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气势磅礴的抢婚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看着眼前兵强马壮的七个小伙子,白俊逸激动的直搓手。()
“好久不见了,好久不见了。”白俊逸喃喃自语地说。
这个时候,身为唯一的女性也是在白俊逸离开之后接任了队长职务的江印雪站了出来,她目光直视看着白俊逸,说:“人我已经带过来了,这样荒唐的计划我是绝对不会执行的,现在我必须立刻回去。”
江印雪说完扭头就要走。
而此时刘铁柱忽然大声地说:“报告队长,影子是想要回去为我们应付上级的责问!”
话落地,砰的一声,江印雪忽然一个完美到毫无瑕疵的回旋踢。
刘铁柱的身体应声横飞出去,稀里哗啦地撞进了院子里头,然后不一会跟没事人一样的刘铁柱又跑了回来,站在原先的位置立定。
而另外五个人则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只是眼神灼热地看着白俊逸。
还是老样子啊?白俊逸感慨,看着江印雪踢飞了刘铁柱之后上了一架武装直升机,然后一拉操纵杆,在狂风中这个娘们直接开着飞机就走了。
江印雪就是这个性格,冰山之下有着岩浆一样火热的内心,这一次白俊逸把整个刀锋战术小队全部拉了出来,这真正说起来是违反了大纪律的,要是真的追究起来白俊逸不但死定了,就连这个小队中的其他人也要跟着玩完,要知道拥有调动这支小队权利的人不超过一只手的数目。()
而这么大的事情,若是没有一个人回去顶着的话估计马上就要出大事,江印雪就是最为适合回去和那些老头子纠缠的人,没别的原因,她是唯一的女孩子,有先天优势,而且江印雪的性格脾气那些老头子都知道,哪怕他们再气的吹胡子瞪眼江印雪只是用一个完美的军姿朝着那一站?谁都拿她没辙。
动她?这是不可能的,有人能动白俊逸,动刘铁柱,动这支小队内的任何一个人,唯独不会对付江印雪,想要对付她,先问一问江印雪满门三代总共二十三位牺牲的烈士!
江家,在战场上牺牲的只剩下了江印雪这么一个遗孤,而她的父亲更是为了保护前一号首长而死,她叫那位现在依然还活着的老人干爷爷,谁吃饱了撑着胆子撑到天上去了敢动江印雪?
白俊逸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时间已经不多了,他知道自己今天的举动很疯狂,但是蛮王做事从来只问喜好不问后果,这个年头,蹦跶的跳蚤实在不多了,不一脚踩死几个接下来会烦不胜烦。
这一次,他打算一次解决很多麻烦。()
深吸一口气,白俊逸大喝道:“刘铁柱!”
“到!”刘铁柱应声向前跨了一步。
“梁英博!”
“到!”导弹梁英博跨出一步,挺胸抬头,眼神灼热,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跟队长一起执行任务了,这样的事情让人想想都觉得热血沸腾。
“章铎!”
“到!”禅师章铎的声音依然有些中性化的阴柔,却掩饰不了那激动。
“官乐悦!”
“到!”病毒官乐悦跨出一步,呼吸带动着胸膛剧烈地起伏。
“谭风华!”
“到!”屠夫瓮声瓮气的声音还是那么有特色,他双眼死死地看着白俊逸,如果说这支小队内对白俊逸最为崇拜的就是他,他是白俊逸一手从一个兵蛋子带起来的,一路见证了这支小队的一切。
“赫修远!”
“到!”钢琴师赫修远脸上永远带着一种病态的苍白,看起来柔弱无力,但是熟悉这个名字的人都会为他而颤抖,因为小队内所有的俘虏都是由他来处理的,他刑讯逼供的能力?第一,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张他掰不开的嘴,任何自以为意志力坚定的人到了赫修远的手上,都会把死亡看作是世界上最美妙的解脱。()
白俊逸眼神坚定而锋利如鹰隼,他看着眼前的五个人,声音低沉下来,说:“现在,我要去抢女人,而你们,必须跟我去。”
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眼神都已经暴露了内心的意志。
“好,把我的装备拿出来。”白俊逸体内的热血在沸腾,没有传说中的神器,他的装备只是一套普通的战术小队标配顶级单兵作战装备,和刘铁柱他们的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就是这样一套装备,却代表了太多太多的过去。
伸手缓缓地抚摸过刘铁柱拿过来的那套装备,白俊逸忽然听见张龙虎的声音。
“我们十六个人请求一起执行任务!”
