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以前的你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俊逸没有回答林怀恩的问题,在他看来现在自己完全掌握了主动,身为一个胜利者就应该有胜利者的骄傲和矜持,电视剧演的小说里写的都是胜利者趾高气昂地问失败者一个个问题,什么时候见过胜利者巴巴地回答失败者的问题的?
“你为什么不躲?”白俊逸眼神冷冽地问道。()
之前的一拳,林怀恩的身手是绝对有机会和很大的把握躲开的,但是他没有,所以后面的一脚他就算是想要躲都躲不过去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之前林怀恩对自己的激怒也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激怒自己之后面对自己盛怒的一拳却又不躲,这两个蹊跷的点连起来看却像是在印证一件事情……林怀恩在找死。
“我说了你就放过我?”林怀恩笑道,眼神复杂莫名,有挣扎也有犹豫,显然有些事情让他到了现在依然没有彻底地下定决心,之前的他的确是故意白俊逸激怒然后故意不躲白俊逸那一拳的,他知道比起自己想要做的那件事情,败露之后自己的下场可能还不如眼下直接被白俊逸给杀掉,他犹豫,不敢下定决心。
刚才那一脚白俊逸会不会踩下来林怀恩自己都不知道,所以很可能他直接就被杀了,那么他什么目的什么决心都成了空,可即便是这样他都没有说出自己内心的话,可想而知这件事情对他而言有多么的重要。()
白俊逸笑了笑,说:“你会死的比较有尊严。”
林怀恩嘴角一抽,他瞪着白俊逸怒道:“难道你连骗都不屑于骗我一下?或许你跟我说可能给我一条生路的话我就把什么事情都说出来了。”
白俊逸嗤笑道:“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你说或者不说对我来说没有多大的影响,而你是生还是死却在我的控制之中,甚至就算是死也很多种死法,不要怀疑我的专业性,如果愿意花点时间和力气的话你会死的很痛苦很漫长,那个时候你甚至觉得我刚才没有一脚踩死你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损失。”
林怀恩眼神闪烁,盯着白俊逸良久。
他不得不承认,白俊逸的确是一个……恶魔。
一个让人肝胆发寒的恶魔。
不过……只有这样一个恶魔才有可能成为他心目中的合作者,否则的话,拿什么东西和傅一臣斗?
“我要扳倒傅一臣,而你有这个能力。”林怀恩深吸一口气,彻底下定决心之后的他眼神不再犹疑和摇摆,反而变得无比的坚定。
白俊逸冷笑一声说:“是吗?”
这个反问严重地侮辱到了林怀恩,他握紧双拳怒道:“你可以杀了我,但是不要侮辱我!”
“行,你说吧,我听着,听完之后要是我满意了觉得这个故事不错,你就能得到一个快速死法,要是我觉得很不爽,剧情老套那么你得到的死法会变得很浪漫。()”白俊逸蹲在林怀恩身边,淡淡地说。
林怀恩咬着牙,低沉地说:“我不是说故事的更加不是说评书的,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大可以杀了我,我没有必要用这样的借口苟延残喘这么几分钟。”
白俊逸给他的回答是扭头对慕珂珂招招手,“快过来听故事。”
林怀恩真的怒了。
可是看到白俊逸眼角的冷芒,他咬了咬腮帮子,满脸屈辱地在慕珂珂好奇的眼神下开始了说书……不,叙述自己心里酝酿的计划。
“你的意思是你觉得你的女人和傅一臣一起给你戴了绿帽子,而你悲愤之余想要报复这两个狗杂碎……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她都给你戴绿帽子了你还那么维护她干什么……话说回来,这个理由到是勉强有那么一点可信度,不过既然这样的话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说明白?打来打去浪费了那么多力气?”白俊逸揉着下巴说。
当他说到狗杂碎这个形容词,还是两个这样的量词的时候发现林怀恩正瞪着自己他一巴掌就拍在这厮的脑袋上……还不知道现在谁才是老大呢?
林怀恩咬咬牙,他知道白俊逸说的是实话,自己无法反驳,心里在滴血。()
这次,白俊逸到是有些同情他了,你看看你看看,身为一个男人想想绿帽子这样的事情就觉得毛骨悚然,最能打击人的也就是自己的女人背叛自己了,还他奶奶的和别的野男人有了野种,这么大的悲剧被林怀恩给遇到了……白俊逸反正横看竖看他都觉得他的脑袋绿油油的。
兔死狐悲一般的心有戚戚下,白俊逸揉着下巴想了想唐凝,苏媚,梁红豆……甚至还扭头看了慕珂珂一眼。
慕珂珂就在旁边,白俊逸一扭头她就注意到了,被这么一眼看的心惊肉跳的她愣了一下然后就恶狠狠地瞪着他,这个死人这种时候看自己干什么,还用这么恶心的眼神?
