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嘴贱则无敌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在病房里两个女人还进行一场别开生面的谈判的时候,白俊逸在医院外面忽然找到了乐子。()
三个黄毛小混混这时候正一脸淫笑地把梁红豆软妹子包围在一个角落。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看脸说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三个小混混一头五颜六色跟杂毛野鸡似的头发,为首的一个还整了一个流川枫一样的发型,耳朵上带着一枚看起来绝对不超过10块钱的耳钉,满脸坑坑洼洼的麻子和雀斑,让人隔着老远就能够嗅到他们身上的人渣味道。
至于梁红豆,娇小的身子穿着一身洁白的护士服,怎么看怎么好欺负的软绵绵模样,被这三个小流氓给包围了之后一双大眼睛里更是充满了惊惶和无助,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护士小姐,你这么害怕地躲着哥几个干什么,哥几个是身体不舒服才来医院的,这不是找医生的嘛,你看你躲着我让哥哥多伤心啊。”带头的流川枫小黄毛嘿嘿笑着露出一口黑黄黑黄的牙齿说道。
看着眼前越来越近夹杂着浓重的烟味和口臭的大嘴,梁红豆软妹子吓得快哭了,身后就是墙壁,梁红豆现在完全是躲无可躲。()
要怎么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梁红豆眼看着这个流川枫黄毛嘴巴都要贴近自己的鼻子了,小妮子惊慌之下完全是下意识地一招撩阴腿……
砰。
“啊!”
但凡还是个男人,那玩意就绝对碰不得,更何况是现在梁红豆这一脚上去,哪怕是梁红豆的力气小的可怜,可男人那地方脆弱啊!
流川枫黄毛完全没有想到到手的兔子居然还会反咬人一口,瞪大了眼珠子双手捂着裤裆身体弓成了一个虾米。
“嗷!”流川枫黄毛嘴里发出凄厉的惨叫。
梁红豆吓得小脸煞白,下意识地想要跑掉,但是发狠的流川枫黄毛却满脸痛苦地说:“别跑!你这么踢了我就想跑?哪里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那要不然你想怎样?”
问出这话的,却是白俊逸。
当吓得不轻的梁红豆看见白俊逸的时候,一双眼睛都冒出了光彩,她惊喜无限地跑到了白俊逸身边,委屈得连告状都不敢了,抓着白俊逸的衣角如同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躲在白俊逸身后。()
“麻辣隔壁的,你是哪里冒出的葱?”流川枫黄毛恼羞成怒地朝白俊逸狰狞道。
“嘘!”白俊逸把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他们声音小一些,指了指不远处的人,低声说:“小声点。”
“哼哼呵呵,怕了?”流川枫黄毛龇牙咧嘴地狞笑,努力地想要做出凶恶的表情但是依然传来的阵痛让他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怪异,他显然误会了,他狞声说:“怕这里的事情搞大了给别人知道让这个小护士工作不保?”
流川枫黄毛很得意,他觉得是自己抓住了对方的痛脚,一个护士在医院里头居然把人给踢伤了,这闹大了肯定是他们占便宜。
“你想的太多了。”白俊逸耸耸肩,摆手说:“你说话声音要是太大了,让别人看到误会我和你认识怎么办?我这么有素质有修养的四有青年一旦跟你这样没素质没修养的人牵扯上了关系瞬间就拉低了我的档次好不好,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看一个男人的品味要看他身边的女人,而看一个男人的层次要看他的对手,咱们要是有什么不愉快的私下里安静点解决掉就好,你这大白天的在遗愿里头大吼大叫这样侮辱我就不太好了吧?”
“……”
什么叫做气死人不偿命?
什么叫做嘴贱天下无敌?
什么叫做真正的唇枪舌剑?
当了小混混那么多年,流川枫黄毛自认为自己也算是见识过不少的人,经历过不少的阵仗,可是现在他算是真正地理解到了上面三句话的含义了。()
他们这圈子里头骂人无非就是你麻辣隔壁,他麻辣隔壁,你他麻辣隔壁,简单直接粗暴干脆,但是却像是隔靴搔痒,这几个字现在连小学生都会,张嘴就来几乎成了口头禅,攻击力低下不说还完全暴露了自己词汇量的匮乏,就连平时说句话要是不带上对直系亲属的问候就觉得吃拉面不放辣椒,吃汉堡不喝可乐上酒吧却没有女人发骚一样淡的不是个味。
而今时今日,就在这救死扶伤的第一人民医院里头!
