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爸,到底怎么回事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林怀恩哈哈笑道:“说的也是,到是我没有经验了。()”
叶玲没有说话,心中的慌乱和羞愧让她没有办法面对林怀恩。
林怀恩紧紧地握着叶玲的手,语气呢喃地说:“玲玲,我们认识四年了吧,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你是个白领,学历好,能力好,人漂亮,在公司里受同事的喜欢领导的器重,那时候的你就是标准的娇娇女,而我只是一个半百的老头子,真的没有想到我们会有今天。”
听见林怀恩的话,叶玲的心里也涌出一抹柔情,她说:“我也还记得第一次见你时候的样子,那个时候的你冷冰冰的,好像一块木头一样没有感情,偏偏还自大的要死,明明是你撞了我的车,害的我那一次的订单都吹了,结果还一副我欠你钱的欠揍样子。”
林怀恩开怀大笑道:“其实也是在认识你之后我才多了一些感情,在那之前,我的确好像是一个木头。”
叶玲抬起头看着林怀恩,说:“今天怎么想到说起这个。”
林怀恩深深地出了一口气,说:“没有,只是忽然想到了有些感慨。”
叶玲强忍下内心的不安,说:“现在很晚了,我们休息吧。”
林怀恩闻言摇摇头,说:“有些事情我要和你说。()”
叶玲一怔,内心的不安再也抑制不住,她眼神游离地颤声说:“什么事情不能明天说,我们先睡觉吧,我,我很困了。”
她很害怕,真的很害怕,害怕从林怀恩的嘴里说出来的是最让她不堪忍受的话,哪怕是鸵鸟一样把脑袋埋在沙子里的躲避,也让她躲避过一刻就好,哪怕只是一刻。
林怀恩哪里看不出来叶玲的不对劲,他的内心痛苦的几乎要滴血,但是最痛苦的是……他必须在叶玲的面前强装笑容,他不忍心把内心的话说出来,哪怕是说出来只能让他发泄一时,但是那只能更加伤害叶玲。
叶玲……她是无辜的。
说到底,是自己害了她。
叶玲被傅一臣强暴,他恨不恨?不恨的话他就不会为了报复傅一臣而去和白俊逸合作,哪怕是接下来还要搭上他的性命。
可是再恨,他不能把自己的恨发泄在叶玲的身上,归根究底,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或许四年之前没有那一次巧合的认识,那么现在的自己就没有痛苦,叶玲,也不用承受这么多不该承受的苦难。
林怀恩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了一张银卡,送在叶玲的手里,说:“这是我这些年存下来的钱,足够你和孩子舒舒服服地过一辈子了,明天一早你就离开这里,傅一臣不会再软禁你了,走的越远越好,永远不要回来。()而我希望你能够把孩子生下来抚养长大,如果你不愿意要也可以,之后如果遇到了其他喜欢的人就嫁了,不用等我,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叶玲身体一颤,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林怀恩。
迎接她的,是林怀恩温柔得几乎要融化掉一切的目光。
“不要问为什么,不要胡思乱想,你还年轻,你还有很美好的未来,你不应该卷入这些事情里面,你所有的痕迹我都会帮你消除干净,不会再有人去找你的麻烦,记得我的话,天亮就走,走的越远越好,从此,忘了我。”林怀恩的话落地的时候,关门声也轻轻的传来,一切,陷入死寂。
车队一路出了苏城的地界,一直到魔都的交界处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八点了。
刚下高速公路的砸道,白俊逸就错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这阵仗也太大了吧?
高速公路的收费口横栏早就已经高高竖起显示的是放行状态,而在外面宽阔的如匝口,两排警车整整齐齐地停放在两边,每辆警车车头的旁边都有警察笔直地站着。
制服笔挺,警灯闪烁,这知道的还以为是京城哪里的大领导下来视察了。()
而在入口处,一群人已经在等着了,为首的赫然居然是慕珂珂的老子,魔都的父母官慕书记。
显然,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么一幕,四辆车子缓缓地停下来,慕珂珂却是知情的,她对白俊逸解释说:“之前怕中间发生意外,就和局里联系了一下,不过要是出了魔都来接的话弄的太大张旗鼓,于是我就让他们在高速公路出口等着,不过我没有想到我爸爸会来。”
说话之间,慕珂珂已经下车去了。
这么多领导等她,哪怕她爸爸是慕书记但这也是天大的面子,是她实实在在地立了一个大功才会有的待遇,于情于理于公于私,她都要下车去汇报一下。
“慕书记!”因为在公开场合,慕珂珂自然不能张口就一声爸喊出来,很正经地敬了个礼,肃声道。
慕震岳点了点头,说:“人都带回来了?”
