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天下何处不相逢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扫了一眼李敏哲湿润的裤子,还有那顺着他的裤腿和鞋子一滴滴滴落下来的液体,笑着说:“你看,这才叫做真正的威胁,你那不痛不痒的几句话比起我这个实在不怎么样啊,我又免费给你上了一课,你也不用太感谢我。()不过话说回来,你连威胁人都威胁不来,身为一个人渣你还能做什么?”
要说字字诛心,白俊逸的这番话可谓是真的登峰造极了。
加上李敏哲自己都感觉到了,等那温热的液体流到大腿的时候已经变得冰冷,而这秋风瑟瑟的时候一阵风过来,李敏哲死过去的心都有了。
李敏哲无比的悲愤,但是他说不出话来,越来越困难的呼吸让他根本没有功夫去思考仇恨,更多的还是恐惧。
而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傅一臣微微摇头,果然一条看门狗始终是看门狗,咬咬普通人还行,一旦遇上了一个实力强劲一些的只能夹着尾巴仓皇而逃。
虽然李敏哲在他的眼里只是一条狗,但是他却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条狗死了,要不然苏城的人要怎么看他?而那些围绕在他身边的公子哥会不会产生兔死狐悲的感觉?种种的因素让傅一臣不得不走出来。()
“天下何处不相逢,我们还真的是很有缘分,白俊逸,别来无恙。”傅一臣带着一脸风轻云淡的笑容走出来,看了一眼捂着鼻子蜷缩着身体站在一边的瘦皮猴子,再看了一眼还被白俊逸掐着脖子提在半空的李敏哲,他微微一笑说:“白俊逸,这么说话也不合适,你要么捏死他,要么就把他放下来,怎么样?”
傅一臣终究无论是城府还是手腕都是比李敏哲高了不止一个层次的恶少,他一句话就有把自己之前隐隐落在下风的颓势给扳回来的架势,现在的白俊逸显然面对一个两难的选择,要是把李敏哲放了,显得他心虚了,虽然痛不到皮肉但是在两个人的交锋中却显然已经落了下乘,而如果直接掐死……那么就更好了,这大庭广众之下的杀人就算是天王老子都保不了他。
而白俊逸看了傅一臣一会,老半天了才做出一副我想起来了原来是你的表情,他毫无征兆地松开了手然后一脸惊喜亲热地伸出手做出握手的姿势朝着傅一臣走来,边走还一边开心地说:“原来是你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最近过的怎么样?身体还好不好?吃饭还香不香?对了,上次我们见面还是在魔都吧,哎,真不好意思啊,听说那次之后傅少的名声就已经传遍了九州四海,啧啧啧。()”
而当白俊逸握着傅一臣的手的时候身后才传来一声重物落入了水中的声音……哗啦,水花四溅。
傅一臣给出的选择,白俊逸哪一个都没选,既没有放人也没有杀人,而是直接把人给丢到了太湖里去,那动作自然顺畅的好像刚才他抓着的只是一个萝卜而不是一个大活人。
傅一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心境尽可能地平静下来,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自从见到白俊逸的一瞬间起这段时间跟着姑姑傅玉莹修炼的心境已经被打破了。
白俊逸说起的上一次,自然就是傅一臣这辈子哪怕是进了棺材都不会忘记的订婚宴上被白俊逸抢走唐凝的事情,那件事情最终不了了之地结束,而他知道白俊逸受到了一定限度的惩罚但是绝对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巨大惨痛代价。
看眼前的白俊逸没事人一样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就知道了,当时的他心里非常的不平衡,每时每刻不在憎恨着白俊逸,憎恨着唐凝,甚至憎恨着傅家,这一切让他没有办法抬起头来做人,他甚至觉得任何人看他的眼神都是带着嘲笑的。()
一个男人一辈子最大的耻辱是什么?无非就是老婆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虽然他自己都知道唐凝远远不是自己的老婆,但是在订婚宴上被人抢走未婚妻,这已经比胯下之辱都要来的伤人自尊。
而就是在这种几乎要崩溃的思想环境下,傅一臣被姑姑傅玉莹带在身边,这段时间他听姑姑说了很多,也慢慢地学会平静下来,他知道正如同姑姑所说的, 恢复平静的自己将比以前更加优秀。
但是傅一臣知道自己不可能释怀,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对这件事情释怀,更让他耿耿于怀的是家族在这件事情上的沉默,而沉默之后家族和周家的合作忽然变得无比的亲密,他意识到从一开始自己就被利用了,而利用自己的正是自己的家族,自己的丢丑不过是家族为了和周家更亲密合作的一个筹码而已。
