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上来,我背你


小说:都市特种兵王  作者:邪恶华尔兹
刘老爷子年纪大了,能到这么晚已经算是精力充沛,饭局结束之后交代了白俊逸一定要去他住的酒店看看他之后就离开,而唐凝则送刘老先生离开。()
这两尊大人物一走,憋了一个晚上差点没把自己憋死的王志远立刻就忍不住了,他冷笑道:“我还当是什么来头,原来只是个靠着女人的小白脸。”
王志远的话引起了所有人的共鸣,大家几乎忍不住要给王志远鼓掌欢呼了。
而王志远自己也十分得意,在他看来自己的话显然戳中了白俊逸的弱点,唐凝是,刘老爷子的孙女也是,这个男人不是靠着女人的小白脸是什么?
不过,在王志远想象之中白俊逸脸上的挫败表情却一点都没有出现,反而白俊逸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你不也是靠着你爹的富二代?”
所有的富二代最忌讳的就是被人说做是靠爹吃饭,王志远闻言就勃然大怒,事实上在这里除了司马如男之外,几乎全部都是靠着爹吃饭的富二代,因此白俊逸的一句话几乎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
王志远怒哼了一声,他咬牙道:“我有个好爹是我的本事。”
“我有女人让我做小白脸也是我的本事。”白俊逸洋洋得意地说。
事实上白队长的确是这么想的,小白脸怎么了,被人骂做是小白脸曾经一度是他的梦想。不帅没气质没本事的男人能做小白脸?你当有钱的女人都是傻逼呢,就算那些女人是,唐凝唐女神也是?能做唐女神的小白脸,那是本事!
王志远的脸色一黑,他想不通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他不屑冷笑道:“你也就靠着女人吃软饭了。”
“让我靠着吃饭的女人是我自己找的,而你的爹不是你自己找的吧?”白俊逸一脸认真地说。
王志远一愣,只觉得胸中一股怒火熊熊地燃烧起来,他很想反驳白俊逸的话,但是张开嘴,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居然完全想不到什么反驳的话,能有力地把这个耳光打回去。()
一桌子人表情古怪地面面相觑,然后他们同时发现自己竟无话可说……
这个男人怎么就会有一张比女人还能说的嘴?
此时,唐凝回来了。
唐凝一回来,很“自然”地打断了他们之前的谈话,王志远竟然发现自己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否则自己一直这么沉默下去,岂不是显得自己输给了白俊逸?这么多圈子里的弟兄在看着,让他以后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唐凝回来之后说了几句客气话就把饭局给散了,王志远他们黑着脸憋着气走人,这到是让唐凝很奇怪。
“他们怎么好像被谁招惹了一样?”唐凝好奇地问白俊逸。
“不知道,可能是想到了一些让人难过的事情。”白俊逸笑眯眯地说。
唐凝摇摇头,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太放在心上,这些人的感受如何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此时司马如男走过来说:“小姐,要不我送你们回去?”
“不用了,现在已经很晚了你自己先回去吧。”唐凝还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领导的,这么晚了本就不应该占用员工的私人空间,哪怕是司马如男也一样。
司马如男点点头离开了。
白俊逸和唐凝走到了酒店门口,却发现彼此都站在这没动。
“你车呢?”
“你车呢?”
两个人同时问对方,然后一头黑线地对视。
“我的车不是给你开走了!”唐凝气鼓鼓地说。
“魔都我不熟啊,怕找不到路就把车放家里了,我以为你会开车来的。”白俊逸理所当然地说。
“我是坐公司的车来的,到了地方肯定要让人家司机下班了,现在怎么办!”唐凝气道。
“打车呗。”白俊逸耸耸肩说。
半个小时之后。www.zqlsj.com
“对不起先生,现在正好是出租车交接班的时间,如果您需要的话可能还需要等一下。”这已经是酒店的妹子第三次对白俊逸说同样的话了。
白俊逸干咳一声,看着旁边的唐凝。
“算了,也不是很远,我们走回去吧。”白俊逸提议说。
唐凝哼了一声,踩着小高跟拎着手包走在前头,白俊逸连忙跟上去。
夜幕降临,灯红酒绿,魔都真的是一座很繁华很迷人的城市,这座城市有着自己独特的文化底蕴,在这,好像能够包容任何人,任何种族。
霓虹闪烁,路灯连成一条火龙,高架桥凌空飞架,宽阔整洁的马路,人来人往的人行道和旁边车来车往的行车道,一切的一切把魔都点缀成了绝无仅有的一座魅力之都。
白俊逸和唐凝忽然发现,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样好好地逛过街了。
像是魔都这样的地方,马路很多,四通八达的道路带来的就是各种天桥和各种地下通道,原本的路给车开了,那么行人总要有路好走,所以这些地方就显得人潮熙攘,在天桥上总是能看见一些摆地摊的,蹲在萧瑟的寒风里叫卖着自己摊位上的东西,希望的就是有路人能够买上一两件。
