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出老千,剁手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对于赌徒来说,最希望自己会的就是出老千,而最见不得别人使的就是出老千。www.rgstt.com
在赌桌上出老千,那是要剁手的。
同桌上另一个赌徒也是个火气大的年轻人,手背上又纹身穿着一条花里胡哨的衣服,看起来就不像是正经人,他闻言朝着牛主任看去果然见到他的衣服口袋外面露着半张麻将牌,顿时就大怒道:“****的,老子说今晚怎么就你在那胡牌,你个****的敢出老千,我擦你一户口本!”
牛主任神色阴沉地朝着那年轻人说:“小子,你******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
这么一说话一动作,牛主任口袋里头的一张麻将牌顿时就掉了出来,麻将砸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咕噜噜地翻在地上。
这一下,可是人赃并获了。
牛主任脸色铁青,有没有出老千他自己最有数,他虽然爱财虽然爱赌,但是还不至于在这样的地方出老千的地步,可他的口袋里怎么会多出一张麻将牌来?现在就算是有嘴都说不清楚了。
看着周围赌徒不善的神色,牛主任的脸色更不好看,这个点上还在棋牌室里厮混的多半都是些混子,这些混子一旦发毛了哪怕他权势有背景这一时半会的都救不了他。
这个时候,这边的吵闹引来了棋牌室老板的注意,这是一个三大五粗的男人,黑脸光头,脖子上还有个纹身似乎是从后背延伸过来的,总而言之这个体型很魁梧的男人站在那就给人一种这个人不太好惹的感觉。()
“老板,你给评评理,这个死胖子在这里出老千,这事情不能这么算了。”之前骂了牛主任的年轻人站起来指着牛主任说。
那老板眼珠子一横,朝着牛主任看了一眼,而牛主任见到老板来了,顿时放下心来,他经常来这里玩,这个老板也认得他知道一些他的底细背景,他不怕老板不向着自己。
果然,那老板见到是牛主任之后便神色凶恶地盯着之前说话的男人,说:“放你妈的屁,谁都会出老千我这个老大哥就不会出老千,至于那张牌,要么是你看错了,要么就是别人栽赃嫁祸的,我看你这么跳,不会就是你栽赃的吧?”
这老板态度蛮横,简直把黑的说成白的就是不和你说道理,但是那被骂的年轻男人呼吸一窒居然不敢反驳,能开这样棋牌室的多半都是有些大混子撑腰的人,这些人都不好惹,一个不小心今天就要横着出去了,更何况能被这样的大混子叫一声老大哥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与其冒着这么大的危险跟人家对着干,不如就捏着鼻子认了算了,反正今晚他撑死也就输了一千来块钱,就当是孝敬了。()
这些街头的小混混最能识时务,一旦形势比人强就能比疯狗还疯狗地咬你,不把你咬的见血露骨头不罢休,但是一旦都跟南风压倒了西风这些小混子绝对是第一个认怂的。
年轻男人不吭声了,但是棋牌室里的其他客人心里头和明镜似的,这摆明了就是出老千棋牌室还袒护,看着这一幕这些赌徒们心都凉了半截,今天这事是没发生在自己头上能当热闹看,可有一天发生在自己的头上了呢?这是人家的地盘,人家串通好了出你的老千,哪怕被你发现了也有恃无恐,有棋牌室老板给撑腰,这还怎么玩?
牛主任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这些平民老百姓就是没见过世面,一个个的根本不配让他多说什么,抬起头对着棋牌室的老板笑了笑,他说:“老张,多谢你给我解释两句了,下次请你吃饭。”
对于下次请你吃饭这样的话自然不用在意,叫老张的棋牌室老板哈哈笑道:“牛大哥你客气了,这算点什么事啊,没事没事。”
牛主任点点头,他身为第一人民医院的一个实权主任虽然不算什么官,但谁不担心自己没有个生老病死的?更何况这些搞不好哪天就给人砍了的混子,他们自然是希望和自己拉拢好关系的,因此在老张这个大混子的面前他也有倨傲的本钱。()
这边牛主任刚打算走,却不想又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这事情可还没有算完,你急着走什么?按照魔都道上的规矩,在赌桌上出老千的留下两根手指,吃进去的钱全部给我翻倍吐出来,今儿个在这里我也就把话说明白了,这几千万把块钱老子就是扔了都不在乎,这些吐出来的钱我全部都送给身边的这个美女了。”
白俊逸冷笑着站了起来走到牛主任的面前不远处,说到把钱送给身边的美女的时候还拉着一直跟着自己的万花筒女孩,那女孩闻言也点点头,证明白俊逸的确不是个小气舍不得钱的人,之前输成那样了赢一把还不忘记分给自己一半,这样的大款能缺钱?
