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外面治安不好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那你要抓我?”白俊逸反问道。()
慕珂珂喘了两口气,说:“等我好了我就抓你!”
“那现在就别吭声了,等到了医院再说。”白俊逸说道。
慕珂珂按着额头,感觉一阵阵的晕眩和恶心感让她很难受,光洁的额头也渗出了汗水,她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到医院治好你了我跟你说。”白俊逸探过了手摸了摸慕珂珂的脉搏,微微皱眉,慕珂珂的脉象越来越乱了。
“你刚才说到车里跟我说的。”慕珂珂不开心地说。
“保存体力,否则的话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白俊逸平静的语气中有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要是搁在平时慕珂珂哪里受得了白俊逸这样说话的方式,但是现在她张了张嘴,居然真的不敢说话了,好像十分害怕看到白俊逸那灼灼的眼神,最后只是示威性地哼了一声……那软腻腻的声音让慕珂珂自己都脸红。
安静的车厢里,在慕珂珂心情有些忐忑的时候,白俊逸忽然嘿嘿笑了笑,在黑暗中这笑声更加显得下流,让本就有些心虚的慕珂珂更是觉得白俊逸好像在告诉他我刚才听见了,注意到了,也成功地想歪了……
“你要死啊!”连慕珂珂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现在的语气多么像是一个对男朋友撒娇不依的女孩子。
来到医院,因为晚上比较晚了,所以只有急诊,而当白俊逸抱着慕珂珂走进急诊室的时候却见到值班医生正一脸笑地对着电脑屏幕在聊天。www.rgstt.com
“医生,我的朋友中毒了,需要你看一下。”白俊逸皱眉说道。
那五十多岁的医生回头看了一眼,因为白俊逸的打断而有些不耐烦,本来在急诊室被安排值班就已经非常不爽的他挥手没好气地说:“等着等着,这不是没死吗?急什么!”
他娘的!
白队长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一把抓住了这个医生的后衣领子,哗啦一下把他从椅子上拖了下来,把他像是死狗一样摁在桌子上,白俊逸咬牙说:“要是死了我还来这里干什么?我让你帮我朋友看病,你听不听的懂?听不懂的话你马上就要让别人为你看病了,你信不信?”
那医生平时呵斥别的病人呵斥习惯了,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摁在桌子上恐吓过,但是看着白俊逸的眼神他实在没胆子去尝试一下,搞不好就真的如白俊逸所说让别人帮自己看病了。
脸色发白的他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点头说:“我,我你知道了,你先放开我,我一定帮你朋友看。”
这个星球上有些人就是五行属贱,不用拳头恐吓他一顿是绝对不老实的,比如眼前这个医生。
在白俊逸的虎视眈眈下他的效率空前地高,胆战心惊地问了一下慕珂珂的症状然后测血压和量体温之后,他确定了慕珂珂属于食物中毒,要先洗胃……
“我朋友不是食物中毒,而是吸入了有毒的气体,我已经给她吃了解药了,现在我需要你们帮她把血液内的毒素排出去。()”白俊逸皱眉说,当眼前这个半百医生得出了慕珂珂是食物中毒的结论之后他对这个医生的医术就彻底地失去了信心。
医生显然无法容忍病人家属居然质疑他的医术,他脸红脖子粗地瞪着白俊逸,但是白俊逸之前的积威太深,让他不敢发作,只能憋屈地说:“但是目前的症状和临床反映来看……”
“我说是吸入有毒气体就是,你按照我说的问题去解决就行了。”白俊逸毫不客气地说。
嘶!医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很想抓着白俊逸的脖子问他到底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然后把眼前这个烦人的家伙给赶出去,但是……他不敢。
他怕自己要是真的这么做了,被赶出去的绝对是自己。
于是他黑着脸写了一张病例,说:“你说的,把血液的毒素排一下就行了,要是有什么问题我不负责,那么先住院,输血再输液,你去交钱吧。”
得到了医生开的药方,白俊逸抱着慕珂珂就辗转来到了病房,大医院的办事效率还是比较高的,没多久就有护士端着针剂过来要输液,白俊逸交代慕珂珂好好休息着,他去缴费。
“押金先缴五千吧,不够再通知你。()”窗口里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妈打了一个哈欠,说。
白俊逸点点头,自己别的没有就是钱多,他掏出了自己的钱包……嗯?这手感不对!钱包怎么瘦了这么多?
一种不祥的预感升起……白俊逸明明记得出门之前一个晚上拿了一万块的现金在钱包里的,这厚度绝对不对啊。
打开钱包,看着里头仅剩下的五张红老头和一张便签,白俊逸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出个差带这么多钱干什么,已经没收,留下五百块应急用,卡我也帮你放起来了,现在外面很乱,外地的治安没魔都好,怕你被偷了,不用谢,勿忘心安!”还勿忘心安……白俊逸现在心安的好想去死……
唐凝娟秀的字迹写在便签上,白俊逸好像能看到唐凝嘴角带着恶作剧的笑容写下这行字……白俊逸颤抖着双手把便签放回去,心虚地看了一眼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的大妈,干咳一声说:“我钱没带,去楼上给你拿,等会送下来。”
大妈警惕地说:“要是不缴医药费的话明天一上班你们就要被赶出去的!”
