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傅家有凰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白色衬衫打底,外面是一件羊毛背心,此时的傅先锋若是抛开了他脸上因为盛怒而显得涨红和狰狞吓人的表情的话,怎么看都是一个温文尔雅能迷死不知道多少少女少妇的成熟大叔。www.jiaoyu123.com
他阴沉的脸色因为傅凰的到来稍微好了一些,深吸了一口气,低沉地说:“你回来了,跟我上书房。”
说着,父女俩就丢下了满屋子的人到了楼上的书房。
进门来,傅凰反手关上了门,见到傅先锋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又重重地把茶杯砸在名贵的红木书桌上。
“爸,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傅凰皱眉问道。
傅先锋咬了咬腮帮子,沉声说:“你哥哥出事了。”
傅凰扬起眉毛看着傅先锋。
“他居然背着家里去外面做毒品生意,这个混账!逆子!”傅先锋说到了气处,只觉得一口逆血郁结在胸口吐不出来,压的他呼吸都无比的困难,急速地喘息了几口回过神来,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抓起了桌子上的茶杯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滚烫的茶水和茶叶溅开来,打湿了名贵的地毯,白色的瓷片和棕黄色的茶叶混合在一起显得触目惊心。
傅凰皱起眉头,电光火石之间,她猛地抬起头说:“之前在苏城发现的那一批毒品……”
傅先锋怒道:“就是他捣鼓的!”
饶是城府深如傅凰此时也忍不住愣了愣,她知道傅一臣素来胆子很大,和胆子一样大的还有野心,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胆大妄为到了这样的地步。()
一个人胆子可以大,胆子大了未必是坏事,很多事情的转折点或许就发生在鼓足勇气的跨出一步上,而一个人也可以有野心,没有野心的人注定碌碌无为,哪怕是平安的过一辈子也不过是一个平凡的众人而已,但是如果胆子和野心加在了一起,那么这个人要么一飞冲天,要么粉身碎骨。
“他人呢?”傅凰问道,其实她自己心里也不抱希望了,她知道傅一臣的能力和性格,这件事情一旦被家里发现了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而现在父亲已经知道了并且发了雷霆大怒,但是却见不到傅一臣的影子,那么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被抓了。”傅先锋给出的回答虽然不出预料,但是傅凰还是忍不住一阵皱眉,自从紧闭结束之后傅一臣一直都在苏城没有离开,而现在却忽然传出来被抓的消息,那么肯定是在苏城被抓的,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在傅家的眼皮子底下把傅一臣这个傅家的继承人给抓走?
苏城警方?傅凰第一个就排除掉了这个可能,苏城市局的局长和傅一臣的关系很好,哪怕是不说这一层关系,傅家的大院在苏城,他就绝对没有这个胆子敢抓傅一臣。
那么,是谁?
傅先锋从办公桌里抽出了一份文件递给傅凰,说:“这是之前你姑姑安排在他身边的三胞胎今天早上做的口供,他们被发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身上的骨头被打碎了一半,这辈子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傅凰听的更是心惊肉跳,到底是谁,这个人到底是谁,不但把傅一臣抓走了,还把那三胞胎给打成废人?
翻开了口供,上面第一行三个醒目的大字就让傅凰一阵错愕。()
白俊逸!
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傅凰今天吃惊的次数比起过去三年的都多了。
看完了整个口供,对事情的大概也有了一些了解,傅凰皱眉说:“这个事情的关键,还在白俊逸的身上。”
“白俊逸,这个人……”傅先锋此时却是奇迹般地冷静了一些,之前抢婚之后的风波,说起来就是周家的阴谋,而周家阴谋针对的人就是白俊逸,无路是自己的儿子傅一臣还是唐凝,说白了都是周家用来对付白俊逸的一个棋子罢了,作为傅家的家主,他是知道一些这件事情的内幕的。
他本来以为白俊逸肯定万劫不复了,但是神奇的是他居然被玩玩好好地保了下来,其中的斗争和风波傅先锋并不十分的清楚,毕竟他还没有到那个地步,傅老爷子更是不插手这些事情,本来老爷子对自己选择和周家合作就不置可否,在这件事情上更是不表态。()
虽然依然不知道白俊逸背后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傅先锋却感觉到这是一个让周家都无比的头疼的无可奈何的人。
这样的人,却忽然对自己的儿子下手了。
傅先锋的眉头拧在一起,说:“他自作孽,不可活。这件事情我还瞒着不敢让你们的爷爷知道,他要是知道了身子骨肯定受不了,逆子啊!这个逆子!”
