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你要是不忍心看就闭上眼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想着想着,唐凝又考虑之前那样直接关了白俊逸的电视是不是太野蛮了,这会不会破坏自己的形象……
在唐凝脑海里头转动着无数个小女儿家的心思的时候,会客室里忽然传来了一阵电视节目的嘈杂声,然后就是白俊逸的怪笑:“嘎嘎嘎!这逗比!”
这个死人!唐凝咬着嘴唇儿,看着玻璃后面的白俊逸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毫无形象地翘起来的脚,她算是知道了,对付白俊逸这样的家伙就要简单粗暴,别指望这块木头懂什么自己的潜台词,这个死人没那么高的智商!
“白俊逸,你给我出来!”唐凝朝着里头喊道。()
老半天,白俊逸磨磨蹭蹭地出来坐在唐凝的身边,无精打采地说:“电视在放广告了,啥事?”
唐凝一个劲地翻白眼,合着要是电视不是在放广告你还不会搭理我是吧,她气鼓鼓地指着对面的位置说:“你坐在这里,哪里都不准去……还有,也不准跟个变态一样盯着我看。”
唐凝觉得和白俊逸说话现在要上双重保险,要不然他一个劲地盯着自己看,自己还要不要做其他的事情了。
见白俊逸打着哈欠在唐凝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唐凝哼了一声,心中老大不乐意,自己一叫他就好像毒瘾发作了一样哈欠连天,刚才还活蹦乱跳的,难道见到自己他就这么没精神啊!在苏媚面前怎么跟吃了兴奋剂一样!
越想越不开心的唐凝拿过一张草稿纸胡乱写着,忽然见到草稿纸的下面有一个猪头的水印,她眼睛一亮,在猪头的旁边写下了白俊逸三个大字,然后咯咯直笑。()
给猪头画点胡渣子,额头上写一行我是笨蛋的大字,唐凝的心情越来越好,最后看着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的拍拍手放在文件夹的下面,决定长久收藏,以后被白俊逸惹的不开心了就找出来画他个大猪头。
而白俊逸看着唐凝在纸上写写画画也不知道在弄些什么东西,总之神采飞扬的样子似乎看到了宝贝一样,这让白队长的好奇心十分的强烈,俯过身体拉长了脖子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唐凝这么开心,却被警觉的唐凝一把给盖住了,唐凝虎着脸凶巴巴地说:“看什么呢!”
而因为唐凝是坐着,白俊逸是站着俯身过去的,所以从白俊逸居高临下的角度看过去能够很清晰地看见唐凝衣领里那一抹惊心动魄的雪白沟壑……好久没有吃到肉味的白队长眼珠子都直了。
“我们中午吃什么?”白俊逸很严肃地用这个问题转移唐凝的注意力,眼珠子盯着那风景眨眼的时间都舍不得浪费。
唐凝是什么人,唐女神对白俊逸的尿性早就摸的底透了,一看白俊逸的表情就知道这个混蛋又在想乱七八糟的事情了,顺着他的眼神自己低头一看……
于是一声尖叫之后白俊逸又被赶回去看电视了。()
现在的女人真难伺候……白俊逸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俊逸回来的缘故,一直中午都在公司吃的唐凝破天荒地打算回去吃,白俊逸开着熟悉的总裁,忽然说:“你买辆新车吧?”
唐凝一愣,说:“我为什么要买新车?”
白俊逸感慨地说:“我开旧的就行了。”
唐凝好半天才反映过来,随即大怒道:“死开!这是我用我的第一桶金买的!”
“这车你开的多还是我开的多!”白俊逸生气地说。
唐凝一愣,居然发现自己哑口无言……为什么这个家伙总是能说出一些让人无语的歪理来,好像什么事情给他那张嘴一说,就变得有了那么一点道理?
