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太不可爱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就曾和真正堪称太极大师的前辈交过手,一伸手蝇虫不能落,推手柔软如棉絮,发力时雄浑如大江倒灌,寻常练拳三五只麻雀在他手掌之间腾飞却始终不能飞走,这才是真正的大师境界,至于眼前这个杨林,不是白俊逸埋汰他,真的还差得很远很远。()
这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大师?白俊逸若是没遇到也就算了,毕竟吹牛不用上税更加不犯法,人说自己是张三丰在世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是给他遇到了,那么不好意思,白队长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让装逼的人没逼好装,让作死的人通通都去死。
杨业的手掌势如猛龙出海,掌风还未到手掌就已经劈头盖脸地打下来,白俊逸微微眯起眼睛,不闪不避的他等到杨业的手掌快要拍到了自己门脸,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被杨业的忽然出手给吓得傻掉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出手了。
抬手,手指点出如同寸芒,招式不大,不如杨业的大开大合气势惊人,幅度很小,但是却有凶猛寸劲爆发,白俊逸的手指指背屈指弹在杨业拍来的手掌手腕关节处,只听得啪的一声,明明只是手指弹在手腕上,但是那响声却像是一个脆响的耳光煽在了脸上一样,整个派对的大厅每一个角落都清晰可闻。
随之而来的是杨业那一只手像是被什么巨力打到了一样轮圆了向后甩去,脚步也不受控制地向后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若不是大家都知道不可能的话甚至还以为杨业是白俊逸请来的托儿,故意表演给大家看的。()
有这么夸张吗?手指弹你一下你就好像给人撞了个满怀一样,你入戏太深了啊大师!
没有理会旁人的眼光,杨业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腕,之前被白俊逸的手指弹中的位置两寸长的淤青正肉眼可见地浮现出来,杨业的嘴角吸了一口冷气,看向白俊逸的眼神带着前所未有的凝重,“这么好的寸劲功夫,到是小看你了,的确有一些狂傲的本钱。”
黄皓在旁边听的直哼哼,他把杨业请过来可不是为了让他在这里说废话的,要是没点狂傲的本钱自己还能大张旗鼓地搞出这样的阵仗,原本以为把杨业请来了,一切就都万事大吉了,在他的想象之中就算是白俊逸再能打,能厉害到哪里去?学点三脚猫的功夫就算是顶天了,就算是那些所谓的武术世家出来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年纪二十多岁三十岁都不到能厉害到哪里去?
而杨业就不同了,杨业号称自己跟随陈氏太极的老宗门陈鹤年学了二十年的太极,后来出师之后就自己开了一个武馆,一开始自然是没有什么名气,但是经过了几次挑战之后杨业的名气也就渐渐地大了起来,特别是陈鹤年这老一辈的大师隐退之后太极真正能站的出来的人已经不多,好比是之前央视搞的一档国术健身的栏目,太极专栏中几个主讲之一就是杨业,也正是因此黄皓才花费不小的代价把他请来。()
在黄皓看来,武学这个东西当然是年纪越大越好,电视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只要是胡子和头发雪白哪怕是寺庙里一个扫地的都是不世出的高手,看那些嘴上无毛的,哪个不是有嘴皮子功夫没有真材实料的?
黄皓这么想,但是眼前的事实却让他感觉事情有些偏差了,想象之中杨业摧枯拉朽的胜利没有迎来,反而是杨业无比凝重的神情,这让黄皓有些摸不准,自己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要是到头来什么都没有做到不说杨业还输了,那自己的脸就丢大了。
上一次丢脸虽然感觉耻辱,但是总算还好,那是在魔都,也没有人知道自己有多丢人,但是这次却是在自己的家门口,自己还找了这么多兰城有头有脸的人来,要是丢脸了那就是真的名出大了。
想到这里,黄皓觉得自己不说话是不行了,他对杨业拱拱手,说道:“杨大师,莫非你也不是我这朋友的对手?”
对于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产生的效果是远超出常人意料之外的效果,这一点黄皓深谙其中的道理。
果然,听见这句话的杨业立刻就炸毛了,这样学武学了大半辈子的人最见不得的就是自己所学的一身功夫被人看不起,这比什么得罪都要大。()
杨业冷哼一声,说:“笑话,老夫出道学武的时候他连马步都还不会扎,说这样的话也未免太外行了。”
黄皓见到自己的激将起到了效果,顿时就笑道:“我也这么觉得,但是别人不这么想啊,毕竟很多事情还是眼见为实的好。”
杨业重重地瞪了黄皓一眼,觉得这黄家的小子实在太不可爱,你看不到这姓白的年轻人很不好对付吗?你这么一句句的话把老夫逼到了不得不动手的地步,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事已至此,哪怕是对黄皓有些不满,杨业也不得不硬着头皮重新面对笑眯眯风轻云淡的白俊逸。
“小子,你到底师从何人?老夫学武半生,别的没有还是有几分人脉的,你若是说出来说不定老夫还和你家的长辈有几分交情,到时候出手也会看在老友的面子上手下留情,全当是给你一个人外有人的教训也就罢了。”
要不怎么说人老成精,杨业这老东西滑头着,给白俊逸这话的意思就是你小子识相的就赶紧随便说个长辈的名字出来,就算你老夫我听都没有听过也会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哦是那谁谁谁啊,我和他熟的简直不行,当初还是差点拜把子的好兄弟,原来你是他的晚辈云云,这么一来既然是自家人那就自然不能真打了,你给老夫我面子,老夫我给你里子,大家都得了好处何乐不为?
