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末日来临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缓缓地把手机放在裤兜里,傅一臣摇摇头,对面前的傅凰说:“没有利用价值的废物,还是扔了干净最好。()”
傅凰看着傅一臣说:“你决定了?”
虽然人也在魔都,但是傅凰就和自己在家族里的位置一样,显得有些超然物外,对其他的事情全然不管,只顾着自己过自己神仙一样的逍遥日子,唯独傅一臣烦心的时候会过来找她倾诉,而傅凰多数时候也只是倾听,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是他自己太不争气了,之前只是知道他贪,却不知道他的胆子大到了这样的地步,一些事情就算是我都觉得触目惊心。”傅一臣皱起眉头怒哼一声,显然也是十分的不满,因为这件事情有了白俊逸的影子,那么就不简单的是关系到他整个计划布局的问题,而是刘嘉善的落马会让傅一臣觉得自己又输了白俊逸一局,这种感觉十分不爽,但是目前来看,刘嘉善的落马已经是大势所趋,就算是他也没有让家族死保刘嘉善的底气和能力。
“为了这件事情我专门找了爸爸一次,爸爸的意思是刘嘉善本事没有心思很大,有野心不好驾驭,过了这一关就会有其他的心思,是个无法控制的白眼狼。我甚至还专门给爷爷打了电话,你也知道爷爷最痛恨的就是刘嘉善这样的人,听都不愿意听,更别说在这件事情上说话了。”傅一臣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如果可以的话他是最不希望刘嘉善落马的,但是刘嘉善自己实在太不争气,让他毫无办法。()
傅凰嘴角一翘,这样的结果并不出她的意料之外,反倒是饶有兴趣地说:“你这么骗着他,就不怕他被抓进去之后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
“怕什么?他自己也是体制里的人,更何况还是司法系统的老人了,这样的事情他见都见过了很多,很明白一些事情他不说的话关个几十年出来还能活命,一旦说了,没有效果不说自己的小命还难保,如果连这点脑子都没有了,他刘嘉善也就该死。”傅一臣冰冷地说。
傅凰微微一笑,说:“你觉得这件事情那个叫白俊逸的在里面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傅一臣听见这个名字就来气,但凡是和这三个沾上边的就什么事情都不顺,他硬邦邦地说:“还能是什么角色,那样的小子,充其量就是别人的马仔打手之类的小角色,上不了台面!”
听着傅一臣充满了怨气的话,傅凰眼神更加有趣了,她缓缓地说:“之前就说了想要见一见他,后来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了,本来也就算了,见或者不见都一样,总觉得天底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或许有一两个出彩的但是也都大同小异,但是现在我却忽然又想要见他了,这个家伙很有趣。”
傅一臣皱眉说:“你别乱来。”
傅凰摇摇头,风轻云淡地说:“我的事情你别管。www.loxow.com”
傅一臣被这句话呛得半天说不出来,恨恨道:“我是你哥!”
傅凰看了傅一臣一眼,说:“你的那些破事我什么时候管过了?”
傅一臣表情一变,想到自己那些被傅凰捏在手里的无数把柄,最终还是郁闷地叹了一口气,有这么一个妖孽一样的妹妹,真的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
下午的常委会上。
慕震岳作为书记自然主持会议,而几个议题不温不火地抛出来经过表态通过之后,慕震岳用茶杯放在了会议桌上,发出轻轻的一声清脆声响。
常委会上的人对视一眼,一个个下意识地正襟危坐好,这里的都是老同事,共事了有几年了,所以对慕震岳在常委会上每次把茶杯放在桌上弄出声音来,接下来就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这样一个小习惯明了于心。
“各位,在这里我有个提议拿出来让大家通通气,讨论一下。”慕震岳环视周围的人,缓声说。
坐在下面的刘嘉善眉头跳了跳,心头忽然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他立刻就感受到了慕震岳的眼神看到了自己的身上,被这眼神注视着,刘嘉善觉得自己心头的阴云更加浓郁了。
“我打算让市纪委和市政法委联合起来,在魔都搞一个专项行动,现在的社会风气,特别是我们干部队伍内一些害群之马是越来越猖獗了,对于这股歪风邪气必须要刹住。()”慕震岳的话不长,但是言辞里的内容却非常的严厉,在座的能到魔都市委常委的地步,都算的上是体制内有所成就的领导干部,一个个对于风向的把握可是非常的敏锐,慕震岳今天忽然提出了这么一个话题,显然是有其目的性的。
既然有目的,那么在事态没有明朗之前,大家都没有开口随便说话。
开玩笑,常委会上说每一句话都是记录在案的,这种态度怎么能随便表态。
见到没人接声,慕震岳的眉头皱了皱,动用自己的权威说:“这件事情就交给大家讨论一下,既然是纪委和政法委的事情,那么纪委老张,政法委老刘你们先说一下自己的看法。”
纪委张酒泉一直都是旗帜鲜明的慕系,这种时候自然是立场坚决地说:“我觉得慕书记说的非常有必要,保持我们干部队伍的纯洁性是长久性的工作,更是我们的根本职责,这样的专项行动不但能够抓出一些害群之马,还能狠狠地震慑那些不法分子,我看可以。”
然后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刘嘉善,刘嘉善不是慕系的人是众所周知的,现在这样的场合下他会怎么表态?
