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我是个心胸广的男人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傅一臣这样地位的人,他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对象还是之前一直都被他当作是奴才用的林怀恩,这已经算是非常能屈能伸了。()
而这样一句话,听在白俊逸的耳朵里却让他感觉很生气……当然生气了,他一直都觉得自己脸皮挺厚的,而且他一直把这一点当作是自己身上最出类拔萃的优点之一……但是此时此刻,他觉得在这个自己很擅长的领域被傅一臣严重地挑衅了。
林怀恩咧嘴笑,这是他到现在为止露出的最明显的一个表情,他看着傅一臣笑,没有声音但是脸上的笑纹却渐渐地扩大,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在看一出哑剧。
“哈哈哈哈,傅一臣,傅少,你的确是一个枭雄,一个大大的枭雄,但是你扪心自问,如果我真的答应了你,你真的会做得到吗?”林怀恩终于结束了这一场哑剧,他对着傅一臣说道,说话之间还带着一些喘不过气来的喘息,好像刚刚听见了一个太好笑的笑话让他的气息有些不顺。
傅一臣的脸色阴沉,林怀恩的反应让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是无法挽回了。
既然已经无法挽回,那么他也不需要再伪装。
“没错,你想的没错,如果你真的这么做了,我会在事后毫不犹豫地把你干掉,当然为了泄愤在你死之前我或许会让你亲眼看一看我是怎么让叶玲怀孕的。()”傅一臣似乎完全不怕激怒了林怀恩之后他暴怒对自己出手,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林怀恩的对手,虽然在几个小时之前,林怀恩还任由自己打骂,但是如果他还手的话,那么自己连他的一只手都打不过。
这话听起来挺伤感的,打不过人家也就算了,结果连人家的一部分都打不过。
他之所以有恃无恐,是因为这里有白俊逸在,林怀恩表现的再怨毒再强势,但是也掩盖不了他依然是一条狗的事实,只是之前是他傅一臣的狗,而现在是白俊逸的狗而已。
既然是狗,那么是狂吠还是咬人,都要看主子的意思。
所以傅一臣的眼神终于落在了白俊逸的身上。
白俊逸把啃完了只是剩下一个核的苹果丢在垃圾桶里,笑眯眯地抬起头对傅一臣说:“现在气氛这么沉闷,我给大家说个笑话吧。”
当然没有人理他,而白俊逸却根本不在意别人的反映,或者说他从来没有打算过这些人能有什么反映,他慢条斯理地说:“从前呢有个亿万富翁,他被告知自己得了绝症只有几个月的生命之后显得非常的绝望,于是他找了一个杀手,对他说在我最开心的时候杀掉我。()过了几天,这个富翁接到了误诊通知书笑得正开心,然后他就死了。”
白俊逸说完之后带着期待的眼神从林怀恩的脸看到了傅一臣的脸,甚至连傅一臣身后的三个保镖都没有放过,他就是希望能有个人捧场地笑一笑,结果却十分尴尬地冷场了,他摇头叹息,这些人怎么就这么没有幽默细胞呢,当自己第一次听到这个笑话的时候乐了好半天呢,还想着等回去了给梁红豆软妹子说这个笑话逗逗她……现在看来要换个笑话了。
傅一臣终于配合了白俊逸一下,他笑了一声……只不过是冷笑,“你是想说乐极生悲,说的就是我吧,这么指桑骂槐的有意思吗?”
白俊逸无辜地摊开手说:“我的意思是找杀手的人最终会被杀手害了他自己……不过你也不用对自己的智商产生怀疑,毕竟你听出来我是在说你了。”
傅一臣身体摇晃了一下,他觉得自己的胸口被狠狠地插了一刀……又是这样!又是这样!每一次都是这样!每一次他都被白俊逸给气的半死,他恶狠狠地盯着白俊逸的嘴,恨不能一把把这张无数次气的他要吐血的嘴给撕了!
“白俊逸,有意思吗?”傅一臣焦躁暴怒地低吼。()
“别生气别生气,你一生气我就有一种好像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一样的感觉,大家坐下来聊聊天喝喝茶,讨论一下国家大事不是很好吗?”白俊逸微笑着说。
傅一臣的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主辱臣死!
