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大哥,你好坏哟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牛主任当然喜欢了,趁着自己现在手气好,摆明了来送钱的肥羊他能不喜欢?
在稀里哗啦的声音中,很快麻将就码好了。()
这个时候之前被白俊逸打发去买烟的小妹子也过来了,她挤着坐在白俊逸的身边,身体紧紧地依靠着,一副娇滴滴的表情,比另外三个男人身边的女孩都卖力多了,她可没有忘记之前白俊逸所说的赢了分她一半的事情了,看之前白俊逸出手的大方程度来看,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这样钱多人傻又大方的大款多久才能遇到一个啊,不好好把握自己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嘿嘿,我就是喜欢和那些手气好的不行的人打,在我们那有句话,说是手气好到了极点的时候,换一个人来就能倒咯,刚才那个人正好起来,看来现在轮到我发财了。”白俊逸一只手摸牌打牌,另一只手在桌子底下顺着女孩的大腿狠狠地捏了几把,大言不惭地笑着说。
在这里做陪客的平日里自然没有少被吃豆腐,面对这样的爪子也算是经验老道,女孩的双一夹,不让他动弹,妩媚地对白俊逸说:“大哥,你好坏哟。”
白俊逸嘿嘿一笑,捏了一把女孩的小脸蛋,然后卷了一张一百的大钞塞进女孩的胸口,说:“我这叫做互相了解一下彼此,不好好地了解,我们还怎么做朋友呢?我们型号对不对也要事先做个调查嘛,你说是不是?”
看到这张一百本就心花怒放的女孩,听见白俊逸说的有趣,便松开了自己的双腿,娇滴滴地说:“大哥,你的型号一定超大的,我怕妹妹我受不了。()”
这女人,别看着好像很有底线的样子,但是如果钱到位了,风骚起来绝对不比那些酒吧浪荡女差。
几圈儿下来,白俊逸所说的换个人就能把牛主任的手气给倒了的事情,似乎还真的发生了,只不过也没有那么夸张,牛主任依然还是赢,只是赢的没有那么多而已,两三圈了也才进账几百块。
至于白俊逸自己的手气则还保持了一个平稳,进账和出账的数额基本上保持平衡,但是他之前答应了身边的小女人赢钱了给她一半,输了自己全出,因此到头来还是输千把块钱。
在他身边的小女人算是乐坏了,她没有想到白俊逸真的就这么敞亮,说到做到,每次赢了钱就真的分出一半来,卷成一个直筒塞给她,不多一会儿,女人前胸装满了红艳艳的大钞,这那么一堆最少也有千把块了。
恰好这个时候圈数打满了,于是开始摸风换位置,白俊逸和牛主任居然摸了一个相邻的位置,这个时候牛主任身边的女人顿时就乐乐,她早就看着白俊逸的大方,而对于他身边的女人眼红的不行,此时见到有机会了,于是坐到了白俊逸和牛主任的中间,身体时不时有意无意地往白俊逸的身上靠靠。()
这样看起来,到像是白俊逸一个人叫了两个女人来陪着一样。
落花有意流水当然也要有情,白俊逸很“解风情”地卷了一张大钞,在桌子底下顺着女人的裙子边缘里头塞了进去。
女人身体都是一阵哆嗦,有为白俊逸的“知趣”而感到欣喜,也有为白俊逸的大胆感到兴奋。
来这玩的男人叫了女人陪,自然手脚不会老实,摸摸捏捏那是常有的事儿,可一伸手就朝着要害的地方去的急色鬼还真的不多。
这里的女人一个比一个精明,一百块钱就想吃这么大的豆腐,那哪儿能啊,但也不能一开始就浇灭了人家的热情不是,更何况看着白俊逸原来身边女人胸口的那万花筒儿,女人也心想你要是也给我这么多,给你玩玩也没什么,但一百块啊,没门。
等到白俊逸的手伸进去差不多了,再往下就要碰到那地儿了,女人刚想伸手按住白俊逸的手,白俊逸却主动地停住了。
白俊逸和女人对望一样,同时默契地笑笑,特别是女人的身边就坐着牛主任,这滋味更是如同偷情一般,彼此心照不宣。()
白俊逸的手抽出来,笑嘻嘻地丢出了一张牌,说:“五万。”
两个人之间的龌龊勾当,白俊逸身边的女孩是发现了,但是她也本就是为了钱来的,现在白俊逸就是自己的金主,他爱摸谁摸谁去,只要别把自己的小费忘了就行,但也深怕自己被牛主任身边的那女人争了宠去,故而身体更不要本钱地往白俊逸身上凑了,顺道还嘟起嘴仰着脖子在白俊逸耳边吹气说:“大哥,她有的小妹也都有哦,不许厚此薄彼呢。”
白俊逸的手很知趣地攀爬到了女人的腰腹之间,笑着说:“放心,你可是我的小甜心,哪里还能把你给冷落了?”
