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踢到了铁板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大哥现在只觉得自己肚子里的五脏六腑好像被一台搅拌机给搅拌过了一样,他发誓自己的肠子现在一定打了一个蝴蝶结,剧烈的痛像是潮水一样一**地涌进他的神经,让他的神志都出现了片刻的恍惚。()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俊逸像是恶魔一样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大哥浑身一个哆嗦,颤抖地看着白俊逸,他知道,自己今天是真的踢到了铁板了。
就在白俊逸的眼神因为失去耐心而逐渐变得冰冷的时候,大哥悚然一惊,主动权现在可不在自己的手上,而唯一能活下去的机会只有乖乖地听从对方的安排。
大哥是个很懂得审时度势的人,现在也是一样,面对自己的小命安全和兄弟感情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做出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做出的同样选择。
“是我。”大哥尽量地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一些。
那42码的大脚还踩在自己的脸上,从之前白俊逸的腕力来看大哥丝毫不怀疑这个男人可以在一瞬间像是踩炸西瓜一样把自己的脑袋给四分五裂掉。
“大哥,怎么了?现在还没有到?是不是发生什么意外了?”四眼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紧张。
“的确发生了一些意外……”大哥小心翼翼地看了白俊逸一眼,然后这才说:“不过没有事,你们快点朝着山上的方向走,快点。()”
话说完,大哥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他讨好地看着白俊逸,说:“老大,我已经把人给叫过来了,这一次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老大你,求你高抬贵手绕过我一命,就算把我当成一个屁给放了吧。”
白俊逸自然不可能放过他,不过也没有立刻杀了他,毕竟白俊逸觉得自己和这伙人是没有什么直接仇恨的,之所以出现在这里也完全是因为慕珂珂的缘故……所以在他的利用价值被榨干之后白俊逸一脚就被他踢晕了。
临晕倒之前,这大哥还十分硬起地问:“你说过我办好了事情会放过我的!”
“那你就当我放了一个屁吧,可惜放的不是你。”白俊逸笑眯眯地说。
听了这话,大哥心不甘情不愿地两眼一翻……晕过去了,也不知道是被白俊逸踢得还是气的。
不出意外,四眼他们三个人在几分钟之后就开着一辆车来到了现场,他们首先看到的是晕倒在地上的大哥,还有站在大哥的身边在抽烟的白俊逸。
瞳孔一缩,他们的第一个反映是完蛋了,大哥被干掉了!
这三个人也十分的光棍,想象之中嗷嗷叫着红着眼睛冲上来要为大哥报仇的一幕没有发生,车子急速倒退,他们企图离开这个地方。()
白俊逸用大哥的枪抬手就是一枪,砰的一声是子弹发射的声音也是轮胎爆炸的声音,因为间隔太短的缘故让人听起来两次爆炸好像只有一次声响。
车子亮着大灯停在了路边,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车上的人被吓傻了,没有一个人下车来,白俊逸叼着烟走向那辆车。
而此时一直没有出声的慕珂珂拉住了白俊逸,凝重地说:“他们或许有枪,就等着你过去。”
连大哥都有枪,这三个绑架了上官乐的小弟手上有没有火器谁都说不好。
“没事的。”白俊逸笑着拍了拍慕珂珂拉着他衣服的小手,然后把小手从自己的衣服上拉开,他就这么施施然地叼着烟拿着枪走向那辆亮着大灯的车子。
夜风呼啸,让人有些寒冷,而周围黑黝黝的山涧让整个环境变得无比孤寂和冰寒,看着白俊逸的背影,慕珂珂微微抿着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果然,并不出乎慕珂珂的意料之外,在白俊逸走到了车子前面的时候枪声猛地爆响。
砰砰砰,一开枪就是连续三枪。
就算是已经有了准备,慕珂珂都浑身惊得抖了一下,她的第一个反映就是抬手用自己的配枪朝着那车子还击。()
砰砰。
这两声枪响是慕珂珂回敬过去的,而此时慕珂珂才发现对方的狡猾之处,故意地靠着大灯而面对大灯的他们视线非常不好,明亮的大灯晃得人什么都看不清楚,只能靠着感觉开枪,而坐在车里的他们却完全没有顾及。
但是坐在车里的人看到了白俊逸手上有枪,知道是自己大哥的显然他们没有想到慕珂珂的手上还有一把枪,慕珂珂的枪声之后立刻就有闷哼声传来,显然是有人中弹了。
而在他们开枪的第一时间身体就诡异地化作了一道青烟的白俊逸此时已经来到了车门边,看也不看抬手朝着车窗里头就是三枪进去。
三声闷哼之后就是凄厉无比的惨叫。
