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刘嘉善的挣扎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面对刘嘉善明显带着示好意味的话,傅一臣只是摆摆手并没有多说什么,他心里很清楚现在的刘嘉善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魔都不是傅家的势力范围,一旦真的和什么庞大的势力起了冲突那么他就很可能吃不了兜着走,但是偏偏的刘嘉善这个很烫手的山芋他丢不得,否则之前的一切投入和付出都有被倾覆的危险,现在唯一能祈祷的就是但愿要对付刘嘉善的不是什么上头来大人物。()
尽管喜来登酒店是外资酒店,有着一套很严密的客户信息保密制度,但是面对傅一臣和刘嘉善的压力,他们还是很快就把两人需要的东西送了过来。
看着监控视频,傅一臣在看见白俊逸出现在视频里头的第一眼的时候就变了脸色。
千算万算,傅一臣没有算到白俊逸居然这么阴魂不散,好像最近什么倒霉事情都会有这个男人的插手。
傅一臣眼神里冒出火气,对于白俊逸的忍耐已经到达了限度,之前他打算把自己的大事先办好,等自己的势力在魔都慢慢地稳固下来再对付这个碍眼的家伙,可是现在他忽然发现白俊逸好像已经成了自己前进路上最大的一个绊脚石,这样的人不一脚踢开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就是他!”刘嘉善指着视频里头的白俊逸说。
闷哼一声,傅一臣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低头翻看着客户的入住信息,然后在一个房间里找到了白俊逸和慕珂珂两个人的名字。()
而看到慕珂珂的名字,刘嘉善的脸色猛地惨白。
他千算万算,没有想到这一切的背后居然有慕珂珂的影子。
若是普通的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恐怕刘嘉善有无数种办法让他没有好日子过,他堂堂一个政法委书记,是公检法这条线的大领导,区区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居然敢查他的马脚,这不是自寻死路是什么。
但是慕珂珂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公安局副局长!她背后所代表着的意义,让刘嘉善的脑门冒汗。
如果那些东西被慕珂珂给拿到了,那么自己这一次或许就真的难逃一劫了。
同在一个班子里,他远比外界更知道那位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慕书记的手腕有多么恐怖。
在魔都这样复杂的地方,各方势力鱼龙混杂。但是偏偏在慕震岳的掌控下这些过江龙居然一点水花都翻腾不起来,身为体制内的人,他更是得到了一些隐秘的传闻,说是兴许下一届慕震岳就要更进一步了。
虽然现在距离换届还早,但是能传到他耳朵里的消息都不会是空穴来风,已经到了慕震岳这样的地位,再进一步,那要到什么层次了?
这是刘嘉善只能仰望的人。()
注意到了刘嘉善的表情很不寻常,扭头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傅一臣毕竟只是外来的,对于慕珂珂这位低调到了极点的魔都第一官二代并不熟悉。
“她是慕珂珂,她的爸爸是慕震岳。”刘嘉善觉得自己的声音很干涩,甚至有些颤抖。
听见刘嘉善的话,傅一臣也沉默了。
白俊逸又是怎么和慕珂珂勾搭在一起的?想到了之前他和唐凝亲密的样子,傅一臣就心头一阵火大,这个小子的女人缘还真是好的让人嫉妒的很。
可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都越来越棘手了。
“我,我觉得我还是先躲一阵。”慌乱之下,刘嘉善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糊涂!”一直都对刘嘉善很客气和尊重的傅一臣闻言却怒道,他恨铁不成钢地道:“你自己就是政法委的书记,怎么连这样的轻重都分不清楚?你现在要是正常去上班,我让我的家里去沟通一下,让出一些利益说不定还能把你给保下来,毕竟现在一切都还没有揭开,但如果你自己跑了,那么就算是天王老子都救不回来你!”
刘嘉善也知道傅一臣说的是真的,他也只是慌乱之下才说出这样的话,若是让他像是丧家之犬一样地离开,做习惯了发号施令的大领导,一下子变成了丧家之犬,这样巨大的落差他怎么可能忍受得了。()
“我知道了,傅少,一切就都拜托你了。”刘嘉善用一种溺水的人看着救命稻草一样的眼神看着傅一臣说。
傅一臣揉着太阳穴,缓缓地说:“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去交涉,你要做的就是安守本分,现在绝对不能再出问题了。”
事情就这么诡谲地平静了两天,这一天,刘嘉善来到了慕震岳的办公室门前。
“刘书记你来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正好从慕震岳的办公室里出来,看到了刘嘉善便露出笑容客气地说。
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慕震岳的秘书,虽然本身没有什么权利,但是能做领导秘书的都是真正的心腹,故而无论是谁看到他都会客气几分,刘嘉善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说:“过来有点事情和慕书记汇报一下。”
“噢,好,现在慕书记正好有空,您直接进去吧。”秘书笑着说。
刘嘉善点点头,敲了敲门,等里头传来了慕震岳那沉稳的请进之后这才走了进去。
看着门缓缓地关上,秘书的眼神里有些疑惑,政法委刘书记并不是慕书记这条线上的人,以前也很少过来汇报工作,怎么今天就过来了?
