对不至于给人这种心神一凌的感觉。
面对这种官味,白俊逸是很司空见惯了,比这更加深沉的他都接触过,那些元老们哪一个不是十五六岁开始当兵,然后一辈子都留在部队里面的?那些元老当的兵才是真正的军人,经历过战场,经历过大战役,杀过人的绝对军人。
眼前的慕震岳虽然依然还带有部队里的气息,但是却没有那些元老们来的纯粹,毕竟也已经过去这么些年了,除了一些几乎成了本能的习惯之外,已经不剩下多少军人该有的果决和刚毅了。
慕震岳并没有摆官架子,他站起身朝着白俊逸走过来,先是看了一眼白俊逸手上提着的两只看起来很滑稽的土鸡和一些其他的东西,莞尔笑道:“现在已经很少有人敢上门来送礼了,这个月你还是第一个。()”
“初次到伯父家登门拜访,空着手总觉得不合适,估摸着伯父家也不缺什么,就带了一些特产来,都是山上家养的,感觉很健康就带来了。”白俊逸很讨巧地笑道。
这一开口叫的是伯父而不是慕书记,就说明了他这不是为了他是慕书记才来的,反倒更像是一个晚辈、慕珂珂的朋友的身份登门而来,这样一来的话这些东西到也真的有了一个名头,让慕震岳也不好拒绝了。
并且,这一次会面说到底还是慕震岳自己提出要求的,我这边把礼数做足了,你还给我来个拒之门外,那就显得慕震岳有些小气了。
慕震岳是什么人,在官场沉浮了大半辈子的真正狐狸,一个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些事情,他爽朗笑道:“这么说来还真的非收不可,那么张妈,麻烦你把这些东西带去厨房吧,看着做一些,今晚我们就吃一顿无公害的晚餐。”
张妈哎了一声,从白俊逸手里接过了东西就去厨房了。
旁边的慕珂珂看的直翻白眼,很想不通为什么之前她觉得被自己老爸看一眼就会把他赶出去的白俊逸现在居然十分受欢迎,甚至从来不接受礼物的爸爸还破天荒地接受了那土不啦叽的土鸡,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一样的事情。()
慕震岳指引着白俊逸坐下,这个时候张妈也端着茶水出来了。
“谢谢。”白俊逸很有礼貌地张妈客气道,能在慕震岳家做保姆的都不会是普通的市井小民,加上看慕珂珂和慕震岳对她的态度,白俊逸也知道在张妈面前卖个乖对自己有好处。
张妈呵呵笑着,她本就是个和善的人,见到白俊逸这么懂礼貌,特别难得是没有因为自己是个保姆而看不起自己,也没有慕书记是个书记而格外谨小慎微,这让张妈十分的满意,现在的年轻人还有几个能做到这么一步的?
“珂珂妈妈的单位今天去下面检查工作去了,所以晚上会回来的比较晚。”慕震岳对白俊逸说道。
白俊逸回应说:“现在的工作都还很忙吧?”
慕震岳点头说:“做工作嘛,不忙起来的话不是成了尸位素餐?”
这样的话茬白俊逸可不笨不会随意地去接,很容易就敏感了,更何况还是面对慕震岳这样的人。
慕珂珂在旁边直打哈欠,这两个男人搞什么鬼?怎么尽说一些有的没的家长里短?
其实慕局长现在的心里和有一只猫在挠一样,昨晚爸爸连夜去了爷爷那边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提起刘嘉善的事情,她今天憋不住了主动去问却也没有得到什么明确的消息,反而被老头子教训了一顿说是沉不住气怎么能成事。()
这让慕珂珂非常的不忿,原本想着把白俊逸叫过来,现在他人也来了,总要涉及到刘嘉善的事情,结果一老一小两个男人居然开始拉起了家常,这让性子火爆的慕珂珂怎么能憋得住?
