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我的梦想是做警察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哗啦……
黄皓觉得自己的整个人都碎掉了,就好像一面镜子被人给敲碎……
整个世界都变成了黑白色……
不,不是警察?
黄皓心中不断地回荡着这句话,满脸是血还鼻青脸肿的他呆滞地看着白俊逸,嘴里喃喃地重复着这句话。()
合着,合着这意思就是自己这一顿是白白被打了?
一想到自己之前居然还故意地设了一个局来让白俊逸打自己,亏得自己还自以为聪明让白俊逸进入了自己的圈套,可是现在白俊逸的一句话让他的整个世界都崩塌掉了。
结合之前自己的表现,还有白俊逸之前殴打他的时候嘴里念叨的这样非分的要求真是这辈子没有见过这样的话……黄皓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逼,大傻逼,没药救的傻逼。
短暂的呆滞之后就是歇斯底里一样的疯狂,黄皓猛地朝着白俊逸冲过来,这人一旦到了绝境的时候爆发出来的力量是绝对超出常人想象的,四五个警察毫无准备之下居然没有拉住他,让他猛地冲到了白俊逸的面前。
伸出带着血的双手抓着白俊逸的衣服领子,黄皓狰狞地嘶吼道:“你不是警察?你怎么可能不是警察?你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你告诉我,你是警察对不对?”
白俊逸拉开了黄皓的双手,这么大庭广众之下的众目睽睽还有摄像头拍摄着,被一个大男人抓着衣服实在是太让人尴尬了,他耸耸肩说:“我的确骗了你。()”
黄皓的眼神里爆出夺目的光彩,正要说话,白俊逸又说:“我之前骗你说我是警察,其实我不是的,因为我从小就有一个当警察为民除害的梦想,但是我这样的哪里能做得了伟大光荣的人民警察呢,考了好几次都没有考上之后我就放弃了,不过我儿时的梦想还在,所以我隔三差五的来装个逼过过瘾,不好意思,我真的不是警察。”
黄皓浑身都哆嗦着,他的手颤抖地指着白俊逸,嘴里你你你,你了半天就是你不出个结果来,猛地他面色一阵不同寻常的潮红,张嘴居然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来。
我草……这是碉堡了的节奏啊……所有的警察看着白俊逸的眼神都带着敬畏和佩服,把人打的吐血不奇怪,可这把人气的活生生地喷出一口老血来简直就是太狂拽酷炫了,特别是之前审讯过黄皓知道黄皓有多难对付的两个警察,看着白俊逸的眼神更是和看神仙没有什么区别。()
“你,你不得好死!白俊逸!我要杀了你!”被刺激的彻底失去了理智的黄皓朝着白俊逸扑来,一双手疯狂地抓舞着,现在的他和一个神经病人都没有区别了。
而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忽然再一次被打开,外面一个穿着休闲西装的中年男人沉声说:“黄皓!够了!”
听见这个沉稳隐含着怒气的声音,黄皓猛地一颤,他回过头看着男人,见到那熟悉的脸庞哆哆嗦嗦的他当场就哭了出来。
“叔叔!”黄皓的嚎啕大哭中带着凄厉的喊叫声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你别这么哭,多大的人见到了家长居然还哭鼻子,这要是给别人看到了还以为我怎么欺负你了呢,乖,把眼泪和鼻涕擦一擦,等会给你买糖吃。”白俊逸看了一眼那不怒自威的中年男人,笑眯眯地对黄皓说。
黄皓此时哪里还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听见白俊逸的话就感觉好像是一只刺猬在自己的心脏上面打滚,气的他胸口一阵阵的发疼,胸中有气想要发泄却实在说不过白俊逸,只是觉得被堵得自己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喉咙发甜的他又想要吐血了。()
“啪!”
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这个耳光却是黄皓的叔叔给黄皓的。
黄皓整个人被打的原地转了两圈,脑袋一阵阵的发懵的他差点连气都喘不过来,但是喉咙里的甜意却神奇地被压了下去。
黄皓的叔叔沉声说:“丢人的东西,还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滚!”
