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不敢掉以轻心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唐江山这样的人,会容忍自己一辈子的心血被一个大家族给吞并了?然后看着自己的女儿失去对那个家族的利用价值之后就丢到一边?不可能!
既然这样的情况下唐江山还是妥协了,而且是这样闪电一样的速度,那么背后牵涉到的事情一定有很多很多。()
可不管怎么样,也不管背后是否是冲着他来,眼下的事情就是,他绝对不会容许让唐凝跟别人订婚。
唐家的庄园大是大了,但是却并不是他住的地方,所以白俊逸打算回去,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却见到了在月影下一道斜长的倒影正在等着他。
是傅凰。
对于这个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子出尘味道的女人,白俊逸是一点都不敢掉以轻心。
注意到白俊逸的到来,傅凰转过身玩味地看着白俊逸,轻轻地说:“我调查过你,但是却什么信息都没有,虽然并没有动用傅家的能量,但是一般让我自己查查不出来信息的人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他是忽然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还有一个就是他有着很大的背景或者很神秘的过往,被刻意地掩盖掉了以前所有的痕迹,显然你不是前者。”
“私底下偷偷地调查被人这样的话都能够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还果然真的是大家族出来的人,有一种理所当然的优越感啊。()不过,我们才见过一次面,加上今天的也才两次而已,你不至于对我一见钟情吧?”白俊逸笑嘻嘻地说。
“一见钟情?”傅凰嘴角很玩味地向上扬起,看着白俊逸说:“资料里得到的信息果然不错,你真的是个很轻浮的人,不过,你觉得在我的面前伪装的这么轻浮有什么意义吗?或者只是让我对你更加忌惮而已,我和我那个已经被无数成功跟赞颂捧得找不到东南西北的哥哥不同,我很清醒,而且我也知道你是一个很危险的人,非常非常危险。”
白俊逸掏出烟点燃了一支,眯起眼睛走到傅凰的身前,他的脚步很慢给足够让傅凰后退或者离开的时间,但是傅凰却一动不动,好像并不担心白俊逸会对她做什么。
白俊逸一直走到了傅凰身前很近的位置停下,此时两人之间不过隔着二十来公分的距离而已,在这么短的距离之下,这个星球上没有人能够逃得过白俊逸的一击必杀,傅凰显然也没有特别例外,但是傅凰依旧没有动,甚至还是很放松地看着白俊逸,笑吟吟的。
“你调查过我,应该知道我很能打,现在你的哥哥正在跟我抢老婆,我觉得你也应该知道两个男人在争夺一个女人的时候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你就这么大的自信?”白俊逸淡淡笑着说,吹出了一口烟雾很不礼貌很轻佻地吐在了傅凰的脸上。()
傅凰一直都笑吟吟的表情终于产生了一些变化,微微皱眉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似乎很不习惯这么浓重的烟味。
不过很快,她就依然风轻云淡地对白俊逸说:“你不会的,因为你知道对我做什么于事无补,你当然可以杀了我,在这么近的距离下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所以不可能逃脱的了,但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一旦这么做了你得到的麻烦会远远大于你得到的好处,这是其一,至于不疼不痒地其他什么事情,你也不会做,因为那不会让你有任何好处,反而会让我记恨你什么的,虽然我觉得我不是这么小气的女人啦,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也不知道我会不会真的记仇哦。”
白俊逸无奈地耸耸肩,说:“你的确是个很聪明的女人,而且我最讨厌的就是和聪明女人接触了,特别是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因为这个聪明的女人会让我觉得像是面对一只刺猬,无处下手。”
“这是对我的夸奖吗?那么我就接受了,谢谢你的称赞。”傅凰微笑道,说完,她认真地看向白俊逸,说:“明天的事情无论是我的家里还是唐家都非常的重视,在此之前已经考虑到了一些可能的特殊情况出现,所以防护级别会比较高,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换一个比较柔和的办法。www.hotenshare.com”
“你知道我打算来硬的?”白俊逸挑眉说。
摇摇头,傅凰说:“我不是你,当然不会知道你怎么想,只是认为有这个可能性,我并不像看着事情发展到了不可控制的那一步,所以过来提醒你,当然,你可以觉得我是在放烟雾弹和危言耸听,反正最终的选择权还在你的手上。”
“我信。”白俊逸说。
傅凰看向白俊逸,目光还是很淡,似乎并不觉得意外,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东西没必要遮掩,而傅凰也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地跑出来放个烟雾弹,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而聪明人是不会在一件事情上白费力气的。
“但是……”白俊逸的语气毫无征兆地来了一个转移,果然傅凰看过来,目光中露出好奇的神色。
白俊逸嘴角翘起了一个很邪恶的弧度,“我不喜欢自己的事情被别人掌控在手里,区区一个傅家,防卫再严密,我想要闯进去带走唐凝,没有人能够拦得住我。”
话说完,白俊逸和微微皱眉的傅凰擦肩而过,他的确不打算对傅凰做什么,正如同傅凰所说的那样,做的过分了跟傅家必然是鱼死网破的结局,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做的轻了达不到目的没有效果不说还容易招惹傅凰这么一个危险感十足的女人,但是……白队长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吃亏的人啊。
啪!
