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你赔我修车费我们还是朋友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所谓发卡弯道,是比较专业的一种术语,顾名思义就是连续几个弯道连合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发卡一样,而但凡是开车最怕的就是这种连续弯道,特别是车速过快的情况下,若是处理不好光是这么大的转弯弧度就足够让整辆车被自己的离心力甩翻在地。()
看着奥迪a5的尾灯,大哥脸上狰狞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彻底散开,却猛地凝固住了。
那露到一半的笑容僵硬在他的脸上,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诡谲无比好像看到了奥特曼出现在眼前一样的惊恐表情,一系列复杂的表情揉合在他的脸上显得无比的诡异。
奥迪a5不但没有像他所想象的那样整辆车被巨大的离心力掀翻在地,更加没有直接甩出道路掉进山崖里,反而用一种诡异的他别说看就是听都没有听过的弧度贴合着车道一侧的护栏漂移而去。
此时在法拉利里的大哥看来,漂移的时候因为弧度过大,整个车身都横了过来,车头对着山壁车尾对着护栏,而护栏外面就是百米高的悬崖。
透过黑漆漆的车窗,他甚至看到了坐在车里驾驶室上的人那嘴角不屑和冷淡的笑容。
嗤……
这是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巨大的加速度下,奥迪a5的车身即便是轮胎彻底被刹死但是依然在前冲,但是这种完全不可控的力量在奥迪a5驾驶员的手上却像是被驯养了数年之久的宠物一样乖巧,推动着车身滑进弯道,然后……大哥他就看不到了,但是听见不远处弯道的对面传来的引擎轰鸣声,他知道,奥迪a5这是已经过了第一个弯道在加速了。()
一脸呆滞地把车子开过弯道,此时的大哥连踩油门加速的兴趣都没有了,之前那一幕已经彻底地把他的信心给击溃了,面对这样的对手,他很清楚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都是不可能赶超上的。
忽然,大哥猛地一拍方向盘,怒道:“这绝对不是那个女人开的,否则的话前半段路我根本没有优势的可能,但是,不是她是谁?那个男人?”
大哥死死地咬着牙,闷哼了一声,一直以来他都自诩为车技非常的不错,但是现在在自己最骄傲的领域被人彻底踩在脚下这种感觉并不舒服,所以他非常的不甘心。
他掏出了手机,拨出一个号码之后冷硬地说:“发生意外了,我被超车了,你们在前面立刻布置路障,我们前后夹击。”
说完,也不管电话那头的四眼的错愕和震惊直接挂掉了电话,然后大哥一脚油门踩下去,他要追上去看一看开车的到底是不是那个自己连样子都没有记住的男人。
“怎么样?刺激不刺激?”连续漂移过了发卡弯道,眼看着胜利在望,山脚下远处一些民房的灯光也依稀可见了,白俊逸扭头对慕珂珂得瑟道。()
“算你厉害。”慕珂珂其实心里佩服的不得了,但是看到白俊逸那要撬起尾巴的模样就忍不住把到了嘴边的赞扬的话收回了大半,只是不管如何,她嘴角翘起的弧度还是出卖了她。
“不过……”慕珂珂一阵哀叹,“刚才的撞击很猛烈,要好多钱修呢。”
白俊逸笑道:“放心,会有人出钱的。”
还不等慕珂珂问出声,白俊逸已经把车子缓缓地停下来了。
“怎么了?”慕珂珂错愕地问,眼看着就要赢了,怎么白俊逸却把车停下来了?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你现在应该已经联系不上上官乐了。”白俊逸眯起眼睛说。
慕珂珂脸色猛地一变,之前的刺激和兴奋差点让她忘记了自己的根本目的,听见白俊逸的提醒她立刻联系上官乐,但是电话那头冰冷的提示关机声让慕珂珂的心坠入了谷底。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们在算计他们,但是他们也把你们当作了肥羊,所谓的飚车赢了就能入股这样的事情本就不太靠谱,这么大的事情被抓住哪怕是背景通天都要杀头的,而这里飚车的虽然有些钱势,但也是因为这样他们更爱惜羽毛,本来的小日子过的好好的干什么冒着杀头的危险做这个买卖?他们的动机从一开始就不单纯,飚车的人家里都不会太穷,那么如果能抓住一两个是不是能得到更多的钱?要是我的话,我绑架也会绑架这里的人。()”
白俊逸平静地分析道。
慕珂珂拧着眉头,脸色微白地说:“你的意思是……我们一开始就被他们戏弄了?”
“不是,只是双方各自怀揣着自己的目的在演一场戏而已,他们应该没有发现你们的真实身份,否则早就跑路了,可能只是把你们当成能绑架的对象而已。”白俊逸眯起眼睛说。
而此时,身后有引擎的声音传来,白俊逸拍了拍神色不定的慕珂珂的手,说:“这些事情之后再慢慢地考虑,现在我们应该下去了,上官乐是螳螂,但是大哥这几个人却不是蝉而是黄雀,不过我们现在还有机会做拿弹弓的人。”
说完,白俊逸一打方向盘把车子横在路中间,然后打开车门下来站在旁边。
此时,法拉利的大灯也照射了过来,缓缓地靠近然后在白俊逸的面前停下。
法拉利里的大哥没有下来,白俊逸慢条斯理地点了一支烟也没有走过去的意思,外头寒风烈烈,让白俊逸觉得有些萧索……
终于,在白俊逸的烟抽到了一半的时候大哥忍不住了,他打开车窗露出个脑袋对着白俊逸凶恶道:“你什么意思?走不走?”