傅一臣被羞辱了,不但他自己这么觉得,连他身后的三个保镖都这么觉得……恐怕只有白俊逸不这么想,开玩笑,这就算是羞辱了?比起以前他对自己的对手做的事情这简直就算是仁慈了好不好。
可不管白俊逸怎么想,傅一臣的保镖还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同时跨步朝着白俊逸走来。
气息涌动,这三个人每个都只是比林怀恩差了半线的好手,更加重要的是他们似乎修炼了一种合击技巧,这让他们三个人在一起行动的时候气息比林怀恩还稳稳地强大一线。()
“这三个人是三胞胎,傅一臣身边最得力的手下,之前一直都跟着傅玉莹,最近才被安排在傅一臣的身边。”林怀恩的话显然是说给白俊逸听的,在说话之间,他已经站出来朝着那三个人迎接过去。
显然,林怀恩的意思是这三个人他抗了。
白俊逸对此表示非常的满意,有一个眼力劲好的小弟这感觉不错,换做是刘铁柱那小子在这里的话他完全能当作自己没看见……
“林怀恩,单打独斗或许我们三个人每个人都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们兄弟三个人只要有两个人对付你,你就赢不了,三个人的话,你必输无疑。”三胞胎中的老大沉声说,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他们不想对林怀恩出手,因为他们知道林怀恩的纳海境界有多难缠,不管多大的内劲打上去只要没有超过他的承载极限他就跟没事人一样活蹦乱跳,可对方打过来一拳却是真正的大海呼啸,这样的架谁都不乐意打。
林怀恩冷淡地扫了这三胞胎一眼,淡淡地说:“废话别多说,要打就来吧,我奉陪。”
饶是三胞胎觉得林怀恩不太好对付,但是也受不了他这么高傲的态度,冷哼了一声眼神阴冷地朝着林怀恩扑了上来。
那边打的火热,白俊逸却伸了一个懒腰,对傅一臣说:“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得了吗?”
傅一臣深吸了一口气,他缓缓地说:“或许我们不一定非要做敌人,我承认,今天是我输了,但是你也应该知道我背后的傅家是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我就这么一败涂地的,哪怕是我因为这件事情失去了第一继承人的位置,但是这对你来说没有什么好处不是吗,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你这样的人是不会愿意做的……所以,我认输,你要什么,只要我能付的起的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认真地听完了傅一臣的话,白俊逸对着后者招招手,示意他坐下来。
这一次,傅一臣没有拒绝,他既然已经认输了,就做足了一个失败者该有的姿态……顺从。
没错,就是顺从。
此时的傅一臣,显然比以往狂傲的他更加危险。
一个懂得顺从对手,顺从大势的傅一臣,的确如同林怀恩所说,是个枭雄,最起码,已经具备了枭雄最重要的特质。
白俊逸看着傅一臣坐下,他舒服地翘起了二郎腿,说:“唐凝是我的,对不对?”
傅一臣的脸色一抽,他觉得今晚自己的胸口快要变成一个靶子了,被砍了无数刀……
偏偏的,他无法反驳,也不能反驳。
“你不能说不对,因为在你的订婚典礼上,她跟着我走了,而不是戴上你那个戒指……”白俊逸毫不留情地补了一刀。
“其实你不能怪我抢了你的未婚妻……你不要否认,好吧,其实你也从来没有否认过,你一直就是这么想的,你觉得我抢了你的女人,但是扪心自问,唐凝真的从一开始就是你的吗?你牵过她的小手吗?跟她约会过吗?和她住在一起过吗?做过早餐给她吃吗?都没有,而这些事情,我都和她做过了。”白俊逸认真地说。
傅一臣不忍心看自己血肉模糊的胸口了。
“所以事实上,是你企图抢走我的未婚妻,抢走我的女人。你只是凭借臆想觉得我抢走了你的女人你就生这么大的气,恨不得能活生生地把我给恨死,而你想想,真正的事实是我的女人差点被你抢了,发生这么惨绝人寰的事情,我对你做过什么吗?没有,我只是把本就属于我的女人带走……而这是我本就应该做的,对于你的恶劣行为,我甚至都没有惩罚你,所以由此可见,我是一个心胸宽广愿意以德报怨的男人,你说对不对?”
白俊逸的话已经不是一把刀子了,而是一个个宽大的巴掌,噼里啪啦地煽在傅一臣的脸上,把他的脸抽的跟猪头一样肿起来。
傅一臣只觉得自己头昏脑胀,胸中的郁气怎么都发散不出去,身体微微颤抖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我这么心胸宽广的男人,为什么这一次要这么对你呢?你想过没有?”白俊逸在傅一臣大脑嗡嗡直响的时候,加了一句。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