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傅一臣的后手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一辆低调的凯美瑞缓缓地停在苏城绣楼之外。()
这绣楼在苏城也属于很特殊的地方,知道它的人都知道,而不知道它的人或许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进来一次。
绣楼外表很平凡,看起来就是一幢简单的木质结构楼房,古色古香的建筑外面用行书写了绣楼两个大字挂着,这里门楣常年关闭,偶尔路过的人都会好奇地朝着里头看一眼,对于不知道它的人来说,这家绣楼是干什么的,主人是谁,全部都是一个谜团,这么多年很少见到人出入,但是它却始终屹立在这里,几十年都没有什么变化。
凯美瑞的车门打开,下来的是一个精明干练走路龙行虎步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四五十岁的年纪,但是却没有这个年纪绝大多数的男人一样会有的秃顶和啤酒肚,反而他的身材十分的硬朗,腰杆挺得笔直,双目非常有神,天庭饱满,而无论是他的穿着打扮还是行走之间的气质来看,都可以看的出来这个男人必然是久居高位的实权人士。
推开了绣楼的门,男人走到里面,此时一个三十岁左右穿着现下已经比较少见的旗袍的女人笑吟吟地走了过来。
最能体现东方女子美的便是旗袍了,真正的美女是能把旗袍穿出一种别人哪怕穿了一模一样的旗袍也绝对复制不来的韵味来的,例如一次白队长就有幸见过唐女神穿旗袍,旧魔都时期青帮的王者杜月笙曾说过,一个女人穿着旗袍,若是旗袍的纽扣全部打开但是却落不下来,这个女人的身材便是极品的身材。()
枭雄如杜月笙一生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女人,连他都这么感慨的事情自然是色狼界的至理真言。
眼前穿着旗袍的女人就属于那种,五官面容不是惊心动魄的美但是却有一种特殊韵味的女人,典雅而婉约,这样的女人最能吸引少不谙事的少年和已经成熟事业有成的男人,几乎是致命的毒药。
看见女人,这面容威严的男人神色中露出一抹激动,快步走了上来伸手握着女人的手,深情道:“玲玲,你在这里,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叫玲玲的女人微笑着摇摇头,柔声说:“我没事,在这里都很好,他们对我都客气没有人把我怎么样,就是有些担心你。”
男人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房间的后门方向,说:“他来了?”
玲玲点点头,轻声说:“早二十分钟来了,在花园那边,说是等你来了慢慢去见他,不急。”
男人冷笑一声,说:“他到是大方!”
男人把大方两个字咬得极重,显然是对这个人有颇深的怨念。
玲玲一脸担忧地说:“怀恩,他还在逼你做那些事情?”
林怀恩就是这个男人的名字,他摇摇头,对玲玲露出一个笑容说:“这件事情你别管了,我会有分寸的。()”
玲玲难过地说:“怀恩,不要再做那些事情了,我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就担心你万一出事了,而且我总觉得这些事情太过伤天害理,会有报应的,以前的我们可以什么都不管,但是现在,不管怎么样你也要为孩子考虑一下。”
林怀恩闻言一愣,错愕地看着玲玲,随即就是一阵狂喜道:“你怀孕了?”
玲玲红着脸点点头。
林怀恩哈哈大笑,如同一个孩子一样扶着玲玲坐在椅子上,然后小心翼翼地蹲在玲玲的面前,伸出手抚摸着玲玲的小腹,两眼放光地说:“孩子,我们有孩子了!”随即,他又埋怨地说:“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多久了?”
玲玲轻声说:“我也才昨天刚知道,已经两个月了。”
林怀恩兴奋地握紧了拳头,认真地说:“玲玲,你放心吧,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也会更加努力的,我一定要让你和孩子过上好日子。”
玲玲担忧地说:“现在我们存下来的钱已经足够了,我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
林怀恩闻言脸色微微一变,他随即站起来说:“我知道了,玲玲,我先进里面去和他见面。()”
玲玲点点头,目送着林怀恩走进后门。
林怀恩走出后门,绕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来到了一处别有洞天的地方,这里居然是一个占地面积不小的花园,而花园中间有一个水池,水池占地面积不小,里面放养了一些大红锦鲤和荷花。
只是现在已经深秋,原本碧翠的荷叶也都枯黄的差不多,到是一尾尾肥硕游蹿的大红锦鲤让这水池充满了盎然的生机。
在水池边,傅一臣正漫不经心地从手里撒出一些鱼饵抛洒下去,每每都能引起无数锦鲤的攒动和争抢,一时之间居然也有些热闹非凡的景象。
察觉到人来,傅一臣抬起眼皮看了林怀恩一眼,随即重新把视线放在了脚下的水池中,说道:“本以为还要十几二十多分钟,看来你把我们之间的这次见面看的很重视。”
林怀恩面无表情地走到了傅一臣的身边,看着那近百尾大红锦鲤争相抢食,平静地说:“你叫我来什么事情。”
傅一臣微微一笑,说:“你知道绣楼的由来吗?”
