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困兽之斗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在白俊逸和慕震岳密谈的时候,魔都的另一个角落。()
哗啦。
一只茶杯被狠狠地砸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之后就彻底地四分五裂,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个正在啜泣的女人浑身的颤抖,显然是受到了惊吓的女人脸色苍白,眼神中满是惊惧和惶恐,她瑟瑟发抖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个怒发冲冠瞪大了眼睛几乎要择人而噬的男人。
这个男人就是刘嘉善。
此时的刘嘉善哪里还有之前半点沉稳的气度,他的表情扭曲,声音都几乎变了调子,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双眼通红地盯着眼前的女人说:“昨天晚上我还看过了东西在的,为什么今天早上就不见了?既然今天早上就不见了,为什么你现在才和我说?”
女人原本就发白的脸色此时更加惨白,她带着哭腔说:“我也是今天早上买菜回来才知道的,保险柜都好好的,外表根本看不出来被人动过的痕迹,而且密码和钥匙只有我才有,就算是你姐夫都不知道密码,我哪里能想的到里面的东西居然全部都不见了,我当时发现的时候害怕的厉害,把整个家里都翻箱倒柜地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实在没有办法了才过来告诉你的。”
刘嘉善闻言神色更加暴躁,暴躁之余还有一抹惊惧。()
他背着手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他压低声音神经质一般地喃喃自语说:“我昨天去你那里大概两三点钟,在那个时候绝对是安全的,东西都在,你现在告诉我,仔仔细细地告诉我,我从你那里离开之后一直到你发现东西不见了,你到底在什么时候离开过几次?”
女人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她抽噎着说:“就一次,早上买菜的时候,你也知道我的,家里放了那么重要的东西我平时根本就不敢离开半步,买个菜也只是用了二十多分钟,等回到家我就开始准备午饭,午饭准备好了我等你姐夫回来吃饭的时候和往常一样打开保险箱检查一下,但就是那个时候发现东西不见了的。”
刘嘉善的神色越发狰狞,而他眼神深处的惊惧此时也彻底地浮现出来,搓动着双手,刘嘉善用一种无比干涩的语气分析说:“保险箱是完好的,没有任何被撬开的痕迹,密码只有你才知道,钥匙也被你贴身保管着,在这样的前提下东西还是神不知鬼不觉地丢了,那么这人就是已经了解了我们的秘密,是专门针对这些东西来下的手了。”
女人此时浑身一颤,恐惧地说:“是被人偷了?”
“不是被人偷了难不成还能是自己长了一双腿跑了?”刘嘉善不耐烦地说。()
女人喃喃地说:“那么是不是我早上去买菜的时候被人偷掉的。”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是也还有另一个可能,那就是昨天晚上,我离开之后!”刘嘉善忽然神情惊恐地说。
如果他的猜测属实,那么就证明昨晚自己过来的路上一直都被人跟踪了,甚至对方还准确地知道了自己昨晚和姐姐的对话,然后趁着自己离开之后才下手。
而这个人他居然一点都没有发现。
刘嘉善浑身一阵颤抖,如果这个猜测属实,那么要对付他的人就比他想象的更加可怕,而昨天晚上那样的情况下,对方如果要杀了自己,自己恐怕连反抗的可能性都没有。
一想到死,刘嘉善的手都忍不住抖了起来。
他当官三十多年,累积的不义之财只能用恐怖来形容,放在女人这里的只是一部分而已,他不可能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然而守着这么庞大的财产,他不可能会甘心不明不白地死了,一直以来他都是提心吊胆地过来的,深怕自己的事情有一天败露了,可现在真正地嗅到了可能的死亡气息,这让他手脚冰冷。()
不,绝对不能死!
刘嘉善眼神狰狞,他猛地对女人说:“你现在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回去,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以后你就不要管了,把这件事情彻底的忘记掉,知道没有?”
女人看着刘嘉善,嘴唇动了动,她忽然悲伤地说:“嘉善,你从政这么多年,我看你却没有一天过的快乐,那些钱是很多了,但是那些钱真的给你带来快乐了吗?算了吧,放手吧,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毕竟你也为国家做了这么多的贡献,国家不会真的把你枪毙的,嘉善,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我真的很害怕你出事!”
