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我不踩你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说实话,方术的这一招出手的时候白俊逸的确惊讶了一下。()
这一招难练更难精,一般的人没有扎实的功底绝对不可能练成,而即便是练成了杀伤力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因为这需要手力和眼力的共同配合。
同一时间弹射出来得金丝楠木珠子却在半空中自动组成了方阵,这没有绝妙的力道控制是不可能完成的。
这一招一旦成了杀伤力的确非常的强大。
但只是针对一般人而已。
白俊逸的眼神如同鹰隼一样锐利,他此时的注意力前所未有地集中,等到那半空中的三个小方阵组成的大方阵飞射到了眼前,这才闪电一般出手。
一出手就像是蜻蜓点水一般的连点三点,这三点之后他分别拿走了三个方阵中最前面的一枚珠子,掌心摊开多出了三枚珠子的白俊逸大手一抄,便如同一阵狂风席卷而过,缺少了阵眼之后威力大减的杀招居然被白俊逸一手就全部抄到了手中。
手掌摊开白俊逸把玩着九颗金丝楠木珠子,玩味地看着方术。
方术脸色大变,惊恐无比。()
前一秒的得意和猖狂还凝固在脸上,此时却完全没有了半点得意的心情,此时此刻盘旋在方术脑海的只有一个问题:他是怎么做到的?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破解了自己的杀招?这绝对不可能!
虽然不可能,但是事实就发生在眼前,这巨大的冲击让方术觉得自己的脑子完全反应不过来。
面对方术的震惊和错愕,白俊逸邪恶一笑,屈指一弹。
来而不往非礼也,白俊逸从来都是一个有礼貌的好人。
九颗珠子串连成线,紧紧地贴合在一起就像是一根铁棍带着凌厉的劲风朝着已经因为震惊而不会动弹的方术冲去。
嗤!
一声极其细微的入体声之后,方术的身体好像是触电了一样猛地一颤,脸色煞白的他后背冲出了一道黑影,鲜血跟着黑影从他的身体里喷涌出来,溅射出足足数米之远。
而从正面冲入方术的身体然后从他后背穿透的黑影此时也暴露出了踪迹,正是之前被白俊逸连成一排的九颗金丝楠木珠子,这如同棍子一样笔直的珠子穿透方术的身体之后依然霸道无比,呼啸中刺破了空气砰的一声扎进了方术身后的墙壁里。()
此时,最后一颗珠子才落地,然后是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除了因为力道实在过大而彻底地钻进墙壁的三颗珠子之外,另外六颗连续掉落下来,噼里啪啦清脆的落地声告诉人没有串联这些珠子依然可以连成一条线……
“怎,怎么可能……”方术茫然地低下头看着自己右侧肩膀上被扎透的血洞,一脸难以置信和苍白。
缓缓地他抬起头看着白俊逸,喃喃地说:“你是怎么做到的?收了我的珠子我看出来了是袖里乾坤,号称大袖一卷可席卷天下星辰,而你又是怎么做到扎透我身体的?”
白俊逸微微一笑,说:“我没有义务跟你解释,这些道理太高深了,依照你的境界和你说了你也不懂。”
方术苍白的脸上涌起一抹不正常的猩红……这是被气的。
“你,你……我不是你的对手。”方术一边说,嘴角的血线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滴落下来。
“倒下吧,撑着累不累?”白俊逸说道。()
方术咬着牙死死地撑着自己的身体不倒下,他狰狞地低吼道:“我不会倒下,绝对不能在倒在你的脚下!”
“哦?”白俊逸挑起眉毛,笑眯眯地说:“最多我答应你不在你的身上踩过去好了。”
看着白俊逸一脸严肃和认真地说出能活生生把人气死的话,方术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怒火汹涌上了心头,这么一动怒火又牵动了他的伤口,疼痛和虚弱让他再也站不住,这么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我们走吧。”白俊逸拉着唐凝说。
唐凝虽然很震惊,但是现在也不是八卦的时候,早就想走的她见到白俊逸赢了,还相安无事地赢了自然一分钟都不想继续留在这里,顺从地跟着白俊逸就离开了。
而白俊逸……啪嗒一声踩在了方术的手臂上,碾压着他的手臂走了过去……看那样子好像踩在一块破布上,而不是一个人身上。
卡啦一声脆响,在白俊逸的脚踩过之后方术的手臂骨彻底地碎裂,那声音清脆的清晰无比。
“啊啊啊啊!”方术痛苦到了尖锐的扭曲叫声在回荡,他死死地握着自己的手臂,双目惊怒而怨恨地看着白俊逸的背影。()
“你说过不踩我的!”方术怒嚎!
