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花样作死选手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红粉武士馆的确算得上是很高档的娱乐场所,而在原本黑帮组织就合法化的j国,一些声色犬马的娱乐活动更是发达无比,红灯区都是合法化的,你还指望这样的国家夜生活能有多纯洁?
这个红粉武士馆光从娱乐水平上来说,的确甩了国内好几条街。www.loxow.com
猫娘的职业素养很不错,一个劲地和刘铁柱抛着媚眼,一边捞着小费居然还不忘记介绍红粉武士馆的娱乐项目,在猫娘的叙述中,白俊逸算是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了。
被外面那些没出息的吊丝们传的神乎其神的东西在这里只是最常见的玩法而已,什么刺激什么新鲜只要你有钱在这里想怎么玩都行,简单的说,在这样的地方,只要你有钱你就是爷你就是皇帝。
而同样的,这里提供的服务是别家没有的,它的消费也是别家不敢开的,在猫娘轻描淡写地说出几个数字之后白俊逸顿时清楚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销金窟。
不过还好,川口龙一在这的家底不能用丰厚来形容,所有的花费都是川口龙一报销,这些钱对他来说也只是九牛一毛。
用着别人的钱自然是没有心理压力的,叫了最好的红酒坐在一个嗨歌用的舞池休息卡座旁边,白俊逸懒洋洋地看着人来人往,在红粉武士馆这最基础的酒吧功能自然不能少了,喝了酒才有兴趣玩别的嘛,毕竟多数男人还是需要酒精来刺激一下兽性的,因而这里的酒吧很豪华,很大,人也很多。()
恍惚之间,霓虹闪烁,白俊逸感觉好像和国内差不多,好像此时的自己不在东京川口组旗下最大的销金窟伺机找麻烦,而是在国内的某个酒吧消遣娱乐。
只是周围生生传入耳的j语交流声提醒白俊逸他到底在哪里。
这个功夫,刘铁柱已经和猫娘抱着纠缠在一起了,简直太不善良了。
面对刘铁柱此时的表现,平日眼里揉不得沙子的江印雪到是装作没看见,这是在外面执行任务,一切都以任务为重,刘铁柱也不是容易精虫上脑用下本身思考的人,他也一样,一切为了任务为重。
喝着酒吃着水果,白俊逸考虑着从哪个方面下手比较好,虽然寻常闹事是他拿手的,但是既然玩大的话忽然拿起一个酒瓶子到处砸人显然太没品了,这是喝醉了的醉汉才会做的事情,也达不到效果,事倍功半的事情白队长从来不会做的。
不过,这个世界上从来都不缺作死的人,花样作死别样出色的人更是数不胜数,在酒吧里,就是这样的人最多。()
虽然酒吧里各色各样的姑娘很多,要清纯的可爱的职场的都有,但是一个个毕竟是小姐出身,说白了还是太媚俗,所以容易腻,因而她们都装不来冷艳,像是江印雪这种冰块一样坐在那就是冰山的女人更是几乎见不到。
这样的女人一般也不会来这样的地方,一旦来了,就像是一滩鲜血渗进了海水里一样很容易就引来一群饥饿鲨鱼的环伺。
花样作死选手很快就上场了。
两个****人士般模样打扮的中年男人晃晃荡荡地走过来,看那通红的脸色和摇晃的步伐,显然是喝多了。
穿着大领的开口衬衫,故意露出胸口的刺青,一脸张扬跋扈的恶人表情好像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黑帮出身一样。
“美女,你很漂亮,我觉得你是这里最漂亮的女人了,我们喝一杯,庆祝你长得这么漂亮。”一个中年男人端着酒杯哈着酒气靠近江印雪,口齿含糊不清地说。
白俊逸虽然听不懂,但是看那德行也知道是一种作死的铺垫了,对于这样的小蚂蚁白俊逸是懒得理会的,不过对于他们敢于向江印雪挑战的勇气是发自骨子里佩服的,这样的事情他就不敢,是真的不敢。()
江印雪冰冷的眸子扫过了眼前这个哈着酒气一脸迷糊的男人,她甚至敏锐地察觉到了对方黑黄的牙缝里面黏着不知道是哪一顿吃剩下来的菜叶子,本就有严重洁癖的江印雪感觉更加恶心。
对于让自己感觉到恶心的生物,江印雪的反应向来很直接和干脆。
啪。
整整一瓶没开封的红酒在脑袋上开了花,男人也应声缓缓地倒了下去。
伸出紧绷迷人的长腿一脚把男人好歹百八十斤的身体踢皮球一样地踢飞,江印雪冰冷的眸子扫向了那个男人目瞪口呆酒意都被吓醒了一大半的同伴,微微蹙眉的动作更是显示出了无比的厌恶和鄙夷。
“猪,你也要和他一样的下场吗?”
