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十面埋伏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两辆军用吉普把六个人全部打包装上,一路呼啸来到了警备区,却见到了警备区早就有人在停机坪站着,一架直升机已经准备就绪就要起飞。()
一个军官模样的男人在等着他们。
白俊逸一下车,那军官就过来对着白俊逸敬礼。
“你好,我是奉命来接你们回去的,因为情况比较特殊,所以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回去京城。现在请跟我上飞机。”那人表情严肃地说。
白俊逸点点头,和自己的弟兄们上了飞机,等直升机在轰鸣中扶摇直上的时候,白俊逸问道:“张龙虎那十六个已经退伍的兄弟你们怎么解决?”
军官男人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马上回答,似乎有些为难。
白俊逸看出了他的为难,笑着说:“保密条例我知道,但我也是关系那些愿意跟着我卖命的弟兄,你要是不放方便说就算了,不过请你一定要照顾好他们,别让他们受了委屈,这件事情和他们没有关系。”
见到白俊逸并不纠缠,军官男人也松了一口气,保密条例摆在那他肯定不能多说,要不就是违反纪律了,而白俊逸这边却也不能得罪,他不是之前总政那边的两个傻子,对于眼前这六个气焰滔天的男人来历底细多少知道一些,就是这些凤毛麟角已经足够他胆战心惊。()
“你放心,这件事情虽然还没有定性,但是和他们并没有关系,不会为难他们的。”军官男人保证般地说。
白俊逸点头,放心了一些,对方的目的肯定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自己也不是随意别人揉捏的软柿子,这一点对方很清楚,所以对方现在肯定忙着想怎么对付自己把自己趁着这个机会一巴掌拍死,对于张龙虎他们应该不会太过为难。
在白俊逸所在的直升机起飞的时候,京城,一处郊外的别院里面。
一个年轻男人正低头看着棋谱,手中捧着一只紫砂壶,大拇指缓缓地摩挲着紫砂壶的壶身,全神贯注。
昏黄的灯光下,棋谱和男人还有那紫砂壶构成了一副简单却意境很高远的画面。
房门被悄悄地打开,一个影子走了进来,轻声对男人说:“少爷,目标已经起飞了,预计三个半小时之后抵达。”
“嗯。”少爷点点头,鼻孔里应了一声,然后就没有在说话。
那影子站在房间里,一声不吭。
足足有二十多分钟过去,少爷这才把眼神从棋谱上收回来,伸了一个懒腰之后站起来,抬头却看见了站在房间里的影子,这时候他才错愕地说:“你怎么在这里?你之前跟我说了什么?”
影子平静地重复了一次之前说的话。()
少爷这才拍拍额头,说:“他回来了?嗯,不错,虽然这一次我们和傅家的合作成功地把这个套子套在了他的身上,但是既然是蛮王回来,我们不准备一点额外的礼物又怎么能显示出我们对他的关心?派一些可靠的人过去,给他送上一份大礼。”
影子迟疑地说:“少爷,这件事情之前老爷吩咐过了不要轻举妄动,而且他回来肯定是全程由那边的人派正规军人护送的?”
摆摆手,少爷毫不在意地说:“我这不是轻举妄动,是送给他一份礼物,要不然怎么对得起当年他对我做的事情?至于正规军人嘛,也不是只有那边才有。”
影子低声说:“如果老爷知道了的话?”
“你会说吗?”少爷问道,不等影子表态,他又说:“反正我是肯定不会说的,所以你明白我的意思,去吧。”
影子点点头,离开了。
而等影子离开,少爷站起来在屋子里面走了几圈,忽然神经质般地低声怪笑起来,“白俊逸啊白俊逸,没有想到你也会栽倒在女人的身上,你太让我失望了,成大事者怎么能被女人给牵绊住?”
