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你已经被我绑架了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你到底要说什么!”女杀手抓狂道,身为一个杀手,十步杀一人事了拂衣去,打打杀杀一言不合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难缠点就一枪崩了你才是她的风格,她实在不明白白俊逸这样云山雾罩地扯了一大通到底要说什么。()
“我说了这么多你居然还不懂我的意思。”白俊逸像是看一头猪一样看着女杀手。“那我就说的直接一些吧,你已经被我绑架了。”
这已经不是朝着她的胸口捅刀子捅几刀子的问题了,这是朝着她的脸上丢炸弹泼强酸扣屎盆子,完了还用麻袋把她罩起来摁在地上不准挣扎。
老娘是来杀人的!收人的花红,找准目标杀人潇洒遁走,这才是她的工作和强项,结果现在被暗杀的目标却告诉她她被绑架了!这一下下的耳光啪啪啪地把她的脸都要打肿了。
这家伙疯了?女杀手充满怀疑和焦虑的眼神看着白俊逸。
“我知道你的自尊心让你一时半会不太好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但是你要知道,很多事情不是人力能够抗拒的,你不要再逃避了,仔细地想一下我说的哪句话不是事实?”白俊逸一字一顿认真地说道,那有板有眼的模样就好像是一个小学老师给自己的学生在解释一个生僻字,又或者是在解释一片课文里作者写了一句灰色的窗帘代表了作者怎样压抑的内心和讽刺了当时社会怎样的世态炎凉……
“当然,就算是我绑架了你们但是我也不会动不动就要人命的。()”白俊逸微笑着说,好像没有看到地上一那死不瞑目的尸体……
“我的要求很简单,放掉我的同伴,然后把你手里的枪给我,告诉我是谁买的凶要杀我们,做完这一切之后你就可以走了,之后我想我们就会后会无期,永远不用再见面了。”白俊逸开出了自己的条件说。
但是……残酷的现实和美好的理想总是有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看着女杀手气的脸色发黑浑身哆嗦的样子白俊逸就知道自己的谈判算是失败了。
本来白俊逸想说女杀手是个不知好歹的贱女人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不知好歹和贱这样的字眼的时候他自己的心脏也莫名的有点不舒服,于是白队长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你先别忙着激动,既然是谈判那么自然是我坐地要价你漫天还价,如果你觉得我的要求太苛刻了你可以提出来,然后说说你的想法,有沟通才有交流和理解嘛。”看着女杀手激动得理智随时在崩溃的边缘,白俊逸开口说道。
女杀手深吸一口气,她盯着白俊逸说:“我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完成我的任务!”
而就在此时,包厢的门忽然被推开了,手里头拿着一个黑色箱子的服务员去而复返……她是为白俊逸和慕珂珂送之前要的毒品来的。
服务员一推开门就见到了地上躺在血泊里的杀手一,她明显呆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愣过之后她抬起头就见到了只有电影电视剧里才出现的女杀手持枪对着慕珂珂的脑袋,然后和白俊逸对峙的画面。()
服务员回过神来之后下意识地放声尖叫,这尖叫声嘹亮如同战歌一般冲破了云霄,让人怀疑她到底是不是女高音出声的。
这女服务员的出现让女杀手完全没有准备,特别是那一声尖叫让她持枪的手都抖了一下。
面对蛮王白队长的时候,这么一刹那的失神绝对是致命的。
一秒钟能够做什么?
或许在普通人的身上一秒钟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但是在蛮王的身上,一秒钟他可以穿过六米的距离然后杀掉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
白俊逸几乎是如同瞬间移动一样地出现在女杀手的身边,他的手如同幽灵一样按在了女杀手握着手枪的手上,猛地朝着上方拉起。
而这个时候白俊逸全力冲刺速度带来的劲风才来得及吹在女杀手的脸上,她下意识地扣动了手中的扳机,但是这一枪却打在了天花板上。
这是女杀手在这个人世间所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几乎是在枪声响起的同一个时间,白俊逸也捏碎了她的喉咙。
“咯……咯咯。()”女杀手死不瞑目地盯着白俊逸,手中的枪缓缓地掉下来,来不及也没有了力气说出最后一句话,她的生命就这么走到了尽头。
临死之前女杀手最后的情绪是觉得好悲哀,早知道迟早会死之前就和他拼命了,何必还被他气了好几次……
放倒了女杀手,白俊逸在她的身上找到了两个小瓶子,他并不确定哪个是毒药哪个是解药,而已经死掉的杀手也显然不太可能告诉他,于是白俊逸就把眼神看到了被吓晕过去倒在门口的服务员。
白俊逸用一盆水浇醒了服务员,在她张开嘴要尖叫的时候白俊逸随便拿起了一个小瓶子里的药丢进了她的嘴里。
这样的事情白队长做起来一点压力都没有,在这里做服务员还给客人送毒品的显然并不是什么好东西,拿他们做一下小白鼠也算是他们为社会贡献一点正能量了。
白俊逸的运气不错,服务员吃过药之后还没来得及问你给我吃的是什么你想要对我做什么这样的问题就软绵绵地再一次倒在地上。
