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你用什么立场找我说什么事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牛主任眼看是松了,从这孙子那苍白如纸一样的脸色中白俊逸知道他肯定灭绝光了对梁红豆的心思,哪怕是事后真的春风吹又生了这也没有关系,赶明儿回头他给苏媚暗示一下,眼前这个看不起普通老百姓的牛主任很快就会知道他自恃的所谓权势在真正权势滔天的人眼中是多么可笑。()
不过这还得柔和点,要不然依照那娘们的性格要是知道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可能真的把牛主任的一户口给灭光了,这不好,太有违天和了,更何况梁红豆那小妮子其实精明的很,一见到牛主任完蛋嗝屁了,立马就能把事情猜的**不离十。
终究,他还是不太希望梁红豆这么单纯的善良软妹子接触太多这个社会的阴暗面,这一点上他是比较体谅苏媚的,一直以来苏媚也的确是这么做下来的。
解决掉了牛主任的事情,白俊逸刚打算回去自己在外面开的房间睡觉,却接到了一个他绝对绝对意想不到的电话。
打电话来的是唐凝。
电话就一句话,却把白俊逸给吓尿了。
“30分钟之内你要是不回来,我就死给你看,我绝对说到做到。”
喀嚓,电话挂了,白俊逸也尿了,疯一样地朝着玫瑰园赶去。
当白俊逸来到阔别好几天的家里的时候,见到的却是抱着膝盖哭得双眼通红跟个兔子似的唐凝。()
“怎么了?”察觉到空气里面不同寻常的气氛,白俊逸走到唐凝身边问道。
唐凝仰起小脸,看着白俊逸,哭的梨花带雨的脸庞上此时满是娇弱和委屈。
“我爸老糊涂了!”唐凝哽咽着说。
白俊逸干咳一声,因为之前有了好几次背后说人坏话结果被人抓个现行的经验,所以这一次白俊逸学乖了,他严肃地说:“不能这么说,你爸多聪明的一个人,就是拔一根头发下来都是空心的,怎么可能老糊涂了?再说了,这话是你这个做女儿的说的吗?”
唐凝用手背擦了一把脸蛋上的眼泪,更委屈了,大声说:“她要我嫁人!还明天就订婚!”
“****?”白俊逸的声音都拉高了八度,然后白队长就一脸要爆炸的表情吼道:“这个老东西疯了?”
只是话音才落,唐凝却是一把就掐在了他手臂的软肉上。
“嘶……你干嘛?”白俊逸揉着手臂上的软肉道。
“那是我爸,不准你说他坏话。”唐凝委屈地说。
白俊逸一拍额头,跟这个女人怎么可能讲道理?
“你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白俊逸黑着脸说,一想到唐江山那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居然又开始打起了把唐凝嫁出去的注意,他的脸就黑的不行,隐约之中他感觉唐江山的矛头还是冲着自己来的,要不然的话至于这么急?还明天就订婚,这赶着去投胎都犯不着啊。
而在唐凝的叙述中,白俊逸也算是知道了事情的大致经过。
说起来,对方还真的是他的朋友,这个明天就要和唐凝“订婚”的家伙不是别人,就是傅一臣!
傅一臣的家族算得上是华夏国内典型的大型家族,在建国之前,大概是傅一臣太爷爷那一辈,傅家就是一个做买卖的小生意人,后来机缘巧合救下了一个被追杀的革命先辈,一来二去的就成了革命的一份子,其实傅一臣的太爷爷就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小生意人,哪里懂这些国之大事,但他运气真的很好,一系列的跌宕起伏之中,被他救下来的革命先辈是牺牲了,可他却成功地成为了这位先辈留下来的派系成员。
后来傅一臣的爷爷傅忘机则成了建国之后第一批委员中的一个,这可谓是位高权重,一直流传到了傅一臣的爸爸傅先锋的身上虽然经历过了很多的跌宕起伏,但是整个傅家却始终稳如泰山,只是近些年随着形势的变化和新任领导人对于大家大阀的抑制这才慢慢地转向商业发展。()
可以想象,有了这么庞大的政治资源,傅家的生意在短短十多年的时间内变得极其庞大。
而也就是这种背景之下,当初刚刚从魔都发家的唐江山和傅家有了接触,这里头更是有一个秘闻,现在傅家的集团掌舵的是傅一臣的姑姑傅先锋的妹妹傅玉莹,而当初傅玉莹曾经来到魔都拓展业务,但是那时候正是唐江山初露峥嵘的时候,魔都的盘子就这么大,多一个人进来就少一份吃的,唐江山这样的性子哪里肯让步,于是双方自然就对付上了。
中间的过程如何旁人不知道,但是结果是傅玉莹带着傅家的集团彻底离开魔都,而唐江山一直到退休也只是把集团停留在魔都辐射到长三角,并没有真正地走出去,虽然现在的大唐集团是国内数得上的商业航母,影响力是全国范围内的其所涉猎到的各个行业,但是魔都集团的公司机构却始终没有放在外面。
然而还有一点,傅玉莹终生未嫁!
