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人民的警察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说实话,白俊逸一直都觉得女人是一种很神奇的生物,她们可以在你完全不知所以的情况下就生气,然后生气了还不说,你要是不理她你就死定了,可你要是理了她,下场也真心见不得好到哪里去。()
类似于,你说我生什么气?我没有生气!你做错什么了?你没有做错!这样的话,白俊逸用脚指头都能够想的到……说到底,他还是没弄明白慕珂珂为什么一路上都板着脸。
生气状态中的慕珂珂绝对是恐怖的,训练的时候就不少人因为被她看不顺眼而牵连了,一个个叫苦连天,可偏偏没地方喊冤,而白俊逸知道今天不是黄道吉日,老老实实地滚到一边去了。
这个时候的慕珂珂绝对是暴龙级别的,能不招惹还是别招惹比较好。
总共训练了半个月,这半个月对于那些特警和刑警们来说简直就是水深火热的半个月,只是当结束的时候,他们每一个人自己都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这种变化是非常明显的,好像和半个月之前的自己明显变了一个人。
“我相信,现在的你们一定会因为从明天开始不用看到我而欢呼,然后你们会想一想之前的十五天你们都经历了什么,然后对自己居然能够活下来表示深深的自我佩服。”白俊逸笑着站在高台上,这是他第二次这么正式地对这一百五十多号人说话。
第一次是他来的第一天,那个时候多数人都对他不服气,看着他的眼神也是斜眼不把他当一回事。
但是这第二次,是在训练结束的最后一天,不服气的人没有了,所有的人都如同标枪一样站在原地,这十五天的训练下来让他们懂得了身为一个军人……或者说是用军人的要求来衡量自己是怎样的。()
鸦雀无声,只有白俊逸的声音在回荡。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今天之后我就不再担任你们的教官,而你们也完整地毕业了,我很欣慰你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通过了这次训练,当然了,对你们中几乎没有一个人十五天下来每天都有晚饭吃这一点我深表歉意。”白俊逸微笑道。
底下的人一阵轻笑,白俊逸说的是实话,随着训练的深入和难度的增加,每天的训练量已经非常之大,能够坚持下来已经算是优秀了,而更可恶的是白俊逸会在每天把他们的体能和精气神榨干之后然后来一个测试,但凡是测试不通过的全部没有晚饭吃,这简直就是天怒人怨的事情,也不是没有人偷偷摸摸地自己开小灶,但是尝到了白俊逸的惩罚滋味之后就没有人有这个念头了。
饿一顿两顿没关系,饿不死人,可被白俊逸找到了,这就不仅仅是饿肚子的问题了,丢人不说还没了半条命,被白俊逸操练一个晚上然后第二天和别人一样的标准训练和测试的倒霉鬼也不是没有。
白俊逸的威信就是在这种不断升级的虐待中建立起来的。
“笑什么笑!”白俊逸脸上的笑容一收,猛地板着脸说。
所有人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把身体站的笔直目不斜视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白杀神的凶名早就流传开来,虽然是最后一天了,但是根据之前十五天白俊逸的变态手段来看,他们真的不敢保证白俊逸会不会在最后给他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回忆。()
总之,这一百五十多号人中的绝大多数都怀疑白俊逸是不是能从虐待他们的过程中体会到一种快感……否则怎么会有以虐待人为乐趣的事情出现?