“慕书记,我过来汇报一下最近的工作。()”刘嘉善进门之后一脸笑意地说道,他之所以今天过来是因为傅一臣那边传来了消息说沟通并没有什么好的结果,让他自己过来主动表个态,虽然心中很忐忑,但是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着想,刘嘉善还是决定过来见一见慕震岳。
慕震岳合上了办公桌上的文件拿下了眼镜,揉着鼻梁说:“老刘来了啊,我正好也有些事情想要找你谈一谈,来,别客气,坐下来说话。”
刘嘉善点点头,在慕震岳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
此时门敲响,秘书端了两杯茶进来然后退出去。
等秘书离开,慕震岳靠在了椅子上,笑着对刘嘉善说:“老刘啊,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过来汇报什么事情?”
刘嘉善双手捧着茶杯,说:“一些工作上的事情。”
慕震岳点点头,说:“那么你汇报吧,我也想要听一听政法委的情况。”
刘嘉善应了一声,开始捡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开始汇报。
听完了刘嘉善的汇报,慕震岳意味深长地说:“老刘,现在的社会变化很快,人心浮躁,在这一点上,政法委要做好工作,司法是我们保证一个社会道德底线的最后手段,对于一些不法分子一定不能手软,特别是那些我们队伍里的害群之马,有一个要抓一个,有两个就抓一双,我打算在下午的常委会上和纪委的老张提一下,你们政法委和纪委要一起联合起来做一些行动,我看最近我们的干部队伍又出现了一些新的情况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本就心虚的刘嘉善听见这话更是觉得慕震岳的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握紧了茶杯,一个劲地点头说:“慕书记说的是,我们政法委这边一定担当起自己的职责和责任,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害群之马。”
“嗯。”听见刘嘉善的表态,慕震岳点了点头,继续说:“不过干部队伍里的问题更多的还要交给纪委来处理,毕竟他们是专业的,只是针对社会上其他的一些不好的现象,政法委就要以身作则了。”
刘嘉善干笑着点头,捧着茶杯的手心竟然不自觉地开始冒出了冷汗,他在这里是真正的如坐针毡。
慕震岳端着眼前的茶杯喝了一口,忽然似笑非笑地说:“老刘,你很紧张?”
刘嘉善慌忙抬头,看见的却是慕震岳如同电光一样的,双手一抖的他竟然把一杯滚烫的茶水都给泼洒了出来,滚烫的茶水烫在他的大腿上,让他惊叫起来,整个人也如同受了刺激一样猛地站了起来。
慕震岳从位置上站起来,直勾勾地看着刘嘉善。
此时门外的秘书被里面的叫声惊醒开门进来,刚要说话却看到慕震岳挥手示意他离开,秘书心中一阵跳动,赶紧低下头不敢多看也不敢多问,反手关上门离开了。
“老刘,我们共事也有几年了,今天你过来就没有什么其他事情要和我说的吗?”慕震岳目光灼灼地看着刘嘉善说。
此时的刘嘉善连腿上的疼痛也顾不上了,他的脸色发白,心中虽然几乎绝望,但是也还有最后的一线希望,他认为傅一臣那边不会放弃他的,只要傅家肯死保他,他就不会出大事!
最多,就是被调离岗位,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能够接受。
“没有了。”刘嘉善咬着牙说出这三个字。
这三个字一说出口,刘嘉善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也有些怅然若失,好像失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现在的刘嘉善还不明白他失去的是什么,慕震岳却知道这三个字代表着刘嘉善已经失去了他最后的希望。
点点头,慕震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那么好吧,我们下午常委会上再谈。”
刘嘉善点点头,转头离开了慕震岳的办公室。
走出了办公楼,扭头看了一眼巍峨恢宏的办公大楼,刘嘉善深深地出了一口气,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面之后他拨通了傅一臣的电话。
“是我。我刚从慕震岳那边回来,他敲打了我,但是并没有多说什么。”刘嘉善对傅一臣说。
电话那头的傅一臣停顿了一会,才说:“好了,我知道了。”
从傅一臣的语气里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刘嘉善的心中一紧,现在傅一臣是他唯一的希望,这一点希望绝对不能出什么问题。
“事情是不是又有了什么变化?”刘嘉善艰难地问。
傅一臣这一次回应的很快,他笑着说:“你多心了,没有什么变化,你放心好了,我们不会看着你落马的。”
得到了傅一臣再一次的肯定,刘嘉善这才放心地挂掉了电话。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