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憎恨到了骨子里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林怀恩不是傻子,杀掉这样的女人,那么惹来的麻烦绝对是惊天动地的麻烦,这个后果绝对不是他能承担的起的。()至于傅一臣,林怀恩很清楚傅一臣对失去了利用价值的人会是多么的冷漠。
所以说,傅一臣让他去执行这样一个任务,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都注定了一件事情……傅一臣没打算让他活下去。
想通了这一点,林怀恩握紧了手中的照片,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对傅一臣的了解让他知道一旦傅一臣做出了决定,凭借他的地位说什么都没有用。
但是,他不想死。
“我会办好的。”林恩光平静地回答。
傅一臣满意地点点头,说:“既然这样那么你就去准备吧,我希望越快越好,会有人配合你的行动的。”
说着,傅一臣就对他摆摆手,转身面向池塘不再理会他。
林怀恩默默地离开。
来到了前厅,叶玲此时还未走,一直在等着他回来。
“你是不是马上要走了?”叶玲抱着林怀恩的腰,把脑袋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低声问。
林怀恩点点头,歉疚地说:“是的,我马上就要走了,又有新任务。()”
叶玲知道这个“新任务”代表着什么,脸色微微发白的她抓着林怀恩的衣服,抬起脸问:“他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吗?”
苦笑一声,林怀恩捧着叶玲的脸颊,说:“你相信我,这样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叶玲咬着嘴唇点点头,这样的话她已经听了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她都愿意相信……
林怀恩走了,他走之后叶玲就瘫软在椅子上,咬着嘴唇脸色微微发白,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个脚步声惊醒了叶玲,在她要转身的时候一双手却放在了她的肩膀上,这一瞬间,叶玲就好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浑身一颤,她站起来甩开了傅一臣的手,语气无比冰冷地说:“请你放尊重一点!”
傅一臣轻轻一笑,好整以暇地坐下来看着戒备地盯着自己的叶玲,说:“好歹我也是你肚子里孩子的亲生父亲,你这么对我合适吗?小心被我们的宝宝知道哦。”
说着,傅一臣还很神经质地伸出手去抚摸叶玲的小腹。
叶玲听见傅一臣的话脸色惨白,她猛地后退几步盯着傅一臣羞怒地说:“傅一臣,你个王八蛋你还要不要脸?”
看着眼前的傅一臣,叶玲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在两个月之前强暴了自己,而更加让她无法接受的是自己居然还怀孕了,这件事情她不敢和林怀恩说,她怕林怀恩嫌弃她,更怕林怀恩找傅一臣拼命,她太知道傅一臣有多可怕了,那是她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傅一臣呵呵笑了笑,被叶玲骂做是王八蛋也不生气,耸耸肩很轻松地说:“我就是喜欢你这生气和不驯服的样子,每次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都忍不住想要把你摁在床上。”
傅一臣的话让叶玲的胸口急速起伏,但凡一个还有点羞耻心的女人都受不了这样的语言侮辱,她死死地握着拳头,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但是除此之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傅一臣站起身来靠近了叶玲,叶玲神色惊慌地后退,傅一臣随之逼近,一直把叶玲逼到了墙壁上,此时傅一臣和叶玲的身体几乎都要贴合在一起,傅一臣在叶玲的发间深深地嗅了一口香气,陶醉地说:“你真的是一个尤物啊,我有的时候真是羡慕林怀恩,居然能得到你这样的尤物,不过这样也挺好的。”
叶玲的身体因为激动而颤抖,她难以置信地盯着傅一臣,扬起手猛地一个耳光甩在了傅一臣的脸上,眼神里闪烁着无比憎恶的光芒,她泣声道:“傅一臣,你这个变态,你这个变态!你不得好死!”
这个巴掌势大力沉,把傅一臣的脑袋打的偏过去,随即一个清晰的五指印浮现出来。()
舌尖顶了顶脸颊内侧,感觉到一丝咸腥的傅一臣吐出了一口带着血的唾沫,他看着叶玲嘿嘿狞笑道:“我最喜欢你这挣扎的样子了,小烈马,你越恨我,我在你身上得到的快感就越大!”
说着,傅一臣不顾叶玲的猛烈挣扎横抱起了她的身体朝着楼上走去。
叶玲不断地捶打着傅一臣的身体,不断地挣扎着,但是她的力量比起傅一臣完全是微不足道的,“王八蛋!禽兽!你放开我!我是个孕妇!孩子才三个月不到,还很脆弱!禽兽!”
傅一臣哈哈大笑道:“这样干起来才有味道不是吗?”
