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白先生很面生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傅一臣坐在椅子上,身上的衣服脏兮兮歪歪扭扭地套在身上,一头原本很有型的头发此时也如同鸡窝一样杂乱,双眼里全部都是血丝,脸色虚弱苍白得如同白纸一样,嘴唇却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鲜红,这种红和脸色的苍白形成鲜明的对比,一股子颓废挫败的气息从他身上弥散出来,整个人显得落魄又神经质。()
“我给家族找了很大的麻烦吧。”傅一臣苦笑道。
傅凰并未说话,看着傅一臣。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说什么责备的话都没有用了,其实从看到傅一臣刚进来的第一眼起,她就知道这个男人已经彻底被打倒了,他的枭雄之心,他的自信,一切都被打倒了。
不知道为什么,傅凰此时忽然想起了之前傅先锋所说的对傅一臣的评价,有野心有胆魄,或许能够带着傅家一飞冲天,又或许会把傅家拉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而现在的傅家……想了想傅家的现况,傅凰摇摇头,傅一臣的确不是这个时候的傅家最合适的继承人。
“为什么这么做?”傅凰问。
傅一臣笑了笑,说:“我的一切都是傅家的,傅家要给我就给我,不想给我随时都能够收回去,我和你不一样,你从小就不想要这些,而责任还有别人的期望都是你不需要承担的,或许你早就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一直都不愿意做这个继承人。()但是我不同,我想要权力,想要更大的权力,我不想过这样一个近乎傀儡的日子,家族里的勾心斗角,面对家族资源时候的战战兢兢,我知道,家族每给我一分钱我都要小心翼翼,因为一旦我把这一分钱亏掉了,下次他们就不会给我钱,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想要得到我想要的,只能自己去博。”
“所以你就贩毒?胆大妄为的弄了这么大的数量?”傅凰沉声说。
傅一臣点头说:“没错,我贩毒,那些毒品都是我联系从境外运进来的,我也是幕后最大的主使者,所以现在我罪有应得。”
傅凰深深地看着傅一臣,良久,她缓缓地说:“家族打算尽可能地把你保下来,活罪是不可能免了,但是死罪的话家族会尽量。”
“不用了。”傅一臣万念俱灰地摆摆手,说:“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在外面我是人见人敬的傅家大少,而在这里我只是一个囚犯而已,等待着调查和审判,哪怕是十年二十年之后我出来了又有什么意义?那个傅家,我还回得去吗?”
傅凰叹了一口气,说:“既然你什么都知道,当初就不该走这一步,傅家迟早都是你的。”
傅凰走了,和傅一臣的这一次会面只是持续了十分钟不到就离开,离开的时候她并没有和慕珂珂打招呼,本身两个人就身处在不同的立场,彼此之间还是少联系的好。()
而傅凰离开市局之后直接出了魔都回去苏城,这边的情况她要尽快地向家族汇报。
傅凰离开魔都的时候白俊逸接到了一个通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白俊逸淡淡地说了一声知道了就挂掉了电话,其实他和傅凰所说的话也不完全都是插科打诨,这件事情已经和他没有关系这一点是真的,他并不打算插手接下去的调查,而围绕着傅一臣已经展开了一场政治博弈也是傅凰的肺腑之言,白俊逸好歹也是在京城沉沉浮浮过的人,对于其中的门道看的出来一些,所以他并不打算再把自己搅和进去。
他的生活已经很丰富,再来一些事情就是添乱了。
时间差不多到了晚上的时候,唐凝却打了个电话过来说让他陪着去一个饭局,对于这样的要求白俊逸……从来都不会拒绝的。
有吃有喝,指不定还有美女在身边作陪,这样的饭局为什么不去?虽然唐凝在,这个美女肯定是没戏了,但是好吃好喝招待着总比自己回去买菜做饭来的实惠是不是。
因为时间的关系,白俊逸直接就去了预订好的酒店,一听名字白俊逸就知道今天这一趟没来错:华侨饭店。
即便是在魔都这样五星级酒店可能比别的地方三星级四星级酒店还要多的地方,华侨饭店也算的上是鼎鼎大名的地方了。()
饭局设在华侨饭店第八十八层,白俊逸来到的时候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不过唐凝还没有到,最上面的主位和旁边各自空着一个位置,显然是给会场最重要的人坐的。
所以说在华夏礼数多讲究也多,比如在饭局上谁坐在上面谁坐在下面就有一个很清晰的阶级划分,坐在主位上的人说话的时候一桌子人都会放下筷子面带笑容做出很认真听的样子,而上菜了也是先转到主位上给上头的领导或者长辈先吃,要是这么点道理都不懂的话那么就证明你很不适合在职场和官场上混。
白俊逸显然就是一个不太适合在职场和官场上混的,他大摇大摆地走到了上面空着的三个位置之一旁边坐下,因为他看到了司马如男,这个时候这个ol美女正坐在稍微下面一些的位置,她身边空着的就唯独这么一个位置。
白俊逸这么一坐下来,满桌大约五六个人眼神就都奇怪了起来。