“要不,我用我的第一桶金给你买辆车?”白俊逸诱惑道。
“什么车?”唐凝警惕地看着白俊逸说。
“你看,我这也没有赚多少钱,要不买个七八万的?随便你挑。”白俊逸拍着胸脯很豪爽地说。
唐凝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用七八万的车换自己的总裁,亏这个死人想的出来。
回到家里,白俊逸照旧去做饭,中间问起苏媚和梁红豆却被告知两个人晚上才会回来,说这话的时候唐凝是有些小心虚的,不过打死她都不要承认她是为了能和白俊逸找个机会单独在家里相处才坚持要回来吃饭。()
吃过午饭,这几天公司的事情不少,唐凝也有些累了,她问起白俊逸那件案子的事情,看她的意思是打算从公司里面下手,把一些手脚不干净的人处理掉一批,白俊逸也心知肚明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有一批人要牵连进来。
不过他在这方面没有什么话语权,现在案子还在调查当中,而接下去是慕珂珂他们负责的事情,于是告诉唐凝要和慕珂珂联系,想必慕珂珂也不会放过这些人。
说完了这件事情唐凝就去楼上休息去了。
而当白俊逸打算去九成山庄看一看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电话。
下午白俊逸把唐凝送到了公司,然后开着车来到了之前和电话里的傅凰约定好的茶楼。
茶楼名字很别具一格,叫求不来。
求不来,什么事情求不来?仔细想一想,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求不来的。
白俊逸走入了茶楼,来到一个包厢前面,打开门,里头香烟袅袅,满室馨香,而此时傅凰已经坐在里头了。
“你来了,我就不起身来迎接你了,坐吧。www.esilkino.com”傅凰抬起头对着白俊逸微笑道,气定神闲,不骄不躁。
白俊逸在心里暗赞了一声,走到傅凰的面前坐下。
这里的椅子很有意思……其实它根本就没有椅子,房间里面是草席,而草席的中间摆放着一张矮脚梨花木的小茶几,小茶几不大,就是客人用来喝茶的,在两边放着蒲团,喝茶跪坐在蒲团上或者盘坐都可以,但就现代人而言,这样的姿势肯定舒服不到哪里去。
这对白俊逸来说自然不是问题,让他意外的是傅凰也坐的四平八稳,他自己是有功夫的底子在,而傅凰则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这样跪坐的方式了。
茶几上一方熏香袅袅地升腾,让房间里充满了一种淡淡的檀香味,而墙壁上挂着一副对联。
常想一二,不思**。
“喜欢这家店的名字,所以经常会来,也喜欢这个房间的对联,所以来这里多半在这个房间喝茶。因为是我邀请白兄的缘故,所以就按照自己的喜好自作主张了,希望白兄你也一样喜欢。”见到白俊逸的注意力放在墙壁上的对联上,傅凰微笑温声说。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这一句常想一二不思**,到真的有些佛韵。”白俊逸由衷道,最后又加了两个字,“我很喜欢。”
傅凰微微一笑,拍了拍手。
不多时,一个低眉顺眼的侍女端着茶盘走上来,放下了茶叶和一壶水还有一只小炭炉之后就走了。
傅凰伸手去泡茶。
白俊逸不知道,能喝到傅凰亲自泡的茶这几乎成了一种荣幸,而这样的事情傅凰肯定也不会去说。
“这水是杭城虎跑泉的水,因为距离太过遥远的缘故,每天凌晨三点都会有人专人采集之后用木桶荷叶封存,以当日最早的高铁送过来,之所以不用更快的飞机和更方便的汽车就是因为怕沾染到了一些灰尘和油味,这边的水质极好,用的水必定是当天的,一杯好茶,茶叶固然是关键,但这茶水也马虎不得,要不然就是金鞍放在了驴身上,暴殄天物了。”傅凰一边熟练地泡茶,一边对白俊逸说。
喝茶很讲究,没有用最方便的电磁炉,而是一只铜壶放在小炭炉上烤,明亮亮的炭火让房间里都变得温暖了起来,没几分钟,两杯茶泡好,傅凰送了一杯到白俊逸手上,示意他可以喝了。
白俊逸啜了一口,赞道:“好茶。”
“好在哪里?”傅凰饶有趣味道。
白俊逸一愣,这到真的把他问住了,他哪里会喝什么茶,从早年就是一个穷当兵的,就会喝水和喝酒,喝茶的次数一只手都数得过来,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事情他自然做的很少,因为绝大多数时候都在忙着要别人的命和保自己的命的事情上的他没那闲情逸致,他之所以说好茶完全只是因为见到傅凰这么一套工序下来好复杂的样子,完全就是:不明觉厉。
虽然不明白,但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但这个女人也太不给面儿了,哪有这么指鼻子戳脸地拆穿别人的,装个逼容易嘛!人和人之间的相处怎么就这么难了。
白队长觉得好失落,要是今天把唐女神带来了,她一定能引经据典和傅凰讨论个三百回合吧。
“说吧,找我干啥。”装逼被眼前的女人给戳穿之后,白俊逸对她的感官立刻就下降了好几个点,板着脸没好气地问。
没办法,谁让白队长从来就是个恩怨分明直来直去的场面人呢,你都不给我面子了,我还陪着你演个毛啊。
傅凰依然是风轻云淡的笑,她说:“似乎我刚才不应该那么问?”
“……”
白队长想要扭头就走了。
低头喝了一口茶水,双手捧着茶杯,缓缓地转动着,傅凰轻声说:“我喜欢泡茶,但是不太喜欢喝茶,又觉得泡茶给别人喝太吃力不讨好,自己辛苦泡出来的茶凭什么给别人喝,所以我每次泡茶多半把茶倒掉,而不是喝掉。”
白俊逸得出了结论……这个女人是神经病。
“你一定觉得我很不正常吧。”傅凰抬起头,那双明媚带着佛性的眼睛看着白俊逸,似乎一眼能看到人的心底里去。
一个可怕的神经病……白俊逸在自己的结论上再加了一个形容词。
“我也知道我很不正常,或许所有认识的我人都这么认为,但是他们不会说出来,多数不敢,剩下的是不会说。但我自己心里和明镜一样的,我都知道。”
眼睑低垂,傅凰轻声说:“但是再怎么不正常,总归还是有一些羁绊和顾忌在这世上的,比如我的父母亲人,还有他,虽然他不争气,但毕竟是我的亲哥哥,我不能看着他去死。”
白俊逸咧嘴笑的很没心没肺,“没关系,我能心安理得地看着他去死,你要是不忍心看……闭上眼好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