慕珂珂灿烂笑道:“带回来了,圆满完成任务,接下去就是进行进一步的侦查和审讯工作。”
慕震岳欣慰地说好。
此时白俊逸也一脸笑容地凑了过来,对慕震岳招招手,一点面对父母官的敬畏都没有,嬉皮笑脸地说:“慕书记,这么大冷的天还让您在这等着呢,多不好意思啊。”
慕震岳哈哈大笑,指着白俊逸对周围的一群高官们说:“看看,看看,这就是我们这一次行动的大功臣,这嘴皮子啊,多厉害,说的让人心花怒放。()”
周围的人一个个附和着笑起来,就算是慕震岳说了一个再不好笑的冷笑话,他们也能笑的很开心,多数人一边笑,一边看着白俊逸,心里在想的却是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似乎和慕书记的关系很好。
慕震岳毕竟是一个大忙人,能抽空来这里等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依照他的地位,就算是京城来的大官不够级别的都用不着他来接,而够得着这个级别的基本上属于那种天天能在新闻联播上露脸的,那种级别的领导也不会喜欢这样的迎接方式,所以慕震岳今天能来这里其意味非常之深刻。
这个意味,在回去的时候慕震岳专门把白俊逸叫到了他的车上就开始透漏了。
“我来接你们,说明了什么知道吗?”慕震岳若有深意地看着白俊逸说。
而白队长现在……正在感受着着辆挂着沪a00001拍照的奥迪里头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这车开出去比迈巴赫都牛逼啊……白俊逸表示好想跟慕书记借来开两天。
不过想归想,这样的混帐话肯定不能说的,否则难保不被他丢出去。
“知道。”白俊逸腼腆道,“大概是抓来的这头老虎后面的牛鬼蛇神太多,你怕影响到你女儿吧。”
慕震岳笑着看了白俊逸一眼,说:“说对了一半。”
慕震岳的声线很特别,有一种厚重的磁性,从声音就能够听的出来这并不是那种没有阅历的小毛孩能模仿的来的,他说话的时候不需要太高声,自然的抑扬顿挫自然而然地把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
“这个案子影响很大,早在发现这批毒品的时候京城那边就已经开始博弈了,而之后把案子直接指定给魔都这边负责,就是博弈妥协的一个结果,现在所有人都在等着结果出来,若是普通人也就算了,可偏偏这个案子背后的人姓傅,你说会引起多大的波澜?”慕震岳微微皱眉说。
白俊逸惊讶道:“从案件被揭发的时候就开始博弈了?不至于吧?就算是这个毒品量大一些,但也只是一个影响大一些的涉毒案,跟你们京城那边的斗争有什么关系?”
慕震岳摇摇头,很隐晦地说:“要换届了。”
白俊逸一怔神,随即闭口不言,要缓解了,苏城那边的人似乎和慕震岳不太对付……这是很敏感的话题,他不想多说,慕震岳显然也是这么考虑的。
很快就到了地方,慕震岳拍了拍白俊逸的肩膀,说:“压力一定会有的,你一定要抗住。”
说着,慕震岳就坐着车走了,剩下站在市局门口的白俊逸一阵错愕,自己这一趟的任务不是完成了吗?压力跟他有半毛钱的关系啊?
人抓回来了,接下来自然就是马不停蹄的收集证据和审讯,证据已经差不多了,那么剩下的自然就是对傅一臣和他下面整整一条贩毒链的追捕,慕珂珂立刻就投入了新一轮的工作中,他们市局的庆功会白俊逸没有去,接下来的工作白俊逸也没参与,毕竟这些事情和他都没有太大的关系,这是警察内部的事情,他这个外人要是再搀和进去就不太合适了,所以慕珂珂也没有继续来抓他的壮丁。
好不容易这件事情算是告了一个段落,白俊逸也滚回家去了。
回到家,不出意料的没人在家,不过看着家里阳台晒着的花花绿绿的衣服,白俊逸感觉其实家里有几个女人……虽然不会做就家务不会做饭,但光会挂衣服的女人也挺好的……
这个是唐凝的,那女人喜欢淡粉色,嘎嘎嘎,多幼稚啊,跟还没有成年的小屁孩似的,不过那身牛奶一样的皮肤到是挺对得起这个颜色的。
这个肯定是梁红豆的,白色的还有一朵花儿,嘎嘎嘎,软妹子的东西特别好认,个人风格也太明显了,那妮子最喜欢白色,软绵绵的很好欺负的样子,连样式都这么保守啊……
这个肯定是妖精的!白俊逸严肃地盯着挂在中间迎风摇曳的一朵深紫色的衣服严肃地想,擦,居然还是前扣的,这个花纹好复杂的样子,嘎嘎嘎,不知道解起来麻烦不麻烦,苏媚的身材居然这么有料……
而此时,远在苏城。
傅凰走进了傅家的大院门墙,刚步入大院里,就感觉到了一股子平常没有的沉重气氛,走进里面,还没有进屋子里面就听到了父亲傅先锋的咆哮声。
“那个逆子,他到底做了些什么事情?到了现在你们还瞒着我?”
这咆哮声传出了很远,整个大院里头所有人都低着头,可见傅先锋有多么的暴怒。
傅凰走进了屋子,看了一眼屋子里面黑压压的人头,她对傅先锋说:“爸,先别生气,到底怎么回事?”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