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歃血楼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我们来是带着任务的,你把你的眼珠子收一下!别这么丢人!”慕珂珂实在忍不住了心中的无名怒火,咬着牙对白俊逸说道。()
白俊逸唉声叹气,一脸萎靡地缩在沙发里头哼哼两声算是答应。
白俊逸的这德行看的慕珂珂连翻白眼,这个死人没有女人就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更过分的是自己就坐在他的身边他还对别的女人这么眉来眼去的,考虑过自己的感受没有?
虽然说是执行任务,但是白俊逸却对慕珂珂脑海中的计划并不了解,因为他根本不需要了解,在白队长看来这样的地方直接杀进来抓住带头的严刑拷打就行了,要是不招那行,杀了继续严刑拷打下一个,这么大个皇后公馆这么多的人,总会有怕死的,总不能一个个嘴巴都严丝密缝的不开口,这是不现实的事情。
不过白俊逸的暴力打算并没有得到慕珂珂的通过,而是换来了一个白眼,在那之后白俊逸就决定随便这个女人去折腾好了。
不过虽然已经有了这样的准备,但是当他真正看到慕珂珂开始进入状态的时候还是为这个女人惊人的演戏天赋而惊呆了。
看到慕珂珂要了几个红酒狠狠地大灌了几口之后松开了衣服的领口,打开了发结,一头长发披散下来,俏脸微红的她拉着自己步入舞池的时候,白俊逸的感觉用那句话说就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或许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她们甚至不需要任何酝酿就能做出和真实想法截然不同的表情跟动作。
比如明明她们很生气恨不得把你一脚踩死但是脸上却会一脸不在乎地说,我不生气,我才没有生你的气。
诸如此类的经验自从白俊逸在唐凝的身上吃到过无数次苦头之后他就再也不愿意相信女人了。
而眼前的慕珂珂这一番熟练无比的变装更是让白俊逸感觉一阵阵的毛骨悚然,说好的人与人之间基本的信任呢。
双手搭在白俊逸的肩膀上,慕珂珂的身体顺着音乐的节奏在扭动着,看着白俊逸一脸诡异的表情,慕珂珂靠过身去,和舞池里绝大多数其他狗男女一样抱在一起,她在白俊逸的耳边说:“傻在那里干什么?怎么,我的身材没有别的女人好?”
天地良心,白俊逸敢发誓慕珂珂的身材绝对是爆表级别的。
“我没有别的女人漂亮?”慕珂珂又问。()
白俊逸咽了一口唾沫,他现在实在是分不清慕珂珂是假戏真做还是假戏真做……要是表错情了等会岂不是死的很惨?
比如一次唐凝一脸妩媚地问他自己漂亮不漂亮的时候,白俊逸以为媳妇终于熬成婆舔着笑脸凑过去说漂亮的时候,那一瞬间唐凝就变脸恶狠狠地掐着他腰间的软肉质问他为什么跟办公室里新来的小姑娘勾搭成奸……女人都是危险的生物!
有过了这样的经历,白队长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轻易地拿小命开玩笑。
“认真点,我们现在是出来寻欢作乐的人,不入戏的话怎么把我们要找的东西找出来?”见到白俊逸始终跟一个木头一样,慕珂珂无奈地说。
白俊逸喉结动了动,小心翼翼地说:“可以?”
“可以。”慕珂珂以为白俊逸说的只是这个计划是否可行……但是当她回答出可以两个字之后立刻就感受到了白俊逸一双狗爪子搭在自己身上之后立马下意识地竖起了眉毛。
“你说可以的。”白俊逸看着慕珂珂不善的表情,弱弱地说。
慕珂珂狠狠地瞪了一眼白俊逸,用眼神警告他你最好不是在故意占便宜。()
白俊逸发誓,他绝对没有故意占便宜……明明就是有意占便宜的嘛……
在舞池里热舞了一段,饶是卧底经验丰富的慕珂珂也受不了这个家伙的爪子一直有意无意地在自己身上,这样的感觉让从来没有过类似经历的她有些惊慌,感觉时间也差不多了的慕珂珂立刻结束了在舞池的热身,和白俊逸一起回到了卡座里面。
喝着酒,慕珂珂居然有些心虚不敢去看白俊逸,而随意一眼瞥见这厮一脸**表情地看着他自己的双手的时候,慕珂珂的脸蹭地就红了,这个死人刚才就是用这双手把她身上的便宜都占光了!
无耻!
无耻之尤!