作为唐凝的助理,司马如男显然也熟于应付这样的场面,她微笑着解释说:“这位是白俊逸白先生,唐总的朋友和安全顾问。”
这个介绍很有意思,唐总的朋友和安全顾问,这个安全顾问显然是在公司里的职务,而朋友两个字却还放在前面,唐总的朋友,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当的起的,在这满当当的坐了一桌子人,有几个有那本事在外面说自己是唐总的朋友的?光是和大唐集团的唐总一起吃过饭这么一件事情说出去就已经是很有面儿的事情了。()
在座的多半年轻,三十来岁正是事业有成家境富裕的时候,一个个心高气傲看同龄人多半都带着居高临下的目光,眼前忽然杀出来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唐总的朋友,大家伙的眼神都集中到了白俊逸的身上。
白俊逸安然自在,不动如山……他比较关心的是什么时候上菜。
话说中午的饭煮的少了,被唐凝那娘们一个人就抢走了一半,他的饭量肯定是没吃饱,本打算下午去弄点吃的,结果被傅凰叫了过去喝了两杯茶,不垫肚子不解渴的压根不管用,现在坐在饭桌旁边自然是一门心思想着上菜的事情。
“白先生看的很面生,之前好像没有见过。”一个脸色白皙鼻梁高挺的男人笑着对白俊逸说,他坐在白俊逸的对面,水平线划分的话正好和白俊逸在同一个档次上,而看周围人的神态,显然他也是在这群年少有为的人中的佼佼者。
“这位是远航集团的副总,王志远先生。”司马如男知道白俊逸肯定不认识这些人,很尽心地解释道,又悄悄地在他耳边说:“他也是远航集团老板的儿子。”
富二代?白俊逸眉毛一挑,身为正儿八经贫农出身的他最羡慕的就是这些富二代了,脸上的笑容也热络了许多,说:“原来是王总,幸会幸会。”
司马如男之前悄悄告诉白俊逸的话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在这大家都没说话,都看着两个人的对话,王志远和白俊逸隔着也就是半张桌子的距离自然是听了个清楚,他微微一笑,脸上露出淡淡的倨傲,在看到白俊逸的笑容很热络之后更是笃定地觉得白俊逸即便是有些“身份背景”也肯定比不上自己,于是他淡淡地说:“白先生不用客气,叫我志远就行了。”
接下来他应该会送上自己的名片请求自己以后多多照顾之类的吧,王志远在心中想着,所有的人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都是这样的,想到等一会所谓的唐总的朋友和其他人一样阿谀谄媚的作态,王志远心里的优越感就油然而生,哼,想必之前司马如男那么介绍白俊逸也只是因为场面话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而已。
就在王志远想着用什么姿势接过白俊逸双手送过来的名片的时候,他却听到了白俊逸的声音。
“还不上菜?”
这是白俊逸扭头问司马如男的话。
“……”
针落可闻的包厢里所有人都眼神诡异地看着白俊逸,这个人到底是单纯天真还是干脆就是个傻缺?来这样的场合,谁是为了吃饭来的?他居然在这问还没上菜?合着饿着他了是吧?
就连司马如男都一脸的尴尬,显然她也没有处理过这样的事情,咬了咬牙,一想到唐凝经常提到的“那个死人总是能说出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然后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会被气得半死”这样的形容,她下意识地看向了王志远……果然,王志远已经被气得半死了。
本来这也没什么,只是之前王志远先入为主地认为白俊逸肯定会向自己送名片,但是事实上却没有……他连手都准备伸出去了,但是这个不知趣的人居然完全无视了自己,王志远这一瞬间立刻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他绝对是故意的!王志远眼神带着火气,却发作不出来,怎么发作?跳起来指着白俊逸的鼻子说你怎么可以不向我送名片拜托我以后多照顾你?这样的话就是王志远再昏头都说不出来……最气人的就是这了,明明被侮辱了却又说不出来的憋屈。
“人还没到齐。”司马如男尴尬地低声说,她的心里就乐开了花,在魔都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人太多了,唐总的身价和外貌气质放在那里,不知道多少自以为优秀的年轻俊杰想要追求唐总,早些年唐总每天扔掉的鲜花都是要用小货车来拉的,一直到在大唐集团总部附近鲜花店明显的多了起来之后在唐总的几次表态之下这送花的人才渐渐地少了。
而眼前的王志远绝对是癞蛤蟆中的一个标杆,家世不错……不仅仅是不错,反而应该说是相当的优秀,远航集团主要的经营业务就是远洋运输,身价虽然没有大唐集团这么大,但是在这个行业内却是极具话语权的大集团,集团总价值最少也是过半百个亿的规模,这样一个集团的继承人,无论放在哪里都是天之骄子一样的人物了。
而司马如男最讨厌的恰恰就是这些追求唐总的男人……虽然她也觉得唐总的眼光肯定看不上他们,但是万一呢?所以司马如男对这些男人很敌视。
.c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