江印雪冰冷的j语把那个处于痴呆状态的j国男人吓得浑身都一个哆嗦。
“不,不敢。”男人说了两个字就屁滚尿流地滚了,这厮也还算是有义气的,跑路临走还不忘搀起同伴不知死活的身体跑了。()
这么一个插曲,忙着被刘铁柱占便宜和收小费的猫娘也被吓到了,她眼神恐惧地看着江印雪,小脸微微发白。
刘铁柱心疼地说:“宝贝,你怎么了?”
宝贝都叫上了,这次别说江印雪,就是白俊逸都有把这厮揍一顿的心思。
还没等猫娘说话,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快步走了过来。
经过介绍,这家伙是这里大堂经理一样的角色,粉红武士馆的办事效率的确很高,这边事情才出了没有一分钟就有人专门来负责了,这人闭口不提之前的事情,只是说他们服务没有做好给三人造成了困扰,请原谅和包涵之类没有营养的话,完了还送了一些水果和酒水过来。
正交涉的功夫,之前屁滚尿流地滚蛋的花样作死男不负所望地回来了,还很自觉地带了一票弟兄,浩浩荡荡的很有气势的样子。
周围一路过来,引来的是人们看热闹和有兴趣的眼神,而不是恐惧或者害怕,这样的场面要是放在国内早就吓得人仰马翻鸡飞狗跳了,但是在粉红武士馆却见怪不怪,一来j国国内本身就是****盛行的氛围,大家对于****仇杀打架之类的事情完全是习以为常,二来嘛,能跑到这样场所来消费的都是一些所谓的上层人士了,这些人和****甚至和这的老板川口组自然是有关系的,当然不会害怕这么点小阵仗。
“就是这个女人!”之前被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利索的男人现在到是趾高气昂,对着为首的一个黑西装男人说道,手指还指着安静坐在沙发上的江印雪。
那男人带着十多个人,看见这三个人冷笑一声,推开了上来想要交涉的猫娘,用j语说:“你们面生的很,是哪个帮会的?”
江印雪是连看一眼这群人都觉得腻歪和恶心,撇过头看着白俊逸,刘铁柱也无辜地看着白俊逸。
于是白队长很无辜地被认为成是三个人的首领,大家都看了过来。
发现仇恨瞬间被转移到自己身上的白俊逸叹了一口气,自己这专业擦屁股的还是不得安生啊。
不过既然是来搞事的,自然不怕事情闹不大,本就刻意地打扮成混混模样的他一提裤子,穿着劣质皮鞋的他一脚踩在了茶几上,露出白花花的袜子,衬衫领口大开,露出里头手指粗的金项链,斜眼看着那男人,刚要打算霸气侧漏地说几句开场白,忽然白队长愣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尼玛的不会j语啊!
于是气势酝酿的很足的白俊逸顿时就怂了。
这时候,发现了白俊逸尴尬的刘铁柱很没心没肺地扑哧一声笑出来,一开始还含蓄一些,然后就是捧腹大笑。
白俊逸恼火地瞪了不给力的刘铁柱一眼,然后对江印雪说:“给我翻译,告诉他们,老子是丐帮的!”
丐帮?也真亏你想的出来,江印雪的嘴角都露出一抹笑容,冰山展颜,这美是摧枯拉朽惊心动魄的,一群男人和远处看热闹的都愣了。
很快,江印雪就吝啬地收起了笑容,她正色地对那群男人说了一串j语。
也不知道江印雪说了什么,那群男人忽然一个个两眼通红跟见到了杀父奸母的仇人一样看着白俊逸,一个个哇哇叫着要冲过来很可怕的样子。
白俊逸无语地对江印雪说:“虽然我不会j语但是基本的****傻逼之类的话也听得懂好不好!你这么陷害我于心何忍啊!”
江印雪撇过头,嘴角微扬,笑得像是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白俊逸哼哼唧唧地站起来,瞥了一眼那群那人,忽然抓起了茶几上的一瓶红酒朝着为首的那厮脑门上就砸过去,叫骂道:“奶奶个腿儿的,老子就是来揍人的,有个屁的功夫跟你们墨迹,干!”
呀哈!没想到自己这么多人还没动手,那边人少的还先动手了,为首的男人觉得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叫骂一声刚要招呼弟兄们上去收拾人,那个被砸过来的酒瓶子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想躲却怎么躲都躲不开,于是碰地一声,就好像他直挺挺地站在那等着被砸一样脑门开了花。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