哼哼了两下,白俊逸扭过头笑眯眯地对林怀恩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林怀恩深深地看了白俊逸一眼,说:“一开始我觉得你不是傅一臣的对手,你根本不知道傅一臣有多可怕,光是身手好是没有用的,像是我这样的人他有好几个,你的身手再好,也根本架不住他的狼多,而且,这里是他的地盘,他的能力比你想象的要大的多。()所以我根本不觉得你能真的扳倒他,这不但需要身手,还需要城府,而你如果发现了我故意找死,就像是现在这样,或许你就有了和他扳手腕的能力,否则的话虽然我死了,但是那样也比勉强拉着你去对付他好,你会不会信我是一回事,你信了我一起去送死又是一回事,我不关心你的死活,但是我不想落到他的手里。”
白俊逸笑眯眯地说:“你这话说的到很是诚恳。”
林怀恩闷哼一声,撇过头不说话了。
他发现越是和白俊逸多说,胸中那种郁气就集结的更厉害,这让他的内伤都变重了。
“你知道傅一臣为什么那么恨他吗?”说这话的是慕珂珂,慕珂珂指着白俊逸对林怀恩说,语气很淡,眼神却有些嘲讽,在她看来林怀恩这样的就是井底之蛙,只是看到井口的傅一臣很强,却不知道在这一口井的外面傅一臣根本就不算什么。
之前林怀恩的话里话外全是看不起白俊逸的意思,慕珂珂听的早就一阵不爽了,她现在不得不开口陈述一些事实。
“不知道。”林怀恩回答说。
“因为傅一臣在他的订婚典礼上被你看不上的这个家伙抢走了傅一臣的未婚妻,这样的事情不是当事人的话也不会知道吧,毕竟不怎么光彩,我是傅一臣的话我也不会让别人知道的……话说回来,这个家伙到是给傅一臣戴了一顶绿帽子。”慕珂珂淡淡地说。
白俊逸干咳一声,没在意林怀恩那震惊的表情,尴尬地对慕珂珂说:“瞎说什么呢,什么绿帽子,唐凝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
慕珂珂冷笑一声,摆出一副老娘懒得回你这句幼稚的话的表情。
林怀恩咽了一口唾沫,看着白俊逸的眼神前所未有的灼热……
“你相信他了?”慕珂珂看着林怀恩离去的背影,对白俊逸说。
“没有理由不相信,也没有理由相信。”白俊逸点了一支烟,他在考虑事情的时候就会习惯性地点一支烟,平时却不怎么抽,这个白俊逸的小习惯很快就被慕珂珂捕捉到了。
“那么你这么轻易地放走他,万一他是骗我们的呢?”慕珂珂问。
白俊逸笑了笑,说:“否则呢?你的意思是杀了他?”
慕珂珂一愣,下意识地说:“不行,杀人是犯法的,不管他是处于什么目的。”
白俊逸恼怒道:“他要杀我,你还不准我杀他?”
“你可以正当防卫,但是你杀了他的话就是过当防卫。”慕珂珂又开始普及法律知识了。
“你还没说为什么会选择相信他?”慕珂珂根本没理会白俊逸转移话题的神功,皱眉紧接着说。
白俊逸耸耸肩,说:“这是我们最后的突破口,傅一臣没有理由编造这么一个故事交代他,而他自己的话……如果他为了贪生怕死可以编造出这样的事情,那么就算是我看错了,对我们来说这是一次带着赌博性质的选择,如果失败了……反正我们也要跑路的,没有什么影响,这一次之后他也不可能脑洞大开到去魔都找我报仇的地步,他知道他自己不是我的对手,而如果选择成功了,那么或许我们就下了一枚能翻盘的棋子。”
绣楼,凯美瑞缓缓地停在门口。
在里头,依然是叶玲在等候着他。
一见到他,叶玲神色激动地迎过来,林怀恩一脸的柔和,伸手拉住了叶玲的手。
“我真怕你回不来了。”叶玲抱着林怀恩的腰,把脸贴在他的胸口颤声说。
林怀恩的眼神里露出一抹深刻的柔和,他抚这叶玲的肩膀说:“不会的,这一次不是和以前一样,我还是平安地回来了。”
叶玲点点头,忽然脸色微红地说:“之前他说过了,你回来之后可以在这里住一晚上。”
住一晚上……谁都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林怀恩一愣,随即露出欣喜的笑容,说:“这是他给我的奖赏,和给狗肉骨头一样。”
叶玲一颤,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林怀恩……只有她才知道林怀恩对傅一臣的畏惧到了什么地步,但是现在却从他的嘴里听见了这样的话。
等叶玲的眼神看过来,林怀恩的眼里全是温柔,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我会好好地谢谢他的,他在吗?”
“在里面。”叶玲不知道为什么,林怀恩那深情的眼神以往会让她整个人都如同沐浴在暖洋洋的阳光里一样安心舒服,但是今晚,她却有一种如坠冰窖的寒冷和可怕,她好像感受到了今天的林怀恩和以前任何时候都不一样。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