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找死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而就是这么一根立柱,被林怀恩一脚踢得竟然从中间断了开去,截面如同刀切一样平滑整齐,伸手一把抓住了腾空而起的铁棍,林怀恩双目灼灼地看着白俊逸,身体如狼似虎,那铁棍一撑地面整个人朝着白俊逸居高临下飞扑过来。()
和爪法的神仙采葡萄,腿法的撩阴腿,指法的戳你瞎瞎眼神功一样,刀法之中一招力劈华山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招从上而下的顺势立劈把刀的霸道和凶狠毫无保留地展现了个淋漓尽致。
而刀法和棍法多半想通,大开大合将就一个一个势,和精巧微妙的剑术是两个极端。
林怀恩在棍法上的造诣再一次给白俊逸带来了很大的冲击。
棍法到了这样境界的人,使棍如同黏了胶水,其势展开之后就如同滔滔海浪波涛汹涌,一招接着一招完全不给敌人和自己和对手任何喘息的机会,这棍法有一个简单的说明,你不倒下我倒下。
故此,白俊逸面对这力劈华山的一棍还真的不能躲,这么一躲,这厮的棍势一旦展开了加上他纳海境界的内劲修为,几乎就真的如同迎接海浪的冲刷没完没了,白俊逸不是神仙,也没有兴趣和他拼一下到底是你倒下还是我倒下。
白俊逸选择硬接。
他一动不动,双眼汇聚到了棍子落下的焦点,眼神专注如同盯紧了猎物的鹰隼,这一瞬间,白俊逸的气势冲天而起,澎湃汹涌如九天之上落下的银河,轰隆隆,这是内劲在白俊逸体内炸开的声响。()
气象万千!
见到白俊逸悍然伸手去硬接这一棍,慕珂珂惊得叫出声来,在她以基本的武术原则的角度看来,林怀恩这一棍从上而下,占据了天时地利,是绝对不能硬接的,一个人再硬,有钢铁铸成的棍子硬吗?哪怕是有,这也是自损一千的行为。
只是在她惊呼出声的一瞬,白俊逸的手已经接住了这一棍,内劲和内劲通过这条棍子进行最原始和蛮横的比拼,嘎吱嘎吱,这悍然是那铁棍承受不住两人内劲发出的脆弱声响。
画面定格,此时看上去竟然像是白俊逸抓着棍子硬生生地把林怀恩给举到了半空之中。
林怀恩的眼神里闪过一抹狂热,他怒喝一声,脸色涨的通红,双手的手臂青筋爆起,竟然肉眼可见地粗大了一圈有余,这厮的横练外功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无法想象此时两人灌注在铁棍上的内劲究竟有多大,而在这样的对抗中,铁棍终于发出濒临崩溃的嘎吱声,然后这铁棍居然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力量开始弯曲。
这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弯曲,铁棍的中间泛起了褶皱,然后铁棍无限地缩短,被两个人的力量推动着悍然被挤压成了一个铁疙瘩。
老天,这是铁棍,不是纸糊的!
慕珂珂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的震惊了,若非是亲眼看到,她绝对不会相信人力居然能把铁棍给挤成一团铁疙瘩。()
这铁疙瘩压缩成了极限,两个人的手掌隔着铁疙瘩再次对了一掌。
砰。
铁疙瘩飞天而起,滴溜溜转动着落在慕珂珂的脚边,慕珂珂低头一看,那铁疙瘩已经被两人打成了一块铁饼,而铁饼上赫然留下了他们两个人的手掌印……
林怀恩从半空落下的力道用尽,被白俊逸一掌打得身体倒飞出去,半空之中他打了一个空翻把力道卸去,落在地上的时候双腿狠狠地在地面踩出了一个足足数公分深的泥坑,至此他还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每一步都在脚下留下深深的脚印。
白俊逸也后退了好几步,每一步踩在地上都把脚下的地砖给踩成粉末,地砖的龟裂如同干旱裂开的大地蔓延开来,简直令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真的是人力能做到的?
“不愧是纳海境,海纳百川,一般的内劲的确无法撼动你体内的大海。”白俊逸眯起眼睛说道,这是真心话,这林怀恩的纳海境界绝对不是一天两天,以前白俊逸也不是没有见过同样境界的人,只是相比起来,林怀恩的纳海更加醇厚和深不可测,几乎真正的有了大海纳百川的神韵。
林怀恩是有苦自己知道,哪怕是真的大海也有自己的极限,面对白俊逸的内劲,林怀恩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气息如同大海遇上了狂风在不断地波荡起伏,好似随时都有可能翻滚过来,这是真正翻江倒海一样的感觉。()
连续深吸好几口气,林怀恩看向白俊逸,咧开嘴笑,原本应该雪白的牙齿里全是鲜红的血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语气却变得更加坚定,“来吧,再来一拳,我进入纳海境十四年,用你的大力把我的纳海境打破!”
白俊逸皱着眉头说:“你说的话好恶心。”
林怀恩嘿嘿一笑,眼神疯狂的他毫无征兆地动了。
足尖上挑,一枚被踩碎的地砖碎块随着他的脚尖飞起到半空,而后林怀恩扭身甩足一脚踢在石块上。
石块被赋予了巨大的力量,而在这股力量的推动下,它以如同子弹一般的速度朝着……慕珂珂飞去!
他和慕珂珂之间的距离不过十五六米,而在极快的速度下这十五六米的距离根本就不是问题。
慕珂珂脸色微微发白,突如其来的变故完全出乎了她的预料之外。
见到林怀恩居然对着慕珂珂出手,白俊逸怒吼一声:“找死!”