慕珂珂开始严重地怀疑自己拉着白俊逸来到底是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此时,服务员又过来了,询问他们是不是要点一些酒水。
得到暗示的白俊逸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意味深长地说:“你们这里就没有什么刺激点的东西?就喝酒上不了头啊。”
那服务员一愣,问道:“您是什么意思?我们这里有更烈的酒。()”
白俊逸和慕珂珂对视了一眼,这和之前情报里的消息可不一样啊,情报里说这里的毒品几乎是明面的,根本就没有任何顾忌,可白俊逸都把话说的这么直白了……难道是因为他们两个是生面孔?可皇后公馆这样的地方一天往来的生面孔也不知道有多少,这些服务员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人都认识个清楚,那么难道是两个人哪里暴露了?
白俊逸抽出一支烟,拿出打火机晃了晃,然后蹭地一声点燃了打火机,慢慢地点上香烟,笑眯眯地说:“有没有?”
服务员这才一脸的恍然大悟,然后就笑着说:“先生是第一次吧?呵呵,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需要***还是****还是******?”
听这语气,好像是在问白俊逸想要青岛纯生还是燕京啤酒还是雪花勇闯天涯来着……
“来点冰。”说这话的是慕珂珂,她的神情看似放浪,但是内心却无比的警惕,看来皇后公馆的毒品泛滥程度……比想象的更加厉害,居然连一个最普通的服务员都能丝毫不加掩饰地询问客人需要什么样的毒品,这简直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在服务员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楼上,楼上多数都是包厢,相比下面的群魔乱舞这里安静了很多很多,而时常有些人摇摇晃晃地打开包厢的门,男女抱成一团朝着楼下走去,嘴里说着乱七八糟的混帐话,但是看他们的表情都是统一的**和无神。
慕珂珂对毒品有了解,这些人是典型的刚吸过毒的症状。
此时两人路过了一个门开着的包厢,两人侧头一看,却见到几个男女正在里面旁若无人地乱搞,衣服丢的到处都是,门开着也没有人管,在茶几上放着锡箔纸和酒精灯,还有一些残留的白色粉末,甚至有几个用过的注射器。
慕珂珂的心沉入谷底,这皇后公馆居然堂而皇之地开设专门的包厢给人吸毒,这样的行为和封建时期被鸦片入侵的满清那些一个大院子里一座小楼里到处都是一个个隔间给人躺着吸鸦片有什么区别?
简直就是人神共愤!
服务员带着两人来到了一个空包厢,笑着说:“两位稍等一下,我现在去为两位拿你们需要的东西。”
说着服务员就走了,临走的时候还带上了门。
为了不打草惊蛇,慕珂珂并没有问服务员什么,等到门关上了,她才在手机上打出一行字递给白俊逸看。
“他们一定存放了很大剂量的毒品,否则支持不了这么多包厢的人在吸毒,而且他们似乎根本不怕查,我们顺着这条线查下去一定能查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
之所以不用说的,是因为慕珂珂不敢保证这包厢里有没有窃听器之类的东西,卧底在外,一切都以最小心为上。
白俊逸到是觉得慕珂珂的小心是有必要的,这里毕竟是别人的主场,对方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自己这边不小心一些还真的有阴沟翻船的可能性。
而此时,包厢的空气里忽然出现了一种淡淡的花香。
这花香来的很突兀,但是味道却很寻常,茉莉花的香味,让人不注意的话就会以为这应该是香水或者房间里的清新剂的味道。
但是,白俊逸在嗅到这花香的时候脸色却猛地一变。
“别呼吸!”白俊逸对慕珂珂大声说道。
慕珂珂表情一窒,刚要说话忽然感觉眼前一阵阵的发晕,然后就四肢无力地瘫软在沙发上,头一歪赫然晕了过去。
此时白俊逸的瞳孔缩紧,身上爆发出强大的气场,他站在了慕珂珂的身前,他无暇去考虑自己和慕珂珂是怎么被人发现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包厢的门口。
门口有人!
门被打开了,一男一女两个人走了进来。
两个人都长相很平凡,丢到人堆里都认不出来的那种,而他们的身上却带着滔天的煞气,这煞气是真正的杀人如麻的杀手才会具有的。
“你居然能够抵抗我们的毒,的确很让人惊讶,难怪有人出天价买你的命。”那平凡的女人看着白俊逸,淡淡地说。
白俊逸扬起眉毛,身上的气势一点一滴地收敛起来,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