车里的四眼等三个人每个人手上都有枪,但是现在他们握着枪的手都被白俊逸打出了一个血洞……
解决掉这三个有点小聪明但是运气很不好地遇到了白俊逸的三个人,把他们捆成了一个粽子并且成功地在他们开过来的车子后备箱找到了昏迷过去被捆的更像是一个粽子的上官乐之后,慕珂珂打了队里的电话让人马上过来,然后白俊逸和慕珂珂就站在这弯道的边缘欣赏风景。
“这样的结果好像和你之前的初衷有一些出入。()”白俊逸摸了摸鼻子笑道。
慕珂珂摇头,说:“没有关系,我详细他会老实地招供的,之前不愿意直接抓人是没有能让他们百分百落网的把握,还有一个是不想把事情牵扯的太大以免打草惊蛇,毕竟从现有的证据来看他们还只是中层的小头目,真正的上层还隐藏在幕后,我打算顺着这条线摸上去,看看是不是能抓出更大大鱼。”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其实认真的女人也是最有魅力的,慕珂珂本身就长得漂亮,而和其他漂亮的女人不同的是慕珂珂有谁都模仿不来的气质,说的肤浅点这就是********的一种气质,说的深刻一些就是她身上那种干练和英姿飒爽的气质,总是能让男人激发蠢蠢欲动的征服欲。
在这种征服欲的催动下,白俊逸脱口而出说:“有需要的话就叫我,从他们的表现来看隐藏在幕后的人手段更凶残,这个任务不会很轻松,你一个人太危险了。”
慕珂珂娇媚地看了白俊逸一眼,说:“谁说我是一个人了,你以为我让你训练那些刑警队和特警大队的人是干嘛来的,他们都是我的帮手……不过,要是有需要的话我不会忘了你的。”
白俊逸哈哈一笑,双手支撑在护栏上,眺望着远处辽远的夜空,说:“这个时候最适合思考一些事情了,很安静。”
慕珂珂抿了抿嘴唇,她感觉身边的男人就像是一个充满了秘密和惊喜的潘多拉魔盒,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危险,同样他的危险和神秘是成同比的,每一次当自己都快要平静下来并且遗忘这个家伙的时候,他却总能有更神秘的特质发生,然后伴随着这种神秘的是一个个的惊喜。
这样的男人是毒药。
不知道为什么,慕珂珂就想到这样的话。
她很想问白俊逸之前离开的那段时间到底到哪里去了,为什么她怎么找都找不到他,也很想问白俊逸为什么身手这么好,他到底是什么出身,为什么会出现在魔都甘愿做一个小小的保安……哪怕是现在成了九城山庄的老板也总是不务正业,他的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
很多很多的问题,慕珂珂都恨不得一次性问个清楚,这种好奇心被勾引的感觉实在是太折磨人了,但是慕珂珂知道有些事情就算是自己问了也得不到答案,能够说的这个男人不会隐瞒自己,不能说的自己问了只是让两个人之间多一些尴尬而已。
慕珂珂对白俊逸最起码的了解还是有的,这个男人看起来没个正行总是被自己欺负,但是这是因为这些事情都触及不到他的底线,他就像是一个宽容的大男孩任由她使着自己的小脾气胡闹,而最可怕的是自己居然十分享受这种感觉,那种任性妄为知道白俊逸会包容自己的感觉很美妙……但慕珂珂也知道这样很危险,真的很危险。
“你会不会有一天忽然就离开魔都了?就像是你忽然出现一样,谁都不知道,就那么人间蒸发了?”慕珂珂忽然很在意地问。
白俊逸听见这个问题愣了一下,他甚至伸出手摸了摸慕珂珂的脑袋,被愤怒的慕珂珂一巴掌拍开之后这才开怀地笑道:“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就消失不见?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也不打算放弃这样的生活,所以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不会!”
“真的?你说的哦,你不会忽然就消失掉的。”慕珂珂才不愿意承认现在的自己就像是在追问父母是不是真的在自己考试得到了一百分之后就答应带自己去动物园的小女孩。
“真的,男人的承诺。”
“哼哼,这个回答我很满意。”
“不过不包括我跟你打个招呼然后消失啊。你也知道的,我这样的男人总是容易被一些疯狂的异性粉丝所困扰的。”某人一脸欠揍地说。
“你怎么就不去死?为什么每次你总是正经不到一分钟就能让我恨不得打死你?”慕珂珂愤怒地说。
两个人嘻嘻哈哈的打闹声在黑夜之中传开很远很远,好像连这刚猛无情的夜风都变得多情温暖了,停在道路中央的三辆车静静地趴伏在路面上,谁也听不到,看不到。
慕珂珂打的电话所产生的效率是惊人的高,十五分钟之后七八辆警车呼啸着冲上了魔龙山,而从慕珂珂的手上接过四名嫌疑犯然后把上官乐送去医院之后,慕珂珂没有忘记自己之前发的誓……她真的带人去把山顶上那个飚车团伙整个给端了。
当大批的人唉声叹气地拿出身份证被警察一个个核对身份然后带走的时候,慕珂珂冷眼看着,忽然在人群中见到之前那个脱掉了内衣的女人,慕珂珂严肃地对身边的人说:“那个女人我看就是这里的核心成员之一,带回去一定要好好地审问一下看是不是还牵涉到其他的什么事情。”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