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有一种反派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这家饭店以后不要来了,菠萝炒饭咸的要命,不过那个软壳下炸大虾的味道到是不错,就是分量太少了,这么几个菜居然吃了四千多块!简直就是抢劫!我一个月的卖身钱才一万块呢。www.weibogg.com”白俊逸喋喋不休地对唐凝发着牢骚。
唐凝很受不了白俊逸的碎碎念,更受不了的是这个家伙动辄就把卖身钱放在嘴边,开口一万块闭口卖身钱的,让唐凝总是把白俊逸的**和金钱牵扯上联系,这让唐女神非常的不爽。
“说了多少次不许你提卖身钱的事情,多难听啊!”唐凝气道。
“行行行,我不就是顺口一说嘛,我的重点是这里不好,晦气,下次不来了。”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朝前走,而苦逼的方术嘴角的肌肉不断地抖动着……他第二次被无视了!方术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
特别是在自己心仪的女神傅凰就在身边的情况下,这让方术觉得自己丢脸的事情全部给傅凰看到了,在女神面前让自己丢脸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方术快走几步,拦到白俊逸和唐凝的身前,眼神阴毒地看着白俊逸,说:“没有人敢无视我,从来没有!你是第一个!”
白俊逸好像这才注意到有方术这么一个人存在一样,抬起头看了方术一眼,耸耸肩说:“你挡着我路了。www.yacht4s.com”
听听,听听!你来听听!这是什么语气!一脸嫌弃好像看着路边的一条野狗一样,方术被白俊逸的表情和语气刺激的几乎要爆了肝,他咬着牙怒声说:“你知道不知道激怒我是什么后果?”
见过能装逼,会装逼,喜欢装逼把装逼当饭吃的,没有见过装逼装的走火入魔的。
“不太知道,你这么一说,我忽然挺感兴趣的。”对于把脸送上来给自己打的人,这样的特殊要求白俊逸从来不拒绝,毕竟这种尴尬又瘙痒难耐的需求一旦产生了就像是毒瘾发作一样很难解决,白俊逸不得不发扬一把助人为乐的好人精神。
“呵呵,你很快就会知道了!”方术阴冷一笑,忽然朝着白俊逸伸手。
是个练家子!
这一点白俊逸早就知道了,行内人看别人是不是同行从一个人的坐姿站姿和眼神就能够看的出来,到了白俊逸这样的境界基本上不用看,光是听他三次呼吸声就能大致地清楚这个人是不是同行,境界在怎么样的地步。
方术是一个练家子,功夫底子还不弱。()
只是看着他此时此刻的表现和凶狠的眼神,显然是个心胸狭小气量狭隘的人,这样的人往往容易被很多事情给牵绊住,换一句话说,别人不小心得罪他一句他就大动肝火斤斤计较,而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真正地在武学上走的太远?
只是看着他出手的功夫底子,似乎也是传承自名师的,而且也的确下过一些苦工,这样说来,到很是符合那种电视剧小说中一心妄图称霸江湖的邪教反派角色结果却被少年侠客一剑送去西天,临死了一边吐血一边仰天大吼我不甘心的悲情角色。
这只手极快,而且一出手就是杀招,手掌缩拢成爪,朝着白俊逸的眼珠子就抓来。
这一招着实狠辣的厉害,显然就是冲着人命来的,寻常人受了这么一招不死也要残废。
白俊逸的表情不好看,冷哼了一声,为这方术的歹毒而不满。
他送出一股柔劲先把身边的唐凝给松开,然后猛地出手朝着方术的手腕点去。
方术见到白俊逸的回应动作眼神一缩,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他不是白俊逸,自然不可能光靠着呼吸声就确定对方是不是练家子,更何况白俊逸的境界比他高深的多,白俊逸的深浅也不是他能摸的出来的,只是出于对自己的自信,方术依然没有把白俊逸当一回事。()
“难怪如此心高气傲,原来也会一两手,哼,我今天就要代你的师门长辈好好地教训你,让你知道知道天高地厚,不要这么狂傲!”方术冷声说。
“你知道不知道有一种人最擅长的就是抢走别人要说的话让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白俊逸淡淡道。
