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跑路比较好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傅一臣无数次地告诉自己面对白俊逸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冷静!这个男人最擅长的就是挑动对手的怒火然后从中寻找破绽……可哪怕是傅一臣把这么一段话无数次地在心里对自己默念。()
此时他依然感觉一股子邪火蹿了上来,他甚至听见哗啦一身好像是汽油被点燃了的那种在极短的时间内烧灼空气所产生的那种声音……傅一臣敢发誓,如果怒火可以看的见的话他现在已经变成熊熊燃烧的太阳了。
傅一臣深吸了一口气,用那种略微带着嘶哑的声音说:“其实你身上有一种能力让我觉得很佩服。”
白俊逸惊喜道:“哦?听我的前辈说最了解你的一定是你的敌人,而能从你的敌人嘴里听见夸奖你的话那么你就是真正的优秀了,虽然我这个人对周围人的夸奖和崇拜已经麻木了,但是你都已经这么说出来了,我要是不问问你我的身上哪一点最让你佩服的话你一定会有不吐不快的感觉吧,我这个人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成人之美了……你说吧,我听着。”
傅一臣的眼皮子跳了跳,他很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白俊逸这样的人,明明是一句正常人都会“这样想”的话,他的嘴巴一开却能变成了“那样想”才对的?
他呵呵笑了笑,声音更加的嘶哑了,“你总是能让人恨不得把你给挫骨扬灰然后再狠狠地踩上几脚,对于你这样的人哪怕是把你变成了一堆骨灰我都不解气。()这也算是你的特殊能力了。”
白俊逸闻言一脸惊讶的表情,然后就痛心道:“原来你对我的误会这么深……我好难过。”
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傅一臣甩开了白俊逸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他冷冷地说:“我想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傅一臣的心里很憋屈,非常的憋屈,无比的憋屈,明明这一次过来就是他示威来的,结果却莫名其妙地变成了自己受了一肚子气回去,这让他有一种吃了苍蝇一样结果还被人缝上了嘴一样咽不下去又吐不出来的感觉。
白俊逸也很难过,他觉得傅一臣实在太不友好了。
不过在傅一臣转身要上车的时候,他还是问道:“在你临走的时候,我能不能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傅一臣扭头目光灼灼地看着白俊逸。
白俊逸手指了指皇后公馆,说:“这里的人是不是被你带走了?”
傅一臣呵呵笑了笑,说:“是又怎么样?”
白俊逸闻言认真地回答说:“不怎么样,我知道你之所以故意给我看见你就是想要在我面前炫耀你的智商来着的,你希望在我扽脸上看到失望和愤怒的情绪,这个愿望我是没有办法让你达成了,但是我知道你如果不在我面前说出来的话你晚上回去会气的睡不着觉的……现在都说出来了,有没有感觉舒服一点?”
傅一臣铁青着脸看着白俊逸,眼神无比的愤怒和暴戾,咬了咬牙,他决定再也不和白俊逸说一句话了!
他刚一转身,白俊逸却在他毫无准备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的身体扳过来一拳就砸在了傅一臣那惊恐和愤怒交织的脸上。()
砰的一声,这一拳实打实地打在了肉上,傅一臣被这巨大的力道冲撞得跌坐在车里,整辆车都随之摇晃起来。
而随着这一拳,车门哗啦啦地打开三四个男人从房车里下来戒备地盯着白俊逸,只要傅一臣一声令下他们绝对会冲上去敢把自己老板给打了的白俊逸撕成碎片。
“我最讨厌的就是让我做白用功的人了,既然你那么想要炫耀,本来还找不到理由打你一顿的我就如你所愿了。”白俊逸好像没有看见几个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的西装保镖,对傅一臣笑眯眯地说。
傅一臣捂着脸颊,吐了一口带着血的唾沫,他疯狂地朝着白俊逸哈哈大笑道:“白俊逸,你不是自诩强大无比?有本事你现在就杀了我!有本事你就来啊!哈哈,你不能,也不敢杀了我,因为你付不起这个代价!白俊逸,你打了我这一拳,说明你已经愤怒了,哈哈哈,白俊逸,你等着吧,我们的来日方长,你看我怎么慢慢地玩死你!”
说着,傅一臣重重地拉上了车门……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的确怕了,怕白俊逸再次打他。()
疼到是两说,关键是丢人,他知道自己和白俊逸打架的话被暴揍一顿的绝对是自己,所以他怕,他不想和白俊逸面对面,之前已经有了一拳了,谁知道接下来会不会再来一脚?
看着傅一臣就像是一个打架打输了的小学生发泄一样地骂了两句就跑掉,白俊逸摇摇头,扭头对慕珂珂说:“你饿了没?我们去找点夜宵吃?”
