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罂粟花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觉得一个小男孩卖的花会有问题吧?这又不是谍战剧,窃听器这样高科技的东西怎么变得比口香糖还普遍了?身为专业出身,慕珂珂自己没发现却差点上当,这让她还真的有些挂不住。()
白俊逸看了一眼旁边的一件普通宾馆,眯起眼睛说:“大隐隐于市?幼稚的晚辈啊……现在国内的杀手组织都这么没有出息了吗?还躲在这样的地方,比起来,和黑玫瑰果然不是一个等级的……不过,林怀恩有没有骗我们现在就可以验证了,歃血楼?这个组织的头领一定很喜欢看武侠小说。”
这是一家普通的宾馆,一幢居民楼改建而成,老板也就是这里房子的主人,但凡是在城区里有着不错地理位置的几层小楼房的人多数都会把自己家的房子改一下,有棋牌室也有宾馆,而宾馆居多,毕竟现在出来鬼混的狗男女和学生并不少见……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条件动辄就去四星级五星级酒店的。
在一个普通房间里,随着一声男人沉闷的低吼整个房间陷入了安静。
男人喘息着从女人的身上翻身下来,从一直在抽烟的女人手上拿过了烟头,静静地抽着事后烟。
本来应该是很惬意的事情却让他有些不爽……他不喜欢喝酒也不喜欢抽烟,酒精和尼古丁都会让他的身体反应速度下降,所以他平时几乎不碰这两样东西……唯独和这个女人完事的时候他会抽一支烟,用来掩饰自己完事太快的尴尬。()
女人看了躺在旁边喘着气一口口地闷头抽烟的男人,随意地穿上一件男式衬衫,她从自己随身携带的箱子里头拿了一瓶红酒出来,倒了两杯之后递给男人一杯,漫不经心地说:“我的感觉很不好。”
男人最悲愤的事情莫过于在这方面的能力被质疑了,男人虽然窝火,但是的确无话可说……他的确一次都没有带给女人极致的享受,甚至这次她一边抽烟一边看着自己动作,那感觉让男人完事的更快了。
“我不在状态。”在这方面,男人哪怕自己心知肚明也不愿意承认的,他努力地给自己找着借口,哪怕是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借口,但是他需要的不是女人相信……他知道她不会相信的,他需要的只是一个面子上过的去的台阶而已。
“不,我不是说这件事情。”女人轻飘飘的语气让男人的脸色更黑了一些……因为这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的努力连让女人注意一下的资格都没有……看了一眼自己结实的胸口和明晰的六块腹肌,他想不通为什么就是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自己一点自信都没有。
“虽然和你上床很伤人自尊,但是我却唯独喜欢你这不被征服的样子,和你的名字一样,你就是一朵罂粟花,散发着致命的诱惑力,明明知道上瘾的会是我,但我还是企图让你心甘情愿地对我臣服……我都有些喜欢你了,这样的感觉从来没有别的哪个女人带给我过。()”男人掐灭了烟头,缓缓地喝光了杯中的红酒,说。
“喜欢?臣服?你和我?你不觉得好笑吗?”罂粟花冷笑道。
“的确,我们这样的人,这一秒活着可能下一秒就死了,闭上眼睛或许永远都没有了再次睁开眼的机会,还谈什么喜欢不喜欢,享受活着的每一秒才是最重要的。”男人自嘲地笑了笑,说。
罂粟花摇了摇头,淡淡地说:“刚才你拿走我的烟的时候,我忽然有一种很心悸的感觉,我是个女人,我相信我的第六感,我觉得我们有危险,或许已经暴露了。”
男人把空的杯子放在一边,挑眉说:“傅少让我们暂时出去躲一阵子,就是因为那个之前让我们行动失败的目标?这简直就是耻辱,歃血楼的任务可以失败,但是绝对不至于让我们和丧家之犬一样逃跑,连你也害怕了?”
女人冷淡地说:“这不是害怕,而是一种对危险的直觉,能轻易地杀掉一和三,这个目标绝对比你想象的更加可怕,更何况傅少这样的如临大敌已经多少年没有见到了……我们要转移。”
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成为杀手的,比如楼底下在收银台后面一边看电视剧一边打瞌睡的大妈,比如外面街道上跷了晚自修跑去上网然后赶在下课的时候回家的学生,再比如正在偷偷摸摸地调试计价表的出租车司机。()
但凡是一个杀手,不仅仅是身手好,潜行好,敢杀人,还要有特殊的能力。
罂粟花的特殊能力就是她的预感从来没有失误过。
杀手以杀人为生,而习惯于杀掉别人获取报酬的他们已经对死亡开始变得漠视……但那是别人的死亡,他们怕死,最怕死,怕自己就像是以前被自己杀掉的一个个目标一样被别人杀死。
男人不得不相信,就算是罂粟花感觉错了,转移一个地方而已也没有什么损失,但是如果感觉对了的话,很可能这么一次转移就能救自己的性命,这是一笔怎么看都不会亏本的买卖。
他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说:“我们现在就转移!”