也就是冲着这点,白俊逸之前才那么豪爽地散财来的,目的就是告诉大家,老子不是为钱来的,为的就是教训这个出老千的老狗。
牛主任冷哼一声,脸色很不好看,他觉得自己冤枉,那麻将牌哪里来的他根本不知道,但是这个时候别说解释了有没有人相信,而且他根本就不愿意去解释,解释什么,自己堂堂一个主任,还要和这些平民老百姓解释什么东西?掉价!一群刁民而已。()
但是对于不依不饶的白俊逸,牛主任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他阴森地盯着白俊逸,一字一顿地说:“年轻小伙子,做人不要太认真,否则的话会吃大亏的,等会可别怪我没有警告你。”
白俊逸嗤笑一声,说:“你敢出老千就要做好被抓住的准备,怎么的,这道上的规矩都不懂了?还是要我来主动教育教育你?我也警告你,你自己来就是两根手指,要是我来的话,这两根手指我就不答应了。”
牛主任脸色阴沉,而棋牌室老板老张也闷哼了一声,本来之前那个蹦出来的傻逼被他恐吓一番也就吓唬回去了,可眼看着这事情已经完了,眼前这个不知道哪里出来的小子又在哪里搞事。
这里毕竟是他的场子,而他也十分清楚牛主任这样的人市侩现实的性格,这个牛主任喜欢赌,又舍不得大赌,所以就来这样的棋牌室过过瘾,他一般去的就是两个棋牌室,不去别的棋牌室是因为自己和另外一个棋牌室的老板在附近的街面上算是能说的上话的,一旦像是今晚这样出点事情能站出来。
他也有巴结牛主任的地方,他们这样的混子平常难免受伤,若是在医院里有这样一个熟人关系那么就能省去很多麻烦,自从搭上了牛主任这条线他方便了不少,此时眼看着自己若是再不出面牛主任就要对自己的实力有怀疑了,他对着自己身后两个马仔使了个眼色。
两个马仔对望一眼,同时嘿嘿笑了笑,朝着白俊逸走过来的他们伸出手就要抓着白俊逸的肩膀。
白俊逸的肩膀一抖,神乎其神地躲开了这两个马仔的手,在他们一愣之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反手抓住了他们的手腕,拉着两个人的手朝着中间狠狠一扯,两个马仔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辆越野车拉着给冲了出去一样,身体不受控制地朝着对方撞去,对方的眼睛鼻子还有那惊恐而长大的嘴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碰!
鲜血四溅,两个马仔额头和额头对撞,一声闷响之后就翻着白眼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白俊逸抬眼对着棋牌室老板老张冷笑道:“怎么的,这棋牌室就是这么开的?有人出老千你不管还帮着对付其他客人?”
赌徒们一个个眼神闪烁,可以想象的是他们下次也不会来这里玩了,毕竟魔都这样的棋牌室多了去了,而对于赌徒们来说条件差点环境差点都没关系,有赌具蹲在马路边都能玩,但你一个场子这么明显地拉偏架就没人乐意了,哪怕是嘴上不敢说,但心里你下次想让他们再来是休想,谁知道下次坑的是不是自己?
看着客人们的表情,老张心中大急,事情这样发展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他这样的混子开一个棋牌室也就是靠着自己在附近道上的份量撑起生意来的,毕竟比起一般的棋牌室他这里起码没有人敢乱来捣乱,所以生意一直也都还可以,但是如果说到经商的头脑他是半点都没有,之前那么明目张胆地给牛主任撑腰也没有多想,现在一看这情况,心知事情绝对不能再这样发展下去了,这严重的后果是任何一个棋牌室都不愿意承担的。
“朋友,这里头有点误会,我们去我楼上的办公室慢慢谈如何?”老张呵呵干笑道,眼神里凶光闪烁,无论如何今天这件事情不可能善了,他的两个马仔给人打晕了他就这么算了,这传出去还有谁会跟着他混?但是却是绝对不能在这么多客人面前把事情闹大的,否则的话他这个棋牌室也不用开了。
“怎么的,想把我拉去没人看见的地方给黑了?”白俊逸冷笑道。
老张神色一沉,扯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兄弟,我的意思是我们之间肯定有误会,这件事情在这大庭广众的打扰了大家玩牌的兴趣也不好,不如我们私底下商量商量怎么解决好?”
这个时候,早被白俊逸一下解决两个马仔的手段吓到的牛主任神色变幻,偷偷地朝着门口磨蹭了过去,他想着的是只要自己能跑了,管他白俊逸找谁的麻烦,前提是一定不能给白俊逸抓住了,要不然的话真的被剁掉两根手指就完蛋了。
眼角察觉到牛主任的动作,白俊逸心中冷笑,他不怕牛主任跑,就怕他不跑,这姓牛的现在这么一跑,什么事情都好办了。
“好啊!你们拖着我让他跑是吧?”白俊逸忽然大喝一声,连老张都被吓了一跳,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就见到白俊逸已经一脚飞踹在了牛主任的后腰上。
糟糕!老张脸色大变,只来得及在心中狂呼出这两个字。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