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悲剧的王天骄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耸耸肩,一旦阻拦的意思都没有,这家伙很快就会知道什么叫作死,生命力强大成自己这样的有时候想想这三个女人都觉得头疼,这个名字骚包的叫王天骄的家伙有几条命去给苏媚折腾?
另一头,那个叫周大庆的和王天骄截然不同,他从一开始眼睛就盯着白俊逸看,好像看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亲爹……好吧,这个是白俊逸自己臆想出来的,但事实上周大庆的眼珠子的确一秒钟都没有从白俊逸的身上移开过。()
王天骄走了之后周大庆对白俊逸伸出手说:“之前黄皓说你是一个高手,我观察了很久没有发现这一点,但是不管怎么样,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如果你是个高手的话我不但不会失望还会很兴奋,而你如果不是个高手的话,我失望起来做的一些事情你也没有办法反抗,所以你最好祈祷黄皓没有帮你在我面前吹牛。”
说实话,白俊逸最腻歪的就是这些有点13就把白痴揣在怀里使劲地装着的人了,好像天底下就他最冷傲最狂拽酷炫一样,有点本事也要跟自己一样学会低调和谦虚嘛,非要让天底下的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的鱼塘都被你一个人承包了?有意思?
看了一眼周大庆伸过来的手,白俊逸的手懒洋洋地搭了上去,两个人的手才一握拢,白俊逸就感觉到周大庆的手劲超乎寻常的大,而且这股力量还在不断地上升之中。()
看着周大庆脸上不屑的冷笑,白俊逸的表情风轻云淡,好像压根没有把周大庆放在眼里,这种轻慢的态度更是激怒了周大庆,他怒哼一声,存心想要试探一下白俊逸到底是不是所谓的高手,手上的力气更是大了三分。
渐渐的,周大庆眼神里的神色从不屑和鄙夷变成了惊疑不定,到不是白俊逸反击回来的力量有多大,相反,白俊逸压根就没有反击,周大庆捏着白俊逸的手感觉就好像捏着一块橡胶,无论自己用多大的力气但是对方的手好像压根就没有感觉一样任由周大庆加力,颇有有一种他强由他强的一种感觉。
周大庆不信这个邪,咬着牙再次加了两分力,而此时周大庆的面色已经涨的通红,但是白俊逸的手依然像是一块橡胶,没有任何的感觉。
白俊逸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痛苦,举重若轻的样子让周大庆怀疑自己握着的手到底是不是白俊逸的。
两个男人在这里手拉着手舍不得放开,那边的王天骄却遭遇到了这辈子最大的尴尬。
“穿西裤嘛,真正的正统穿法是裤子正好盖住皮鞋的第二个鞋带扣,还有,黑色的皮鞋跟裤子千万不要配浅色的袜子,你穿一双白色的袜子真的显得你很暴发户啊,另外,一般站着的时候西装的扣子只系着一颗扣子的,你全部散开看起来好像很潇洒的样子但是说实话,要是你刚才不提绅士这个话题的话……我也懒得揭穿你啊。www.jlgxhq.com”苏媚有时候说话刻薄起来连白俊逸都觉得吃不消,更别说一心怀揣着装逼梦想来的王天骄了。
被苏媚这么一说,王天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他今天出门是走的急了,根本没有想到袜子的事情,谁知道居然会被苏媚这么当面地说出来。
“还有,衣服穿的也好没品,阿玛尼的西装都要烂大街了,就是穿一身范思哲的也好一些,不过既然都是流水线上下来的和路边几百块的西装除了商标不一样之外没有太大的本质差别,也算了,对他不能苛求太多,不过悄悄地告诉你哦,你这件衬衫是正装衬衫,所谓的正装衬衫你要是不明白的话记住一点就行了,穿这样的衬衫都要打领带的。”唐凝从来就不是一个善男信女,要不然白俊逸也不至于给折腾的天天鸡飞狗跳了,这个时候和苏媚搭档起来一下补刀成功地击垮了王天骄最后的自尊心。
王天骄脸色阴沉无比,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定格在恼羞成怒到了极点的涨红上,他深吸一口气,强行保持着自己的风度,呵呵干笑两下说:“两位小姐也太不给我面子了,这么说让我很下不来台。()”
苏媚一双妩媚成了妖精的眼睛一转,对旁边红着脸半个身子躲在自己身后的梁红豆说:“红豆,刚才是谁说自己是绅士的?”