当然,唐江山是娶了的,否则也就没有我们完美无瑕的唐凝唐女神了。
据说当初傅玉莹之所以离开魔都不是对付不了唐江山,依照傅家当时的能量,那时候连魔都都尚未掌控的唐江山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比较碍眼的麻烦,绝对没那个本事让傅家的集团铩羽而归,而傅玉莹之所以离开是因为和唐江山有一段八点档电视剧一般狗血的苦情往事。()
但是两个人立场不同身份地位也完全不同,这苦情故事自然没有什么好的下场,于是结果就是傅玉莹黯然离开,终生不嫁,而唐江山的大唐集团也一直都没有真正地把分公司扩散到其他省市。
当然,这段隐秘唐凝是不可能知道的,哪怕知道也不会说,但是白俊逸却心知肚明,因为以前在部队里头陪那些人老成精,整天吃饱了撑着闲了蛋疼没事就喜欢看热闹的老家伙们说的,傅玉莹为了结婚的事情不惜和家里闹翻好几次,最终竟然硬生生地让其父亲傅忘机同意不再管她的终生大事这么一件事情还一度成为了这些老家伙的谈资。
这事白俊逸自己知道,也没有打算和唐凝说,本来他也不清楚当时那个傅玉莹和现在的傅一臣有关系,结果在听到唐凝说傅家的情况的时候就明白过来了,华夏这么大,姓傅的人也有不少,但是有这样本事的傅家,真的就独一号。
听完了唐凝的话,白俊逸当时就要去找唐江山,而唐凝也是六神无主没办法了才找到他,此时见到白俊逸打算和自己的爸爸谈一谈,自然是要跟过去的。
唐凝虽然强势,但是这些强势多半模仿和遗传自真正的枭雄唐江山,因此在面对唐江山的时候,她除了小女儿的撒娇之外多数时候没有办法。
白俊逸和唐凝一路来到了唐家那大的夸张的庄园。
说实话,白俊逸一直都觉得九成山庄牛逼是牛逼了,但是和唐江山的这处庄园真的还差了一个档次,这里简直就是奢侈到令人天怒人怨的地步。
见到唐江山的时候,他正在后院的小山坡上玩高尔夫。
没错,就是一个人在自家的后院里玩高尔夫球,不是那种一小片草皮弄起来的意淫用的场地,而是半个标准高尔夫球场,用1:2的比例设计建造的。
很久不见,唐凝养的三条狗见到白俊逸依然很欢快。
在三条狗没节操地摇着尾巴的欢迎簇拥下,白俊逸找到了唐江山。
回头看了两人一眼,唐江山发现两个人的表情很有意思,白俊逸一脸的平静,唐凝则是一脸幽怨,见到自己看过去甚至还撇过头重重地哼了一声表示不满。
笑了笑,唐江山也没有端着自己长辈的架子,放下了球杆转身走过来,拿热毛巾擦了擦手之后就指着旁边的休息椅子让两人坐下。
唐凝还在和唐江山使小性子,不肯坐下,白俊逸到是老实地坐下了。
见到身为自己的队友白俊逸居然这么“软骨头”唐凝在暗处狠狠地掐了白俊逸一把,白俊逸除了苦笑之外也不能说什么,但在心里却冤枉死了,大小姐,你是唐江山的女儿怎么耍在唐江山看来都是可爱的,我要是这么一摆脸色这老头子真能把我赶出去你信不信。
“你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吧?”唐江山抬头对唐凝说。
唐凝脸色的表情一窒,并未说话,气氛却很清晰地沉重了下来。
白俊逸嘴角抽了抽,虽然这一次见面借着逼婚的事情两人都很刻意地没有提,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姜始终是老的辣,唐江山一坐下来就开始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但是偏偏这还真的就是白俊逸的软肋,没法反驳,这辈子他面对唐家人的时候都带着内疚和歉意,唐江山尚且如此,更何况唐凝?
“不要惊讶,我知道的事情比你们以为的要多的多,现在言归正传,所以凝凝,你和他不能在一起。”唐江山平静地说。
唐凝身子一颤,咬着嘴唇没说话,能够很清晰地感受到唐凝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
白俊逸伸手想要安慰唐凝,但是唐凝却下意识地一缩,躲开了。
白俊逸尴尬地收回手,摸了摸鼻子苦笑,见惯了也听惯了许多豪门大族棒打鸳鸯的事情,但是眼前这位老枭的手段的确非同一般,只是前后两句话就让他和唐凝之间的鸿沟再一次扩大。
“那么你现在是用什么立场来和我说什么事情?”唐江山看向白俊逸,习惯了掌控节奏的唐江山很享受眼前的这种感觉,眼前的这个年轻男人可不是一般人,是蛮王,唐江山知道蛮王这两个字的份量,面对蛮王的时候依然能够占据主动,这竟然他都感觉到了小小的很久没有过的成就感。
恰在这个时候,两个人从远处走来,其中一个修长的年轻男人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说:“是啊,你用什么立场来找伯父说什么事情?”
阴影从这个男人的脸上褪去,在灯光的照耀下,这个男人不是傅一臣还能是谁?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