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委屈的话就哭出来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把傅凰让进了房间里,唐凝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转身端着一杯热茶走到无视了傅凰径直穿过房间来到外面的阳台上,蜷缩着双腿坐在一张铺了一条毛茸茸的毛毯的藤椅上,静静地看着外面斑斓的夜色。()
而傅凰也不因为自己被无视了而尴尬,自顾自地倒了一杯热水之后走到了阳台,捧着水杯背靠着阳台的栏杆,仰起头露出自己雪白的脖子,看着挂在天空悬挂的明月,说:“今天的天气真不错,往常这个时候在魔都是看不见这么明亮的月亮的。”
唐凝端着滚烫的茶杯轻轻地喝了一口,这才慢慢地抬起头看着傅凰,抿了抿嘴唇,说:“你想要进来,我已经让你进来了,你想要和我说什么说吧。”
傅凰低下头看着唐凝,哪怕同样是女人傅凰都不得不惊叹唐凝的美丽,唐凝是真的把一个女人可以达到的外貌的美丽发挥到了极点,若是在古代,这样的女人是肯定能够倾国倾城然后?祸国殃民的。
哪怕是现在也没有好多少,不见傅一臣那个家伙为了她几乎吃不下睡不着?
“明天你打算怎么办?”傅凰问。
唐凝平静地说:“我会去的,我爸爸安排的我不会拒绝。”
“哪怕是让你嫁给一个你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的人?或许这在你没有喜欢的男人之前还勉强可以,就如同我们女人都会有的一种想法,就当闭上眼睛给狗咬了一口,但是现在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那么你是期待他明天真的能够把你抢走?”傅凰玩味地问。()
唐凝目光的焦距落在傅凰的脸上,淡淡地说:“我不希望他来。”
“的确,明天傅家会做好万全的准备,确保整个订婚仪式万无一失,我知道他的来历很神秘也很强大,但是这个社会毕竟是现代社会了,不是一个人的打打杀杀能解决问题的。”傅凰赞同道。
唐凝摇摇头说:“他的来历不神秘,一开始只是一个酒吧的小保安而已,我最开始和他认识也是因为一场误会,后来我希望他能够做我的挡箭牌,因为那个时候我爸爸和妈妈总是想让我找男朋友,安排各种相亲,你也是大家族的女儿,应该明白这种感觉。”
傅凰点头说:“没错,这种感觉我深有体会,但是我从很早开始就已经让他们放弃这种想法了?等等,你是说他一开始只是一个保安?而后来成了你的挡箭牌进到大唐集团,也就是说在你看来他只不过是个普通人?”
“要不然呢?”唐凝疑惑地看着傅凰,想了想,又说:“嗯,最多他的体能比一般人好多了,很多时候我搬不动的东西他一只手就能拿着到处跑,不过这不是男人很正常的表现?”
傅凰摇摇头,没有想到这两个人之间居然还有这么一层误会在里面。()
不过傅凰也没有揭穿的打算,虽然她知道白俊逸肯定不会是一般人,但具体是什么来头她也不清楚,那么就让这个误会继续存在下去吧,反正如果白俊逸真的有什么大来头,恐怕明天也该揭晓了。
“话说回来,你不想知道为什么这一切发生的这么突然?你应该知道按照你爸爸的脾气,他不愿意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逼他,而你则是他最大的逆鳞,更不用说让他逼你去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傅凰忽然笑着说。
唐凝摇摇头,说:“你会告诉我吗?”
傅凰一愣,随即笑着说:“说不定会呢。”
“就算你告诉我了,也不可能是事情的真相吧,最起码,不会是全部的真相。”唐凝平静地说。
这次傅凰是真的愣了,良久她才笑着说:“果然不愧是能够把偌大的大唐集团管理的蒸蒸日上的才女,你比我想象中的更聪明,说实话,如果一样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或许保持不了这么冷静的心态。”
“因为你不是我,所以你不会明白的。”唐凝平静地说。
傅凰微微一笑,说:“看来我应该走了。()”
“不送。”唐凝看着远处的夜空,平淡地说。
“说不定明天开始我就要改口叫你嫂子了。”傅凰留下了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而在她走之后,唐凝这才轻轻地自言自语说:“恐怕这样一天永远都不会来了。”扭头看向房间里的一把水果刀,唐凝的眼神中闪过决绝的神色。
第二天,魔都的城市有些阴沉,一副快要下雨却下不下来的样子,不过魔都人对于这段时间阴晴不定的天气也算是麻木了,对于绝大多数魔都人来说今天只不过是很正常的工作日,该上班的还是要上班,该上学的一样要上学。
但是对于一些真正占据着社会顶层的人来说,今天却不是一个一般的日子。
傅家的少爷和唐家的千金要订婚了。
订婚的请帖在之前一天晚上送到了每一户贵宾的手上,而时间却定在第二天,这仓促的订婚让许多人都嗅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味道。
有些人觉得只是订婚而已,仓促一些也可以原谅,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还有一些人就不这么想了,大门大第如傅家,更何况还是傅家内年轻一辈中最优秀的傅一臣的订婚宴,怎么可能举办的这么仓促?