唐凝忽然一路小跑到了一个摊位前面蹲下来,眨巴着眼睛看着摊位上卖的琳琅满目的小饰品,她眨巴着眼睛指着一串做工并不算精致,用料也不算好,但造型很漂亮的手链说:“我要这个,你买给我。”
看着唐凝在自己的摊位前面蹲下来,那二十多岁的摊主都傻掉了,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隔着这么近的距离,那种惊心动魄的美更是让他面色通红,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利索。
对唐凝的小要求,白俊逸当然不会拒绝,事实上任何一个男人面对唐女神眨巴着眼睛一脸渴望的表情的时候,都是无法拒绝的。
“多少钱?”当白俊逸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唐凝都已经把手链戴在了自己雪白的手腕上,她身上任何一件饰品、衣物的价值都是这串手链的千倍万倍,但是她却似乎对这串手链情有独钟,翻来覆去的看,明媚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显得十分开心。()
“十,十块……”年轻的摊主偷看了一眼唐凝,羞愧地低下头去,唐凝的完美让他觉得自惭形秽,连幻想一下的念头都不敢有。想什么呢,自己不过是个摆地摊的而已,这样的女人,神仙一样,这辈子能遇到一次都算是积德了。
白俊逸递过一张五十的,没有很豪爽大方地说不用找了,而是很郑重地接过了他找零送过来的四十块钱,每个人的劳动成果都应该被尊重,这串十块钱的手链他已经从中赚取了利润,而那四十块钱,白俊逸固然可以说不用了,但那却是一种施舍,白俊逸觉得自己没有资格施舍别人,那是一种最彻底的人格蔑视。
“好好干。”白俊逸笑着对那脸上还有一些稚嫩青涩的摊主说,寻常人家这个年纪的孩子还在读大学吧,他却在摆地摊谋生了,更不用说和王志远这样的人比,同人不同命,但相比起来,白俊逸更加尊重这些用自己的努力和双手挣钱的人。
那年轻摊主似乎也感受到了什么,激动地对白俊逸点点头。
“走吧。”白俊逸很自然地牵起了唐凝的手转身离开,唐凝白了白俊逸一眼,却也被白俊逸那句好好干给触动了一下,并未挣扎。
“你好像有些感慨?”唐凝扭头看着白俊逸的侧脸,说。
白俊逸笑道:“是有一些,比起王志远,傅一臣和你接触到的那些站在这座城市顶尖的年轻人,刚才那个摆地摊的年轻人身上,我更能找到一种熟悉的感觉,以前我可也是很穷的……好吧,别这么看着我,跟你比起来我就没有富过。”
唐凝气得轻拧了一下白俊逸的手心,不满地说:“你指桑骂槐地说我富二代是吧。”
“就算说你是富二代也没说错啊,更何况这三个字也不算是骂人吧。”
“反正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就有一股子感觉像是被侮辱了的感觉,你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唐凝好奇道。()
白俊逸揉着下巴想了想,说:“小时候我家在村子里很穷,然后村头儿有个家境稍微富裕的孩子,他经常跟我们炫耀说他的内裤磨破了超过三个洞就不穿了,当时我很羡慕他的富有。这么说你懂了不?”
唐凝一愣,随即笑的乐不可支,笑过之后,却沉默了,然后眼眶微红。
从白俊逸的语气里,她不觉得白俊逸是在骗她,这么一句话,听起来似乎很有意思,站在她的角度和人生经历来看,的确无法想像这是一种怎样的生活,但是白俊逸似乎就是这么过来的,她觉得白俊逸从那样的地方走出来,如今一步步地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不比她爸爸打下偌大的一个大唐集团来的容易,而自己,似乎更没有可比性了。
什么能力,什么上任两年让大唐集团打破瓶颈业绩蒸蒸日上,这些看起来很花哨的东西在白俊逸这句话背后的寓意面前变得好苍白。
看出了唐凝情绪的低落,白俊逸轻轻地出了一口气,他的本意并不是这样。
不过,当他看到一个算命摊的时候立刻就有了注意。
“我们去算算命?”白俊逸问道。
女孩子从来都对算命啊,星座啊什么的特别感兴趣,唐凝虽然不像是寻常女孩一样对此迷信,但是却也觉得很新鲜,于是立刻答应了下来。
算命摊位后面坐着的是一个穿着一身洗白了的道袍的老人,鹤发童颜,长须都雪白,看起来很是仙风道骨。
现在的江湖骗子都这么肯下血本了?光这一身做旧的道袍就值不少钱呢吧?白俊逸看着这个老道心中震惊,只是这样的话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否则铁定吃到唐女神的两记白眼。
两人来到摊位前,还没来得及开口,老道就睁开了眼睛,一双熠熠生辉的眼睛含笑看着唐凝和白俊逸,笑着说:“我们有缘,我每天只占三卦,今天还剩下最后一卦,给你们了。”
白俊逸看了一眼这老道身后放着的一道条幅,一日占三卦,铁口断乾坤。
啧啧,挺专业的啊。白俊逸感觉这老头十分的有前途。
唐凝两眼里都是兴趣,听见老道的话更是惊喜地对白俊逸说:“听见没,我们的运气真好呢!”