眼前这个看起来笑眯眯很好欺负的男人说话没有带一个下流的龌龊字眼,更加没有问候女性直系亲属,可让人听起来就是有一种血脉不畅血管郁结恨不能让人抓着头发咬牙切齿把眼前的家伙切碎了剁成块再捏成肉丸子的冲动?
流川枫黄毛张合着嘴巴,努力地想要说出几句震慑人心的骂人的话来挽救自己的尊严,但是他嘴巴张开又合拢,喉咙里头发出嗬嗬的声音,一张坑坑洼洼的麻子脸涨得通红甚至嘴角都流出了口水,但就是脑子里转来转去的就是你他吗的之类毫无营养和攻击力低下的话,而这样的话他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这一旦说出来了立马就高下立判更加自取其辱,脸颊上的肌肉不断地抖动抽搐着,但是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流川枫黄毛的泪水几乎要夺眶而出,活了整整二十八年,他第一次产生了当初初二的时候早早地和老师干架然后退学是多么愚蠢到可怕的决定。
没文化,连骂街都要吃亏!
“强哥,你怎么了?你表情好难看。”流川枫黄毛身边的跟班狗腿关切地说。
“强哥,跟这样的小白脸废话什么,直接板砖拍死他麻辣隔壁的。”
本来还算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流川枫黄毛在听见他麻辣隔壁这句话的时候彻底爆发了,他死死地握着拳头低吼道:“滚!全闭嘴!”
此时此刻,流川枫黄毛感觉谁要是在自己身边点个打火机自己立马就能跟超级赛亚人一样浑身着火,五脏六腑里头的心啊肝啊肺啊统统都要爆炸了,被气到脑溢血的流川枫黄毛跟盯着杀父女干母而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盯着,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来,“牙尖嘴利,光是嘴皮子顺没有任何作用!”
白俊逸含蓄一笑,甚至有些腼腆:“说的好像气到差点爆肝的人不是你一样,不过我也挺理解你们的,别人都说你们是小混混是流氓,甚至你们连走在路上都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你们,而你们心理又何尝想这样呢?每个人他的内心都会有一片美好的圣地,大家都有自己的梦想,虽然你们披着混混和流氓的皮,但是如果肯回头是岸的话,还是一样会发光发亮的,你们要向我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为我们的祖国我们的民族做出自己的贡献。”
白俊逸的表情极度诚恳,充满了真诚的眼神和语气甚至有一种他自己都要感动了的魔力,而眼前的三个混混一颤,在心里居然不可抑止地想到了自己小学生的时候写过的作文《我的梦想》。
流川枫黄毛依稀还记得,自己当初写的是想要当一个科学家……
“好好地想一想吧,扪心自问你们现在可以无所事事在酒吧里在大街上游荡,十年二十年以后,当你们的同龄人都做了爸爸,有了工作有了家庭老婆孩子,你们还愿意过现在这样的生活吗?人可以没有钱没有地位,但是不能没有梦想地活着。有些人活的卑微,因为他们是行尸走肉,有的人活的伟大,他们因为梦想而伟大!”白俊逸握着拳头一脸激昂地说。
流川枫黄毛和两个同伴更震惊了。
白俊逸瞥了一眼这三个流氓,咧嘴一笑,拉起了旁边同样两眼冒着星星地看着自己的梁红豆软妹子就走。
“白大哥,你说的真好!我一定也会向你学习的!”软妹子信心十足地说。
白俊逸一头黑线,傻妞,这摆明了是你哥把他们当猴子派来的逗比耍呢,你跟着瞎起什么哄。
而看着两人的背影,流川枫黄毛一身一震,忽然回过神来他大吼道:“他马勒戈壁的……”刚吐出这句话,他猛地扇了自己一个巴掌,他发誓自己再也不说这么没档次战斗力低下的骂人的话了,不过现在要做的事还是要做的,他手一指白俊逸的背影,尖锐地怒声说:“差点被他给晃点了,给老子拿板砖拍死他!”
说着,丫抄起了一个板砖朝着白俊逸的后脑勺就拍过来。
噼里啪啦。
一阵脆响之后白俊逸丢下了板砖拍了拍手,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呻吟的三个流氓,摇头说:“还是功力不够,明明都快把我自己都感动了怎么就感动不了你们三个?嗯,一定是朽木不可雕,一定是这样的。”
说着,白俊逸带着目瞪口呆的软妹子走了。
流川枫黄毛就像是被一百个大汉轮了一百次大米的无助小处女一样躺在地上,无语问苍天,打,打不过人家,骂,也骂不过人家,作为一个流氓一个混混,最失败的也就这地步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