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男儿有泪不轻弹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林怀恩走向了里间,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回头对叶玲说:“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穿着的红色毛衣吗?”
叶玲一怔,看向林怀恩,神色里满是疑惑和不解。()
“我很喜欢那件衣服,去换上吧,旗袍虽然也很美,但是总觉得以前的你才是最好的。”林怀恩颤声说。
叶玲的双手死死地捏着,她哆嗦着嘴唇,眼神惊慌地闪躲开来不敢和林怀恩对视,林怀恩和平常不一样的话语让叶玲的内心无比恐惧,但是她有觉得林怀恩不可能发现自己的事情,她咬着嘴唇低下头说:“好,好,我去换上。”
绣楼的里间。
这大深秋的,外面的温度已经降低到个位数,寒风吹过来更是有了冬天临近的意思,傅一臣就算是再喜欢装逼也不至于做出这大晚上的跑去花园里钓鱼下棋,此时他在一个温暖昏黄的小房间里,一个医生模样的人正在为他上药。
今天被白俊逸打了一拳,这一拳显然不好受,此时的他嘴角淤青紫红了一大片,那医生模样的人用酒精棉轻轻地为他消毒都能引起他斯斯的吸冷气声。
林怀恩进来之后没有说话,和往常一样默默地站在了房间的角落。()
傅一臣拉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然后就闭上了眼睛,只是这装逼用的高深莫测风范还没有保持够1秒就被他龇牙咧嘴地破坏了,“轻点!这他妈不是猪头!”傅一臣捂着脸颊上的伤口对医生怒目而视。
那医生唯唯诺诺地应了两句,更加小心地伺候傅一臣消毒,伺候这样的公子哥其实也是需要技巧的,比如现在傅一臣显然觉得目前的痛苦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一些会明显地触碰到他痛觉神经的位置医生就直接跳了过去……否则的话哪怕自己是好心,也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十多分钟之后,医生提着急救箱朝着站在房间角落一言不发的林怀恩点点头示意,然后拉开房门走了。
傅一臣站了起来,一只手捂着脸颊,他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半边脸都麻痹了,而手抚摸上去感觉肿起来了一块,不用想都知道这几天他是没法出去见人了。
一想到自己被白俊逸一拳头打成这样,傅一臣心中的戾气就像是吃了炸药一样炸开,他的眼神无比的阴沉,新仇加上旧恨,此时的他对白俊逸的憎恨已经到了近乎扭曲的地步。()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傅一臣的声音含糊,像是嘴巴张不开的人一样。
……事实上也的确是嘴巴张不开,红肿的脸颊让他的面部稍微做一个表情都僵硬无比,更别说说话这么高难度的事情了。
林怀恩好像没有看见傅一臣滑稽又尴尬的样子,他平静地说:“我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你输了?完好地回来了?”傅一臣抚摸着脸颊上红肿的伤口说道,一边说一边走到了林怀恩的面前,伸出手拍了拍林怀恩的胸口,呵呵笑道:“一点伤都没有。你就这么回来了?”
林怀恩平静地说:“我不是他的对手,杀不了他,但是他也奈何不了……”
啪!
反手一个耳光响亮地抽在林怀恩的脸上,打断了他的话。
林怀恩侧过头去,嘴角微微渗出血丝,但是他却像是一块木头一样毫无反应。
傅一臣眼神阴冷如刀一般盯着林怀恩,冷声说:“这不是我要的结果,你让我失望了,非常的失望。”
林怀恩缓缓地转过头来,低声说:“恕我无能。()”
傅一臣握紧了拳头,一把抓过了林怀恩领口的衣服,但是因为他比林怀恩还矮一些的缘故,所以他不得不微微抬起头看着林怀恩,此时傅一臣的眼神和一条毒蛇一样盯着林怀恩,那双眼睛里闪烁着疯狂的光芒,“恕你无能?我能饶恕你,但是我的失望怎么办?”
林怀恩没有说话。
傅一臣因为之前剧烈的开口说话,此时脸颊又隐隐的做疼,这让他更加恼羞成怒,又是反手一个耳光抽在林怀恩的脸上。
“废物!滚出去!”
林怀恩平静地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就剩下了傅一臣一个人,他烦躁地走了几步,林怀恩的铩羽而归让他没有想到,本以为最起码也能给白俊逸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好歹把自己吃的亏给拿一些利息回来,但是今晚看来又是无功而返。
砰。
把一只花瓶砸碎在地上,傅一臣眼神阴沉无比地拉开房间的门走了出去。
此时在绣楼楼上的房间里。
叶玲心疼地用纸巾一点一点地擦掉林怀恩嘴角的血丝,看着自己男人脸颊两边清晰的手指印,哭着说:“他打你了?”