白俊逸微微一笑,夹着烟头走到大哥的面前,朝着车里看了一眼,见到之前的女孩此时正昏迷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嘿嘿笑着摸了摸鼻子,白俊逸指了指奥迪凄惨不已的车子侧身,说:“你看我这车都成这样了,在分胜负之前要不你先把这个修车钱给算了?”
大哥呼吸一窒,眼珠子瞪的老大,之前看到奥迪停在路边的时候他以为是四眼他们的路障让他们停下来的,但是很快反应过来距离路障还有一公里的距离,正游移不定不知道是不是被对方发现了什么的大哥佯装不知情地摇下车窗,却听见白俊逸是要修车费来的,这让大哥感觉胸中好像有一口郁血吐都吐不出来。()
“小子,你不要不识好歹。”大哥咬牙狰狞道,一只手已经摸到了枪,反正这里也黑灯瞎火的,四眼他们就在一公里之外,自己先把这两个人给干掉算了,有了上官乐一样能敲诈来不少钱。
白俊逸听见这话就不乐意了,他生气地说:“你这个人怎么能这么不讲道理呢,这车子明明就是被你碰的,让你出点维修费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吧?你居然说我不识好歹?”
大哥腮帮子不断地鼓动着,他怒道:“是你强行超车蹭上来的,我什么时候碰你了?要说起来,我的法拉利的损失谁赔?你赔吗?”
白俊逸理直气壮地说:“要不是你卡着我的位置我能强行超车?赶紧的别废话了,你就算是跟我说的在多我们也不可能成为朋友的,修车费爽快点掏出来的话还可以考虑一下。”
大哥呼哧呼哧地喘着气,他就想不通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眼前这个家伙说的话不多也一点都不带脏字,但是就是这么短短的几句话却有一种把人气的恨不得捏着他的脖子狠狠地往他的脸上捣上几拳的冲动。
眼神阴沉的大哥森冷地看着白俊逸,狞笑道:“要钱是吧?好,我给你!”
话落地,他一直都放在身下的手忽然抬了起来,然后就是一支黑洞洞的手枪对着白俊逸。
“去死吧!不过我会烧一点纸钱给你的,但愿你在下面过的愉快!”大哥狞笑了两声,猛地要扣下扳机。
但是这么一扣,他却发现扳机无论怎么用力都扣不下来。
白俊逸的手指插在扳机的后面阻止它扣下来,笑眯眯地看着眼前面露震惊和错愕神色的大哥,缓声说:“何必这么不客气呢,你要是不给我钱的话直接说就好了,毕竟谁都有个手头困难紧张的时候,你跟我说我还是愿意通情达理地宽容你几天的嘛。”
大哥的眼神震惊而惊怒,他扣不下扳机之后使劲地把手往后撤,但是却发现白俊逸握着枪和他手掌的手如同老虎钳一样纹丝不动,哪怕是他用了吃奶的力气把脸色涨的通红但是自己的手好像就被焊在了白俊逸手掌中一样,完全抽不出来。
高手。
绝对的高手!
大哥的心中急速跳动,他也算是走南闯北混到了今天的地步,不说多么风光但是各式各样的人和事情却是见识的着实不少,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是绝对不能用正常人的标准去衡量的,跟在傅少的身边,他就亲眼见过傅少身边的贴身保镖轻描淡写地把一块精钢给拧成了麻花。
而眼前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好像是死神在自己的后脖子吹了一口气,让大哥浑身都是一个哆嗦,眼神惊惧的他来不及去想这样饿的高手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在那辆奥迪a5的车上,他现在脑子里唯一的念头就是活下去,用尽一切办法活下去。
“对,对不起,我愿意赔偿你的修车费,不,我赔你十倍!”大哥一头冷汗地对白俊逸说,为了活下去尊严什么的东西全部是可以扔到臭水沟里的,这个道理在大哥十三岁逃学出来在网吧给一群年纪大的孩子踩在脚底下抢走了唯一的五块钱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
白俊逸闻言就生气地说:“你的意思是我在坑你的钱了?”
“……”
大哥都快要哭了。
“我哪敢啊。”大哥哭丧着脸说。
“不敢那就是不代表没有了?”白俊逸眼中的戏虐一闪而过,一把抓住了大哥的手腕把他硬生生地从车窗里头拖了出来,大哥狼狈地被白俊逸从车窗里头整个拖死狗一样地拖出来还来不及挣扎就被白俊逸一脚踹在了小腹上。
大哥足足一百七十多斤的身体被踢得向上飞了足足半米之高,然后砰的一声落在冰冷的路面上砸出一地的灰尘。
啪的一声,42码的鞋子踩在他的脸上,白俊逸俯身笑眯眯地看着脸色酱紫中带着煞白的大哥,说:“我这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磨磨唧唧的人了,之前你早点答应赔我修车费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那么现在我再给你一个机会,把你的兄弟全部叫到这里来,怎么叫你懂的,不要让我再一次对你失望哦。你要是办的好的话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把你放了呢。”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