家族子弟,包括生命在内,都是家族给的,所以也要做好一切都还给家族的准备。()这是傅一臣的姑姑傅玉莹亲口对他说的话。
傅一臣很恨,但是他不能说出来,他现在就像是一条潜伏的毒蛇,他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狠狠地咬一口那些亲手把他推入现在这个深渊的人,而眼前,白俊逸居然来到了苏城,这就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心思百转,傅一臣稍微平复了内心的情绪,他轻描淡写地抽出了自己的手,看着白俊逸平静地说:“白俊逸,我们之间是生死之敌,这样的虚伪客套就不用了,你不恶心我都觉得恶心。”
白俊逸一脸受伤的表情说:“听见你这么说我真的是很难过。”
好像没有听见白俊逸的话,傅一臣忽然笑了,笑的无比的灿烂也无比的阴森,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反应在一个笑容上,让人觉得诡异到了极点。
“白俊逸,你很强,不但实力强,还很聪明。我预祝你在苏城玩的愉快。慕局长,你和白俊逸在这里继续用餐,我就不打扰了。”跟慕珂珂打了个招呼,傅一臣转身就走。至于李敏哲的死活,他看都没有去看一眼。
瘦皮猴子瞪了白俊逸一眼,只是被打的塌陷下去的鼻子和满脸干涸的血迹让他的一眼没有丝毫威慑力,最后捂着手臂跟在傅一臣的身后也走了。
白俊逸重新坐了回来,一直都做一个旁观者没有说话的慕珂珂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的橙汁对白俊逸说:“刚才我感受到了你还有傅一臣身上的杀气,我对傅一臣不了解,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想要杀了你,恨不得立刻把你碎尸万段,而我也感受到了,你在强忍着把傅一臣杀掉的冲动。”
白俊逸闻言一脸受伤的表情说:“你怎么能这么想我呢,我可从来不杀人,杀人是犯法要偿命的,最起码也要坐牢啊。”
慕珂珂没好气地瞪了白俊逸一眼,法律对这个家伙哪怕还有一丝的威慑他都不至于犯贱到这个地步。
白俊逸本想喝一口自己的橙汁,但是发现里面居然被之前瘦皮猴子喷出来的血迹溅到之后就毫不犹豫地抢走了慕珂珂那一杯她刚喝过的橙汁,说:“要是我真的杀了他,你会抓我不?”
慕珂珂想也不想地说:“会!我带着手铐呢。”
白俊逸咽下柳橙汁重重地放在桌上生气地说:“我就知道!所以我忍住了!”
话说完白俊逸就忍不住笑了,有些女人因为坚持才美丽,慕珂珂就是这样的女人,对于正义感爆棚的她来说让她目睹杀人事件发生而当作没看到是不可能的,哪怕是自己也是一样。听起来真的是一件很让人沮丧的事情,但是这个女人的魅力也正是因此才显得无人能比,不是吗?
楼下,坐进房车里重重地关上车门,感受到车子已经在开动,傅一臣这才松开死死地握着的拳头。
因为太过用力,指甲刺进掌心此时他的指缝里全部都是鲜血,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指尖滴落下来,而傅一臣的表情却无比的平静,好像流的不是他的血。
慢条斯理地拿了一张纸巾缓缓地擦着手上的鲜血,傅一臣的语气冰冷的像是从九幽里挤出来,“查他们来苏城的目的是什么,慕珂珂来苏城十有**和那批货有关,派人死死地盯着他们,他们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在干什么我都要知道,联系歃血楼,做掉这两个人,价钱随便他们开。”
坐在前面一个中年男人转头有些担忧地说:“少爷,慕珂珂的背景很大,要是连她也……”
不等中年男人说完,傅一臣已经平静地看着他。
被傅一臣平静却阴毒如最毒的毒蛇一样的眼光注视着,中年男人莫名地浑身一阵发寒,他低头说:“是,我立刻照办。”
傅一臣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淡淡地说:“我才是傅家的少主,下一代的家主继承人是我,你需要做的只是把我吩咐的事情办好,而不是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中年男人额头冒汗,诚惶诚恐地说:“对不起少爷,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傅一臣缓缓地闭上眼睛,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眼中滔天的恨意不被人发现。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