林怀恩对叶玲笑着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看着叶玲此时已经换上了一身红色毛衣,他眼神恍惚地说:“就是这件衣服,好几年了,你一直都放着。www.hotenshare.com”
叶玲看着林怀恩,女人细腻的心思让她感觉的出来今天林怀恩和平时截然不同,这种不同让她的心里无比的不安,她咬着嘴唇说:“怀恩,有些事情我要跟你说。”
林怀恩身体一颤,目光闪烁了一下之后平静地看着叶玲,等她说话。
这个男人,到了此时依然抱有一线希望,对叶玲的希望。
感受到林怀恩的目光,叶玲心中无比的挣扎,她不敢想象自己把事情全部告诉林怀恩之后他会怎么样,之前的恐慌让她觉得一定是林怀恩发现了什么,但是内心的侥幸心理又不断地提醒她林怀恩不可能发现,每一次自己都无比的隐秘,事后也把痕迹全部清理干净了,这些想法一个个地在她脑海里如同丝线一样密密麻麻地纠缠在一起。
张了好几次嘴,叶玲还是咬着嘴唇捏着自己的毛衣说:“我,帮你去楼下倒一杯水。”
说着,叶玲逃也似的离开了,事到临头,她还是怕了,怕林怀恩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她,她知道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忍受这样的事情,而她不能没有林怀恩,一旦没有了他,她连活着都没有意义了。
害怕失去,让叶玲错过了最后一个机会。
关门声传来,林怀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眼角微微湿润。
这个四十多岁快五十的汉子,人生第一次哭,连哭,都不敢哭出声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在楼下,叶玲压抑着自己的哭声站在厨房里,捂着嘴的她深怕自己的哭声惊动林怀恩,身体不断地颤抖着,叶玲被一种巨大的恐惧淹没了。
而此时,一只手忽然从身后抱住了她,在她要惊呼出声的时候,那如同恶魔一样无数次在她的噩梦里出现的声音再一次传来,“你在哭?怎么,心疼你的男人了?”
傅一臣看着自己怀里连挣扎都不敢挣扎的女人,眼神里充斥着快意,只有这个时候他才能找到驾驭一切的快感,对于叶玲这样的女人,比她更漂亮的身材更好的傅一臣都有的是,但是唯独叶玲最能让他激动,这种偷情和强奸的刺激让他欲罢不能,相比之下,那些一个个躺在床上比自己还主动的女人就食之无味了。
叶玲身体颤抖着,她惊慌地压低声音说:“你还没走!你放开我!你这个禽兽,怀恩就在楼上!”
傅一臣狞笑一声,把叶玲推倒让她趴在桌子上。
他,他竟然要在这里再一次强暴自己!叶玲开始剧烈地挣扎,以前被强暴都是在林怀恩不在的时候,但是今天林怀恩就在楼上,彼此只隔着一层天花板,这种恐惧和惶恐让她脸色发白。
“别动,要不然被发现了可别怪我。”傅一臣嘿嘿笑道。
叶玲死死地握着拳头,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眼泪落下,她颤声怨毒无比地诅咒:“你不得好死!”
“大哥哥,给姐姐买一束花吧。”一个脏兮兮的男孩子捧着一束花朝白俊逸央求道。
白俊逸弯腰朝男孩子招招手,笑眯眯地说:“你过来。”
男孩子惊喜地说:“那你就会买我的花吗?”
说着,男孩子已经跑到了白俊逸面前。
白俊逸在他肉嘟嘟的脸上掐了掐,感觉手感不错的他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说:“行了,乖,哥哥没带钱,你回去吧。”
慕珂珂一头的黑线……旁边的慕珂珂实在看不下去了,从小男孩那买了一束鲜花,看着小男孩擦着眼泪一边抽噎一边走掉,她没好气地对白俊逸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缺德!”
白俊逸没解释,微笑着拿过了慕珂珂手里的花,从一朵花蕊中找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对慕珂珂晃了晃,然后捏碎扔掉。
慕珂珂目瞪口呆,那黑乎乎的东西赫然是一个窃听器……
“慕警官,这个世界比你想象的还要危险。”白俊逸语重心长地说。
慕珂珂恼羞成怒地一跺脚,说道:“白俊逸!你笑话我!”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