而此时白俊逸的却让杨业失望了,白俊逸摆出一副十足愣头青的表情说:“我家的长辈你没有认识的,要打就打别废话,年纪大了就是唠叨,不行就认怂,开玩笑呢?把我叫到这里来你当是给你这老头子陪聊排遣寂寞关爱孤寡老人来了?”
关,关爱孤寡老人?
杨业活了五十多年都没有听过这么气人的话,他这样中年有成的人自然是有着自己的傲气的,特别是上了央视的节目之后顿时觉得自己是个名人了,走到哪里别人都客客气气地叫自己一声杨大师,一开始自己还真觉得大师这个名头有点太大了,但是时间久了就觉得轻飘飘的十分舒服,毕竟高帽子谁都喜欢,可眼前这个不知趣的小子居然说他是关爱孤寡老人来了?谁是孤寡老人了?你才是孤寡老人!你全家都是孤寡老人啊!
话不投机半句多,杨业也有着自己的小爆脾气,听见白俊逸这么不客气的话他哪里还下的来台,怒哼一声,踩着布鞋的脚朝前跨出半步就攻来。()
“你这老货也太不要脸,对晚辈还连续两次偷袭出手,陈鹤年老爷子要是知道他的徒弟是这个德行的指不定要亲自出山清理门户了。”白俊逸摇摇头,举重若轻的让开了杨业的攻击,说道。
杨业瞳孔一缩,无比凝重地说:“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我的师从?”
白俊逸嗤笑道:“陈氏太极重意境不重形状,出手之间毫无形迹可寻,将就的是练就一颗太极之心,我虽然不学太极,但是对你们这太极也算是有一些了解,看你出手就知道了。”
杨业听了这话只是皮肉发紧,眼前这个小子只是三两招就看出了自己的师从,而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套路自己现在却一点门路都还没有摸到,可以说到现在为止,他杨业已经输了。
但是这里都是兰城的父老乡亲,大家伙都瞪大了一双眼珠子看着呢,自己作为兰城数得上的太极大师,怎么可能在这么一个比自己小了这么多年纪还不一定有自己儿子大的小年轻面前认输?
杨业怒哼一声,脚下踩着看似虚浮的步子,斜身伸手便朝着白俊逸的手肘处握来。
所谓头可断血可流但发型不可乱的死要面子,大概就是杨业这么一个状态了。
面对杨业的手,白俊逸也没有闪避的意思,脚下微微分开,双手便任由杨业的手掌拍在上面。
杨业的双手搭在白俊逸的手臂上,心中冷笑白俊逸果然还是年纪太轻太狂傲没有经验,太极一道,最注重的便是借力打力,自己一旦借到了白俊逸的力,那么他打向自己的力会被自己借用过去反打他自己,这小子还是太嫩了!
只是杨业心中的得意还没有来得及彻底升起来,只感觉到了自己手中白俊逸的手臂竟然变得柔若无骨,那软绵绵的浑圆力道圆润而不可触,明明对方的手就在自己手中,但是却偏偏的竟找不到着力点,好像无论自己朝着哪个方向用多大的力气对方都随波逐流顺着自己的力滑去。
这感觉,杨业无比的熟悉!
这不就是老子学的太极?
敢用太极打自己的太极?杨业彻底的愤怒了,这种愤怒就好像是蓝翔的高材生自己家被别人用挖掘机给强拆了一样!简直就是**裸的打我老夫的脸啊!
杨业的手掌画了一个圆圈,带着白俊逸的手腕靠向自己,果然,白俊逸柔软的力道顺着他的圆弧滑过来,只是杨业随即就发现白俊逸在画的是一个更大的圆,把自己的圆彻底地包围了起来。
骂了个八字的!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可爱了吗?
太极对太极,最常见的便是推手。
所谓推手,无非就是两人用手腕相互接触,顺着力道来回滑动,在推手的过程中寻找对方的破绽打破掉对方的重心平稳,猝然发力让对方摔倒在地!
此时白俊逸和杨业之间便是正宗的太极推手。
杨业好歹也是侵淫此道数十年的人,一身太极的功夫的确算的上是炉火纯青,几次推手之中白俊逸都没有找到太好的机会。
而杨业却看出了白俊逸的心浮气躁,他忽然腰间发力,双足如同被钉子订在地上一样牢牢地站在原地,力量顺着他的腰传递到两肩,肩膀带着他的手朝着白俊逸猛推过去。
这力收发于心,毫无任何征兆,杨业有自信这一推绝对可以把白俊逸推飞出去。
而白俊逸在杨业的力量冲来的时候脸上才露出笑容,比狡猾,这一辈子都在学招术的老头子真心不是在生死决斗中摸爬滚打成长起来的自己。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