毫无征兆的一下。()
傅凰愣了。
千算万算,聪明绝顶的傅凰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有一天居然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巨大的冲击,让饶是精明过人的傅凰大脑都陷入了一阵短暂的当机状态。
白俊逸的爪子从傅凰翘挺弹性的屁股上收回来,嘿嘿笑道:“手感不错。”
转头看着扬长而去的白俊逸,傅凰的脸色破天荒地一阵变幻,再怎么风轻云淡的出尘她始终还是个女人,不是真正的泥菩萨,只要是个女人,自己被人用这么近乎流氓的方式给拍了都很难保持心境的平稳。
不显山不露水其实却出乎意料地有内容的胸脯急剧起伏几次之后缓缓地平息下来,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白俊逸离去方向,傅凰忽然笑了,“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这么做的男人,有意思。我的手感……只是不错而已吗?”
此时傅凰在怎么想已经不是白俊逸考虑的事情了,他掏出了手机,拨出了那一组特殊的号码之后只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就挂掉了,然后白队长就是一脸小人得志的猖狂笑意,比防卫力量?看是你的防卫强还是我这支专门用来草翻各国特种兵、雇佣军的队伍强!老子不动手好多年,一个个都把老子当病猫了,傅家不是想要探老子的底?老子就把底牌掀开给你看,别吓得你坐不住才好!
当傅凰回到庄园的屋子里面的时候,见到的却是傅一臣一脸尴尬地站在唐凝房间的门口,他似乎说些什么,只是才一张嘴就被房间里面唐凝的声音堵了回去。
“对不起,傅先生,我现在要睡觉休息了,如果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我想有什么事情还是明天再说吧。”
声音语调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听这称呼就知道了,傅先生,啧啧,比陌生人还陌生人,这哪里像是明天就要订婚的未婚夫妻?
傅一臣这辈子哪里像是这样被人无视过,但是面对唐凝他的确没有什么办法,虽然之前就知道了可能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傅一臣依然想要来试一试,毕竟在他看来明天的订婚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既然再过十几个小时这个女人就要成为自己的未婚妻,那么身份的变化指不定会带来态度上的变化也说不定。
可事实证明唐凝对他……更讨厌了。
虽然心中不满,可傅一臣也知道现在绝对不是自己发脾气的时候,等生米煮成了熟饭,那么一切就自然水到渠成了,女人嘛,特别是唐凝这样骄傲的女人,得到了她的身体就迟早能够得到她的心。
想着想着,傅一臣的内心都火热了起来,好日子指日可待!
转过身来,一脸神秘笑容的傅一臣看到的却是傅凰那若有所思的神色。
“你怎么在这里。”傅一臣赶紧收起了自己脸上那不用照镜子都知道很龌龊的表情,严肃地说。
“果然恋爱会让人的智商降低到最低的程度吗?哪怕只是单相思。”傅凰毫不客气地说。
傅一臣脸色一黑,说:“这样的事情就不用你专门说出来了。”
“虽然很不想把话说的这么明白,但是我奉劝你还是把对付一般女人的那一套收起来,唐凝不是这么好对付的,不想她这辈子都恨死你的话你最好管好自己身上的某些零件。”傅凰平静地说。
傅一臣表情一阵尴尬,随即恼道:“有你这样和哥哥说话的?”
“装什么纯啊,你还打算跟我说你是处男吗?十四岁就有了第一次夜不归宿记录的哥哥?”傅凰平静地说。
傅一臣闷哼一声,全面都被压制了啊,无论是嘴皮子还是记忆力……不过还好,这些都习惯了,反正从小到大他在这个妹妹面前就没有占过便宜,不过他也很庆幸,幸亏妹妹只是妹妹而不是哥哥或者弟弟什么的,并且她自己也对家族一点兴趣都没有,否则的话他真的没有办法把傅凰当成单纯的妹妹来看待。
看着傅凰忽然朝着唐凝的房间走去,傅一臣扭头道:“你去做什么?”
傅凰头也不回地说:“给你解决一些后顾之忧,你要知道很多时候女人和女人之间比男人和女人之间更好沟通。”
说话间,傅凰已经敲开了唐凝的房门。
“虽然知道你可能不太想看到我,但是有些事情我觉得你应该会愿意和我聊一聊的,我可以进去吗?我不是我的禽兽哥哥,而且我是个女人,白俊逸知道了也不会吃醋的。”
傅一臣听见了傅凰的话差点没给气死,而更让他错愕的是唐凝居然真的让傅凰进门去了奶奶的,不让老子进去是为了怕白俊逸知道了吃醋生气?傅一臣觉得自己忽然爆起了杀人的冲动。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