白俊逸又拿出了第二个瓶子里的药塞到她的嘴里。
几分钟之后,她缓缓地睁开眼睛,眼神迷茫。
“我,我到底在哪里,怎么了……”在白俊逸因为自己猜对了而兴奋的时候服务员终于有机会说一句话。
不过显然,药物的反复刺激让她的神志不是很清楚。()
白俊逸笑眯眯地看着她,女服务员刚要说话,白俊逸扬起手一个手刀砍在她的后脑勺上,这悲催的服务员第三次晕过去……等她醒过来之后回忆起居然在三分钟之内晕过去三次她一定会感觉不可思议的,当然会不会大骂白俊逸就不知道了。
白俊逸用解药塞到慕珂珂的嘴里,然后抱着慕珂珂就这么堂而皇之地离开了包厢。
来到楼下,本来白俊逸还有些小担心自己这么抱着一个女人走出去会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注意是注意了,但一个个给白俊逸的都是心领神会,那种兄弟你不用说,哥们我都懂的表情。
抱着昏迷过去的女人从夜店离开,这样的事情简直太普遍了。
白俊逸就这么大摇大摆地抱着慕珂珂走出了皇后公馆。
也不知道这个女杀手用的什么毒和解药,效果好的出奇,当白俊逸抱着慕珂珂走出来的时候慕珂珂就已经迷迷糊糊地醒过来了。
被白俊逸抱在怀里,慕珂珂按着自己的额头,虚弱地说:“到底,到底怎么了,我们怎么出来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着慕珂珂虚弱苍白的脸色,白俊逸伸手摸了摸她的脉搏,感觉到慕珂珂的脉象十分的混乱,久病成良医的白俊逸知道这是因为之前慕珂珂中毒的时间比较久,毒素已经侵入到血液里,如果想要彻底地解决掉的话可能还是要去医院,他说:“发生了一些意外,不过现在已经解决掉了,等会我在车上和你说。”
车?我们的车不是已经坏了在修理厂吗?哪里来的车?
慕珂珂愣了一下,她虽然想不起来昏迷之前短暂那的记忆,但是对于车子坏掉了的事情她还是知道的,此时听见白俊逸的话她甚至以为自己是不是大脑混乱精神错乱了。
白俊逸说完之后就用行动告诉慕珂珂所谓的车是哪里来的。
皇后公馆旁边就是一个巨大的停车场,而此时一辆宝马5系正缓缓地倒车出来打算离开。
白俊逸走过去站在路中间,拦着宝马的路。
开宝马车的短发青年哼了一声,宝马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依然加速过来。
在他看来狭路相逢勇者胜,只要见到自己没有减速的意思对方肯定会闪躲,否则还真的不要命了不成?
而白俊逸表情平静,抱着慕珂珂就这么站在路上,好像看不到宝马那越来越靠近的疝气大灯。
嘎吱。
宝马的车头距离白俊逸双腿两三米的位置停下来,车里觉得自己在这条狭路上输掉了的短发青年从驾驶室探出头来怒骂道:“眼睛瞎了啊!想死找别人去死去,别找老子的晦气!”
坐在宝马车的副驾驶上是一个五颜六色长发的妖艳女人,她警惕地看着站在车前被大灯照耀得毫发毕现的白俊逸,扭头对男人说:“刘军,别管他,我们走别的路。”
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女人一声不吭地站在路上拦车,甚至还是不怕死地这么硬来,这让女人的心底有些发虚。
只是还没有等她的刘军做出决定,白俊逸已经抱着慕珂珂来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粗暴地打开门拉着她的手臂在她的尖叫声中,白俊逸一把把女人给拉了下来,因为白俊逸的力气太大的缘故女人甚至踉跄着倒退了好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而和对待她形成鲜明反差的是白俊逸小心翼翼地把慕珂珂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不但贴心地系好了安全带还帮她把靠枕的位置调整了一下确保她能最舒服地坐着。
做好了这一切,白俊逸绕到副驾驶上,把手从窗户伸进去抓住了正想关上窗户跑路的刘军的头发,拖着他的头就把他卡在了正往上关的窗户上。
“你的车借我一下,你会同意的,对吗?”白俊逸说着话,已经打开了车门,因为脑袋卡在车窗上的缘故刘军的身体也尖叫着被拉了下来。
“同,同意,没问题,你尽管拿走。”刘军带着哭腔说,刚才那么一瞬间,他从白俊逸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让他心悸无比的气息,好像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这个男人给捏死,这样的感觉他从来都没有体会过,此时看着白俊逸坐进了车里,一脸惊悚的他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
“谢谢。”白俊逸的话落地,宝马已经狂飙而去,留给刘军和妖艳女人的只剩下两盏鲜红鲜红的尾灯。
“刘军,你……你的车被抢了!快点!快点报警啊!”妖艳女人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对刘军说。
“抢什么抢!那是借!你没听他说吗?借我的车!他还跟我说谢谢了!”刘军脸色发白地朝着女人怒吼道,白痴女人,要是真的报警了那个男人找到自己那不是死定了!
车上,慕珂珂虚弱地转过头来,白俊逸的车速很快,路边的路灯和霓虹在黑暗的车里闪过,留下一道道剪影。
“你刚才抢劫了。”慕珂珂有气无力地说。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