“他。”梁红豆从来都是一个老实可爱的乖宝宝,听见姐姐问自己,于是伸出白嫩嫩的手指指着王天骄的鼻子说。
王天骄浑身一抖,若是苏媚和唐凝也就算了,可是被梁红豆这么一个从骨子里就泛着天真单纯的女孩子补一下刀,这产生的伤害简直就是暴击了一样。
如果现在是一个打怪游戏的话,就可以看到两个英姿飒爽的女战士带着一个呆萌呆萌的小女人挥舞着看不见的利剑一下一下地在王天骄这个怪物身上砍去,而最后一下血红的暴击伤害就是梁红豆用他的小手指戳出来的……
王天骄嘴角颤抖地走了,相比来时候的自信满满风度翩翩,他走的时候几乎是落荒而逃,那背影怎么看怎么狼狈。
另一头,周大庆和白俊逸的手总算是松开了,因为白俊逸的一句两个大男人这么手拉着手舍不得放实在是不成体统周大庆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都消失的一干二净,他垂下来的手微微颤抖着,脸上保持着自己面子上的笑容,说:“我看不透你。()”
“我穿着衣服呢,你当然看不透。”白俊逸腼腆道,但是脸上和眼睛里却写满了我不是gay的厌恶表情,那只刚和周大庆握过的手还使劲地在裤腿上擦着,好像深怕沾染上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这表现让周大庆只觉得胸口好像有好几根刺扎了进来,每呼吸一下都咯的他生疼,只是他自己下垂下来微微颤抖着的手却让他不敢轻易地把怒气爆发出来,他呵呵笑了笑,眼神里不再有轻慢和蔑视,取而代之的是凝重,他说:“我相信等一会你会喜欢我们为你准备的招待节目的。”
见到周大庆都失败了,黄皓的心里瞬间就把白俊逸的危险等级再次提升了几个档次,不过心中也有些得意,白俊逸的态度算是彻底地把周大庆给激怒了,那么自己拉他上船的计划也算是成功,黄皓扭头去找王天骄,却见到王天骄一个人在角落里使劲地喝着闷酒,黄皓一呆,王天骄刚不是找白俊逸带来的女人去了吗?怎么自己跑去角落喝闷酒了?
等黄皓朝着那三个女人看去的时候,却发现又一个男人哭丧着脸脸色羞愧的通红狼狈地跑出来,黄皓嘴角一抽,果然人以类聚!
不过事已至此,黄皓也不可能善罢甘休,他看了一眼白俊逸,呵呵笑道:“白俊逸,你的功夫很好,我一直都说你是个高手,这一次难得把你请过来,我专门邀请了我们兰城的一位太极大师过来,他听我说了你的事情之后对你也很感兴趣,我想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举办一个小型的比试怎么样?”
话说完,黄皓深怕白俊逸拒绝一样,拿着酒杯转身对着众人敲了敲,高声说:“各位,我身边的这位是魔都来的高手,他的身手可比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那些所谓大侠好多了,这一次难得过来,我请来了我们兰城的太极大师杨林杨大师过来,不如让两位分别代表了魔都和我们兰城的高手比试一下怎么样?”
黄皓身为这里的主人,来参与派对的人都是他认识的,他的提议自然得到所有人的赞同,而且比试功夫这本身就是很新鲜的事情,大家也十分的感兴趣,当黄皓把事情的性质一下子提升到了魔都和兰城之间的对比的时候,身为兰城人,在场的所有人看向白俊逸的眼神都玩味了起来。
兰城虽然是魔都的卫星城市,但是从来不肯在魔都人面前低头,两个城市的人之间口水仗也打了不少,一个说魔都人都是暴发户没素质,一个说兰城人都是靠着魔都发展起来的,要不然现在还是个农村旮旯。
见到黄皓瞬间开了地图炮,白俊逸知道这厮是真的有备而来了。
而顺着他的话,从里面走来了一个穿着唐装,年纪大约在五十多岁上下留着长胡须一副仙风道骨模样的男人。
这个男人走路之间龙行虎步,颇有气势,特别是面色红润带着淡淡的笑容,但是眼神却很亮,一看便觉得有高手风范。
“杨大师,这位就是我之前所说的魔都来的高手。”黄皓笑着对杨林杨大师说。
这位杨大师淡淡地看了白俊逸一眼,一副高人做派地淡声说:“就是你说兰城人只会三脚猫的小打小闹?年纪不大,口气不小。”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黄皓是在搬弄是非了,白俊逸耸耸肩,无所谓地说:“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不知道分清是非曲直,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属狗的?还是他家养的狗?”
杨大师没想到白俊逸这么不客气,他眉毛一竖就怒道:“哪里来的野小子,这么没有规矩!”
话落地,一招龙出海那只粗糙的手掌就朝着白俊逸门面探来。
大家伙看到这火爆的一幕都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是说高手之间对决不都是应该选一个花好月圆的晚上站在紫禁之巅相互报个名讳比如我叫西门吹雪你叫什么,然后再介绍一下自己用的兵器,吹吹自己以往一人干掉的多少个门派灭掉多少个组织的骄人战绩,最后口水吹干了这才你一拳我一脚地大战个三百回合吗?
怎么这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
完全没有一点高手风范嘛,和路边跟小贩因为两块钱的白菜钱吵起来然后撕扯扭打在一起的大妈大婶有个毛线区别啊这?
杨业的确算的上是有一些造诣的武学人士,从他的出手白俊逸就看的出来他的底子并不弱,只是之前距离黄皓所说的太极大师还差得远了。
太极本身就是好练难精通的武学,寻常人在这一道上修炼了十多年没有悟性的依然在门口徘徊,而这个杨业充其量只能说是会太极,至于大师什么的真是笑话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