傅凰放下了口供,对傅先锋说:“爸,你先别生气,这件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傅先锋怒道:“什么转机!不用了,生死由他,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什么后果都要他自己承担,家族不可能为了他连最后的脸面都不要了。”
傅凰摇摇头,心知此时的傅先锋完全在盛怒之中,说的话并不能当真,她幽幽地说:“我打算去一趟魔都,和白俊逸谈一谈。”
傅先锋看过来,没有说话。
“这里面还有一个很关键的人就是林怀恩,而这个林怀恩现在我们都找不到他,但是白俊逸却一定能,只要林怀恩不出面,那么哥哥就不至于被当成主犯,这样一来,事情就还有转圜的余地。”傅凰说。
傅先锋背着手来回走了几步,随即眼睛一亮,他明白了傅凰的意思,眼下最重要的并不是傅一臣的死活,而是傅家的荣辱……虽然这话说来很伤人,但是你从大家族的角度出发,的确是这样的,傅一臣犯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可能完好无损地出来,这是一吨的毒品,甚至随着案件的调查还会有更多的出来,而不是以前的小打小闹。()
这样的事情一旦曝光,不仅仅是傅一臣的末日,对傅家的打击都是毁灭性的,傅家所有在仕途的人都会受到牵连,而仕途上一旦不顺,那么依附着仕途的商界还拿什么和别人争?甚至说的可怕一些,这些年来一直都对傅家虎视眈眈的家族也不少,傅家盘踞在苏城,整个苏城可是现在南方新的经济中心之一,虽然还比不上魔都,但是这里的利益同样让不知道多少人眼红,若不是这样群狼环伺的局面,他也不至于谋求和周家的合作。
眼下发生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不妥善地解决,最起码也把傅家在这件事情上的牵连程度降低到最低的话,那么接下来的结果……傅先锋的拳头握紧,现在老头子还在,还能镇的住,可哪一天要是老头子不在了,傅一臣的这件事情就是最致命的弱点。
一定要妥善地解决!
傅先锋想明白之后,欣慰地抬头看着傅凰,说:“小凰,这种时候我还是不冷静了,你很不错,在今天这件事情上甚至你表现的比我还好……现在你哥哥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不可能再作为傅家的继承人,那么你……”
不等傅先锋把话说完,傅凰就微笑着摇头说:“爸,我们傅家的人丁兴旺,几个堂哥和堂弟都是很优秀的人才,锦城堂哥不是已经做到了s市的副市长,他年少有为,人品品格也还算过的去,再说一直在姑姑身边历练的黎明堂弟,他在商业上的天赋也一直都被姑姑夸奖,一大家子的男人,我一个女人就不搀和了。”
傅先锋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锦城城府有余气量不足,所以在那个位置卡了四五年还没有再进一步的机会,黎明能力足够但是却缺乏一个上位者该有的大局观,锱铢必较难成大事,傅家这一代出现了断层,原本你是最合适的但是你却一直都不愿意出来接过位置,一臣一直以来最大的问题就是野心太大,这样的野心可能把家族带向更高的辉煌,但是却也可能让家族万劫不复,他并不是现在这个时候傅家最合适的继承者,现在他出了这样的事情,继承人的身份肯定要被剥夺了,我也爱莫能助。”
傅凰轻声说:“先把眼前的事情解决再说吧,反正爸你还正值壮年,优秀的继承人总是靠着培养出来的。优秀如周复不也是摸爬滚吃了不知道多少次亏才有了现在的地位和能力?”
傅先锋苦笑,他忽然发现有个太精明的女儿也不一定是好事,这个女儿的自主意识太强,她决定的事情几乎没有人能够改变,连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也是一样。
白俊逸回来了,这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莫名其妙地就能让人心情变得很愉快的消息。
比如……唐凝。
唐凝坐在办公桌后面,眼睛时不时地从手上的文件上抬起来朝着四仰八叉地躺在会客室的沙发里头一边剥橘子一边看电视咧着嘴傻乐的白俊逸看一眼,看着看着,唐凝就莫名其妙的从开心变成了不开心。
这个死人一回来就打扰自己的工作……虽然刚见到他的时候得知他回来第一个就来找自己而不是苏媚让唐凝十分的满意,但是现在想想自己在这要死要活地工作,他却爽爽地在沙发上吃着橘子看着电视还时不时地嘿嘿傻笑,唐凝立刻就不平衡了。
“喂!”唐凝朝着会客室里头喊道。
白俊逸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漫不经心地说:“干啥呢?”
“你在看什么!”
“看电视啊,这人太尼玛的逗了,哈哈哈哈!”
唐凝气的哼了一声,站起来踩着小高跟啪嗒啪嗒地走到了会客室,拿起遥控器啪的一声把电视机给关掉了。
白队长看的正欢乐呢,屏幕忽然黑了当时就不乐意了,一扭头看到的却是一张更不乐意的脸。
“看看看,看你个死人头啊!一回来就知道盯着电视看!”唐凝叉着腰不满道。
白俊逸盯着唐凝。
“你看着干什么!”唐凝嘟嘴道。
白俊逸无辜地说:“你不让我看电视不就是想我看你嘛,我看着你了,看多久?”
唐凝气的翻了一个白眼,羞恼地跺脚道:“鬼才要你看啊!你,你去死!”
话还说着,劈头盖脸地就把遥控器仍到了白俊逸身上,扭头就回去办公桌上坐下了。
坐下的唐凝心脏还是噗通噗通地跳个不停,唐女神在心里一个劲地问自己,他要看就看去好了,管他去死啊,自己干什么见他看电视看的那么开心都不搭理自己就不爽?自己不哪门子爽啊!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