只是这个时候白俊逸早就带着唐凝离开了。
此时,傅凰走到了方术的面前,甚至连蹲下来查看关心一下的意思都没有,她平静地看着方术说:“我已经帮你打过120了,你在这里等救护车来吧,希望你的手还能保住,不过依照我对他的了解,应该是保不住了。”
听见傅凰的话,方术的脸色更加怨毒,“他到底是谁?”方术咬牙问道,手臂和肩膀的疼痛让他脑门上的冷汗如同下雨一样流淌下来。
傅凰抬起头看着墙壁上的洞,整齐圆润就好像是刚刚被机器打出来的一样,听见方术的话,傅凰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说:“忘了告诉你,他的名字叫白俊逸,或许你对这个名字很陌生,但是你注意到了他身边的女人了吗?我那个亲爱的哥哥对那个女人死心塌地却在订婚典礼上被白俊逸抢走了新娘,对了,还有周家,周复做梦都想要杀了他,但是到现在白俊逸依然活得好好的,反而我哥哥被关了紧闭而周复也还没有出现,你知道为什么吗?”
傅凰的话说完丢下了脸色煞白的方术,走到了墙壁面前伸出手去触摸那个圆洞,却发现洞口不但很平滑没有丝毫扎手的毛边,甚至还因为刚刚发生的剧烈摩擦和撞击而滚烫……这一弹的指力简直就是骇人听闻。
傅凰眼神里的兴趣几乎浓郁成了实质。
车里,白俊逸正愁眉苦脸地接受唐凝的盘问。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还有,你知道不知道刚才很危险!遇见这样的人你难道就不知道用别的办法解决吗?天天打打杀杀的你知道不知道有人会担心?”唐凝哼哼着说。
白俊逸打了一个哈欠,把车子开上了主干道,对唐凝的审问视而不见,说:“你知道不知道傅凰为什么会出现在魔都?”
唐凝想也不想地说:“她当然在魔都了,现在傅家慢慢地在朝着魔都发展,之……之前的事情让傅一臣消失了很久,据说是被关了紧闭,而傅凰虽然没有接管傅一臣的工作但是也必须要留在魔都来控制局势,所以她在这里并不奇怪。”
白俊逸了然点头,皱着眉头问:“那么对你之前遭到暗杀的事情,还记得不记得细节?”
一听见这个问题,一点就通的唐凝立刻就看向白俊逸说:“你怀疑她和要杀我的那些人有关?”
白俊逸笑道:“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有可能的嫌疑人,总而言之这样的事情就是我明敌暗,只能靠着慢慢地排查,在此之前你爸爸得罪的那些人,不想让你们唐家好过的人,还有这个傅家都是嫌疑人。”
唐凝叹息一声,喃喃地说:“我也记不得那天的具体情况了,只是记得我和苏媚在一起的时候,忽然一群黑衣人冲了进来,然后就出事了,他们行动的很快走的也很快。”
白俊逸转头看着唐凝微微发白的小脸,认真地说:“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唐凝朝着白俊逸一笑,点头说:“我知道。”
白俊逸在思考着怎么就黑玫瑰的事情下手,虽然已经联系了伊卡洛斯帮忙查探黑玫瑰的消息,而且对鬼面天团的情报他十分的有信心,但是毕竟黑玫瑰是鼎鼎大名的国际杀手组织,这个组织要是真的这么好查的话早就不存在了,短时间里不会有消息的情况下白俊逸却不喜欢坐以待毙,他不可能二十四小时贴身跟着唐凝,而对方却是真正的无孔不入,既然这样,那么被动的防御绝对是最下乘的做法,唯一的好办法就是主动出击。
可是……主动出击却丝毫理不清头绪,对方的秉性白俊逸也知道一些,一旦一次行动失败,他们肯定不会甘心罢手而是另外找机会再出手,但是在这段蛰伏的时间里想要把他们找出来却是难上加难,对方的耐心很好,这从白俊逸第一次击溃了他们的攻势而后对方忽然趁着自己不在出手甚至还差点成功来看就能够感受得到这个组织的可怕。
白俊逸在想着黑玫瑰的事情,唐凝的心情也不平静,她回头看了白俊逸一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眉头幽怨地打了一个结,她想到了之前和苏媚的谈话……这个男人,真的很不让人省心。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