感受到了白俊逸的手上又塞进来一张大钞,女人心花怒放,脸上的笑容更殷切了,她觉得等会儿这边牌局结束了,一定要想办法要到白俊逸的号码,遇到了这样的大款哪怕是晚上被带出去了,那也值得啊。
在这的女人都不是什么贞洁烈女,之所以很少陪客人真的乱来,是懂得保留自己最大的底牌,来这样棋牌室来玩的,自然不会是什么太有钱的人,家里都拖家带口的,也不会真的把她们这些陪场的小姐当真,所以她们都聪明的紧,别人给吃了还得不到好处,但遇见白俊逸这样的就不同了,有钱,大方,还年轻不难看,这样的交易也不错嘛。()
比那些一碗六块钱的麻辣烫就给人干十几次的聪明多了。
大战既然在继续,接下来白俊逸的手气似乎到头了,而牛主任今天的手气似乎真的红到了爆,接下来居然给他连做了三把庄,一次性就是三四千块钱的进账。
其余三个人几乎每个人都输了千把块钱,而桌子上另外两边的客人脸色就不太好看了,但是他们分别从白俊逸那也赢了一些,此时虽然一把输的大了一些,但也还没说什么。
总的来说,四个人就是白俊逸输的最多。
毕竟他手气不怎么样,赢了一些还要分身边的女人一半,输了要他自己全部承担。
而牛主任拿了个三连庄下来之后红光满面,也学着白俊逸的样子抽了两张红艳艳的大钞递给身边的女人。
那女人见到牛主任自己赢了三四千块也才分自己两百,而隔壁的白俊逸就算是赢了两百块都能分一百块出去,这相比之下高下立判,顿时觉得白俊逸更帅了,大腹便便的牛主任更显得恶心人了。
只是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不是,拿到了分红的她哪怕是心里头有怨气,也不会表现一星半点出来,笑吟吟地谢过了牛主任之后,便投桃报李地在牛主任的身上蹭了蹭。
牛主任今天的心情十分的不错,依照他的身价这么点钱,根本不看在他的眼里,但是他本身就是个十分吝啬惜财的人,加上不管钱多钱少能赢钱,对于一个赌徒来说就是十分令人愉悦的事情,故而他嘿嘿笑着在女人的脸蛋上掐了一把,说:“等会儿这边结束了带你出去吃夜宵去。”
把这儿的女人带出去吃夜宵,傻子都明白是什么意思,女人有些兴奋,市场有行情,这出去吃个夜宵可有不少的收入,因而她对牛主任的态度也热情了好多。
连拿了一个三庄之后,牛主任的运气似乎越来越好了,而基本上就输在白俊逸的身上,另外两个人输给牛主任一点却都能从白俊逸身上赢回来一些,没多久白俊逸就掏了四五千块出来。
但哪怕是这样,他只要赢了一把都不忘了身边的女人,这豪爽的模样让女人这轻松钱拿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今晚手气不行啊。”白俊逸擦了擦额头根本不存在的汗,假装输的有些心浮气躁地说。
“慢慢来,总会时来运转的。”牛主任风轻云淡地说,本来在这样棋牌室的散户桌上他都懒得和人说话,毕竟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在牛主任的眼里这些人就是些小老百姓,一个月拿个几千块工资的草根,哪里配的上他的档次,但是今晚的手气实在是好,虽然赢来的钱比起他的身价来说不算什么,但赢钱的感觉就是舒服,于是也就很故作姿态地安慰了一句。
又是两圈下来,牛主任身边的钱都堆满了,总共有一两万的数额,他看了看时间,拍拍额头说:“哟,都快十二点多了,该散场了。”
本来赢的人不能就这么走了,但是毕竟是散户桌上,加上另外两个人也没有输多少,基本上都是白俊逸掏出来的钱,所以也就没多说什么。
而此时,白俊逸放在牛主任身边女人身上的手,悄悄一探马上又收了回来,这个动作很轻很快,没有任何人察觉到。
“得了,今天运气是真的不行,赶明儿一定赢回来。”这么两个小时的功夫,白俊逸散出去了足有七八千块钱,脸上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一推身前的牌,硬邦邦地说。
牛主任哈哈大笑,红光满面的他站起来,带着身边的女人就要走,说:“那我们下回再玩。”
其实牛主任压根懒得理会这些人,都是一些平民小老百姓,有什么资格和他说话,若不是手痒玩牌,他看都懒得看一眼这些人。
带着女人起身,牛主任估摸着去附近吃点夜宵喝点小酒,然后和身边的女人开个房间,这舒舒服服的一个晚上就算是过去了。
而就在大家都要起身的时候,白俊逸忽然大喊了一句,“等等!”
声音非常之大,不但打算起身的另外两个散户停下来了,连周围还没有散掉的牌桌上人都看了过来。
“怎么个意思?”牛主任察觉到白俊逸的话是对着自己说的,回头神色不善地对着白俊逸说。
难不成是输了不认账,要找麻烦了?牛主任眯起眼睛目露凶光,神色不善。
白俊逸坐在椅子上,歪头点了一支烟,吹出一口烟雾,慢条斯理地说:“兄弟,玩牌是玩牌,咱们输输赢赢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可你要是出老千就是你不厚道了。”
出老千!
这三个字可谓是炸了周围赌徒的神经。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