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死太监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周复,周家最为出色的继承人,和其他的家族不同,周家可以说是大家族里继承人最没有争议的,因此而带来的问题也是最小的,因为所有的继承人都被周复杀了。www.yxdh.com
没错,是杀了。
车祸。
暗杀。
中毒。
失踪。
各种各样层出不穷的手段和死法曾经接连不断变着花样地在周家拥有继承家族资格的子嗣身上上演着,一开始,谁都以为这只是意外,可是当一个疯了,另一个出车祸死了,还有一个去登山莫名其妙地从山上摔下来死了之后,谁都知道这一切并不是意外而已,要不然的话周家也太倒霉了一些,偏偏意外都发生在他们家年轻一代的身上,还都这么凑巧?
就算意识到了这些都是蓄意的人为,但是刚开始的时候谁也没有把注意力放在天生病态苍白走路好像都弱不禁风有些沉默寡言的周复身上,因为他太不起眼了。
二十岁之前的周复是个典型的默默无闻的人,据说他的身体因为是早产出生的所以一直以来都很弱,体弱多病一直到十岁之前都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哪怕是十岁之后渐渐地稳定下来也只是代表着他能够和一个普通人一样过上稍微正常一些的日子而已。
从小在病房的时间多过于在外面的时间,所以周复的性格很孤僻也和胆小,一般情况下轻易不和人接触。
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和其他出生开始就受到精英教育的继承人相互竞争?
所以所有人都把他忽略了,一直到一连串的离奇意外死亡之后有一天,大家忽然发现了有继承资格的人只剩下了一个周复。()
周复的名字和他的崛起一样好像是眨眼之间就完成的。
他跟白俊逸之间的恩怨则更简单了,周复在他最顶峰的时候没有和其他家族的继承人一样选择出国深造,而是来到了部队,对于周复这样的人来说,要么就什么都不要,要么就是最好的,所以他选择了华夏刀锋战术小队。
结果自然是显而易见的,阴沉而刚愎自用并且极度自私还带着收服他们的目的来的周复自然被白俊逸一脚踢了出去,并且可以说是用一种对周复而言极其欺辱的方式赶走的,这对周复来说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痛恨。
“本来还担心你离开了部队这么大半年身手会退步了,但是我送给你的那份大礼包却一点效果都没有,看来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会让人失望啊。”周复笑眯眯地对白俊逸说,那看似平和和病怏怏的眸子里有着深刻无比的怨毒,这是对一个人真正地恨到了骨子里才会有的光芒。
白俊逸懒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端着茶杯慢条斯理地喝,头也不抬地说:“你还是这么让人讨厌,伪君子和真小人身上所有的缺点你全有了。()”
其实对于周复,白俊逸从不敢有丝毫的轻视之心,如果说潜力和为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狠辣程度,周复绝对是最大的一个。
十岁之前的废物,到了二十岁的时候周复凭着他自己常年吃药住院孱弱无比的身体底子硬生生地拥有了凭真功夫进入刀锋战术小队门槛的资格!
而在之后的训练之中,白俊逸也明白了周复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狠辣,绝对的狠辣,不是对别人,而是对自己的狠辣。
那种几乎要把自己给逼死的狠辣,很多时候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能压榨出自己身体的潜力,而一旦没有压榨出来那么就是必死的局面,这样的事情上演了一次又一次,而周复也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强大。
坦白地说,白俊逸始终都觉得周复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合格的杀手,如果不是他有那么多一个杀手不该有的心思的话。
而跟这样一个人作对,显然是任何人都无法轻松起来的,哪怕是白俊逸,也觉得很头疼,更何况他结下的还是不死不休的生死大仇。
“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恨你,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已经达成了我的目标,在那些所谓的家族继承人还在想着怎么和家族里的其他兄弟姐妹争权夺利的时候,我在布局的是怎么让我自己的家族更加壮大,但是你,你把我的一切计划全部都毁了,还那么羞辱我,让我几乎完全失去了在家族里的话语权,哈哈哈,白俊逸,我每次想到你的名字都恨不得把你给生吞活剥了,这种感觉你能不能体会啊?”周复的表情几乎扭曲地看着白俊逸,脸上的五官扭曲的如同厉鬼一样。()
白俊逸耸耸肩,一脸风轻云淡地说:“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你也不用这么恨我吧,最重要的怎么不说?话说回来,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误会,那一脚怎么就那么准,把你的两个蛋都给踢碎了呢?”