擦,白队长不开心了,这还是救死扶伤的圣地么这?
不管怎么样,自己这是一毛钱都没了,他扭头跑去找慕珂珂去。
在病房里刚挂上点滴的慕珂珂听见白俊逸居然跟自己要钱立马就翻脸了,“我没钱!”
“不带这么玩的,这也是为你住院才来的!”白俊逸十分想不通慕珂珂这么理直气壮地住霸王院是怎么做到的,厚脸皮如自己都不好意思干这事。()
“你给我出了会死呀!就你跟我计较的这么清楚!”慕珂珂负气道,说着,劈头盖脸地丢出一张卡,然后翻身不理这个死人,她觉得是白俊逸心疼那钱舍不得给自己出,这让慕珂珂十分的不爽,难道老娘在你心里还不值几千块钱?
可等了一会,感觉白俊逸还没走,背对着白俊逸的慕珂珂嘴角得意地上扬,还算这个家伙没有到无可救药的地步,知道反省了。
哼哼哼,鉴于他今晚这么着急自己的良好表现,等会他说两句知道错了的话自己就宽宏大量地原谅他吧!
等了一会,慕珂珂有些疑惑,白俊逸怎么还没说认错的话?
大男子主义不好意思拉下脸?慕珂珂一想到这差点都哼起歌来了,感觉头晕和恶心都好了很多,哼哼哼!
好半天,白俊逸终于吭哧吭哧地开腔了,“这个……密码是多少?”
白队长好冤枉,你丢出一张卡来又不告诉我密码,这是闹哪样啊?
慕珂珂的身体僵住,良久良久,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出一组数字。
白俊逸闻言哎了一声,欢天喜地地跑了。
交了费回来,白俊逸很不明白慕珂珂为什么一直都绷着脸,不过他还是把整个经过给说了出来……他知道慕珂珂爱听这个。
果然,慕珂珂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来,之前一直绷着的脸也出现了一抹惊疑和愤怒。
不管是谁,被人莫名其妙地买凶暗杀也会不爽的。
“你觉得这个背后的人是谁?”慕珂珂问道。
“傅一臣。”白俊逸明了地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来到苏城之后唯一遇到,而在苏城也唯一有这个能力的人就是傅一臣,白俊逸不能不把这个怀疑的目标放在他的身上。
慕珂珂拿了一个靠枕垫在背后,坐在病床上她说:“的确傅一臣最有可能,不过会不会是另外的人?”
白俊逸扬起眉毛看着慕珂珂。
“既然那个幕后黑手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情况不对而壮士断腕地把一吨毒品主动扔掉,那么他有没有可能已经知道了我们的调查,今晚就是他做出来的一次试探或者警告?能杀掉我们最好,如果没有杀掉,那么也完全可以试探出我们的底细?”慕珂珂一字一句地分析道。
白俊逸闻言微微皱起眉毛,没有说话。
慕珂珂也在沉思中,目前来看两个怀疑目标都有可能,但无论是谁,都没有太明确的证据。
当然,这是针对慕珂珂而言的,至于白俊逸,他怀疑什么人做什么事情……根!本!不!需!要!证!据!
沉默之中,白俊逸笑眯眯地说:“你说有没有可能这两者之间本身就有联系?”
慕珂珂被白俊逸的话一惊,不敢置信地看着白俊逸,说:“你的意思是说?”
白俊逸淡淡道:“这本来就是很有可能的事情,能弄一吨毒品进来,这个幕后的人所在的位面不会太低,而傅一臣所在的傅家在苏城可以说是最高的一层,哪怕是这个人和傅家本身没有关系,但是苏城只有这么大,他们之间有接触是必然的,或许我们可以想个办法从这里面找突破口。”
慕珂珂抿着嘴唇说:“你的猜测不是没有可能,但这一切都需要证据支持,傅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的,我们暂时还不能轻举妄动,这件事情明天我会和专案组碰头一下,我们或许应该改变一下策略了。”
白俊逸身了一个懒腰开始脱衣服,说:“也是,不过一切都是明天的事情了,今天我们先睡觉吧,累死了。”
慕珂珂看着白俊逸脱掉了衣服居然开始解皮带,她惊恐又愤怒地说:“你,你干什么!”
白俊逸错愕道:“什么干什么?脱衣服睡觉啊。”
慕珂珂抓紧了被子,盯着淫贼一样盯着,愤怒地说:“你打算睡在这里?”
白俊逸哼哼唧唧地把裤子丢在桌子上,然后一屁股坐在了隔壁陪护用的床上躺下,说:“这里还有一张床,真不知道你脑子里整天在想些什么,放心,我不会送羊入虎口的。”
慕珂珂见到白俊逸不是打算和自己睡一张床这才稍微放下心来,不过听到白俊逸的话越品越不是滋味,等到白俊逸都缩在被窝里要关灯了,慕珂珂这才一把抓起一个枕头砸在白俊逸的床上,她恼羞成怒地说:“你说的羊入虎口是什么意思!还有!那句我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又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你自己在我旁边脱衣服让我误会的!”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