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一条好狗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在白俊逸和慕珂珂用餐的时候,英迪格牛排餐厅的外面,一辆房车缓缓地停下。()
而之前已经接到了消息的经理李爱英早早地就跑到了餐厅门口等着,见到房车停下她赶紧跑过去抢先打开了车门。
英迪格牛排餐厅算的上是苏城高端餐厅之一,而这里虽然也对普通客户开放但是因为价格的关系更多的还是针对一些高端商务人士或者……眼前的这些富家子弟,他们不在乎钱,只是在乎享受和高人一等的面子,于是会员制度也自然而然地在英迪格餐厅推行开来,只是没有这个“级别”的人自然还不足够资格知道它有个会员制度而已。
作为这样一家餐厅的经理,李爱英能够玲珑八面地应对各种各样的客户,而特别是这些富家子弟,在这样的餐厅里当经理,会管理会节省成本一点用都没有,她只要会把每一个会员伺候的舒舒服服就已经是最大的称职。
房车的车门打开,脑门上顶了一个纱布包的李敏哲从车上下来,中午的时候遇到的那档子事情让他的心情无比的恶劣,他冷淡地看了一眼李爱英,说:“今天我陪一个朋友来吃饭,你好好地招待。”
李敏哲身为这家餐厅三年老资格的高级会员,李爱英对他自然有足够的了解,平时李敏哲带朋友来吃饭最多就说一句我带我哥们过来吃饭之类,而这一次说的却是陪,前者李敏哲是主,后者这还未出现的人才是主,华夏的语言博大精深,一字之差就能够体现出两种完全不同的意境。()
李敏哲的话让李爱英对车里还没有下来的人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和一些些的敬畏,这里面的人是什么来头她不知道,但是李敏哲是出了名的大少,在苏城也少有人不知的,能让李敏哲这么甘心自降身份作陪的又会是多大的来头?
李敏哲转身站在车边,而房车里这时候才慢吞吞地走下来一个比李敏哲还要年轻一些的男人。
“傅少,这家餐厅还算是不错的,我平时都会过来坐坐。”李敏哲对男人笑道。
傅一臣点点头,神色有些疲惫的他说:“好久没有出来透透气了,今天好不容易让老头子松口答应我出来,你安排就行了。”
李敏哲笑道:“傅少你客气了,咱俩谁跟谁啊。”
傅一臣不置可否地背着手走进英迪格餐厅,而他的身边靠后一些的位置是刻意地慢了半步的李敏哲,再之后就是一个身材矮瘦走起路来很滑稽地一步三晃的中年男人,李爱英这个经理则只能跟在第四。
走进了餐厅,一楼的大众区自然是不配让傅一臣和李敏哲这样身份的人入座的,于是一行人直接上了二楼,来到二楼,傅一臣随意地扫了一眼看见了和慕珂珂坐在阳台上正吃东西的白俊逸之后瞳孔立刻缩了缩,都说冤家路窄,这冤家的路也太窄了。()
傅一臣的确没有想到在这里都能够遇到白俊逸,而白俊逸对面的女人更是让他脸色微微地变化,傅一臣好歹也是在魔都发展过一段时间的,对在魔都警界内说一不二几乎是绝对明星人物的慕珂珂自然不会陌生。
特别是这个敏感的时刻,让他对警察两个字眼格外的敏感。
只是,这两个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苏城?而且还是一起出现?
在傅一臣思索的时候,李爱英凑了上来恭敬地说:“位置之前已经安排好了,在三楼的包厢区,我带两位上去?”
虽然除了傅一臣和李敏哲之外还有一个不修边幅看起来脏兮兮和周围典雅大气的装修格调格格不入的矮瘦中年人,但是李爱英也看出来了这个男人应该是一个跟班之类的人,不足为重,之前从未见过李敏哲带着这个男人出现,李爱英便自然地把他当成了是这位傅少的跟班。
只是,这样的跟班也太没品了吧?带出来不嫌丢人么?李爱英在心里奇怪地想。
傅一臣看见白俊逸的时候,李敏哲注意到傅一臣的神色变化也顺着他的眼神看了过去,当他见到白俊逸的脸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触电样的一抖,憎恨,愤怒,痛苦,一点点的惧怕,种种的负面情绪瞬间纠缠起来让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是狰狞。()
“怎么,你认识那两个人?”傅一臣是什么人,对身边李敏哲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心中一动的他淡淡地笑道。
李敏哲咬着牙说:“怎么不认识,我脑袋上的伤就是那个男人在今天中午给我弄出来的。”
傅一臣眼睛微微地眯起来,这李敏哲虽然脑子不怎么样,但是他的家世到也不错,不过据他所知李敏哲一般情况下不出苏城,他的家族在苏城之外虽然也有些生意可是却和没有和魔都的什么人有交集,而白俊逸又是怎么和李敏哲对付上的?
