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影子江印雪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健介君,你怎么了健介君!你为什么不躲开啊?站在那给酒瓶子砸,结果现在头破血流的也完全彰显不出来你身为男人和战士的勇敢啊!”一个相当喜感的小胖子哭着喊着抱住了被白俊逸的红酒瓶砸得七荤八素的男人,抓着他的衣领大力地摇晃着不断地大吼。()
那悲愤的表情活像是八点档的狗血偶像剧里看见心爱的人死在自己眼前的男主角一样,死命地摇死命地晃,恨不能把男人最后还生下来的一口气给摇断了。
那唾沫星子喷在了本就满脸是血的健介头上,本就混混沉沉感觉脑袋里好像有十七八个号角在一起吹响的健介被这么一阵死命的摇晃顿时感觉自己的命都没了大半截,他艰难地伸出满是血污的手一把按住了小胖子抓着自己衣领的手,气若游丝地说:“你,你再摇的话,我,我一定把你给大卸八块啊八嘎牙路!”
小胖子被健介最后一句猛然拔高了调子的大吼给吓到了,下意识地一把松开了健介的衣服一屁股坐在地上后退了两步,眼神惊惶地看着健介。
而健介毫无准备之下被小胖子这么一松手顿时就砰地一声摔在地上,偏偏这悲催的家伙还是后脑勺着地,本就一阵阵头晕晕眩觉得自己被那个红酒瓶子砸的脑震荡的健介眼前一黑,手指颤抖地指着小胖子,此时他对这小胖子的恨意估计远远超过了对白俊逸的恨意,然后他一句话都没说出来很干脆地晕了过去。()
“我,我不是故意的啊!”小胖子都快哭了。
所幸,此时其他健介带来的人正如临大敌地看着一步三晃走过来的白俊逸,没有人有功夫管他对健介造成严重二次伤害的罪魁祸首。
而清晰地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白俊逸都快乐出声来了,这不认识的小胖子这一招简直就是年度最佳补刀啊。
“混蛋,你们到底是哪个帮会的?”一个有些害怕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凶相来伪装的男人阴沉地低喝道。
白俊逸不会j语,听不懂他说什么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不需要说话,这种时候干翻他们就行了。
反正他来j国又不是丢手绢找朋友来的。
前一秒还懒懒散散的身影在下一刻猛地发动,如同豹子一般的身躯衬着周围的昏暗环境几乎像是眨眼之间就隐身了一样恐怖,而更恐怖的是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一个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可怜虫面前。
这个可怜虫甚至还瞪大了眼睛到处在寻找白俊逸的身影,当他的瞳孔中倒影出白俊逸的脸的时候,那一抹恶魔一般狰狞的笑容是他看到的最后影响。
砰。()
打群架的时候最好用的武器绝对是人,这一点不要去怀疑,白俊逸抓住了之前被自己打晕过去的可怜虫,轮圆了他的身体呼地一声横扫出去一大片。
顿时人仰马翻鸡飞狗跳。
当解决掉最后一个很碍眼的家伙之后,白俊逸来到了之前那很喜感的小胖子前面,笑眯眯地伸手捏了捏小胖子那白白嫩嫩的脸蛋,说:“我听不懂j语,也不会说,所以求饶之类的话你就不用说了,看在之前你的补刀让我很满意的份上,走吧,我决定大发慈悲放过你了。”
也不知道这个小胖子听懂了没有,连滚带爬地起来头也不回地一路消失不见。
“哥,这个小胖子很可疑啊,为什么放过他?”刘铁柱凑到了白俊逸身边问道,他自然知道白俊逸的习惯,执行任务的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达成任务,什么大发慈悲之类的话完全就是扯淡,他简直是可以做到六亲不认的,但是现在却莫名地放过了一个看起来十分可疑的小胖子,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刘铁柱可不会觉得连自己都看出了小胖子的可疑但是白俊逸却没有发现。
“哦?怎么说?”白俊逸笑眯眯地回去沙发上坐下来,很没有形象地把双腿摆在茶几上,一点都不把周围j国人那惊悚的目光放在心上的样子,这些j国人没有办法不惊悚,眼前这个看起来完全没有多大力气的家伙居然一个人眨眼之间就干掉了十多个人,这个家伙还是不是人类。()
之所以这么问刘铁柱,白俊逸也是想要看看这个小子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有没有放松过基本功的训练,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来的话他今天可要吃排头了,白队长的六亲不认并不是开玩笑,特别是对自家兄弟,格外严厉,一旦被他发现不符合他心目中标准的要是处罚起来连影子江印雪都皱眉头,要知道这个娘们也是从他的手底下练出来的,都不知道被训过多少次了。
对白俊逸的心思刘铁柱哪里能不知道,顿时就紧张了起来,白俊逸的操练还是不要再重温比较好,最好这辈子都不要让他想起那段痛苦不堪的往事了。
“之前那个小胖子抓着那个男人的动作和摇晃的幅度来看,显然是故意的,再笨的人都不会对一个头部受了重伤的人大吼大叫这又不是在拍狗血苦情剧,而且那种程度的摇晃也完全是没有必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最后松开那个男人的力道和幅度,完全就是故意的,甚至对于男人后脑勺落地的控制也经过了精心的安排布局。”刘铁柱皱着眉头认真地说,那认真的表情就像是在应付一场考试。
“说完了?”见到刘铁柱眨巴着眼睛貌似纯良地看着自己,白俊逸扬起眉头说道。()
刘铁柱一阵错愕,难道还有自己遗漏的?