老天,这娘们怎么出来逛一次街直接把智商拉低了这么多,看着老道听见唐凝的话脸上的笑容更大,白俊逸心中默默的想。
“我们算姻缘。”白俊逸笑着说。
唐凝一愣,随即脸色微红,伸出小脚踢了白俊逸一下,却并不反对。
老道露出早知如此的表情,便要两人抽签算卦。
白俊逸随意地抽出一支,果然不出意料地是上上签,白俊逸十分怀疑这老道签筒里头的竹签十有**都是上上签,把竹签递给老道,趁着唐凝还在诚心地摇签的时候,白俊逸拿出了一张百元大钞对老道晃了晃,做了个手势。
老道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两根手指很隐晦地晃了晃。
白俊逸脸色一黑,这老道还真他娘的黑。
于是白俊逸又掏出了一张一百。
老道这才露出心领神会的笑容。
果不其然,老道算卦之后立刻就开始天花乱坠的吹,恨不得把两人说成金童玉女,不在一起的话就会遭天打雷劈一样。
一通好话下来,唐凝脸色微红,眼睛一眨一眨的时不时看白俊逸一眼,这个死人是自己的真命天子?打死唐凝都不信。
唐凝觉得出于一个女人的矜持,她应该表示一下,于是她哼了一声说:“这只是迷信,可以娱乐一下但不能当真的。”
那潜台词是你不要太当真哦,要不然本小姐会很困扰的,比如本小姐就没有把这些话当真,你更不要妄想以此作为你对本小姐有非分之想的理由。
“我也这么觉得。”白俊逸点头深以为然地说。
开玩笑,200块钱买来的几句好话能有几毛钱的可信度啊!
“你去死啦!”唐凝毫无征兆地勃然大怒,踢了白俊逸一脚扭头就走。
白俊逸被踢的莫名其妙,丢下了200块钱就朝着唐凝追过去。
“离我远点!”唐凝气的要死,见白俊逸跟上来没好气地说。
“收了我的手链你就翻脸不认人了,这是哪门子道理?”白俊逸很委屈,那手链值十块钱呢,算上刚才的200块,他出了血本居然只换来一个离我远点,太伤人心了。
唐凝气的哼了一声,说:“谁稀罕,我……”唐凝刚想说我还给你,但手摸到了那手链又觉得舍不得,于是她一跺脚,走的更快了。送出去的东西居然还想别人还回去,这个男人怎么小家子气到这个地步!
唐凝压根没意识到还回去是她自己的念头,不过这种状态下的女人是完全不讲道理的。
白俊逸被莫名其妙地生了一通气,愁眉苦脸地跟在唐凝身后,女人真的是这个星球上最复杂的生物,你完全无法理解一个女人在想什么。
男人可能从青春期之后一辈子都在思考两个问题:她为什么生气?她为什么又生气了?
没走出去几步,忽然天空轰隆一阵作响,然后沙沙沙沙的声音由远及近,等这沙沙声到了身边的时候,唐凝发现居然下雨了。
这一下唐凝可有些欲哭无泪了,这在大马路上她连一把雨伞都没带,要是淋湿了这多尴尬?
而就在唐凝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她头顶一暗,打在身上的雨忽然就消失了。
唐凝转头看着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举在两个人头顶上当雨伞用的白俊逸,还有白俊逸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忽然感觉好暖。
苏妖精说过,一个女人再强大也需要有个男人依靠,因为哪怕是她写下一个签名能批准数百万数千万资金的项目,却没有办法自己换灯泡修水龙头。
女人依靠男人,不是女人软弱无能,而是天性让她们更喜欢在一个强大的男人身边,寻找那种小鸟依人的感觉,就好像现在,没心没肺地使自己的小性子,那个男人虽然被一通生气,但在有风有雨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脱下自己的衣服为你遮风挡雨。
苏妖精说的,是对的。
“前面就到玫瑰园了,咱们跑快点?雨越下越大了。”白俊逸对唐凝说。
唐凝小脸一皱,委屈地说:“我穿着高跟鞋,跑不了。”
白俊逸想了想,把当雨伞的衣服递给唐凝,然后自己走到唐凝的身前蹲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上来,我背你。”
.co