不过不管怎么样,收到了请帖的人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魔都,虽然时间很仓促,甚至一些人远在千里之外,但是这对于那些人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要愿意依他们的权势和财富完全可以在二十四小时之内达到全球的任何一座城市,当然,对于没有这个本事的人来说他们也不可能收到请帖。()
只是等到场了,很多人都奇怪地发现今天来的居然都是傅家送出去的请帖,至于另一方唐家,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邀请人,虽然作为东道主,唐家的服务非常周到,每一个人都会有不掉价的专车来接送,可这不同寻常的一点还是被人给捕捉到了。
气氛有些诡异,却压不住那份喜庆。
特别是在西装革履的傅一臣陪伴着一对中年夫妇出现的时候这种气氛达到了顶点。
这对夫妇的容貌依稀和傅一臣有些想像,而来到这里的人多半都是和傅家有密切关系的上层人士,故此他们都不陌生。
傅家的家主傅先锋和京城林家的女儿林晚秋。
寻常的情况下想要见到这对夫妇可不容易。
“周叔叔,你也来了。”傅一臣笑着迎向了刚从迎宾车上下来的一个中年男人,笑着说。
被称呼做是周叔叔的男人哈哈笑着拍了拍傅一臣的肩膀,说:“你的人生大事我怎么可能不来,你爸妈呢?”
“在那边呢。”傅一臣笑着把周叔叔带到了自己父母身边。
“老大哥,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啊,这一次见面没想到竟然是在一臣的订婚宴上。”周姓男人对着傅先锋笑道。
傅先锋看见来人也是一乐,笑道:“平时都是你太忙,我想要见你都见不到,要不是这样一个机会还不知道你要忙到什么时候。”
周姓男人哈哈大笑,说:“老大哥,你这话我可不爱听,我那么点身价跟你比起来都快要去街上要饭去了,我哪里忙,要真的忙也是为了生计而忙,哪里有你这么悠闲,我可没有那么有本事的儿子。不过时间过的真快啊,一臣都要成家了,一转眼我们这些老头子都要退休了。”
“一臣啊,今天你订婚,周叔叔也没有什么东西好送给你,这样,周叔叔早年在魔都买下了金融大厦中的六层,这些年也都是委托管理公司给我管理的,听说你要在魔都自己闯荡,这很好,比我家那个不争气的好多了,这六层产权送给你了。”
傅一臣闻言心中狂喜,他现在最缺的就是在魔都一个名正言顺的财产,正愁着不知道从哪里下手,但是眼前的周叔叔却送上了门来,这怎么能不让他欣喜若狂,只是再开心也不能轻易地表现出来,他客气地说:“那可千万不行,周叔叔,你能够来就已经是我最值得开心的事情了,这么重的礼物我怎么能收。”
“我说行就行,我把你当半个儿子看待,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这么说定了。”周姓男人摆手毫不在乎地说。
而此时,其他过来的宾客看见了相谈正欢的三个人眼神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这个周姓男人可不简单,东北三省的大枭,有人按地下叫他东北王,在北边那是跺跺脚都震三震的顶级大佬,之前便听说东北王周复和傅家的关系莫逆,只是谁都没有见过,现在算是真正的眼见为实了。
“你们三个人先聊,我上去看一看。”林晚秋笑着说,这样的场合不太适合她这个女人在场,同样身为大家族出身的林晚秋很有眼力劲,告了个退就朝着屋子里面走去,她要去见一见即将成为自己儿媳妇的唐凝。
订婚宴并没有在什么大酒店举行,甚至也不是唐家的庄园,而是在一座海外不远的小岛上,这小岛的产权已经是唐家的了,平日里被唐江山当作一个散心休闲的地方,建设的很不错,这样的地方此时拿来做订婚宴会的现场自然是最为合适不过的。
小岛很小,两个码头之后便是漫漫的青草和人工植被,有几幢错落有致的别墅,而今天的宴会就在最大的别墅里面举行,此时的唐凝自然也在这里。
最顶级的专业化妆师正在为唐凝化妆。
门悄悄地打开,进来的是一个穿着素雅却风韵犹存的女人。
这个进来的人就是韩雪依,唐凝的妈妈。
“化好妆了吗?”韩雪依问道。
“夫人,小姐其实完全不用化妆,而我们的工作也只是简单地点缀一下锦上添花而已。”那化妆师苦笑道,面对唐凝的时候他也只能感到束手无策的感觉,从见到唐凝的第一眼起他就知道这样的女人根本不需要什么化妆,美到了极致,还要这些俗物干什么?
“那你们先出去吧。”韩雪依对唐凝的外貌自然有数,摆手说。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