只是再耐不住性子,慕珂珂在慕震岳的面前还是不敢放肆的,只好憋着不断地用眼神示意白俊逸不要陪老头子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了,主动提一提真正重要的大事。
看到了慕珂珂的眼神,白俊逸在心里苦笑,慕震岳不提这个话头,他哪里能主动地提起来,虽然慕震岳没说但是白队长的心里跟明镜一样清楚,眼前这位慕书记之所以专门把自己叫过来恐怕就是想要看一看自己是不是利用了慕珂珂单纯正义的性格去对付刘嘉善来着。
慕震岳有这样的怀疑也是很正常的,毕竟这一切事情都因为九成山庄而起,而九成山庄的老板就是他,这件事情外人不清楚,但是魔都什么事情想要瞒着眼前这位慕书记的真的不多,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情。()
见到白俊逸对自己的示意当作没看见,慕珂珂顿时就不乐意了,很孩子气地绕到了慕震岳坐着的沙发后面对白俊逸张牙舞爪的,并且捏着拳头晃来晃去示意白俊逸再不按照自己的意思做的话慕局长就要发飙了。
很快,张妈就过来说可以吃饭了。
三个人起身去吃饭,那只老土鸡果然被炖了,白俊逸亲自挑选来的老土鸡自然是上好的,而且张妈的手艺也非常的老道,一顿饭吃的慕震岳都破天荒地多加了一碗饭。
白俊逸到是丝毫不认生,第一次上门来吃饭就稀里呼噜地吃了个饱,他一个人就吃掉了半锅饭不说还把菜都吃了个精光,对于无数次差点被饿死渴死的白俊逸来说,他可以眼都不眨地砸出去十万一百万,但是却不能让食物浪费了,很多时候金钱救不了你的小命但是一碗饭,一个面包就能让你找到活下去的机会,这是血的经验和教训。
白俊逸的表现让慕珂珂觉得很丢脸,不断地在白俊逸耳边嘀咕类似你把我的脸都丢光了之类的话,到是慕震岳看出了慕珂珂的心思,他语重心长地说:“不能浪费食物,珂珂你在干什么?吃你自己的饭。”
慕珂珂哼哼唧唧地扒饭,有些不平衡,为什么自己怎么看都不顺眼的白俊逸好像被老头子十分的看重?这太不科学了。
吃过饭,慕震岳就把白俊逸叫到了楼上的书房,而慕珂珂刚要鬼鬼祟祟地跟上来就被慕震岳叫去帮张妈洗碗,这让慕珂珂十分的不平衡。
不过在这个家里,慕震岳显然有着说一不二的威望,最后慕珂珂也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两个人进入书房。
楼上的书房门刚关上,张妈便对慕珂珂说:“珂珂,这个叫白俊逸的小伙子不错,是你的男朋友吧?我看合适,靠谱。”
男,男朋友?
不错?
合适?
靠谱?
慕珂珂觉得张妈实在是太牛掰了,一句话活生生地让自己吓了四跳。
白俊逸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不错?
怎么可能合适?
怎么可能靠谱?
还有,最最过分的是,怎么可能是自己的男朋友?
“张妈!你误会了,我和他没什么的,最多也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慕珂珂急急忙忙地解释道。
却不想张妈完全歪曲误解了她的意思,张妈脸上都是我是过来人什么都懂的表情,她笑呵呵地说:“我知道我知道,普通朋友嘛,不过话说回来,珂珂你年纪也差不多是到该考虑个人问题的时候了,我们家珂珂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出身好工作也好,这样的女孩子别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能找到这样的男孩子是他的福气。”
慕珂珂都快哭了,张妈你到底懂没懂我的意思啊……真的是普通朋友而已啊!
楼上书房,白俊逸进来之后就把门关上了,而慕震岳走到了书桌的后面,掏出了一包烟自己点了一支剩下的丢给白俊逸,说:“抽烟吧?”
白俊逸点点头,拿了一支给自己点上。
两个男人点燃了烟坐下来吞云吐雾,吸了几口烟,慕震岳这才说:“刘嘉善的事情,官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给出一个明确的处理意见,但是在此之前,无论是你还是珂珂都不能轻举妄动,绝对不能。”
白俊逸点头说:“我相信政府。”
原本还表情严肃的慕震岳硬生生被白俊逸这句话给说的笑了起来,他看着白俊逸说:“别耍滑头,这件事情我先给你交个底,事情到了刘嘉善这一步就会停止,后面的事情不会深挖,否则的话事态失控了这个责任太大,重要的是对大局来说没有好处。”
白俊逸皱眉说:“大局大局,似乎你们这些领导都喜欢把这两个字挂在嘴边。”
慕震岳闷哼一声,说:“这不是我们喜欢把这两个挂在嘴边,而是屁股决定脑袋,很多事情都是牵一发动全身,干系太大了容易引起剧烈的反弹,这样的反弹无论是谁都不希望看到,这涉及到基本的稳定,稳定压倒一切,为大局的平稳发展,所有的一切人,一切事都要让路。”
“年纪轻轻就有了这么大的资产,我相信你看的应该比那些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更远,有些事情我不方便说的太明白,但你自己心里要有数。”慕震岳缓声说。
白俊逸沉吟着点头,说:“我明白。还是那句话,我相信。”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