摇摇头,刘铁柱仔细地把整个细节都回忆了一遍,发现的确是没有什么遗漏了的地方,只好可怜兮兮地看着白俊逸。
“印雪你说。”白俊逸摆头对江印雪说。
江印雪瞥了刘铁柱一眼,冷静地说:“那个小胖子,听得懂中文,而且他还是一个地道的华夏人。”
刘铁柱目瞪口呆,还没有等他问出来,白俊逸就说:“眼神,注意他的眼神,我说出那话的时候那小胖子的眼神很不正常的冷静,甚至还有一点捉弄人成功的得意,这个小胖子,应该是川口龙一留在这边给我们的内应,只是他似乎有些心高气傲啊。”
“靠!敢在老大面前装逼,抓出来宰了!”刘铁柱忽然大声地说,一脸严肃好像见到了什么仇人一样。
“你这么转移话题也没有用,回去老老实实做三个特加餐。”白俊逸笑眯眯地说。
刘铁柱脸色一苦,冲上来抱着白俊逸的大腿嚎叫道:“哥,你不能这么绝情啊,三个特加餐会死人的啊啊啊!”
白俊逸一脚踹开了这活宝,扭过头去,之前第一次小冲突的时候过来的经理模样的男人又一路小跑了过来,只是这一次他的笑容殷切了很多很多。
“哈衣,三位晚上好!”经理的笑容十分的客气,一上来就带来了两个相当漂亮的软妹子,这两个软妹子很上道地过来缠在白俊逸和刘铁柱的身边,甚至于还有一个很阳光的帅哥,这个帅哥一脸灿烂笑容地走向了江印雪。
卧槽,美人计见得多了,美男计还真心第一次见,用在江印雪身上的美人计?白俊逸和刘铁柱同时看向了那个满脸即将手到擒来笑容的帅哥男人,默默地为他默哀。
果然,江印雪大小姐冷冰冰地看着向她靠近的男人。
那男人似乎自我感觉依然还良好,他用低沉磁性的嗓音说:“你好,美丽的小姐,真的很荣幸能够和你相遇,看到你我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在京都府圆山公园盛开的美丽樱花,纯洁美丽而内敛,我相信,你和我一定前世有缘,所以今生才能够在茫茫人海里相遇。”
白俊逸僵硬地扭过脖子,发现刘铁柱这厮也同样僵硬地看着自己。
好想吐啊……
江印雪脸上的表情更冷了,她看着死人一样地看着那个男人,鲜红的嘴唇轻轻开启,说:“你再靠近一步的话我一定会让你飞出去。”
那男人却完全无视了江印雪身上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他潇洒无比地耸了耸肩膀,说:“美丽的女孩,不知道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觉得快乐的,无论是哪方面?”
得,煽情不成直接来耍流氓了。
白俊逸摇摇头,和刘铁柱一起坐等悲剧的发生。
果然,悲剧立刻就发生了。
那个企图靠近江印雪的男人真的飞出去了。
除了白俊逸和刘铁柱之外没有人看见江印雪是怎么出手的。
总而言之,那个身材相当标准的男人整个身体在半空中足足横飞了有七八米远,然后在一片惊叹的声音中砸在舞池中央,引起了无数人一片鸡飞狗跳的尖叫声。
而那个一脸笑容的经理也愣了。
愣过之后他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说:“三位,这里是红粉武士馆,我们不想在这里出现任何的麻烦,虽然不知道三位来的目的是什么,但是现在请三位立刻离开,之前的酒水账单就算了,否则的话,山口组的怒火不是三位能够承受得了的。”
之前这男人估摸着这三个人不太好对付,虽然红粉武士馆家大业大背景更大也不怕事,但是这里毕竟是开门做生意的,自然有一套生意经,对于这样来历不明却很强大的人还是以拉拢为主,只要能客客气气地送走人就算是和平解决,但是江印雪这么一脚算是踩在红粉武士馆的脸上了,他自然不能忍。
脸色比之前更冰冷的江印雪径直走过来到经理的面前。
有了前车之鉴,经理这才意识到就目前的武力对比之下自己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后退一步凶恶地说:“你要干什么!”
经理忽然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之前小冲突发现那个很帅气的男人非常强,本以为他就是这三个人里最强大的,但是后来的大冲突之中另外一个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的男人却更强的离谱,本以为这个女人是比较好对付的,毕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可那一脚实实在在地踹碎了他的玻璃心。
这种不对劲加上江印雪走到他的面前,经理忽然觉得自己就是一头母狮子面前的小羊羔一样可怜。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