“啧啧啧,别这么急嘛,我才刚来听了一小会,连瓜子都还没来得及拿出来你们就要走了,就算是走……也好歹先把裤子给穿上嘛,这么大摇大摆的炫耀多伤风败俗?你们这样站着,我都不好意思看。”蹲在窗口,白俊逸笑眯眯地说。
嘴上说着不好意思看,但眼珠子却看的很好意思……啧啧,这个女的身材不错,凹凸有致皮肤还紧绷紧绷的,一看就知道很健康很有力,这个男的身材……我呸!乱看什么男的!
大豪杰不拘小节,而大难临头者也不会在乎身上的肉被人看到。()
对罂粟花和她的床伴来说,遇上了白俊逸的确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大难临头,这就是大难临头了,可惜这对床伴连各自飞都做不到……谁让他们为了办事把房间的门锁的死死的,唯一的出入口就一个窗户,白俊逸还守在那,几乎成了一个瓮中捉鳖了,当然,他们是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的。
罂粟花笑的很放荡,一双眼睛不断地在白俊逸身上游走着,她说:“半夜的蹲人窗户口可不是君子所为,你要是有兴趣的话,看在你身材还不错的份上,我们之间做一个晚上的夫妻也不是不可能的,何必这么委屈自己蹲在那里呢。”
白俊逸闻言勃然大怒,梗着脖子怒声说:“胡说八道,我这样的男人要什么女人没有?职场ol,校园清纯小马尾,制服女王,成熟御姐,这些女人只要我随便一个眼神……”
“一个眼神怎么样?”女人咯咯笑着说,一双眼睛里几乎媚得能滴出水来。
“跟你没关系!”白俊逸没好气地说道……白队长的情绪有些低落,这些女人身边到都是有,但一个都不是他的……连唐凝都时不时地白眼他一下,更别说一个眼神就哭着喊着扑上来要给自己暖床的唯美画面了……唉,梦想何时能达成啊。
男人缓缓地拉过了被子挡住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呵呵笑道:“你就是白俊逸吧,这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没想到会在这么尴尬的情况下,要是白先生想要见我们的话随时说一声,我们肯定沐浴斋戒三天来迎接你的到来。”
“不尴尬,君子坦荡荡,大家这么坦诚地聊聊人生聊聊理想有什么不好了,毕竟现在坦诚是越来越难了……”白俊逸说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而来一眼他抓着被子挡住自己身体的手,说:“我劝你不要有其他的动作,我说过了,我希望我们之间有一个坦诚的聊天过程,要是你哪只手不太老实,我就捏碎你哪一只手,别怪我说话难听,我这个人直,不会拐弯抹角,说到一般情况下都能做到。”
男人脸色没有丝毫的不自然,不过藏在被子后面的手却缓缓地拿了出来,他笑着说:“我想你对男人的坦荡荡一定没有什么兴趣,我们这样聊天也不是个办法,不如你让我穿上衣服,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地聊聊,我想我们一定会有很多的共同话题的。”
白俊逸从窗户口跳了下来……当然是朝着房间里跳,房间里弥漫着的强烈荷尔蒙的味道让他皱起眉头,他不喜欢这种味道,尤其是别人制造出来的这样的味道。
瞥了一眼分别站在房间对角线,也就是最远距离的两个角落的罂粟花和男人,白俊逸笑眯眯地一脚踩在地上散乱的衣服上,说:“你们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是不是在想你们的帮手……或者说主子傅一臣什么时候会来救你们?”
罂粟花咯咯一笑,说:“既然你都找到这里来了,你肯定有把握在傅少来之前就解决掉我们了,我有这个自知之明,所以现在我在想,我们之间可能有一起合作的基础,毕竟对于杀手来说,跟着谁不是最重要的。”
白俊逸哈哈大笑着说:“我最喜欢你这样的聪明人了,也不枉费我花费这么多心思拖延时间了。”
“你干了什么!”男人和罂粟花的表情同时大变,特别是那一开始就贼眉鼠眼的男人惊怒道。
白俊逸耸耸肩,很无辜地说:“我来的早了一些,但是对你们的房事又没有什么兴趣……毕竟你在她身上这么努力,结果她却抽着烟就差打着毛衣让你快点,同样身为男人我都觉得替你悲哀,这画面太美,正好我想起了之前你们歃血楼的给我送来的迷药……我就想试试这个效果怎么样,你们感受下?”
男人脸色大变,比起白俊逸所说的下迷药的事情,他觉得白俊逸字里行间所说的其他内容更像是一把刀子狠狠地插在他的胸口,本来遇上这样的事情就已经很悲催,更悲催的是居然整个过程还被人看过去了,最最悲催的是那个人居然还在你的面前用一种同情的口吻说了出来!
仔细地感受了一下,果然发现身上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罂粟花脸色阴沉了那么一瞬,如果说之前发现白俊逸的时候她还有那么一些自恃无恐的底气的话,现在她是一点都没有了。
这种效果,无色无味,神不知鬼不觉地侵入人体,这样的迷药的确是他们歃血楼的特产,她太知道它的效果之强大了,虽然他们没有立刻就昏迷过去,但是这样的状态和能够杀掉一跟三的白俊逸对打的话,被一巴掌拍死的肯定是自己两个人。
“现在,你们该对我友善一些了吧?”白俊逸腼腆地笑道。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明人不说暗话,直接说吧。”男人阴沉地说,他恶毒的眼神凶狠地盯着白俊逸。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