本来心情暴躁的刘嘉善看着女人模样心中忽然一软,走过去拉起了女人,双手扶着她的肩膀,低沉地说:“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已经不能回头了啊,去自首的确能够争取到宽大处理,但是国法不杀我,可我的政敌不会放过我的,那些以前被我害过的人一旦看见我落马了,他们会不顾一切地扑上来咬我一口,那些都是冤鬼啊,我会被拖下地狱去的,所以我不能这么束手就擒,只能拼死一搏,姐,你回去吧,这些年辛苦你了,我不会有事的。()”
最终,女人还是哭哭啼啼地走了,等到房间里安静下来,刘嘉善深吸一口气,猛地离开了这里。
因为已经确定接下来要在魔都发展,所以傅一臣直接成立了一家公司,公司自然会有专业的人去筹备和管理,他付钱就可以了。
傅一臣这样的人不会过分地去享受奢侈,但是也绝对不能委屈了自己,电视小说中富家子弟为了所谓的磨砺自己有一百万的豪车不开去挤公交,有上千万的豪宅不住去租地下室这样的剧情在他的身上永远不不可能上演。
此时的傅一臣就住在魔都最为高档的小区之一,汤臣一品。
原本傅一臣的心情不错,公司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他没有打算大张旗鼓地开张,默默地抢占份额才是王道,在金钱铺路不计前期的利润前提下未来的情景一片美好,而新的场地也已经谈的差不多,比九成山庄虽然差一些但是一旦展开了加上他的人脉和手段,在魔都也必然有跟九成山庄叫板的资本。
只是这一切,在刘嘉善来了之后就全毁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傅一臣脸上风轻云淡的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凝重。
从刘嘉善的话语中他一眼就看出这绝对是有人在背后要搞刘嘉善,但偏偏的目前的刘嘉善是绝对不能倒的,本来魔都就不是傅家的势力范围,而傅家在魔都唯一的代言人就是刘嘉善,其他的一些人要么就是有自己的阵营,要么就是根本拿不出台面,现在正是他要在魔都打开局面大展拳脚的时候,刘嘉善这边要是出事,将会影响到他的整个计划。
而刘嘉善也是恰恰看到了这一点才过来找傅一臣的,他相信,傅家不会轻易地抛弃自己,就算是傅家抛弃了,那么傅一臣也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存在对傅家,对傅一臣来说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没有了自己傅家之前数年的努力都会白费,而傅一臣在魔都的计划也要面临夭折的风险。
任何一个政治世家的政敌都会有,而在魔都这样本就不是傅家势力范围的地方,一旦被傅家的政敌发现了傅一臣打算在这边开疆扩土,他们会干看着?
而傅一臣想要安安心心地发展,那么自己就绝对不能倒,起码在官面上自己能够为他遮风挡雨。
傅一臣何尝不知道刘嘉善的打算,但是他还真的就被逼上了梁山……除了帮刘嘉善,他的确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之前的投入到现在他已经砸进去将近六千万,这么大的一笔资金就算是傅家都不可能容忍它打水漂的,而魔都的计划虎头蛇尾的结束的话将会严重地影响到家族里对他的印象。
“是什么人你有没有初步的对象?”傅一臣沉声问,他这样的富家子弟并不是小说中描写的那么无脑,面对问题他首先想到的是怎么解决问题,而不是怨怼刘嘉善把他拉上船,这种时候还相互埋怨那么只能一起灭亡,这个道理他很明白。
见到傅一臣表露了态度,刘嘉善也稍微松了一口气,只要傅家愿意保他,那么他就不会出大事。
“不知道。”刘嘉善无奈地说。
“东西我一直都放在我一个可以信任的亲人哪里,很久了都没有出过事,而就是昨天没了的,更重要的是为了保险起见我还专门找了比较偏僻没有摄像监控的老小区,现在就算是查都无从查起。”刘嘉善苦笑道。
傅一臣的眉毛挤在一起,沉声说:“这件事情不好办了,昨晚我在喜来登见你,整个过程,你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刘嘉善仔细的想了想,忽然一拍大腿说,“有!昨天我觉得有两个人很可疑!”
“快说!”傅一臣双目灼灼发光地说。
而后,刘嘉善就把昨晚自己对白俊逸和那个忽然来到自己房间的女人的怀疑说了出来,整个细节一字不漏地全部告诉傅一臣。
傅一臣听完之后,背着手走了几步,忽然抬头说:“这两个人绝对有问题,现在我立刻让人查喜来登昨晚的监控录像,然后查到这两个人的信息,不管怎么样,最短的时间内会出结果,现在你一定要稳住,照常上班照常工作,我会说服家里在这件事情上说话的,放心,好歹你也是魔都政法委书记,要办你也必须要京城来人,魔都还不是哪一个人的魔都。”
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刘嘉善深深地松了一口气,他站起来由衷地对傅一臣说:“大恩大德不言谢,只要这一关过了,我刘嘉善一定铭记在心。”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