事实上,白俊逸还真是……
好久没操练人了,难得过过瘾,白队长表示很爽。
“或许你们不是军人,或许你们的身上没有保家卫国的责任,但是你们是警察,你们要面对的危险一点都不比军人少,不要因为不是军人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因为战争很少发生,但是歹徒却随时随地地可能会作案,你们的表现,直接决定了老百姓对我们的社会有多少安全度和信任感,你们肩上的责任,一点都不比扛着枪保家卫国的军人少!你们,是百姓的保障!”白俊逸严肃地喝道。
白俊逸极少说这么严肃的话,所有人心中一颤,抬起头看着白俊逸,在阳光下的高台上,白俊逸背对着冉冉升起的太阳,让此时的他看起来竟然有一些光芒万丈的意味,同样,这阳光照耀下来,加上白俊逸的话,这些警察们同时感受到了一种叫做责任感的东西。
“你们拿着国家的工资,你们享受着纳税人提供的待遇,你们拥有着莫大的权利,你们是暴力机关的代表,这些一切,都是你们身上的标签,但是今天,在这里,有一点我希望你们永远永远不要忘记,在本质上,你们身上最根本的标签只有一张,那就是……”白俊逸的眼睛扫过一圈,每个人都感觉到白俊逸的眼神在自己身上扫过,每个人都前所未有的昂首挺胸,努力地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为什么要这样做?没有人说的清楚,只是莫名的,随着白俊逸的话他们感觉到自己的胸腔中有一股热血在沸腾,在澎湃。()
最后,白俊逸掷地有声地说:“你们,是人民的警察!”
在回去的路上,慕珂珂一直都古怪地用眼神扫白俊逸。
自从上一次意识到自己成了白俊逸的专职司机之后慕珂珂立刻就找到了一个解决办法……让白俊逸来开车。
于是现在慕珂珂能很方便地看白俊逸。
白俊逸到是没看的浑身不自在,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拉链,没松啊,再摸摸自己的脸,也没有什么异常啊。
“这么看着我干什么?”白俊逸问道。
慕珂珂缓缓地说:“没有,我只是觉得很意外,你说的那些话连我都觉得很热血沸腾。”
白俊逸咧嘴笑道:“我做思想工作也是有一手的。”
“看出来了。”慕珂珂没好气地说。
今天不但是训练正式结束的日子,还是苏媚出院的日子,于情于理白俊逸都要过去。
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白俊逸知道慕珂珂和苏媚是有一些交情的,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慕珂珂本想答应,但看到了停在医院门口极其惹眼的雪白色玛莎拉蒂,总裁闷哼了一声,神色不善地说:“算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训练营结束了我还要抓紧时间写一份报告交上去,我改天再去看她吧。”
见到慕珂珂这么说白俊逸也不勉强,反正人情往来这样的事情白俊逸自己是挺腻歪的,无论是慕珂珂还是苏媚都不是一般的庸俗之人,自然不用束缚于那些人情礼貌。()
自己觉得合适就好。
从车上下来目送着慕珂珂开车离开,白俊逸扭头就看见苏媚站在不远处笑吟吟地看着他。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原本蓦然回首佳人就在灯火阑珊处的浪漫一幕硬生生地被她添进了一笔浓重的妩媚,让这画面更加的旖旎,连带着白俊逸的心都跟着颤了一下。
这样的感觉,很久很久没有了。
不过白俊逸很快就回过神来了,因为她看到唐凝跟着从住院大楼里头走出来了。
一起出来的还有梁红豆。
“怕老婆的男人最没出息了。”苏媚踩着猫步走过来,和白俊逸擦肩而过的时候轻轻地说了一句,这么一句话,带着那香香软软的味道,就好像是一把柔软的羽毛轻轻地在你最柔软的心尖上撩拨了一下,让你像是夏天吃了一个冰淇淋一样浑身爽的一个哆嗦。
见到白俊逸,唐凝毫不客气地把手上的东西还有车钥匙丢给白俊逸,说:“苏媚暂时要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所以你最好老实一些。”
啥玩意?
白俊逸瞪大了眼珠子,回头看了一眼正和梁红豆说话的苏媚,拉着唐凝说:“她干嘛到我们那住?”
