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亲一个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在男人开口说完话的时候,白俊逸的身体已经如同一道旋风一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男人的身前,一拳打在男人的喉结上,嘎查一声,男人的脸上露出惊恐和不敢置信的神色倒飞出去,而他从被子后面被甩出来的身体露出了一只拿着枪的手,在他倒飞出去的时候他的手正偷偷摸摸地在打开保险,只是可惜他再也没有机会扣动扳机了。()
“我最讨厌别人用这么令人害怕的眼神看着自己了,这会让我很没有安全感,恰恰我是个缺乏安全感的人,一旦让我觉得害怕我就容易做一让别人害怕的事情……没吓到你吧。”白俊逸的话显然是冲着同样因为没想到白俊逸的骤然出手而且还是一击必杀的罂粟花说的。
罂粟花僵硬地笑了笑,眼神更加忌惮,她说:“你放心,我不会和他一样愚蠢的。”
“哦?”白俊逸饶有兴趣地看着罂粟花反问道。
罂粟花觉得自己被白俊逸的目光笼罩就好像处在一个狼窝里面被无数双带着血腥味散发着幽幽光芒的饿狼给盯上了一样。
“他没有见过你出手不知道你有多强,而我见过,我知道你有多强,所以我不会像他那么愚蠢。”罂粟花艰难地说。
“聪明人总是会活的更久更好……话说回来,那天在门口一闪而过的人就是你?”白俊逸淡淡地说。()
罂粟花浑身紧绷,白俊逸和慕珂珂在皇后公馆遭遇袭击的时候她的确出现过,但是只是很短的一瞬间,当她发现一和三已经彻底地任务失败的时候她做出了最聪明的选择……立刻撤退。她发誓在那个包厢门口经过的时间不会超过一秒钟,但是这都被这个男人给发现了,只是,为什么当时他不出来杀自己?
“不用想的太多了,那个时候我的女伴已经醒过来了,你这样没心没肺的杀手……任务成功之后杀掉了目标自然有你的雇主为你擦干净屁股不会被警方捉住,而任务失败的话就更加不用面对警方了因为那时候你们已经死了,所以你们永远不知道一个她有多可怕。在继续杀掉你斩草除根和放过你顺便从你的身上找到你们的老巢这一点上我选择了后者。”白俊逸似乎洞穿了罂粟花的想法,笑着解释道。
罂粟花眼神闪烁地看着白俊逸,说:“你真可怕。”
“能被杀手说可怕,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荣幸呢。”白俊逸笑眯眯地说,足尖一挑,把脑袋呈现出一个不正常的角度扭曲着耷拉在脖子上的男人手边的枪给挑到了手上。
在罂粟花惊恐的眼神中,白俊逸慢条斯理地把枪口对准了她,“乖,嘴巴张开。www.jsusj.com”白俊逸的语气温柔得就像是在哄小孩子吃药的叔叔。
罂粟花惊慌道:“你别杀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她加重了任何这两个字,加上她一身的白色男士衬衫,还有那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的确很有诱惑力的说。
砰。
枪响了。
罂粟花脸上依然保留着不敢置信和惊恐的表情缓缓后仰,倒在了血泊了。
白俊逸唉声叹气地把手枪上的指纹擦干净,说:“****什么的对我从来都很有效,不过你也太低看我的眼光了……你要是再漂亮一些,说不定我就动心了呢。”
罂粟花是听不到这句话了,否则的话她可能气的跳起来。
缓缓地关上了门,也关上了屋子里浓郁的血腥味,白俊逸整理了一下衣服抬头挺胸地通过电梯走了下去……
慕珂珂说到做到,她让专案组的人到对他们无比敌视的苏城市局里要一个办公室……还真的就要到了。
苏城的警方很不待见这群魔都的警察,特别是看着办公室门口挂着专案组的牌子他们就一阵阵的蛋疼。
自己辖区内出现的这么大的毒品案件,本身就应该他们自己来办,说破了天就算是他们的能力不行,那也还有省里的省厅领导嘛,可怎么轮都轮不到魔都的警察来办他们的案子啊。()
所以苏城的警方上下同仇敌忾,他们就想要看看,这群魔都来的警察吃的就不是大米了?就特别厉害?