不过,这到是个好消息啊。
傅一臣的心里瞬间就有了计较,他指着白俊逸的位置说:“不去楼上了,那个位置挺好,我们就在那里吃饭吧。”
李爱英顺着傅一臣的手指一看,见到那边已经有人在座了顿时就一脸的为难。
他们这是开门做生意的,而做生意最忌讳的自然就是得罪客人,其中以赶客最为恶劣,这一点不管是在哪个行业哪个国家哪个时代都是一样的,李爱英虽然不敢得罪傅一臣和李敏哲,但是让她开口去把别的客人赶走,这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做出决定的。()
“怎么,有困难?”问这话的却是李敏哲,此时的李敏哲眼神中露出的却是欣喜,他觉得这是傅少在给自己出头了,在苏城只要是有这位傅少开口,还有什么事情是办不成的?
李爱英一脸为难地说:“这个,李少,那边今天已经有人预定了,我也不太好赶他们走,如果您喜欢这个位置的话我帮您留着,明天,或者其他什么时候都行,我一定帮您留着,您看?”
李敏哲闻言却是毫不客气地一个巴掌煽在了李爱英的脸上,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的耳光在李爱英的脸上炸开,而后李爱英的脸上肉眼可见地浮现出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只是李爱英却不敢有丝毫的反抗,甚至连哭都不敢哭,只能捂着脸胆战心惊地站在原地不敢动,眼睛里渗出泪花也不敢让它掉下来,她们这样的人就是这样,全靠着出卖自己的笑和尊严吃饭,李敏哲这样的少爷要是亲近她那是心情好,心情不好了随手一个巴掌她连躲都不能躲。
说起来,这也就比妓女好一些而已,最起码外表还有一层遮羞的靓丽外衣。
“我现在就要!你听不懂?李爱英,你在这里做经理有几年了,这几年我在你这里扔的钱还少了?平时我给你面子来捧场,现在我需要个位置了,你就不给我面子?”李敏哲冷笑道,之前煽了一个巴掌让他把今天受到的闷气吐了大半,浑身通泰的他已经恨不能赶紧看着傅少教训那个胆敢把自己的路虎撞进太湖里还把自己暴打了一通的外地老了。
李爱英见到李敏哲阴鸷的眼神,吓得一个哆嗦,她固然不愿意把客人赶走,但是为此得罪李敏哲是绝对不明智的,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笑眯眯没有怎么表态身份地位比李敏哲还要高一些的人?要知道,最开始可是他提出来要那个位置的!
李爱英咬咬牙,走向了白俊逸那一桌。
看着李爱英的背影,傅一臣眼神露出一些满意的意思,他自然不是对李爱英满意,这样的小人物连入他眼的资格都没有,事实上他压根没有把李爱英当个人看过,他满意的是身边的李敏哲……是一条好狗。
李敏哲的老子三十多年前是一个苦哈哈地拎着锤子带几个老乡在城里给工地给人搅拌水泥的建筑工,后来成了小包工头,在那个年代一个小包工头兢兢业业一些一年剩余个四五十万不是问题,他一度觉得这已经是最美好的人生了,因此他十分的满足。
一直到有一天傅家的一位公子哥……当然,那位当时的公子哥现在已经成为了傅家的家主也就是傅一臣的父亲问他想不想出人头地地挣钱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每年赚的三四十万在别人的眼里连钱都不算。
很快,小包工头有了小公司,小公司成了大型建筑公司,李敏哲那个正宗的农村出生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全的老子也成为了腰缠亿万的大富翁,成了这苏城说一句话举足轻重的人物,同时也成了傅家的一条看门狗。
搞建筑的,从来不少为了钱能悍不畏死的,在一些真正穷苦地方出来的农民工看来,能拿回去几万块钱就足够他们红着眼睛去拼命……不管这钱是什么地方来的,所以这个李家也不可避免地沾上了一些习气,这些习气就是傅家选他们做看门狗的原因,因为他们的凶狠就是一条看门狗最该具备的能咬伤人的獠牙。
别人给你骨头同时给你一条狗链,你吃了人家的骨头同时把脑袋钻过去伸进了狗链中,这是一桩你情我愿的好买卖。
因为中间隔着透明玻璃格挡,所以白俊逸也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见到一个穿着ol制服胸口挂着经理胸牌的女人陪着笑走过来白俊逸还十分的开心,难道自己的魅力已经大到了俘获美女于无形之中的境界了?
只是……这个熟女脸上的巴掌印是怎么回事?
“两位,实在不好意思,之前我们的工作人员疏忽了,这个位置在你们来之前已经被人预定走,现在之前预定的客人已经来了,你们看……当然,这一次两位的消费我们全部免单,另外再赠送两位一些酒水,不知道两位能不能移步换个位置?”
李爱英尽量地让自己的说辞圆满一些笑容自然一些语气客气一些。
白俊逸抬起头来很不爽地看着李爱英,居然不是被自己的气质俘获了心的,不是也就算了,居然还是来赶自己走的!这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不知道我是公家的人?我这是出公差来的,你敢赶我?还免单,我这都是能报销的好不好,身为公家的人我会在乎你这点免单的钱?要是免单还能开全额的发票这还差不多……
只是这样的要求白俊逸是不会说出来的,咱是正大光明的,要含蓄,要低调,这么能暴露出自己不是一个有钱人的话怎么能轻易地说出口呢?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