慕珂珂:“……”
在和慕珂珂吃夜宵的时候,白俊逸皱着眉头说:“现在的事情很棘手啊。”
慕珂珂抬起头看了白俊逸一眼,这样的废话不用白俊逸说她也知道。
揉着下巴,白俊逸说:“现在皇后公馆这边的线索也算是掐断了,虽然我们知道了这个幕后黑手就是傅一臣……但是我们没有证据,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而收集证据的话更是难上加难,因为这里是他的地盘,我敢打赌我们每天在哪里干了什么甚至上了几次厕所,傅一臣都会知道的,这样的情况下想要抓住傅一臣的把柄简直是不可能的。()”
今晚和傅一臣的见面,虽然他满口的胡话……起码在白队长看来是胡话,但是有一句话说的却是连白俊逸都无法反驳的……他的确不能杀掉傅一臣。
手起刀落人头拿走固然爽快了,但是白俊逸不得不考虑这样做带来的影响,傅家势必不会善罢甘休,这个傅家可真心不是软柿子那么好捏,现在京城的那群老头子都虎视眈眈地盯着他呢……上一次和江印雪联系的时候根据这个女人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上次抢婚的风波到了现在也没有完全平息下去,以周家为首的一群人在想方设法地搞自己,要不是几个支持自己的老头子拍了桌子,恐怕自己现在已经在某个黑灯瞎火的牢房里头待着了……
虽然做好了真的不行就收拾细软跑路出国的打算,但是白俊逸也很清楚事情不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他不会这么做的,毕竟这么一出国,他就真的成了逃犯了,到时候说都说不清楚,甚至还可能连累江印雪他们,这是白俊逸不愿意看到的。
还有唐凝,还有苏媚,还有软妹子梁红豆,甚至魔都家里冰箱里头那只买过来却没来记得吃掉的乳鸽也是白俊逸舍不得走掉的因素。
最最重要的是,眼前的慕珂珂也不允许他这么做。
叹了一口气,白俊逸真心觉得这做事情缚手缚脚的不好下手,下三滥的手段不能用,正大光明的手段用不出来,这局不好解。
“你有什么打算?”白俊逸想到的困难慕珂珂何尝看不明白,这两天她皱眉头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办了这么多的案件,她第一次感觉到这么棘手的事情,要是有充分的证据的话,别说一个傅家,就是天王老子她都敢拿着手铐上去带人,但是现在就是没有证据,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们回魔都吧。你就和你上司说这事情太难办办不了,然后我继续回去上班,多好?”白俊逸认真地说,那张充满了严肃和正经的脸居然硬生生地把这么没出息的认怂的话给说的颇具英雄主义色彩……慕珂珂翻了个白眼,强忍着把手里的水晶虾饺按在他两个眼睛上的冲动,说:“你就不能出息一点!”
白俊逸嘿嘿一笑,刚想要逗逗慕珂珂,却忽然抬起头看着这夜宵店的门口。
这个点数,夜宵店还没有真正地迎来客流量的高峰,虽然店里也有人,但是并不多,而门口来往的人更是没有几个,但是此时这夜宵店的门口,却站着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面对着夜宵店里面,他的眼睛看着白俊逸,似乎刚来。
察觉到白俊逸的视线,慕珂珂回头看了一眼,也注意到这个男人,微微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慕珂珂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对视的时候居然有一点微微心悸的感觉。
这个男人大约四十多岁,身材很好,没有这个年龄段的男人一般都会有的秃顶和啤酒肚,站在那里就如同标枪一样笔直,他就是安静地站在那里,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动作都没有做,但是背对着外面灯红酒绿的灯光,却让人下意识地把视线集中在他的身上,这个男人,绝对属于那种习惯了发号施令的实权高层。
只是……白俊逸同时知道,他的身手绝对不弱,光是这气势,隐然之间居然有一种大海平澜的壮阔感,让人感觉自己面对的好像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
纳海境界!
练武之人,一旦功夫和心性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就会触摸到一些门槛,过了这一道道越来越高的门槛,触及到的就是一个个的境界。
而眼前这个男人就那么简单地站在那里,却赫然有一股子让人如同面对大海一般的感觉,这境界,如同胸中有百川汇海,一望无际,澎湃汹涌。
抛开乔九身边已经达到了望神境界的霍无用,眼前的这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绝对是白俊逸退役以来遇到的最强大的人。
这男人,就是从绣楼中出来的林怀恩。
他深深地看了白俊逸一眼,转身走了。
看着林怀恩的背影,白俊逸微微皱起眉头,在他临走前看自己的那一眼中,白俊逸感受到了一种战意,他知道这是林怀恩对自己下的挑战,只是因为这里人多嘴杂,他没有动手而已。
而林怀恩也知道他知道,所以他走了。
慕珂珂自然感受不到所谓的纳海境界是一个怎么样的概念,她只是知道刚才那个男人很奇怪也很特殊,只是那么一眼,跟个神经病一样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看了一会一声不吭地就走了,要说搁在平时的话这样的神经病过去了也就忘了,不会当一回事,但是慕珂珂却莫名的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她看向白俊逸,想要从白俊逸的嘴里得到一些信息。
白俊逸拧巴着眉头认真地想了一会,然后抬起头对慕珂珂说:“我还是觉得我们跑路比较好。”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