既然让魔都的警方来办他们的案子,那么明显就是不信任他们了,既然这样他们自然不会配合,在旁边冷眼旁观看着这些魔都来的警察们到底牛逼到哪里去。
此时慕珂珂就在办公室里,整个办公室七八个男人,全部都是专案组的成员,而此时办公室里烟雾缭绕,几乎能把人给呛死。
慕珂珂面沉入水,她虽然很讨厌烟味,但是在很多时候她并不会阻止自己的手下在自己面前抽烟,警察办案的压力比外人想象的要大的多,外人多数不理解他们,她这个做上司的却不能不体恤自己的人。
大家都没有说话,一圈人中间放着一个电话机,人们的眼神时不时地扫过电话,似乎在等着什么。
忽然,电话毫无征兆地响起,离得最近的一个警察飞也似的扑上去一把抓起了电话。
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警察颤抖着放下电话机,面对着所有同事那期待的眼神,他深吸一口气,对慕珂珂说:“慕局,成了。()”
饶是镇定如慕珂珂此时也忍不住喝道:“好!”
一句话,让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热烈了起来,每一个人都眉飞色舞的,来到苏城这么多天但是案件却一点进展都没有,说是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他们知道要是自己灰溜溜地回去的话恐怕会被苏城的警方笑死,而现在,事情有了巨大的转机由不得他们不兴奋。
十分钟之后,白俊逸叼着烟拎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子从出租车里下来,付了车钱抬头看了一眼灯火辉煌的市局办公大楼,一溜烟钻了进去。
“站住,你来干什么的?过来登记!”在大厅,一个保安模样的人警惕地看着白俊逸,语气不太客气地说。
三更半夜的穿着便服还拎着一个可疑的黑色塑料袋子,根据他的专业经验……这人应该是送礼来的,肯定是自己什么亲戚被弄进来了来开后门来了,这个保安立刻就脑补出了一系列细节,并且深深地鄙视白俊逸。
“来看望朋友。”白俊逸也不和他计较,随便说了一句之后在登记本上写上了自己的姓名。
“白俊逸?去哪个科室?”那保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白俊逸说。
“找专案组。”白俊逸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人已经消失在电梯里。
专案组?哪个专案组?最近没什么大案子发生,也没有什么专案组啊……保安疑惑不解,但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了。
白俊逸来到专案组的办公室的时候彻彻底底地享受到了一把英雄的待遇,大家伙把他围在中间,要不是看白俊逸的身子板实在不怎么样就把他抛起来了。
白俊逸也挺喜欢这种感觉,别的警察怎么样他不知道,但是在慕珂珂的手底下,这些警察一个个被调教的很朴实可爱……也是,那种德行的慕珂珂不扒了他身上的警服算是不错了,怎么可能还放在身边。
走到了慕珂珂的身前,白俊逸晃了晃手里的黑色袋子,说:“傅一臣和歃血楼所有的来往,其中包含了买凶杀人,还有很大部分是一些账目,歃血楼是傅一臣自己私养起来的一个杀手组织,为他摆平不方便出面的事情,比如运送毒品和毒品交易,全部由他们来完成,傅一臣的账目也保管在他们的身上,不过只是一部分,如果林怀恩没有说错的话,剩下的一部分在绣楼,我们去拿就可以了。”
慕珂珂心情激动,一开始林怀恩说出歃血楼的存在的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否找到这些精于暗杀和隐藏的杀手的踪迹,哪怕是有了林怀恩给出的下落,就算是找到了,能不能拿到这些最重要的直接证据也是一个天大的问题。
当白俊逸提出他出面解决的时候,慕珂珂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不单单是存在了一个打草惊蛇的问题,对方是杀手,专门干杀人越货的勾当,白俊逸这一去在她看来一定会有危险。
可是,除此之外她真的找不到太好的办法,于是只能默认。
而事实的结果此时放在她的眼前,让她激动的不行。
白俊逸真的做到了!这种兴奋和开心比她自己亲自破获了这个案件还要来的让她开心。
自己和那些有着几十年经验的老刑警都做不到的事情,这个男人做到了。
开心之下,慕珂珂伸手抱住了白俊逸的脖子,又蹦又跳的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白俊逸眯起眼睛笑,环着慕珂珂的腰,看着那鲜红的嘴唇有些蠢蠢欲动。
这些警察们怎么都这么不识相呢,这种时候还在旁边杵着干什么!就算是杵在这里,也来点鼓励啊!
他们不起哄,自己哪来的胆子做点坏事?
果然,还是有知情知趣的人的,一个年轻一些的警察第一个反映过来,起哄道:“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这样的事情,有了第一个带头的立刻就有了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当整个办公室到处都是亲一个的起哄声的时候,白俊逸被能彻底地壮了自己的怂胆,他一低头,一口吻在了慕珂珂鲜艳的红唇上。
慕珂珂一愣,想要推开,随即想到这个家伙冒着这么大的危险为的不过是帮自己的忙,这个吻……就当是给他的奖励好了。
“嗷嗷嗷!”警察们兴奋无比。
良久,白俊逸心满意足地松开了慕珂珂,咋了咋嘴,说:“滋味不错。”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