林怀恩眼皮子抖了抖,他最烦傅一臣的就是总是故弄玄虚地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比如现在,他装逼的毛病又发作了。()
而好像是没有看见林怀恩的眼神,傅一臣自顾自地说:“绣楼建立于清朝末年,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一百三十年的历史了,一直都在这个位置,中间翻修过好几次外观,内部设计都没有变化过,而绣楼的第一任主人是当年的江南织造,掌管江南这一片地方的丝织和棉花纺织,在那个时候可以说是很有权势。”
“后来几经周折,绣楼落到了我们傅家的手上,一直以来这里就被当作了傅家接待一些重要客人的地方,傅家每年投入五百万为的就是维护好绣楼,养着这里的服务员,厨师,建筑,园林,甚至包括这些锦鲤,住在这里,能够享受到最贴心的服务,要什么我们傅家就提供什么,尽可能地给我们的客人最满意的享受,这就是绣楼成立的宗旨。”
傅一臣笑着转过身,正面面对着林怀恩,说:“我知道你对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把叶玲邀请到这里来十分的不满,但是你要体谅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是值得完全信任的,而我也没有亏待你和叶玲,你从我这里得到的足够你挥霍一辈子都挥霍不完,而叶玲在这里也会得到最全方位的照顾,没有人会亏待她,包括她肚子里的孩子。”
原本还面无表情的林怀恩闻言咬牙道:“你已经知道了?”
“我带她去的医院,我替她拿的化验单,我当然知道了,那可爱的医生居然以为我才是孩子的父亲,哈哈。”傅一臣笑道。
林怀恩死死地咬着牙怒声说:“傅一臣,你想要干什么!一开始说好了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但是现在你不但绑架了玲玲,甚至还用她肚子里的孩子威胁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傅一臣把手中的鱼饵全部撒进了池塘,看着无数的锦鲤疯狂地抢食,对林怀恩的质问视而不见,他平静地说:“不要那么激动,我说过了,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信任,一开始我们的合作只是初步的合作,而你得到的和我给你的能够达成平衡,所以我可以适当地相信你,但是相信不是信任,对我来说没有信任,随着我们合作的展开,现在我开始害怕了,因为我做的坏事太多了,万一要是被人知道了的话,哪怕是傅家都不可能保我,而你,恰恰知道我所做的全部坏事,所以我不得不用一些手段保证我们之间的合作顺畅地进行。”
林怀恩一言不发,盯着傅一臣的眼神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特别还是一个掌握着权势的男人,他的老婆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居然被人软禁起来,更重要的是对这个现实他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唯一能祈祷的就是傅一臣能如同当初所答应他的那样在完成这件事情之后就彻底放开他,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憋屈了。
林怀恩有愤恨也有不满,想过抵抗,但是却从没有想过背叛,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一旦背叛了傅一臣,那么迎接自己的肯定就是死亡,不仅仅是如此,即便是自己不顾一切地带着傅一臣的那些罪证要一起下地狱,而自己的下场一定会比傅一臣更惨。
以前他就怕死,怕没有了现在权势滔天的地位,而现在自从知道叶玲竟有了孩子之后他就更加不想死了,他很清楚一旦自己死了,叶玲和自己的孩子要面对的将是更加凄惨的生活。
“你说吧,要我做什么。”最终,林怀恩低下头,整个人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没有半点精神,好像连灵魂都被人抽走了。
面对强势和城府深不可测的傅一臣,林怀恩无法反抗,那代价太大,他付不起。
傅一臣掏出了两张照片丢给林怀恩,那照片上赫然就是白俊逸和慕珂珂两个人的偷拍照。
“这两个人就在苏城,想个办法杀掉他们,手段激烈一些也没有关系,我会想办法帮你摆平,但是前提是一定要成功。”傅一臣森冷地说,每次看见白俊逸,哪怕只是照片,想到这个名字他都一阵心浮气躁,之前面对林怀恩的时候那种上位者的绝对掌控的自信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恨不能把对方挫骨扬灰的愤怒。
这样的情绪变化林怀恩也注意到了,他诧异地看了傅一臣一眼,缓缓地说:“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
“这个女的是魔都市局的副局长,兼刑警大队大队长,而这个男的没有什么身份,但是他的身手却很恐怖,如果不小心的话你也会死在他的手上。”傅一臣并没有隐瞒,直接地说道。
魔都市局的副局长!
林怀恩吸了一口冷气,照片里的女人还这么年轻,最多不过二十五六岁,而这样一个年纪居然担任了一个直辖市的市局副局长,这几乎是天方夜谭的事情。
但是天方夜谭偏偏在眼前发生了,他不会愚蠢到觉得是傅一臣骗自己,傅一臣说她是魔都的副局长,她就绝对是,那么,只能说明这个照片里英姿飒爽的漂亮女人有着常人绝对没有的两个特点,绝对优秀的个人能力和绝对强大的家庭背景!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