傅一臣猖狂的大笑和叶玲的哭喊消失在楼上的房间里,一切陷入了沉寂。
而在外面的凯美瑞上,砰!一声沉闷到了极点的拳头砸在方向盘上的声音让整辆车都摇晃一下。
林怀恩握着方向盘,因为太过用力让他的指节都显得发白,身体不断地颤抖着,此时的林怀恩双眼血红,透露着一股子近乎癫狂的怒火和憎恨。()
这种眼神,是真正憎恨到了骨子里的时候才会出现的。
此时的林怀恩心里几乎在燃烧,这种仇恨的火焰几乎要把他的神志和一切全部燃烧干净,而怒急攻心之下,他张嘴哇地吐出一口鲜红的鲜血,那鲜血洒在林怀恩手上的一张化验单上,雪白的化验单上一团鲜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这张化验单上,赫然写着精子活性10%,病症后面写着不育症!
这代表着林怀恩早就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让女人怀孕,而叶玲却怀孕了!
一种被背叛和被带了绿帽子的羞辱感跟愤怒感灼烧着林怀恩的一切,他如同野兽一样剧烈地喘息着,封闭的车厢里很快就弥漫着一股子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颤抖着拿出了之前傅一臣给他的照片,连傅一臣都要处心积虑对付的人,这两个人一定是傅一臣的生死大敌,而他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和傅一臣对抗……那么,或许这两个人可以帮助自己!
此时的林怀恩已经完全疯狂了,他之所以苟延残喘地对傅一臣妥协,一小半是因为他舍不得现在荣华富贵的生活,一大半是因为叶玲,而对深爱女人的爱意在听见她怀孕的消息的时候已经彻底崩塌,转化成了滔天的恨意,此时此刻,林怀恩已经什么都管不了了,只要有人能帮他对付傅一臣,那么哪怕让他粉身碎骨,他都食之如饴!
……
“畜生!”
“王八蛋!”
白队长也被人这么骂了。
要是别人这么骂自己,白队长早就生气了,但是骂人的是慕珂珂……考虑了一下这个女暴龙发起疯来自己完全招架不住,于是白俊逸干咳一声,决定和慕珂珂讲道理。
“这么说就不对了,我明明是个人,怎么就变成畜生还变成王八蛋了呢?”
“你也是个人?”慕珂珂冷笑地看着白俊逸,神色不善。一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就让慕珂珂一股子邪火猛地蹿起来烧的老高老高,太过分了!实在太过分了!自己保存了二十多年的清白身子居然被眼前这头猪给拱了,就算是没有拱完,但那种程度的接触对慕珂珂来说和拱完已经没差了!
这种感觉让慕珂珂暴跳如雷,这可是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结果,结果……不想了不想了!想想都让人生气!
慕珂珂的疑问语气让白俊逸十分的不开心,“你看看我,浑身上下哪里不符合一个人的特征了?你怎么能这么侮辱我呢!这是否定了我的基本人格!”白俊逸生气地说。
慕珂珂实在懒得搭理这个家伙,刚一甩手打算走人,但是猛地想到自己居然又被白俊逸给绕开了,明明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亏,自己怎么可以这么算了!慕珂珂气的咬牙切齿,越想越不开心的她伸出手一把掐住了白俊逸手臂上的软肉。
擦擦擦!白队长要骂娘了,他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这些蛮不讲理的女人说不过你就掐你了!什么事情不能好好地说?哪怕是不能说了,你摆明车马跟大爷我单挑也行啊!这么掐人是哪门子的神功?怎么这些娘们一个个都修炼的炉火纯青啊!
看见白俊逸的脸纠结成一团,一副疼得不行苦不堪样的样子,慕珂珂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夏天里喝了一瓶冰雪碧一样透心凉心飞扬,她洋洋得意地说:“贫啊,继续贫啊,你再贫个我看看啊!”
白俊逸捂着慕珂珂掐着自己手臂上的地方,斯斯地吸着冷气,不服气道:“你有本事放开我,你个败家娘们,我擦,你还用力,轻一点!这是肉,不是橡皮糖!”
慕珂珂哼了一声,重重地扔开白俊逸的手臂,经过这么一阵发泄,她的心情也好多了,从病床上跳下来她说:“我要出院!”
白俊逸龇牙咧嘴地揉着那一块铁定淤青了的肉,说:“出院干什么,现在你出院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谁说的,我已经有计划了。”慕珂珂哼了一声,胸有成竹地说。
“哦?”白俊逸扬起眉毛,看向了慕珂珂。
慕珂珂神秘一笑,说:“皇后公馆!”
“还去那?”白俊逸错愕道,随即反映过来,皱眉道:“你是要直接抓他们的高层摸舌头了?这到是一个办法。”
“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躲躲藏藏的已经没有意义了,越快越好,快刀斩乱麻,否则还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慕珂珂笃定道。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