在三个多小时的飞行之后直升机缓缓地在一处军用机场降落,此时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
白俊逸和刘铁柱等人从飞机上下来,之前一路跟随过来的军官模样男人对着白俊逸敬了一军礼,说:“我的任务是把你们护送到这里,接下去会有其他的同志护送你们一直到军区内,所以我要回去述职了。”
白俊逸点点头,然后他便消失在机场的办公楼内。
这一边,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忽然小跑了过来,看见这一幕,原本还懒洋洋的刘铁柱等人一个个眼神发亮,身体看起来还是很随意的样子,但是身上的气势已经开始凝聚起来了。
这种时候是非常时刻,鬼知道对面的人会不会做一些丧心病狂的事情?一切还是小心的好。
白俊逸只是扫了一眼,就摆手说:“放松一些,这些人没有敌意。”
他的话落地,刘铁柱他们才放松下来,也松了一口气,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们也不想和自己人动手。
果然,这队士兵小跑过来之后就用标准的防御战术把这一行人给包围起来,当然,枪口是对外的。
其中一个队长模样的人过来敬礼,然后说:“请各位跟着我上车,现在情况有些特殊,所以一切都特事特办。()”
白俊逸点点头,不多说带着人就上了开过来的车子。
吉普车极速行出了机场。
吉普车前后各有一辆运兵车,上面全部是荷枪实弹的士兵,这架势居然比在魔都的时候还夸张,刘铁柱他们一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对于这种紧张气氛的嗅觉格外的敏锐,一个个都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所以坐在车里全神贯注,整个身体都保持在一种随时可以动手的状态下。
而此时的白俊逸也处于一种高度警戒的状态下,如果真的有人要对付他,那么京城就是最好的下手地点,虽然直动用武力的可能性不高,但是常年的生死经历已经让白俊逸习惯把任何容易被忽视的不可能都全面的纳入自己考虑的范围之内。
一切,都很安静。
只有车子在行径的声音。
因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关注和麻烦,所以三辆车没有从市内走,甚至周围一些比较热闹的地方都刻意地避开了,不过为了最快速度地到达目的地,车子还是上了高速公路。
三辆军车在深夜的高速公路上呼啸奔驰。
军车这玩意永远都是值得人侧目的,前后各一辆运兵车,中间一辆军用的吉普,这样的高规格不是什么人都能用的,因而这三辆车占据了一条车道愣是没车敢抢道的,就算是前面有车堵住了,也很快就让开。
因此,车子行进的速度非常之快。
而忽然白俊逸察觉到了问题,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无论是同向的还是对向的高速公路上,居然一辆车都没有了!
只有惨白的路灯照耀着高速公路宽阔整洁的路面,中间的绿化带在高速运动之下被拉成了一条绿色的直线,远处灯火阑珊,一切都安静的有些可怕。
这么安静空旷的高速公路在其他的内陆城市深夜的时候可能不算奇怪,但是在京城这就是绝对不正常的!
京城的道路,特别是高速公路,只有在一种时候才会是没有车流的?封道的时候!
猛地,白俊逸的眼角闪过一抹炽热的火光,白俊逸的心跳猛然加速到了极点,整颗心脏就如同压力泵一样压缩到了极致,太快的速度,太短的时间内他只来得及大吼一声“跳车!”
军用吉普车此时最起码都有一百四十公里左右的时速,这个速度从车上跳下来会死人的,但是白俊逸的一声大吼之后刘铁柱等人在远远超过常人反应速度极限的时间之内反应过来,毫不犹豫地冲出了吉普车!
哪怕前面是枪林弹雨,只要白俊逸一声令下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身体冲上去。
七条黑影从军用吉普上跳下,半空之中的白俊逸只看见六条极其特殊的火光带着尖锐的鸣啸声从高速公路下方极速飞来?然后砰砰砰砰!
一连串连续六声爆炸声把整个寂静的夜空炸的沸腾起来。
火球冲天而起,巨大的冲击波让白俊逸横飞到了高速公路的对面,砰的一声撞在护栏上,高速公路上经过特殊加工的坚固护栏居然硬生生地被他的身体撞出一个巨大的凹痕,要知道在京城的高速公路上,哪怕是一般的车祸都不可能对护栏造成这样巨大的伤害,但是白俊逸的身体承受了这么巨大的冲击之后只是一个踉跄,然后迅速地翻滚到了路基下方躲藏好。
骂了隔壁的,单兵****单兵火箭筒,绝壁是正规军的人!白俊逸吐了一口唾沫,眼神凶狠如同黑夜之中的饿狼,远处那三团火焰还在熊熊地燃烧,伴随着浓黑的烟雾和不断的二次爆炸,不用说,之前护送他们的士兵在这猝不及防的攻击下全部交代了。
全是二十多岁的好小小伙子,居然死在了自己人手里!
白俊逸咬着牙,他喝道:“战术小队,报数!”
“三!”“四!”“五!”“六!”“七!”“八!”
白俊逸听见从各个方位传来的回应也松了一口气,好歹自己的弟兄们没事,这也说明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这些小子的确没有落下功课。
这报数方法是在遭遇了突然袭击之后他们约定的确认彼此安全的办法,各自有各自的代号,而一是他,二是影子江印雪,之后的数目分别对应刘铁柱等人。
“自由狩猎!给老子干了!”白俊逸怒骂一声,身体首先发动,整支队伍七个人,开始了黑夜之中的狩猎,而他要用自己依然铁血无比的手段震慑隐藏在黑暗之中的黑手,蛮王依旧是蛮王,威严不容任何人挑衅!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