白俊逸抬眼看去,见到的是十六双激动的在颤抖的双眼。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已经离开了部队,再也不是军人,而面对这支军人中的神话小队,他们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激动。
白俊逸没有拒绝,干脆地说:“给他们每个人一套装备。”
话落地,白俊逸抓起了那管迷彩挤出来涂在脸上,转身看向远方,你们不是想知道我的来历?今天我就让你们所有人都知道我来自何处。()
所有人都喜气洋洋,这些位高权重的人多半不会在一个省市之内,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在这里也是一样的,虽然彼此之间都有一个傅家作为纽带,但是涉及到自己的切身利益大家还是隔着远一些,距离远了,就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没有了利益冲突,大家走到哪里都是朋友。
今天是傅家大喜的日子,虽然仅仅是个订婚宴但是却让一些人感觉自己能够被邀请而十分的自得,毕竟在这样的场合能够被傅家邀请,这代表的已经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认可了。
宴会马上就要开始,整个会场也有人忙忙碌碌地在布置,气球花篮喷泉彩灯,这些东西将周遭的一切都点缀的喜庆起来。
而此时,傅先锋和傅一臣在一旁说话。
虽然不少人想要凑过来,但是人家父子在说话,就是再想要上去讨个近乎也不会这么不知趣,毕竟笨蛋是这样的场合是进不来的。
“爸,到底是什么事情?为什么你和姑姑都瞒着我?”傅一臣皱着眉头说。
傅先锋点了一支烟,摆摆手说:“这件事情现在还你方便让你知道,总而言之你记住一件事情就行,你是傅家的儿子,所以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记住这一点,对于家族的子弟来说,得到的越多失去的就越多,有些时候面对一些事情你可能不得不选择忍着,忍不住也要忍着,因为你是傅家的子弟。”
傅先锋的话让傅一臣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他回头看了一眼周围,外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他却知道的严密防卫,事实上整个岛屿都已经被傅家带来的人严密地保护了起来,甚至傅一臣有一种感觉,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订婚宴该有的规格,反而好像是拿这件事情做一个笼子,来等着什么极度危险的人来。
傅一臣不是笨蛋,相反从小良好的精英教育让他的智商远远超过寻常人,这不同寻常的蛛丝马迹加上这一次订婚实在来的太过突然,其实他和唐凝一样也是在昨天才知道要和唐凝订婚的事情,原本他还不相信,但是告诉他这件事情的是傅先锋本人,这让傅一臣打消了顾虑,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不怀疑了。
此时傅先锋的话更是让他隐隐之间感觉有些不安。
拍了拍傅一臣的肩膀,傅先锋离开了,只是面色中隐约带着一些严肃,这件事情涉及到和周家的合作,这是目前家族内最大的秘密,虽然自己的儿子很优秀,但是还不能告诉他,更何况,这件事情直接涉及到傅一臣本身,所以哪怕是他也不能多说。
身后传来脚步声,傅一臣回头看却见到是姑姑傅玉莹来了,傅一臣脸上露出笑容,说:“姑姑,你来了。”
傅玉莹点点头,眼神中似乎有些与寻常的清冷不同的异样神色,但是在见到傅一臣的时候很快就掩盖去了。
察觉到了这个小细节,傅一臣朝着傅玉莹来的方向看了一眼,恰是别墅的方向。
傅一臣心中一沉,虽然这是家族内人人都不提的禁忌,但是傅一臣还是多少知道一些,传说自己的姑姑傅玉莹早年就来过魔都,和当时还远没有现在这么强势的唐江山有过一段过往,只是后来具体怎么样不知道了,总之结果就是傅家彻底撤出了魔都,一直到今年才让他偷偷摸摸地过来发展一下势力。
察觉到傅玉莹的不正常,加上看到她来的方向,傅一臣估摸着傅玉莹肯定是和唐江山接触过了。
老情人二十多年未见面,现在一见面还不**?
“你在想什么?”傅玉莹清冷的声音把傅一臣的思绪给拉了回来,猛地回过神来,傅一臣连忙干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姑姑,之前唐家一直都对我和凝凝的事情没有表态,这一次怎么忽然火速就答应订婚了?”
傅玉莹平静地看了傅一臣一眼,说:“在家族之中,子女的婚姻大事从来都不是自己做主的,一切都要为家族的利益做考量,这一点你应该知道,或许唐家是明白过来了,毕竟在魔都我们傅家的势力是空白的,而外界大唐集团也需要借助一个庞大家族的帮助,两者结合,是双赢的局面。”
对于傅玉莹的解释,傅一臣非但没有解惑反而越发地肯定了这件事情里面有蹊跷。
砰……
从身后传来了一声气球炸开的声音,傅一臣回头看去却见到无数的彩带从炸开的气球中飘散出来,伴随着宾客们的笑声,一切显得喜气洋洋而又正常无比。
马上,就要订婚了,就算是有什么也已经阻挡不了订婚的举行,那么就把一切都先放下,把唐凝娶到手再说!
一想到唐凝即将成为自己的未婚妻,傅一臣的心和眼神就一片灼热,这是他期待已久的事情,而今天终于要达到目的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