刘嘉善干咳了一声,知道自己不说话不行了,他放下了茶杯刚要说话,忽然会议室的门被敲响了。
慕震岳皱起了眉头,常委会上是非常严肃的场合,一般没有事情的话哪个有胆子进来打断会议?
进门来的却是他的秘书。()
秘书脚步匆匆,像是有什么急事,走到了慕震岳的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而随着这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插曲发生,刘嘉善的脸色忽然变得很苍白,呼吸急促的他脑门上居然都是汗,在慕震岳的秘书进门来的这一瞬间,他心头那种不祥的预感攀升到了顶点,好像下一秒就是他的世界末日一样。
所幸,此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慕震岳和他的秘书身上,没有人注意到刘嘉善的异常。
慕震岳听了秘书说的话,眉头皱了皱,然后说:“让他们进来。”
秘书点点头离开了。
慕震岳此时才对常委会的众人说:“会议暂时中断一下,京城纪委的人来了,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常委们一个个脸色异样,做官的最怕听见的就是纪委,一旦被他们找上门了就准没有好事,而此时来的居然是京城纪委的人,这可是悬在他们头顶的一把长剑,下意识的,一个个都看向了周围的人,今天要出大事!
而刘嘉善在听见京城纪委这四个字的时候,脑袋里头轰的一声,好像整个都炸开了,他精神恍惚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乱如麻的他完全察觉不到周围环境的变化,只是觉得整个人如坠深渊,就要摔的粉身碎骨。
这个时候,会议室的大门重新打开,走进来两男一女三个人。
为首的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她走了进来先是很客气地对慕震岳说:“慕书记,我们是京城纪委的,不好意思打断了你们的会议。”
慕震岳的身份地位摆在哪里,京城纪委的人再牛逼也不敢对慕震岳不客气,他一旦出动,惊动的最起码也是纪委二把手级别的大佬,他们这三个人远远还不够份量。
慕震岳摆摆手笑着说:“都是工作嘛,不过三位今天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女人点点头,此时身后的男人拿了一份文件过来,女人接过来,环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了刘嘉善的身上,这才说:“我们接到了实名举报,魔都市政法委书记刘嘉善有严重的贪污嫌疑,后经我们的查明,已经掌握了第一手证据,现在刘嘉善同志,我代表京城纪委正式通知你,必须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向组织交代清楚问题,请你现在跟我们走一趟。”
这话落地,轰的一声常委会的众人们可在脑海里炸开了一样,刘嘉善出事了!
而且一出,还不是一般的大事。
基本上就已经宣告你的政治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
更何况刘嘉善这样级别的官员,直接京城纪委的人不声不响的上门来带人,如果不是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怎么可能会这么干?
这是万劫不复了啊!
而作为当事人,刘嘉善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地瘫在椅子上,他嘴唇哆嗦着,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神中满是恐惧。
看着几分钟之前还是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同僚,变成了这个狼狈的样子,周围的其他常委都心有戚戚。
“刘嘉善同志。”见到刘嘉善不吭声也不起来,那女人不得不再次叫了一声。
刘嘉善点点头,想要撑着桌子站起来,但是双腿一软,却整个瘫了下去。
摇摇头,女人对身后的同事说:“带走。”
两个男人直接上来架着刘嘉善就走了。
此时,女人才歉意地对慕震岳说:“慕书记,不好意思,因为刘嘉善同志的问题涉及影响非常的大,是副书记专门批示一定要尽快归案的,所以我必须立刻离开了。”
慕震岳点头说:“理解,你们只管干工作。如果有什么需要的,我们一定尽全力配合,老张,你和这位同志接洽一下,一定要保证他们的重要任务顺利完成。”
魔都市纪委书记张酒泉点点头,说:“我一定尽全力配合。”
女人对会议室内的其他人点头示意,只是其他人却不愿意面对她,毕竟这是纪委来的人,心中都有些惴惴。
会议室的大门关上,纪委书记张酒泉跟着纪委的同志的同志一起出去,而刘嘉善则直接被带走,眨眼之间会议室少了两个人却好像空荡了大半,大家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这个时候慕震岳说话了,他雷电一样的双眼扫过会场,说:“之前还在谈害群之马的问题,却没有想到我们这个会议室里就藏了一匹害群之马,简直就是荒谬,休会!”
说完,神色不善的慕震岳起身拂袖而去。
随着会议的散场,刘嘉善倒台落马在常委会上被京城纪委的人带走,导致慕书记雷霆大怒的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飞遍整个魔都,瞬间,地震发生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