永远不要怀疑白队长气死人的功夫,这厮一旦犯起贱绝对是敌我不分的秒杀大技。
果然,周复的脸色猛地从铁青变成了漆黑,一双原本就闪闪发亮的眼睛此时更现实点燃了的火炬一样,死死地盯着白俊逸。
身为一个男人,这绝对是奇耻大辱,绝对不能忍受的事情。
当年白俊逸的一脚,直接把他身为一个男人的象征给一脚踢碎了。
死死地咬着牙,他忽然笑了。
脸色表情也恢复到了正常,周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平静地说:“白俊逸,你给我施加的痛苦我绝对会让你十倍、百倍地还回来,你等着吧。”
说完,周复扭头要走。
白俊逸冷笑一声,看着这个最有可能是害死唐小三的罪魁祸首,他哪里能让人威胁了还这么简单地走?于是白队长又开启了犯贱模式。()
“太监。”
两个字,让周复所有强装出来的冷静全部支离破碎。
“白俊逸!你欺人太甚!”周复那变形了的嗓音嘶吼一声,猛地转身一拳轰向白俊逸。
白俊逸冷笑一声,双脚猛地一踩地面,整个人连带屁股底下的沙发像是装了滑轮一样飞速后退,躲过了周复这一拳,白俊逸单脚上挑,足尖踢在周复的手腕上。
周复却像是早有准备,手掌下沉,抓着白俊逸的脚一拉一扯,把白俊逸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白俊逸顺着周复的力量站起身,因为一只脚被周复抓着的缘故,他的身体像是鲤鱼一样蹦起来,另一条腿甩向周复的脸颊。
面对空气爆压的呼啸声,周复眼神中闪过一抹凝重,不得不松开白俊逸的腿大步后退。
“以前你打不过我,现在你还是打不过我的,正愁找不到机会教训你一定你就送上门来了,真是体贴啊。”白俊逸嘿嘿怪笑。
周复怒哼一声,理智告诉他现在和白俊逸动手绝对不是明智的选择,但是白俊逸一旦动手了停不停下来的选择权就不在他的手上了。
两个人之间的交手速度和频率极快,只是显而易见的周复绝大多数时候都在防御,极少有机会反击。
终于,周复被白俊逸一脚踢飞,而这一脚直接把周复踹得撞出门去摔在外面的地上。
一圈人呼啦啦地围上来,企图阻止白俊逸继续打周复。
周复从地上爬起来,本就惨败的脸色更是气喘如牛,嘴角渗着一种嫣红的血色,只是却强忍着没有吐出来。
白俊逸从屋子里面走出来,整个人如同战场里走出来的战神,浑身上下散发着无比强横的气势。
只是此时,白俊逸的胸口也有一个脚印,这是之前周复留下里的,周复的潜力的确很可怕,哪怕是再衣食无忧的生活也没有让他放下过对身体的锻炼,而这样的人再加上极其可怕的潜力就成让周复成为了一头几乎随时都可能爆起杀人的恶狼。
“死太监,我说过你打不过我的。”白俊逸笑嘻嘻地对周复说。
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叫太监,周复的脸色几乎阴沉的要滴出水来,他疯狂地怒吼朝着白俊逸要扑上去,周复曾经觉得自己无论遇上了什么事情都能够保持绝对的冷静,但是在面对白俊逸这个把自己男人的象征踹爆的家伙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理智完全就不能阻挡滔天的怒火。
只是周复的疯狂却被一群人给拦住了。
之前两个人打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注意到,但是在房间里面谁都不敢轻易进来,但是现在不同了,周复被踹飞出来,他们再想要装作不知道也不可能了,于是抱腰的抱腰,抱大腿的抱大腿,抱胳膊的抱胳膊,六七个男人居然硬生生地把周复给压了下来。
而相对之下看起来冷静很多的白俊逸则就没有人来管他了,反正白俊逸看这样子比周复冷静多了,应该不会太冲动才对。
他们想的不错,白俊逸的确没有冲动也没有相识周复那样做出疯狂的事情,他只是走到了被压制的动弹不得的周复面前,伸出手拍了拍周复的脸,笑嘻嘻地说:“听说太监没有喉结的,我看了看你果然没有哎,这脸上都这么嫩的,哈哈哈。”
看着白俊逸张狂大笑扬长而去的背影,周复想着本来自己这一趟是打算过来示威顺便气一气白俊逸的,但是结果却成了自己被揍了一顿不说还给气的半死的局面,特别是之前白俊逸的那个动作那句话,让周复几乎要咬碎了一口牙。
白俊逸的身后传来了周复无比怨毒的咆哮声。
“白俊逸你给我等着!这件事情绝对不会这么完了!我要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回应周复的咆哮声的,是白俊逸从远处砸过来的一块板砖。
那板砖好像长了眼睛一样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朝着周复的脑袋砸过来,而可怜的周复此时正被七八个深怕一放开他就爆起追上去和白俊逸打架的人压着,居然丝毫都动弹不得。
眼睁睁看着板砖越来越近,周复怒吼道:“你们都是瞎子啊!快放开我啊!”
只是还没有等这些人反应过来,那板砖已经啪的一声盖在周复的脸上。
僵硬整个都僵硬的,周复之前挣扎的动作,要咆哮出来的怒吼,全部都停顿住了。
鲜血顺着板砖和他的脸的缝隙流淌下来,一滴滴地把他胸前的衣服打湿。
“快,快叫医生过来!”有人惊慌地大吼。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