方术一愣,一直都是直来直去地冷嘲热讽的方术什么时候被这么阴损的话给说过,回过神来的他只觉得胸口发闷,脸色铁青的他哼了一声,朝着白俊逸再次出手。
这一次他的手掌摊开,形成手刀朝着白俊逸的脖子就砍来。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天下武功唯坚不摧。看起来平凡的招式在强大的速度下居然有了一种简单的摧枯拉朽暴力感。
白俊逸依然纹丝不动,反手就朝着方术的手腕点去。
手不沾手,衣不碰衣。
两个人来来往往如同闪电一般交手二十多招,居然硬生生地没有接触一次,两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在猜拳的两个醉汉,不断地比划变换着手势就是都很克制地没有碰到对方一下。()
对国术的了解还停留在电视里耍猴戏一样的跳来跳去的唐凝茫然地瞪大了眼睛,努力地想要看清楚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
虽然看不明白,但是两个人越来越快的速度和起劲的爆发,那劲风吹面而来带起的灼痛还是让唐凝感受到了两个人之间的交手和醉汉划拳的不同……
“你最好靠后站一些。”耳边传来了傅凰的声音,唐凝扭头看了她一眼,微微皱眉眼神里有着丝毫不掩饰的不满和冷漠,本身就对这个傅一臣的妹妹好感欠奉,加上唐凝觉得方术这个胡搅蛮缠的家伙就是傅凰引来的,此时更是不太待见她。
“我你知道你讨厌我,我挺理解你的,要是我是你的话,见到这样一个女人能不一巴掌过去就算是心地善良了。”傅凰很有自知之明,微笑着说。
唐凝冷淡地说:“我不想和你打交道,一点都不想。”
“我知道,不过我总觉得我们后面还会有更大的矛盾的。”傅凰微笑说。
唐凝眼神一凌。
此时,白俊逸已经和方术交手过了四十招了。
速度极快,因此四十招的时间也只是一眨眼就过,而在这闪电一般的交手中,忽然撕拉衣服被撕裂的声音然后就是一声吃疼的闷哼,方术后退了两步,看着胸口被撕裂的衣服还有一个微微凹陷的掌印,脸色潮红的他阴沉地看着白俊逸说:“你报上你的师门来,这样的年纪有你这样的身手不会是无名之辈教出来的,现在的你有资格让我知道你的师门,免得大水冲了龙王庙。”
白俊逸腼腆一笑,说:“根据我看电视得到的经验,通常说这句话的都是反派,并且这个反派还是吃了亏的,只是不好意思下台来才攀关系找个台阶下来。如果现在我们也是在拍电视剧的话我应该报出我的师门然后给你就会恍然大悟地说我的哪个哪个长辈和你认识,于是就这么个良好了,你会回头再找机会阴我,但是我们现在不是在拍电视,我也不打算给你机会私下里阴我,所以……我不会跟你说我的师门的,你这样的层次还不配知道。”
砰!方术觉得自己的胸口中了一枪,气闷的他几乎要吐出一口老血然后仰天长啸。
“既然你找死!怪不得我!”方术怒吼一声,猛地原地一跺脚,自古有文有太极安天下,武有八极定乾坤的说法,这方术这一脚就带着浓重的八极拳的风格,一脚荡八荒,一股看不见却摸得着的气劲从他的脚下震开,踩在地上的人都明显地感受到了脚下的震动。
好像这一脚把这幢楼都踏得晃动了一下。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开玩笑,这个地球上的确有超出常人想象的武林高手,但是武林高手不是奥特曼,能跟拔大葱一样地把大楼拔起来。
这么一跺脚,方术手臂下垂,手腕上带着的一串金丝楠木串珠从他的手腕上滑落下来,方术反手一抓握住了这串珠子,然后双手一拉,绷的一声好像是紧绷的弓弦被人弹动了一下,那串联着九颗金丝楠木珠子的丝线崩断开来,在丝线的串联下那九颗珠子贯穿成一条直线,方术握着珠子的一端朝着白俊逸一弹,九颗珠子就形成了三个方阵朝着白俊逸疾射而来。
一前两后形成一个三角形,这是一个方阵,而一个方阵在前两个方阵在后,形成了一个更大的方阵朝着白俊逸浑身上下所有的死穴冲来。
这是方术从一本古书中学到的一个阵法,这个阵法凶狠无比,可谓是团战中的超级大杀器,平日里方术一般情况不会用处这一招,但是每次一用必然是要见血,靠着这一招不知道多少人折损在他的手上。
在方术看来,这一次也会是一样的,白俊逸绝对不可能躲的过自己的杀招,只是受伤多少的问题。
但是受伤了就足够了。
方术眼神阴狠而充满快意地看着白俊逸,仿佛已经听到了白俊逸的惨叫声。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