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还给你一万块工资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淡淡地回了一个礼,然后收回了自己的军官证,说:“你们两个只是出来办事的小兵,我有脾气也犯不着在你们的身上找痛快,不管你们是谁派来的,现在回去吧,就你们两个想要带走我级别还不够,明白?”
白俊逸话说完扭头就走了回去。()
愣愣地看着白俊逸的背影,两个男人嘴角抽搐着对视了一眼。
“现在我们怎么办?”一个人有些六神无主地问道,他们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而且也的确被那本来头大的吓死人的军官证给吓唬到了。
“还能怎么办,回去如实汇报吧!”之前被白俊逸用军官证砸了一脸的军装男人黑着脸说。
两人走了,而白俊逸也回到了屋子里面。
只是白俊逸却发现刘铁柱那群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跑的一个不剩,就剩下了唐凝双目灼灼地看着他。
看着唐凝的眼神白俊逸就知道肯定是露馅了,这次轮到白俊逸嘴角直抽了?就知道那群家伙靠不住!
“过来,坐下。”唐凝坐在沙发上,指着对面的位置说。
白俊逸走过去屁股沾着半边沙发,一脸讨好的笑容看着唐凝,只是还未开口就又被唐凝抢了白。()
“刚才刘铁柱他们已经把你的事情都说出来了,现在你自己说吧,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的统统都说出来,我看一看到了现在这种时候你还老实不老实。”唐凝严肃地说。
白俊逸脸色发苦,这一瞬间他把自己这辈子所做过的所有坏事都给回忆了一遍?最怕的就是女人的这种手段,这根本就是无解的,鬼知道刘铁柱都说了什么啊!
“你带着刘铁柱他们过来,后果是不是很严重。”唐凝居然低声说,眼眶发红。
白俊逸一愣,随即挠着头笑道:“有什么严重不严重的,我本来就有调动他们的权利,只是这次没有和上面打招呼,等会回去说明一下情况就可以了。”
“虽然我不太懂部队里的事情,但是我不是笨蛋,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其实性质很严重,普通的调动会出动直升机吗?还要你们带着枪支?”唐凝不信地说。
白俊逸坐到了唐凝的身边,语重心长地说:“放心,不说我这一身力气还值点钱,他们舍不得把我怎么样,就说以前我对他们做的那些贡献也足够抵消我好几次能枪毙的大罪了,这事情听起来有些吓唬人,但是没想象里的那么严重,再说了,我要是不去的话难不成还真的看着你给傅一臣那样的人渣给糟蹋了?反正也是要被糟蹋,还不如再继续给我糟蹋得了。()”
前面的话听起来还像是人话,但是听着听着唐凝就觉得这味道不对了,怎么就叫糟蹋了,怎么就叫继续给你糟蹋了?
唐凝夏飞双颊,她恨恨地看着白俊逸,咬牙道:“你不许再提之前那两次的事情!”
白俊逸瞪大眼睛无辜地说:“我没提啊,是你在提,我刚才那里提了?”
唐凝为之气结,恨不得抓着白俊逸狠狠地咬几口才甘心。
只是这个时候,白俊逸的电话响了。
唐凝刚要扑出去的动作忽然顿住,眼神有些惊慌地看着白俊逸衣兜里在响动的手机,还是那么没有品味的低俗铃声,还是那个有些破音的山寨喇叭,以前的唐凝听见白俊逸的手机铃响肯定要狠狠地鄙视他,但是这一次,唐凝却从中感受到了一种仿佛要失去白俊逸一样的不详预感。
白俊逸朝着唐凝笑了笑,感觉到后者眼神中的害怕,伸出手握着唐凝的小手,白俊逸看都没有看来电显示接通了电话,现在打电话来的,只可能是京城那边来的,只是不知道是哪个老头子?
“白俊逸,你现在的架子是越来越大了,胆子也越来越大了!怎么的,做出这么大的事情就不敢回来了?要不要我这把老骨头亲自到魔都去把你请回来?”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听见电话那头那个苍老遒劲的声音的时候白俊逸还是吓了一跳。()
他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位老爷子亲自打电话来。
“首长,我?”
白俊逸的话都只吐出了半截,就被老头子的咆哮给打断了,“老子是一个糟老头子了,敢在你这个最年轻的将军面前自称首长?你才是首长!是我的领导!魔都警备区的专车马上就到你那,立刻从魔都警备区的飞机直接给我回来,这是最后通牒!”
嘟嘟嘟?
白俊逸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收起了手机,都这么些年了,老爷子的脾气还是这么火爆,难以想象一位八十多都快九十岁的老头子居然还能中气十足地这么大吼大叫,至于嘛?