说着,他转头对白俊逸皮笑肉不笑地说:“不好意思,家教不够让他给大家添麻烦了,不过这个孩子今天是要带走的,不能再给大家添堵了。”
其实是什么情况大家都明白,黄皓虽然飚车不对在先,但是这么一点破事实在犯不上这么大张旗鼓的搞,明显是白俊逸在借题发挥,但是黄皓的叔叔却硬生生地把这口气忍下来了,甚至还主动说了软话,他是傻子看不懂这个局势吗?哪怕看不懂局势也会看不见黄皓身上那凄惨无比的伤痕吗?但他愣是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现,这证明他不是傻子,而是一个能隐忍的城府极深之辈。
白俊逸扫了一眼门口静默不语的慕珂珂一眼,虽然慕珂珂没有说话但是这个黄皓的叔叔能够出现在这里已经代表慕珂珂也没有办法阻止他带走人了,于是白俊逸笑眯眯地说:“哪里的话,我们也有不对,沟通的方式太简单了一些,黄公子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本意是想要交朋友的。()”
饶是城府深沉见过的各式各样的人多如过江之鲫的黄虎臣这个时候也被白俊逸无耻的话刺激的嘴皮子抽了抽,他深深地看了白俊逸一眼,然后扭头拉着黄皓带着一大队极拉风的保镖走了。
临走到门口,他还笑着对慕珂珂说:“慕局长,希望下次能够有机会请你吃饭。”
慕珂珂平静地说:“黄董事长客气了。”
对慕珂珂的态度一点都不意外,黄虎臣呵呵笑了笑,就这么走了。
黄虎臣一走,警察们摄于慕珂珂的雌威也不敢放肆,一个个都老老实实地滚回去了。
现在的夜已经很深了,慕珂珂也不是个不近人情的工作狂领导,所以很快就宣布了大家可以下班,在欢呼声中慕珂珂和白俊逸一起走出了办公楼。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慕珂珂对白俊逸说。
白俊逸知道她问的是为什么自己刻意针对黄皓,不过他也不打算解释,只是笑着说:“看人不顺眼,自然想要把他的刺头剪掉,都快成了职业病了。”
慕珂珂闻言冷哼一声上车就走,她又不是笨蛋,哪里听不出白俊逸话语里言不由衷的意思。
慕珂珂不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女人,从来都不是。
白俊逸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凌晨两点钟,站在寒风里他摸出钥匙去开门,这钥匙才插进钥匙孔里头,一转……嗯?
门被锁了?
白俊逸呆滞地看着被反锁起来的大门,白队长觉得自己生气了,必须要生气,这到底是几个意思?自己一个堂堂的大老爷们居然因为回家晚了而被锁在家门外?
这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节奏?不好好地收拾收拾唐凝那个娘们就不知道现在是谁当家了!
白俊逸怒哼一声,收起了钥匙老老实实地滚到了别墅的后头……门锁了不给进,老子不在乎!因为老子可以……爬窗户!
跟个采花贼一样地抱着排水管朝着上面爬,白俊逸忽然觉得自己好悲哀,回个自己的家里还要这么偷鸡摸狗的……
而这种悲哀并没有持续多久,当他熟门熟路地爬到了二楼的窗户边伸手一推的时候……他的悲哀就变成了悲凉。
唐凝那娘们太阴损了!居然连窗户都给锁了!
抱着水管子吊在半空中,寒风呼呼地在身边吹过,白俊逸感觉内心的凄凉简直没法说出来。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唐凝的房间距离水管子不远,而她房间的阳台可没有玻璃关着,所以当白俊逸发现这一点的时候都快感动尿了。
啪嗒,白俊逸双脚小心翼翼地落地,控制着让自己尽可能地不发出声音,当双腿脚踏实地的时候他还是深深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是得意,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再狡猾的猎人也不好狐狸的对手嘛。
蹑手蹑脚地推开了唐凝房间的透明玻璃门,白俊逸侧身挤了进去,然后关上门,此时房间里一片黑暗,针落可闻之中唯一的声音只有白俊逸自己的呼吸和床上唐凝的平稳的呼吸声。
为了尽可能地神不知鬼不觉,白俊逸就这么匍匐在地上一点点地朝着门口爬过去。
爬啊爬,黑暗中的白俊逸亏得夜视能力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要不然肯定要被她房间里乱七八糟的装饰品撞的一头包,比如那个坑爹的落地花瓶,刚才差点没把他吓死。
白俊逸好不容易爬到了门口,悄悄地拧开房门刚钻出来忍不住要给自己点三十六个赞的时候,趴在地上的他忽然呆住了。
眼前有一双白嫩嫩如同青葱一样的双腿。
双腿上还踩着一双可爱的毛茸茸兔子拖鞋。
这双光洁白嫩的小腿很美,但是白俊逸却一点欣赏的意思都没有,呆滞地顺着小腿抬头……
嗤……
白俊逸要喷鼻血了。
深蓝色的,还带花纹……
这,这,这太刺激了,深夜送福利啊!
咕嘟,白俊逸咽了一口唾沫。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