与此同时,白俊逸的脚猛地踏在地面,他脚下本就龟裂如蜘蛛网一般密密麻麻的地砖彻底地崩碎,轰然一声化作了无数的粉尘到处飞舞,而此时白俊逸的身体已经如同炮弹一般出现在了慕珂珂的身前。
白俊逸的手掌前伸,拳头紧紧地握拢,指缝之间有鲜血一滴滴地滴落下来。()
千钧一发的时刻,白俊逸的速度居然超过了那块飞射的地砖碎片,赶在之前挡在了慕珂珂的身前,而在这一个眨眼都不足够的时间里,白俊逸唯一能选择的就是代替慕珂珂去承受这块石块的射击……他伸手抓住了它。
虽然是抓住了,但是它携带的力道却完完全全地作用在了白俊逸的身上,白俊逸不是神仙,他的皮肉也会被割破,会受伤,更会流血,那锋利的石块在巨大力量的加持下立刻就划开了白俊逸的掌心,因为太过用力的缘故,肌肉紧绷,血管张开,这让白俊逸鲜血喷涌出来的速度更快。
鲜血一滴,一滴地低落下来。
安静,很安静,安静到了明明在这喧嚣的马路边却好像能够听见这鲜血滴在地面发出的啪嗒声。
这不是因为这个世界噤声了,而是此时周围的一切,已经完全被一种巨大的恐惧笼罩。
这恐惧,来源于单手握拳平伸的白俊逸。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尊真正的修罗,从地狱爬上来,要用鲜血来熄灭自己的怒火。
他的眼神平静而冷冽地看着林怀恩。
白俊逸可以不在乎别人说他只会嘴皮子厉害,也可以忍受别人的冷眼嘲讽,他能忍受很多事情,但是只有对自己身边的人出手这一点,不能忍。
林怀恩看着白俊逸,被后者目光笼罩的他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种恐惧弥漫全身的感觉,压力,真真切切的压力,好像这一瞬间白俊逸的目光把他周身的空气全部抽走了,让他处在一个真空的环境下浑身的骨头都要被压力给挤碎,更别提呼吸。
此獠,竟然强大如斯。
林怀恩开始怀疑自己之前故意激怒白俊逸的行为到底是不是明智的。
白俊逸缓缓地放下了手,松开拳头,鲜血一滴滴滴落,而之前那石块已经被捏成了粉尘,混着血液滴在地上。
抬起步子白俊逸走向林怀恩,他的速度不快,但是每一步却好像都踩在林怀恩心跳的节拍上,林怀恩的脸色微微发白,白俊逸竟然在无声无息之间控制了自己的心跳,这是传说中才有的境界!
在林怀恩的面前站定,白俊逸面无表情地看着林怀恩。
“你,你到底在什么样的境界?”林怀恩艰难地问。
回答他的是白俊逸的拳头。
这一拳,白俊逸实打实地用了最大的力量,林怀恩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一辆卡车给撞上了,他的身体弓成了一个虾米,眼睛瞪出来,嘴巴大张,但是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被白俊逸一拳打得翻到在地,林怀恩看着白俊逸抬起脚。
躲?已经没有力气去躲了,之前白俊逸的一拳打在他的腹部,庞大的力道让他的五脏六腑都震裂开来,外表或许看不出什么,甚至林怀恩不用看都知道自己的腹部中拳的位置可能连一点淤青都没有……这不代表白俊逸的力道不够,而是太大了,内劲冲过了皮肉作用在自己的体内,外表看不出来,内里却已经重伤。
林怀恩就亲眼见到自己的师轻飘飘的一拳打在豆腐上,豆腐完好无损但是在豆腐后面的石头却整个四分五裂地炸开,这一份对内劲的控制修为已经到了令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他万万想不到,比自己还年轻了二十多岁的白俊逸居然有了这份功力。
躲不掉了,林怀恩惨笑一声,没有闭上眼睛,他要看着那只脚是怎么把自己的脑袋踩碎的,说不定如果白俊逸的力量够大,速度够快的话,自己还能看见自己的脑袋碎裂的画面……一定很美。
砰!
白俊逸抬起的脚重重地落下,而在那黑影朝着自己的门脸踩下来的时候,即便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的林怀恩也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
死亡,无论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可怕的事情。
这个世界上没有真的不怕死的人,如果可以活,他们绝对不愿意死,而越强大的人也越怕死,就是不想死他们才逼着自己强大起来,所以无论是林怀恩还是白俊逸,他们都怕死。
在死亡真的来临的时候,林怀恩的大脑一片茫然。
轰!
脚落下。
想象中的痛苦、晕眩,都没有,甚至连血花都没有一朵,林怀恩只是感觉到自己的耳朵旁边炸开了一声沉闷到了极点的声响,然后脸颊上劲风扑面,这风竟然如同一个巴掌一样让他的脸颊都被拍的红了起来。
他感觉到大脑被旁边的震动震得发疼,此时,林怀恩才意识到白俊逸并没有一脚踩碎他的脑袋,那一脚踩在了他头边的地面上,地砖被踩碎,那只脚竟然硬生生地把地面踩出一个六七公分深的凹陷,让人不敢想象如果它踩在脑袋上会变成什么样。
当林怀恩意识到白俊逸并没有杀掉他的时候,之前积蓄起来的勇气一瞬间全部破碎,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喘息,躺在冰冷的地上,他的眼珠子艰难地转动看向白俊逸,说:“你,为什么不杀我?”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