刚要和唐凝说话,电话居然又响了。
这次白俊逸专门看了一下来电显示,居然是北戴河打过来的?这还真有点八百里加急一日十二道金牌催他回去好砍头的意思了。
“俊逸啊,是我。”
这一次打来的的确是位老人,只是声音却远远没有之前那位老头子那么火爆,可听见了这个和蔼的声音,白俊逸的身体都紧绷了起来,他严肃地大声回答到:“是,朱老,是我!”
“呵呵,不错不错,还是这么中气十足的,你们年轻人就该有这样的精神头。()”老人呵呵笑道。
白俊逸眼神里流露出无比尊敬的神色,说:“朱老,您的身体还好吗?”
“还行,能多活几年都是赚来的。之前听说你不愿意在部队里呆下去了,我本不想打电话给你,毕竟你应该有全新的生活,现在人民百姓的生活条件都变好了嘛,国家也不需要天天有战士流血来保卫和平了,所以对你的请求我是答应了的,因此更觉得不要打扰你才好,可是听说你在魔都做了一些事情,一些人很生气所以才有这个电话,之前胡大炮给你打电话了吧?哈哈,是不是被骂了一通?”
老人的声音很平缓,起伏不大的语调中却有一种动人心魄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地屏气凝神聆听老人的教诲,只是仿佛很久没有一次性说这么多的话,所以中间老人的话语停歇了几次,最后也显得有些气喘。
“朱老,就我这点事情还劳烦您亲自打电话来。”白俊逸愧疚道,他最尊敬的就是这位朱老,他和他的弟兄们胆大妄为什么混账事情都做过,以前他还在部队的时候更是三天两头地惹祸,其中不乏滔天的祸事,但是每次都是这位朱老帮他们压下来了。
他们兄弟几个的小金库上头不可能不知道,也有人提出过异议,说这简直就是养私兵,性质曾一度被提到了很高的程度,但还是朱老爷子亲自出面在一个层级非常之高的会议上拍了桌子解决的。
可以说没有朱老爷子,白俊逸和小队的日子绝对没有现在这么舒服。
“我没事,只是担心你的脾气上来了,和胡大炮一样做事完全不考虑后果。这件事情也有人汇报给我了,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做了就回来一趟把事情解决掉,要不然更加容易给想要对付你的人抓住小尾巴,这样的道理我不用和你多说,好了,我的通话时间到了,你就听胡大炮的安排,这次他直接绕过了总政那边从警备区把你叫回去,一来是为了堵住那些人的嘴,二来也是最大可能地保护你,毕竟这事情太大,我们都不好直接开口,你先回来再说。”
白俊逸挂掉了手机之后苦笑着对唐凝说:“恐怕我真的要走了。”
唐凝抬起满是担忧的小脸问:“你还能回来吗?”
唐凝是真的很担心白俊逸就这么一去不回了。
白俊逸听了却被噎个半死,他好气又好笑道:“你当我是去上刑场呢,放心吧,顶多就是做个检讨就过了,没事的,你就在魔都乖乖的等我回来。”
此时,刘铁柱从外头走了进来,对白俊逸说:“哥,车来了,说是警备区的,已经和你打过了招呼的。”
白俊逸点头道:“告诉他们我就过去。”
刘铁柱闻言离开,白俊逸摸了摸唐凝的脑袋,说:“等会我走之后你联系苏媚,她会把你安全带走的,之后是回去你爸爸那边还是在苏媚那你自己考虑,反正这是你们父女之间的事情,相信你现在应该想明白了你爸爸不是一定要把你嫁给傅一臣,只是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不过我觉得你也不用问他了,问了也不会告诉你的,这件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掉的,总而言之,你保重好自己最重要。”
唐凝亦步亦趋地把白俊逸送到了门口,此时房子外面已经有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站着了,两辆军用吉普车就停放在九成山庄外面,而刘铁柱他们全部在院子里。
白俊逸正扭头要走的时候,唐凝忽然鼓足勇气伸手拉住了白俊逸。
白俊逸疑惑地转头,只是眼前黑影一闪,馨香袭来,一双湿润的嘴唇就贴在他的嘴唇上。
这个吻,来的太意外了。
刘铁柱流着哈喇子眼睛一眨都不眨地看着,却被禅师章铎摁住脑袋硬生生地给他扭了回来。
“我擦,你干什么?”刘铁柱一脸不爽地嘀咕道。
“非礼勿视。”章铎的话从来不多,却始终言简意赅,顿了顿,考虑到刘铁柱的智商压根理解不能,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果然见到刘铁柱一副很努力地思索理解他这四个字的表情,实在忍不住的章铎又说:“我也是为你好,老大跟嫂子亲嘴你眼珠子瞪的跟牛羚一样,不怕老大为了维护自己的威严把你吊起来打?”
刘铁柱深吸了一口冷气,感恩戴德地看着章铎,满脸果然还是你脑子好使的表情。
“你回来,我还发你每个月一万块的工资。”
这是白俊逸上车之前唐凝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