说实话……白俊逸是真的担心这个事情,苏媚这妖精的魅力级数是越来越高了,他怕自己经受不住诱惑和考验……
比如刚那句话,这叫什么话嘛!什么就叫怕老婆的男人没出息了?这叫爱老婆好不好!你们女人不就是最喜欢这样体贴的男人?要不是这里实在不合适,一定上去狠狠地告诉你什么叫做男人的强壮和威武。
“苏媚刚病好,身体还虚弱着,红豆那丫头又要上班,总不能让她们两个自己住在家里,要是有点事情怎么办?”唐凝没好气地说。
“可你也要上班啊。哦?你的意思是让我留在家里照顾她?哎呀,这……既然这样的话,苏媚也是你的好闺密嘛,我看可以。”白俊逸严肃地说。
唐凝冷笑一声,伸出手一把拧住了白俊逸的耳朵,咬牙切齿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肚子里的坏水,我告诉你,你这花花肠子要是敢动一下,我就把你给切了!”
切了……白俊逸觉得唐凝现在是越来越不可爱了,这么恐怖的话是能对一个男人随随便便说出口的嘛,这可比威胁他我要杀了你严重多了好不好。
所以,白队长决定反击。
“要切了它的话首先你要有直面它的勇气。”白俊逸严肃认真地说。
看他的表情,简直就像是在陈述一道数学公式……
唐凝一愣,然后就气的俏脸微红,只是现在这大庭广众的她实在不好意思就这样的事情和白俊逸在这理论,只能狠狠地瞪了白队长一眼,然后就要走。
见到唐凝要走了,白俊逸得意一笑,只是还没有等他笑出来,唐凝居然一脚踩在了白俊逸的脚上,恶作剧得逞之后的唐凝快步跑开,笑的很开心,就像是偷到糖果吃的孩子。
“你暗算我!”白俊逸恼道。
“哼,我是女孩子,谁让你不让着我的!”唐凝得意地说。
为了庆祝苏媚康复出院,白俊逸特地跑去买了一大堆食材,准备晚上好好地下厨做一桌好酒好菜出来。
出乎意料的是当白俊逸系起了围裙在厨房开始忙活的时候梁红豆居然跑进来帮忙。
经历过了慕珂珂和唐凝还有苏媚这样在某一方面或者说很多个方面近乎完美的表现,但是在一个女人该有的厨艺上近乎白痴的经历之后,白俊逸对自己身边女人的厨艺已经放弃了,但是梁红豆的手艺居然十分的熟练,一看就知道这绝对不是第一次第二次下厨房。
“你会做饭?”白俊逸惊讶道。
梁红豆小脸红红地说:“女孩子本来就要会做饭呀。”
听了小妮子的话,白俊逸都快泪流满面了,这才是女孩子啊!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面露尴尬表情的唐凝和苏媚一眼,摇头叹息,一副十分惋惜的模样。
唐凝被这个死人的故作姿态气的直跺脚。
“好啦好啦,我们本来就不会做饭,计较这么多干什么。”苏媚笑道。
“可是你看他气人的样子,好像看一个残疾人一样!”唐凝不乐意地说。
苏媚被唐凝的说法逗乐了。
“不行,我要学做饭!不能被他看不起!”唐凝说到做到,立刻就跑过去对白俊逸表示自己要学做饭。
听了唐凝的话,白俊逸一脸沉痛地掏出一支烟点燃了,深深地吸了几口之后狠狠地掐灭烟头,严肃地对正等的有些不耐烦的唐凝沉声说:“你说吧,我到底哪里得罪了你你要这么对我?你说出来,我改!”
“噗哧!”苏媚和梁红豆同时笑的不行。
此时唐凝哪里还看不出来这个死人压根就在耍宝,气的她恨不得扑上去狠狠地咬白俊逸一口。
不过不管怎么样,唐凝要学做饭的念头总算是放弃了,本身她的事情就够多了,再说白俊逸也说了,一个人不可能是完美的,一个家里有他一个男人会做饭就可以了。
这句话触动到了唐凝,让唐凝乖乖地跑去看电视,不再打扰。
在白俊逸和梁红豆的共同操持下,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很快就端了上来,白俊逸让苏媚坐到了上面的位置,然后坐下来接过唐凝拿来梁红豆倒满的红酒,笑着说:“为了庆祝苏媚大美女康复出院,我们干一杯!”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